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超品透視 > 2310章 我不可冒犯
    一整夜的時間就這么過去了,創世城的天氣系統模擬出了黎明時分的天氣,東方的天際出現了一抹魚肚白。天氣系統,白天黑夜的交替,這其實也是在給夏雷計時,六百個白天黑夜的交替之后,如果他還沒有完成那個使命,地球世界和希望之星世界就會被毀滅。

    又過了一會兒,一輪金色的旭日從東邊的天空上出現。創世城便在這金色的晨曦之中蘇醒過來,猶如盛開在灰色草原上的一朵六瓣花。

    創世城其實并不在地下,它就在永恒平原深處,只是處在一點五微次元之中,即便是從它的“頭上”踩過去,也發現不了它。

    苦等了一夜,六芽兒和一大群掘土者戰士也沒能等到“第七神”從小木屋之中出來,更沒有見到復活的六土生族長。

    住在附近的女人給六芽兒和戰士們送來了早餐,餓壞了的戰士們也不講究了,一個個席地而坐囫圇吞棗似的吃喝起來。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第七神現在還沒有出來,他會不會……”一個戰士啃著一塊烤面團,聲音有些含混,而且還沒有把話說完。

    “是啊,再過一些時間可就一天一夜了,會不會……”另一個戰士猶豫了一下,冒著褻瀆神靈的風險將話補全了,“會不會失敗啊?”

    “不要胡說!第七神怎么可能失敗?他肯定會成功的,他這么久沒有出來,也肯定有他的原因。你們不要胡亂猜測,耐心的等著就是了。”六芽兒說。說是這樣說,可他的心里其實也有這樣的懷疑,第七神會不會失敗了?而這樣的懷疑讓他有一種負罪的感覺,他差不多已經是夏雷這個“第七神”的腦殘粉了,就連懷疑一下夏雷都深感罪孽深重。

    沒人再亂說話了。

    早餐在沉悶和猜疑的氣氛里結束,女人們拿走了她們的餐具,臨走的時候還都有意無意地路過了小木屋的窗戶,企圖窺探屋子里的情況,結果她們什么都沒有看見。

    天已經徹底亮開了,那座小木屋里還是什么動靜都沒有。

    這時一大群人從道路上走了過來,場面鬧哄哄的。

    “你們不能過去!”一個掘土者戰士試圖說服直闖過來的人群,可他的小身板根本就沒法擋住那群人。

    這群直闖過來的人不是一般人,幾乎都是這座創世城里最有權勢也最強大的人,有巨人族的族長一大山,有翼人族的族長二雙飛,有金人族的新族長三乃花,有猿人族的族長四森主,還有石人族的族長五巖。除了這五位族長,還有各族的武裝統領,地位僅此與族長。以及各族的最精銳的戰士,人數不多,但戰斗力不容小覷。

    擋路并試圖說服五位族長極其隨從的掘土者戰士正是掘土者的武裝統領,六木道。他在掘土者領地里打遍領地無敵手,可他卻打不過這群人的任何一個。當然,掘土的能力除外。可這種天賦能力在創世城被視為雞肋能力,也一直是被嘲笑的對象。

    “你們真不能再過去了!”六木道很憤怒地道:“第七神交代過,誰都不能去打擾他。還有,這里是掘土者的領地,我們可沒有邀請你們來,你們這樣直闖進來可不符合規矩。”

    “屎一樣的規矩,我就要進去,你要怎樣就怎樣!”巨人一大山說道,聲音震耳,一點都沒將六木道和六木道身邊的掘土者戰士放在眼里。

    “你——”六木道氣結當場,可又無計可施。

    三乃花說道:“木道統領,你放心吧,我們不會去打擾第七神,我們就在屋子外面等著他。如果神跡降臨,我們與你們一樣將頂禮膜拜,迎神入主創世神廟。”

    創世神廟就是那座金字塔,它是這座城市的絕對中心。

    六木道有欲言又止。

    五巖說道:“木道統領,我們也是心急見到神跡,你就別糾纏了,讓路吧,不然鬧出矛盾可不好。”

    這話聽著客氣,可實際卻帶著威脅的味道。

    “那好吧,我讓你們過去,可你們不能靠近那座屋子。”六木道妥協了,打不贏又說不贏,他還能怎么樣?

    五個族長帶著他們的隨從來到了小木屋旁邊,六芽兒警惕又緊張地盯著那些大人物,他擔心這些人會打擾到第七神。不過這種情況并沒有出現,五個族長和他們的隨從這一次履行了他們的承諾,只是站在屋外等著,并沒有靠近。

    時間又緩緩流逝,轉眼又是半天的時間過去了。

    “第七神究竟在不在屋子里?”十幾米高,鐵塔一樣的巨人一大人最先失去耐心,“我們在這里站了半天了,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聽到。”

    五巖也沉不住氣了,“他究竟能不能復活六土生?”

