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超品透視 > 1377章 割肉反抗軍
你想死嗎?

這句話無論是在哪一部電影之中都是一句很囂張的臺詞,說這話的人通常都是占據了優勢的一方,要么身后有一大幫人,要么已經用槍指著別人的頭。可是,這樣一句話從一個被兩百多個武裝人員還有四臺人形戰斗機甲包圍的人的嘴里說出來,那感覺真的是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這句話之后是短暫的沉默。

短暫的沉默之后是一片冷笑的聲音。

沒人將夏雷的這句帶著威脅性質的話放在眼里,在他們的眼里夏雷也只是一個即將死去的人,只要早川信介將那只抬起來的右臂往前一揮。

“你去死吧。”早川信介說,他的右手準備落下了。

夏雷的嘴角卻還是保持著那一絲冷冷的笑意。

“等等——住手!”一個男人的呼喊的聲音忽然傳來,讓山崩地裂的緊張感略微停滯了一下。

轟卡轟卡的腳步聲傳來,那是軍隊邁著整齊的步伐跑動的聲音。

反抗軍的人終于是趕來了,在梁濤的帶領下。

反抗軍也有兩百來號人,軍紀明顯比黑市大聯盟的武裝人員更高,可反抗軍的戰士的裝備卻上不了臺面,武器雜七雜八,很多都是銹跡斑斑的破槍。反抗軍也沒有號稱黑市最貴的人形戰斗機甲,與黑市大聯盟這邊一比,場面就顯得寒磣了。如果將黑市大聯盟的武裝人員比喻成裝備精良的國家正規軍的話,那么反抗軍便是游擊隊了。

梁濤和反抗軍的出現讓夏雷皺了一下眉頭,他已經布下局,準備好了一場“凈化”性質的屠殺,可梁濤在這個時候帶著反抗軍的戰士過來,他就不好執行他的計劃了。他的烙印之力能量場可不是智能的,懂得分辨誰是敵人誰是友軍,一旦殺戮開啟,反抗軍的戰士也會成為被攻擊的目標!

來幫忙的反而成了礙事的累贅,反抗軍似乎總是在扮演著一個尷尬的角色。

“不要沖動!”梁濤快步跑來,大聲嚷道:“我是梁濤!”

夏雷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聲苦笑,他心想,這里的每個人都知道他是梁濤吧?

早川信介放下了他的右手,冷冷地道:“梁參謀,你來這里干什么?還帶著這么多人,是想與我們開戰嗎?如果是的話,你最好想想那種后果!”

一開口便是赤果果的威脅,而梁濤是反抗軍的總參謀,僅從這一點便不難看出來,黑市大聯盟還真沒將反抗軍放在眼里。

梁濤來到了早川信介的身邊,臉上滿是笑容,“我們已經簽訂了和平協議,怎么會開戰?我是聽到了爆炸聲,擔心有人搞破壞,所以帶著人過來看看。”

早川信介說道:“你已經看過了,你可以走了,帶著你的人離開這里。”

梁濤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眼里也閃過了一抹怒意。可梁濤就是梁濤,他的臉皮擁有可觀的厚度,他笑著說道:“早川先生,你這么說就不夠意思了。”他抬手指了一下夏雷,“他是我們總司令官的未婚夫,你帶著這么多人來殺他,我能走開嗎?”

“未婚夫”這個詞從梁濤的嘴里說出來的時候就連夏雷都愣了一下,懷疑自己是聽錯了。

“什么?”早川信介一臉驚訝的表情,他指著夏雷,“這家伙是康圖娜娜的未婚夫?梁濤,你是騙我吧?我從來沒聽說過康圖娜娜有未婚夫。”

梁濤右手摸著心臟的位置,左手舉過了頭頂,“我敢對天發誓,我要是說了半句假話,我就不舉。”

頭頂是地殼,根本就看不見天。所謂對天發誓第一句話就站不住腳。

早川信介冷哼了一聲,“我先不計較你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這個人不僅破壞我們黑市大聯盟的生意,殺我們的會員,還殺了我們那么多戰士。就這件事的性質,別說是你,就算是康圖娜娜親自來說,那也不是說揭過就能揭過去的。”

“那你想怎么樣?”梁濤的聲音也冷了下來,“開戰?那是兩敗俱傷,我們雙方都無法承受那種后果。我做不做反抗軍的總參謀無所謂,反正也沒有薪水。倒是你,早川先生,一旦你失去對邊荒地下城的控制,你在黑市大聯盟之中的地位恐怕就……”

梁濤沒有把話說透,可早川信介卻明白他的意思。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里,他是踩著無數人的尸骨爬到今天這個地位的,他所有擁有的一切都來之不易,浸滿了鮮血。可一旦他失去對地下城的控制,他奮斗了一輩子所得到的東西都會消失,想取他而代之的人不會給他留下哪怕一個翻身的機會!而就算有機會,他也不再年輕了。所以,梁濤的話還是讓他有些顧忌。開戰很容易,一句話,一個手勢就可以開打,可那之后需要面對的后果卻是他不想去面對的。

