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超品透視 > 2136章 怒火攻心
    轟隆——

    黑暗死亡能量瀑布一般飛瀉下來,眼見就要將夏雷吞噬,可夏雷卻在那一瞬間突然加速,以超過聲音的速度避開了粉紅色的骷髏的攻擊。

    又是差那么一點!

    這一路追殺,粉紅色的骷髏始終都差那么一點點擊中夏雷,但就是那么一點點它始終無法做到。

    “啊——吼!”粉紅色的骷髏氣得跳腳,“你給我站住!”

    嗖!

    夏雷一頭扎進了一片森林之中,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森林里籠罩著迷霧,能見度很低。地面堆滿了枯枝落葉,非常潮濕。

    粉紅色的骷髏追進森林,沒追多遠便退了回去。它不喜歡這種潮濕的環境,以為潮濕的環境會讓骨頭生霉,長青苔。它這種進化的骷髏當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可就像是女人天生就怕蛇和老鼠似的,那種害怕和討厭是一種沒有道理的本能。

    夏雷的視線穿透層層迷霧,看著粉紅色的骷髏。

    粉紅色的骷髏在森林外面守了一會兒便離開了,臨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句話,“你這樣的垃圾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對手!”

    森林里,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聲冷笑。就算受到這個世界的限制,在不動用奶原力和**能量的情況下,他也不懼這個粉紅色的骷髏。如果他以巔峰實力作戰,他能在十秒鐘之內將對方砸成粉末。

    之所以如此示弱,為的不過是爭取一點吃奶的時間。

    粉紅色的骷髏離開后不久,夏雷從另一個方向離開森林,返回中土。他沒有進城,而是直接回了皖城百姓和將士所聚居的村子。雖然難以啟齒,但他還是要說服小喬給他產奶。

    還沒到村口夏雷便看到皖城的百姓和將士匯成一塊,一個個怒容滿面地往中土城的方向走。將士都拿著武器,百姓也拿著扁擔、鋤頭和木棒之內的武器。

    夏雷心中頓時一沉,他大步走去,“發生什么事了?你們的輕羽將軍和云霞將軍呢?”

    “啊!是龍王!”

    “龍王你回來就好了,我們都以為……”有人沒有把話說完。

    “大家不要慌,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夏雷說道。

    麻姑擠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快嘴說道:“龍王,中土城里到處都有人在說你死了,長沙王和明月公主更是在你離開中土的時候抓走了輕羽將軍和云霞將軍。”

    “龍王,請你救救輕羽將軍和云霞將軍!”皖城的將士齊刷刷地跪了下去,發出請求的聲音。

    夏雷慌忙扶起帶頭的將軍,“你們都起來,然后回村里等我的消息,我會將你們的輕羽將軍和云霞將軍帶回來的。而且,你們的輕羽將軍是我的未婚妻,誰要敢傷害她,我要他的命!”

    留下這句話,夏雷直奔中土城。幾步沖刺,他一躍而起,再落地的時候已經是中土城王宮大門前。

    “那是……”一個守衛驚呼道:“快去稟告長沙王,龍王沒死!”

    有守衛轉身往王宮之中跑。

    “站住!”夏雷冷聲說道:“誰敢動一下,我要他死!”

    那個準備去報信的守衛愣了一下,但還是拔腿向王宮之中跑去,一邊跑一邊叫道:“龍王回來啦!龍王回來啦!”

    這個守衛,似乎是長沙王的親信。

    夏雷的身形一晃,瞬間就移動到了那個準備去報信的守衛的身后,一拳轟出,那個守衛的腦袋頓時爆開,沒有腦袋的尸體飛出了好遠才墜落地上。

    一大群守衛噤若寒蟬,沒人再敢亂動一下,就連話都不敢說。

    夏雷冷冷地道:“我同情你們這些人,可你們的長沙王和明月公主不僅想謀害我,現在還要傷害的未婚妻。他不仁,我不義。你們誰都不要動,我保證你們能活下去。如果有人想追隨你們的王與我作戰,我也無所謂,大不了殺光了事!”

    一大群守衛仍舊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他們確實人多勢眾,可夏雷有多厲害他們是一清二楚的,在絕對的實力碾壓之下,別說是對夏雷出手了,就連動手的念頭都不敢有。

    夏雷抬手指著一個守衛,“你,帶我去關押我未婚妻和云霞將軍的地方!”

    “我……”被指著的守衛面色蒼白,額頭上一片冷汗。

    夏雷冷冷地道:“不去,我殺了你,再換另一個!”