    他沒有稱呼夏雷為第七神,也沒有稱呼六木生為族長,言語之中沒有半點敬意。

    “我倒是覺得我們應該考慮一下如果他不是什么第七神,那個時候我們該怎么辦。”翼人族的族長二雙飛說道。翼人被認為是六種鬼民之中最聰明的鬼民,而二雙飛更是翼人族中最出類拔萃的那一個,智慧與武力都是頂尖。

    “如果他不能復活六土生,那他就不是什么第七神。”猿人族的族長四森主說道:“不是我褻瀆神靈,至少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什么第七神。”

    四森主的話帶來了好一會兒的沉默和思考。

    “如果他不是第七神,我們……”三乃花停頓了一下才說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動用六神留下的最強武器,趕他出去。”

    “那武器從來沒有人用過,真的要用嗎?”五巖壓低了聲音,神色凝重。

    三乃花說道:“我們還有被的選擇嗎?我們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他在城外還有兩個可怕的幫手。”

    “你們不能那樣做!”六芽兒全都聽見了,他氣憤地道:“第七神是與六神同等的神,你們的言行是在瀆神!”

    五巖怒視著六芽兒,“你閉嘴,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說話了?”

    六芽兒微微顫了一下,但還是鼓起勇氣說道:“你們說得不對,我當然又資格反駁你們!”

    五巖的眼神頓時變得可怕了起來。

    “我等不了了,我們還是進去看一看吧!”巨人一大山說道,他邁了一步,一彎腰,手就邁過六芽兒的頭頂到了小木屋的門前。他的手掌和小木屋的門板差不多大。

    六芽兒想要阻止他,可是一大山那只打手拍下來的話,他會變成肉餅。

    一大山伸出一根指頭戳向了小木門。

    卻就在那一剎那間小木屋里突然迸射出了七彩氤氳的能量光,嘩啦一下將整座小木屋都渲染成了彩色。還有小木屋旁邊的人,所有的鬼民都被七彩氤氳的能量光籠罩了起來。

    所有的焦躁不安的情緒,還有猜疑、憤怒等等情緒頃刻間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那樣形容的寧靜。整個世界仿佛都在那一剎那間都安寧和平了,再沒有矛盾紛爭。

    嘎呀。

    小木門打開了。

    夏雷從小木屋之中走了出來,他不再是赤身果體,他的身上穿著圣王藍靈的戰甲,只是沒有戴上戰盔。他的身上擁有會有兩樣東西被能量根須吸附在身上,一個是死亡能量的藍色金屬球,另一個便是來到死亡世界獲得的至寶陰陽符文血晶。

    夏雷的身后懸浮著一顆橢圓形的灰色圓球,表面凹凸不平,看上去就像是一塊用泥巴糊成的玩意,丑不拉幾。

    七彩氤氳的能量光消失了,眾人的情緒又恢復了原樣。所有的人都以為六土生會跟著夏雷走出來,卻沒想到跟著夏雷出來的卻是一顆丑不拉幾的泥卵。

    “崇高的第七神,這……它……”六芽兒想說什么,可說不出來。

    夏雷并沒有與他說話,他走下了臺階,來到了一大群鬼民的面前。那顆丑不拉幾的泥卵也跟著他過來了,懸停在他的腦后。

    “呵呵。”五巖突然笑了,“尊敬的第七神啊,你不會告訴我們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你把掘土者的族長變成了一顆蛋吧?”

    夏雷看著他,目光清澈,“你質疑我?”

    “我……”五巖頓時后退了兩步,心中的懼意油然于表。

    “我看看這里面究竟是什么!”一大山忽然將他的巨掌移到了夏雷身后的泥卵上,就要捏開它。

    夏雷的身形一動,輕輕一掌拍在一大山的膝蓋上。

    “啊——”一大山頓時慘叫了一聲,撲通一下單膝跪在了地上,那只準備捏開泥卵的手也捂住了劇痛的膝蓋。

    夏雷冷冷地道:“我說得很清楚,誰都不能打擾我,剛才你卻要來推門。我本想殺了你,可是我還決定寬恕你的罪,只輕微懲罰一下你。不過你們要記住,我是第七神,我不可冒犯。”

    沒人敢動。

    夏雷又說道:“我知道我不證明我自己,你們始終不會相信我。你們不是要見證神跡嗎,那我就給你們神跡。”

    泥卵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夏雷的面前,然后緩緩地降落在了地上。

    夏雷生出雙手貼在了泥卵上,七彩氤氳的能量光再次出現。

    咔咔咔……

    一串裂響的聲音里,泥卵裂開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