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超品透視 > 2134章 粉色骷髏大將
    一場定親宴簡簡單單,卻也熱熱鬧鬧。來自三國時期的皖城的將士和百姓們以茶代酒,紛紛給夏雷和小喬敬酒,祝福這對“新人”。夏雷這是來者不拒,不管向他敬酒的是白發蒼蒼的老翁,還是稚氣未脫的少年,他都客客氣氣的回應,沒有半點架子。

    要知道在三國時期尊卑的觀念是很重的,為王者什么時候愿意跟平頭百姓喝酒?別說是在一起喝酒吃飯了,就算是坐在一起也不可能。所以,他的親民獲得了皖城百姓和將士的好感。

    “龍王真是親切隨和啊,我們那地方的縣吏的架子都比他大。”

    “可不是,真替輕羽將軍感到高興,她嫁了一個好丈夫。”

    “輕羽將軍是一個很好的女人,她和龍王在一起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再也找不到比他們更般配的人了。”

    “哈哈哈,這么看來喝喜酒的日子也不遠了。”

    “還有孩子的滿月酒,哈哈哈!”

    來自宛皖城的將士和百姓熱熱鬧鬧的談論著,幾乎沒什么禁忌。

    這些談論讓小喬羞不可抑,可心里滿滿都是甜蜜幸福。

    一個時間里夏雷揚聲說道:“來自皖城的將士和百姓們,感謝你們今天來赴宴,招待不周,還請多多包涵。我娶了你們皖城最好的女人,我向你們保證,用不了多久,你們都會過上很好的日子。等你們住進了懸浮城,你們將喝上香甜的美酒,還能吃上肉。沒人能傷害你們,你們可以在懸浮城安居樂業!”

    “龍王萬歲!”

    “龍王萬歲!萬萬歲!”

    來自皖城的將士和百姓們頓時激動了起來,一片歡呼。

    嗚——嗚——嗚——

    隘口的方向突然傳來了震耳的長號聲。

    小喬的神色頓時變了,她緊張地道:“糟糕,恐怕是亡人的軍隊又來攻打我們了!”

    萬皖城的將士和百姓們也都緊張了起來,定親酒宴的熱度驟然降至冰點。

    “我去看看。”夏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夫君,我和你一起去。”小喬在夏雷的耳邊說,聲音小小的。這是她第一次開口叫夏雷夫君,如果不是當著這么多皖城的百姓和將士的面喝了定親酒,她是打死也不會叫夏雷夫君的。

    夏雷說道:“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上戰場是男人的事情。”

    “可是……”小喬欲言又止,她的眼里滿是擔憂,“要是你身上的衣服破了怎么辦?我還可以給你堵上。”

    夏雷,“……”

    多好的女人啊,心細如發,溫柔貼心。

    “我和你一起去吧。”大喬過來說。

    夏雷說道:“姐姐,你也留下來。”

    大喬正要說什么,一匹快馬便從村口沖了過來,騎在馬背上的赫然是長沙國的明月公主,馬未停,她的聲音便傳了過來,“龍王,快跟我去隘口,亡人又來了,這一次有一個厲害的人物!”

    “好!我現在就去!”夏雷的雙腳在地上一蹬,他的身體炮彈一般向隘口飛射而去。

    村子里,劉明月的視線掃過來喝定親酒的皖城百姓和將士,最后在大喬和小喬姐妹倆的身上停了下來。

    “輕羽將軍!云霞將軍!”劉明月沉聲說道:“立刻召集皖城的將士上隘口,準備迎敵!”

    大喬和小喬對視了一眼,并沒有立刻回話。

    “大膽!”劉明月呵斥道:“你們這是想造反嗎?”

    大喬說道:“我們會上隘口戰斗,可這不是因為你的命令,而是因為這個地方是我們共同的家園,我們是為自己而戰斗,為幽靈國戰斗,而不是你和長沙王,我們的王是龍王!”

    這是公開的決裂!

    “你們——哼!”劉明月冷哼了一聲,調轉馬頭,狠狠給了戰馬一馬鞭。

    戰馬吃痛,邁蹄飛奔,地上揚起了一片沙塵。

    “妹妹,你留下,我帶著將士們去隘口。”大喬說。

    “不,要去一起去,我的夫君在戰場上,我要和他一起戰斗,他需要我。”小喬的語氣很堅決。

    另一邊。

    隘口的城墻城樓上旌旗翻卷,人頭攢動,一片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隘口所對的方向,密密麻麻的亡人就像是潮水一般向這邊涌過來。

    這次領隊的是一個粉紅色的骷髏,它的提醒和一般的亡人差不多,可它的粉色和骸骨上的黑色火焰卻讓它成了整個戰場上最醒目的存在。它的手中提著一把巨大的長柄鐮刀,那武器就像是死神的收割之鐮。

    隘口上,夏雷的視線鎖定了粉紅色的骷髏。他想到了在安魂之地遇見的那個骷髏,比起眼前這個,現在在懸浮城當礦工的那個骷髏顯然沒有這個強,無論是自身的能量還是氣勢都要弱上一截。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粉紅色的骷髏,這是進化的體現還是性別的體現?它會不會也是一個靈族人的亡魂進化而來的?”