“早川先生,小生意而已,毀了就毀了。死幾個手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知道就這樣讓你撤兵,你會很難做。這樣吧,我們反抗軍做出一點讓步。”停頓了一下,梁濤湊到了早川信介的耳邊,低聲說道:“我們反抗軍擁有這個市場的三分之一的控制權,現在它是你的了。”

“你說的是真的?”早川信介有些驚訝的樣子。

梁濤一臉嚴肅的表情,“早川先生,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讓我們總司令的未婚夫跟我走,這個市場的三分之一控制權就是你的。如果你開戰,結果就不用我再多說了吧?”

早川信介冷笑了一聲,“看來那家伙還真是康圖娜娜的未婚夫,好吧,我接受你的提議。他是你的了,帶他滾吧。”

兩人的對話,甚至是大腦的思維,其實一切都在夏雷的掌控之中。梁濤提出用市場的三分之一控制權換取他的自由的時候,他的心中有些感動。可也有一些無奈,反抗軍無論是在這個地下城還是在被的地方,其實都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之中,很多事情其實都是有心無力。

梁濤與早川信介達成交易的時候,夏雷并沒有制止。他要制止其實很簡單,催眠梁濤的大腦,讓他帶著反抗軍的戰士離開這里就行了。然后他按照原計劃進行,殺掉地下城里的黑市聯盟的人,來一次“凈化”。要達到這個目的對他來說其實一點都不困難,可他也要面對這樣做的后果,那就是黑市大聯盟是一個龐大的組織,甚至用隱形帝國來形容它一點都不為過。如果他圖一時痛快,滅掉了黑市大聯盟在邊荒地下城的武裝力量,黑市大聯盟肯定會展開報復行動。他倒無所謂,一個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反抗軍卻要替他承受黑市大聯盟的復仇怒火。

人做事不能只圖自己的一時痛快,要想想對自己好的人,要想想后果。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早川信介的臉上,他的心里暗暗地道:“我知道你住的地方,我知道你身邊的人,我知道你的一切,我會私下里來拜訪你,不會太久。”

“放下武器!”早川信介下了命令。

黑市大聯盟的所有的武裝人員都放下了武器,當仍然保持著高度的警惕,隨時都準備戰斗。

早川信介向夏雷走去,“能把你的頭盔摘下來我看看你的臉嗎?”

“可以。”夏雷摘下了輕型戰甲的頭盔,他的臉上帶著微笑,“你是想記住我這張臉嗎?那你一定要記好了。”

早川信介直盯盯的看著夏雷,那眼神仿佛要將夏雷生吃了,可他說話的語氣卻顯得很和睦,“果然是好看的人啊,難怪康圖娜娜都會心動,成了你的未婚妻。”

夏雷只是笑了笑。他莫名其妙的成了康圖娜娜的未婚夫,不知道康圖娜娜本人知道了會怎么想?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會找梁濤那家伙算賬的。

早川信介的聲音忽然轉冷,“你的樣子很快就會傳遍這個星球,只要你走出這里,黑市大聯盟的人就會盯上你。趁你還活著的時候多操康圖娜娜幾次吧,不然就沒機會了。”

夏雷并沒有生氣,他將頭向早川信介湊過去了一點,“早川先生,我之所以讓你看我的臉,那是因為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想讓你知道面對的是誰。”

“哈哈哈……”早川信介笑了,“你不是第一個用這樣的語言威脅我的人,可我要告訴你的是這樣威脅過我的人都死了,你會是下一個。”

夏雷也笑了,不過沒有發出聲音。

這時梁濤走了過來,“兩位在聊什么?啊哈,看見你們化干戈為玉帛,我真替你們高興。”

早川信介卻連話都沒跟梁濤說一句,轉身就走。

黑市大聯盟的武裝人員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梁濤瞪著夏雷,“我說兄弟,你讓我和韓一飛看資料,你自己卻跑出來惹禍,你還真是能干啊。如果我再遲來幾秒鐘,你已經死了!我不管,為了救你,我們反抗軍讓出了這個城市一半的控制權,你欠我一條命,還欠反抗軍上百萬的錢,你只有加入反抗軍才能償還。”

夏雷拍了拍梁濤的肩膀,“老哥,謝了。”

梁濤微微愣了一下,“你一句話就想償還這么多?”

夏雷笑了一下,“你是想我把這句話收回嗎?”

梁濤,“……”

這藍吉兒和那八個女孩從石樓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阿希米斯女人,而且還是身高腿長性感撩人的阿希米斯女人,梁濤的注意力幾乎在一瞬間就被轉移了。他笑著迎了上去,“這位小姐,你好,我叫梁濤。”

“你走開,我不想跟你說話。”藍吉兒說。

梁濤,“……”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