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超品透視 > 0345章 人形炮彈
“你還真是聰明。”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女人的臉上,那一層黑布,包括她眼部的熱息成像夜視裝備頃刻間蕩然無存,她的整張臉都曝露在了他的視野之中。看清楚了她的臉,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你以為你蒙著臉,我就認不出你了嗎?”

女人的身子頓時微微地僵了一下,但只是一下,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因為她相信在這黑暗的環境里,夏雷根本不可能認出蒙著臉的她。她認為他只是在試探。

“我沒有多少耐心,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把背包給我,不然我開槍殺了你!”女人將槍口對準了夏雷。

夏雷的臉上卻沒有半點恐懼,甚至連一點緊張的氣息都沒有,他淡淡地道:“非要我說出你的名字嗎?葉列娜。”

女人頓時愣在了當場。她正是俄羅斯籍的自由特工,葉列娜。不過在這樣的環境里被人認出來,她不敢相信,感覺也很詭異。

葉列娜的反應讓夏雷捕捉到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她并不知道他的能力。這種情況也發生在了cia身上,他們也不知道ae膠囊給他帶來了什么改變。這樣的情況有可能也會發生在父親夏長河的身上,他也不會知道他的身上發生了什么變化。

發現了這一點,夏雷的心中的底氣就更足了,他沉著地道:“葉列娜,你雖然蒙著臉,可你的聲音是不會變的。還有,你知道我在這里干什么,你幫助過我。雖然那是我父親的意思,但我不相信你會對我開槍。”

夏雷的話音剛落,隧道里就炸出了一聲槍響。

開槍的是葉列娜,子彈擊中了夏雷身后的石壁上,濺起了一團火星。

夏雷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因為他很清楚這個葉列娜不過是父親的一個手下,她根本沒有射殺他的魄力。其實,在她開槍之前的那一剎那,他已經捕捉到她的槍口偏移了他的身體,不然他肯定是要躲閃并還擊的。

葉列娜說道:“我再說一下……”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你想要我的背包里的東西也可以,讓我父親親自來拿。“

“你就不怕我我是背著你父親來的嗎?”葉列娜雖然沒有承認她的身份,但這句話已經是變相地承認了。

如果她是背著夏長河來的,那么她就有可能向夏雷開槍,殺他,她是這個意思。

夏雷探開了手心,露出了一把小巧的飛刀,他說道:“看見它了嗎?如果你真的是背著我父親來的,你再向我開一槍,它會要你的命。你想試一下嗎?”

葉列娜頓時緊張了起來。夏雷這一路殺過來,她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相關的情報卻是少不了的,所以夏雷有多厲害她的心里是清楚的。她持槍在手,夏雷的手中只是一把小小的飛刀,可詭異的是感到緊張的竟然是她!生存的壓力也不在夏雷那邊,而在她這邊!

夏雷又說道:“你幫過我,我不想殺你。你走吧,我當你沒來過。”

葉列娜將槍口放了下去,無可奈何的語氣,“是你父親讓我來的,你拿到的那些東西對我們很重要,把它給我吧。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你父親。”

“他想要就自己來找我。”夏雷的態度很堅決。

葉列娜皺起了眉頭,“你怎么這么固執?他是你父親!”

夏雷說道:“我知道他是我父親,可這東西是國家要的,為了背包里的東西已經死了很多人了,就憑你一句話,我就要把它給你嗎?還有,你一個人來見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我父親派來的?我又怎么確定你拿了東西之后不會獨吞?”

“你不相信我?”

“我現在不會輕易相信任何女人。”

“哈哈哈……”葉列娜發出了奇怪的笑聲。

夏雷只是看著她笑,沒再說話。拋開背包里的東西的重要性不談,就憑父親夏長河沒有現身這一點,他都不會將東西交給她。葉列娜雖然幫過他,可誰又能保證她不是心懷不軌動機呢?

“你父親親自來,你會給他嗎?”葉列娜止住了笑聲,試探地道。

夏雷說道:“他來了再說。”

葉列娜也沒多說,轉身就走。

夏雷追問道:“他什么時候來?”

葉列娜回頭看了夏雷一眼,語氣之中帶著點敬畏的意味,“你父親的事,誰都做不了主。他覺得可以見你的時候,他自然會現身與你見面。”

夏雷的心微微一沉。他本來想借背包里的東西引誘父親出來見面,可從葉列娜的口氣來看,父親這一次并不會出來與他見面。不然,父親夏長河這次會親自來索要東西,不會派一個手下過來。

“難道我拿到的東西對父親來說并不是特別重要?或者,他是等湊齊了所有的古合金零件之后再想辦法取走?”看著葉列娜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夏雷的心里也冒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離開隧道,夏雷爬上了土坑,眼前已經沒有葉列娜的身影了。

夏雷四下張望了一下,依然沒有發現葉列娜和行蹤,更沒有發現父親夏長河。他的心中一片失望,也準備離開這里返回白匈奴部落了。

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廢墟之中傳來,“我記住了你的臉。”

在聲音輕輕的,飄飄的,幽幽的,給人的感覺好像是經過音質軟件處理過,像鬼的聲音。

這個聲音頓時讓夏雷毛骨悚然,他的視線飛快地在廢墟之中搜索,可惜除了石塊他什么都沒看見。

詭異的女人的聲音只出現了一次,再沒有出現。

夏雷晃了晃頭,疑惑地道:“難道是使用透視能力太多,我幻聽了?”