    “我、我去!”那守衛哪里還敢怠慢,跟著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去給夏雷帶路。

    夏雷跟著那個守衛走,一邊動用透視能力偵察王宮。

    王宮很寬闊,住了很多人,有宮女,有侍衛,有的在屋子里,有的在走動。不管是誰,現在都進入了夏雷的視線,毫無秘密可言。

    可是,一次快速偵察之后夏雷竟然沒有發現大喬和小喬。

    沒有發現大喬和小喬,可夏雷卻在掛著“長沙永昌”牌匾的大殿之中夏雷看透視到了長沙王和明月公主。

    父女倆正在交談。

    夏雷的視線鎖定了父女倆的嘴唇,利用唇語解讀術解讀父女倆的談話。

    “父王,龍會死嗎?”

    “這一次他深陷亡人大軍的包圍,更有一個比他厲害的骷髏大將追殺他,他肯定活不下來!”

    “這么說他回不來了……”明月公主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復雜的神光,這是她喜歡看到的結局,在隘口的時候她甚至詛咒夏雷去死,可是聽到她的父親如此肯定地告訴她夏雷會死的時候,她的心里又有一點失落的感覺,空蕩蕩的,并沒有絲毫的高興氣兒。

    “他死了最好,他的威望越來越高,我的密探甚至告訴我說就連我們長沙國的將士都以他為榮。目前這種局面,他要是登高一呼,要做中土的王,那也不是什么難事。”長沙王說。

    “父王,可如果他沒死,我們卻抓了他的未婚妻,他那么強大,我們又該怎么應對?”劉明月問道。

    “你說的我早就考慮過了。”長沙王冷冷地道:“這就是我抓大喬小巧的原因,如果他回來,我的手中有大喬小喬做人質,他還不乖乖俯首聽命?那些準備追隨他,想要背叛我的人又豈敢輕易動念頭?所以,如果他死了,我便將大喬小喬斬首示眾,震懾那些想背叛我的人。如果他命大能活著回來,那我就以大喬小喬為人質,脅迫他為我中土作戰,知道他死!”

    劉明月露齒一笑,“父王英明!這一石二鳥的計策真高!”

    “哈哈哈……”長沙王放聲大笑,“和我斗?他太嫩了!就算武功蓋世,不過也是一介莽夫而已。為王者,還得靠智謀!”

    透視都這里,夏雷的肺都要被氣炸了。

    上一次,父女倆對他下毒,他寬宏大量,只是象征性地懲罰了一下。那個時候,他考慮的是中土始終需要一個王者,而他也完全沒有將長沙王和劉明月放在眼里,所以就饒過了他們。

    現在看來當初的決定是錯誤的,長沙王和劉明月在他的眼里猶如蚊蟲一般的存在,可蚊蟲就是蚊蟲,明知道吸血有可能被一巴掌拍死,可蚊蟲始終是要來吸血的。

    權利是一種毒藥,而長沙王所中的毒已經深入骨髓了,無藥可救。

    夏雷收回了透視的視線,出聲說道:“告訴我,長沙王將大喬小喬關在什么地方了?”

    “我……”守衛頓時緊張了起來。

    夏雷舉起了他的手,照著守衛的腦袋拍了過去。

    “長沙殿!”守衛一口就說了出來,冷汗直冒。

    夏雷將他的手放了下去。

    守衛的表情就像是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一樣,他哪里還敢又半點隱瞞,跟著補充道:“長沙殿下面又一個地牢,長沙王會將重要的罪人關押在那個地方。以前,有個將軍質疑他,頂撞了他,他就將那個將軍關進了那個地牢,最后活生生的折磨死了。”

    “如果你有半句話不真實,我都會找到你,然后擰下你的頭!”

    帶路的守衛普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磕頭如搗蒜,“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起來,繼續帶路!”夏雷呵斥道。

    帶路的守衛從地上爬了起來,繼續帶路。

    夏雷的視線再次移到了長沙殿的方向,這個時候一個宮廷侍衛慌慌張張地跑向長沙殿,雙膝一曲,跪在了地上,“不、不好了……龍王、龍王還或者,他、他已經在王宮里了!”

    這里畢竟是長沙王的王宮,這里發生的事情根本就沒法隱瞞多久。

    “父王!怎么辦?”劉明月頓時緊張了起來。

    “慌張什么?”長沙王呵斥道:“他的女人在我們的手中,他敢對我不敬,我立刻殺了他的女人!”頓了一下,他跟著又沉聲說道:“傳我命令,王宮中的侍衛全都到長沙殿集合!”

    不等王宮中的所有的侍衛到這里集合,長沙殿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個黑衣帶刀的侍衛。他們的行動迅猛無聲,干凈不留痕跡,顯然都是高手。

    他們都是長沙王的親衛,相當于現世的保護總統的保鏢。

    “王孟,準備好了嗎?”長沙王問。

    一個黑衣親衛單膝跪地,“都準備好了!”

    長沙王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這就好。”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