當初剛剛掌握透視能力的時候,夏雷每次使用透視能力都會出現幻覺,而且都非常離譜。這里又沒有別人,只是聽到了奇怪的聲音,那么多半是幻聽了。不過,這么長一段時間夏雷都沒有出現使用能力之后的后遺癥,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誰?”猶豫了半響,夏雷還是大聲喊道:“出來!”

或許對方藏在石堆里,而他又無法對每一堆石堆進行透視。他想用這種方式引誘對方現身。

沒人回應,廢墟里連一絲風都沒有,更別說是女人的聲音了。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真是幻聽了。”

轟隆隆一陣蹄聲傳來,很快,以茜拉米為首的白匈奴部落的女戰士們騎著戰馬往這邊奔來。

戰馬飛奔,童顏h的豐盈在胸前晃蕩,上下左右,毫無規律,凌亂卻又給人一種震撼人心的誘惑。夏雷的視線難以從她的身上移開,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容,這個世上還有誰騎馬有茜拉米騎馬好看呢?

茜拉米一路吆喝,策馬奔來,到了夏雷的近前,忽然直接從馬背上飛撲過來,張開雙臂,就像是一只長得特別胖的燕子一樣向夏雷飛去。

茜拉米的體重大約一百斤,馬的速度大約是六十碼,慣性加重量加速度的作用下,她其實就是一顆人形炮彈。面對這樣一顆野蠻發射過來的炮彈,夏雷還不能退讓躲閃,因為他只要一閃開,茜拉米肯定會胸部著地!

童顏h當空飛來,夏雷的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硬著頭皮伸手去接她。眨眼,茜拉米的身體就與他的身體撞在了一起。他倒是抱住了茜拉米的腰,可茜拉米的胸部卻狠狠地撞在了他的臉上,那一剎那間他感覺仿佛被裝滿果凍的氣球砸在了臉上,雖然不疼痛,但卻無法呼吸。然后,他整個人被茜拉米撲到在了地上,而茜拉米的胸部再次狠狠地擠壓了他的整張臉。

他雖然已經做出了撲救,但茜拉米仍然是胸部著地,只是這一次是著在了他的臉上。

“酋長真猛啊,我感覺夏活不了多久。”一個部落女戰士神叨叨地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這句話落在夏雷的耳朵里真是一種哭笑不得的感受。

“我們回去吧,我是特意來接你的。今天在靶場練槍的時候我抓了一只兔子,回去燉給你吃,給你補補身子。”茜拉米從夏雷的身上爬了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夏雷看到了她拴在馬鞍上的兔子,他還真是覺得有些餓了,但現在卻不是回去吃兔子的時候,他說道:“你怎么不問我挖到了什么?”

“你挖到了什么嗎?”茜拉米還是大大咧咧的樣子。

“我找到了永美公主的墳墓,里面有好多金子,還有瓷器、古董什么的,初步估計價值好幾億。”夏雷說。

茜拉米咯咯笑道:“別逗了,走走走,我們回家吃兔子。”

夏雷忽然一巴掌抽在了茜拉米的翹臀上,“我說的是真的!”

啪一聲脆響,茜拉米的翹臀在蕩漾。

一大群彪悍的女人目瞪口呆地看著茜拉米和夏雷,她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男人敢打茜拉米的屁股!

可讓部落悍女們掉下巴的是,茜拉米居然只是紅著臉揉了一下被打的部位,溫柔得像只兔子,“你……”

夏雷趕緊轉移注意力,他抓著茜拉米的肩頭,大聲說道:“你們部落發財了!相信我,這是真的,金子就在墓室里,我現在就帶你們去取!”

茜拉米頓時愣了一下,“你說的是真的?”

茜拉米身后,一大群彪悍的部落女人們頓時炸開了鍋,一個個也紛紛跳下馬來。

夏雷笑了一下,“你們很快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下,墓室里有機關陷阱,到了墓室,你們留在門口等我,我將里面的東西搬出來,你們再搬出去。”

“烏啦!”部落的女人們一片歡呼。

噠噠噠……

砰砰砰……

她們一激動就亂開槍,這真的是一個不好的習慣。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