    長沙王走了過來,一臉愁容,“龍王,亡人越來越多,敵將越來越強大,我真擔心我們守不了多久了。”

    夏雷說道:“放心吧,有我在這隘口就不會破。”

    “多虧有你。”長沙王說。他之所以對夏雷客氣,是因為夏雷能幫助中土守城。

    夏雷不殺他,其實也是因為長沙王能帶領中土的將士戰斗,而中土也需要一個領袖。如果不是這樣的原因,就憑長沙王和劉明月對他敢的那件事,他早就殺了長沙王了。

    亡人潮水一般涌了上來,有的往城墻上爬,有的用斧頭劈砍隘口的城門。他們的進攻從來就不需要指揮,只是一種本能。

    “戰斗吧,用火箭。”夏雷說道。

    長沙王點了一下頭,然后吼道:“火箭——放箭!”

    嗖嗖嗖!嗖嗖嗖——

    一支支箭矢從城墻上,城墻后飛射了出去,千千萬萬支裹著火球的箭矢雨點一般扎進了亡人的大軍之中。

    普通的箭矢根本就傷害不了亡人,因為就算是扎中了他們的心臟和腦袋這樣的要害,他們仍然能戰斗。只有火箭才能傷害他們,因為亡人的身體油脂很重,一旦被火箭射中就容易燃燒起來。

    轟轟轟!轟轟轟——

    隘口后面的投石車也出動了,一顆顆裝滿油的燃燒著的火球飛向了亡人大軍。

    轟隆!轟隆!

    火球爆炸,箭矢如雨,隘口下方和隘口所對的地方轉眼間便成了一片火海。亡人的身上本來油脂就重,戰場突然變成火海,無處可逃,他們自然也變成了浸滿油脂柴禾,燒得一塌糊涂。

    可即便是渾身都在燃燒,亡人們卻還是揮舞著手中的武器試圖劈開隘口的城門,仍然踩著同伴的身體想爬上城墻,那畫面詭異恐怖到了極致!

    隘口上士氣高漲,將士們的怒吼聲不斷。

    夏雷對火攻帶來的戰果卻無動于衷,整個戰場上他是唯一一個能看到真相的人。這些亡人根本就殺不完,因為著是死亡世界,死去之人的最后歸宿。茫茫宇宙,數不清的文明,上百億年的時空,得有多少死去之人?無法計算!

    無論這些過去之人取得什么勝利,多大的戰果,他們都最終難逃既定的命運。這不過是狄法西斯給他們希望,然后再毀滅他們的希望,讓他們的恐懼和絕望變得更強烈,然后吃掉他們的一切!

    “嘖塔——嘖嗒!”粉色骷髏突然高舉它的長柄鐮刀,它的聲音宛如春雷,整個戰場都能聽見。

    這似乎是一個撤退的命令。

    亡人大軍停止沖鋒,一部分著火的亡人也往后退,但不等他們回歸己方陣營之中,粉色骷髏一鐮刀便揮了過去,黑暗能量涌動,那些著火的亡人頓時被黑暗能量吞噬,火倒是滅了,可他們去連渣都沒有剩下。那情景,就像是用飽蘸墨汁的毛筆,涂掉了白紙上的一團紅色一樣。

    粉色骷髏向隘口走來,每一步移動,它的腳下都會發出了一個沉悶的響聲,每一步,它周邊的地面都會顫動一下。它的身體周邊包裹著一團黑暗死亡能量,所過之處烈火熄滅。

    隘口城墻上,中土將士們剛剛還是士氣如虹的狀態,可粉色骷髏一登場,他們的士氣,他們的信心轉眼就被恐懼所取代了。過去之人也畢竟是人,是人就無法擺脫對死亡的恐懼,對惡魔的恐懼。

    夏雷的視線鎖定著粉色骷髏,同時也保持著相當的警惕。他擔心的其實不是這個粉色骷髏,而是狄法西斯。他還沒有喝到足夠的過去之奶,屬于死亡世界的進化還沒有真正展開,他還不能面對狄法西斯,他只能隱藏!

    事實上,只要樹袍和陰鐵衣不破他就能做到這一點,因為只要穿上陰鐵衣和樹袍,他身上的氣息就是死亡氣息,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他目前這種狀態就連死亡世界的秩序都不能發現他,更別說是狄法西斯了。

    然而,因為陰鐵衣和樹袍的限制,還有這兩件裝備的脆弱性,他的這種隱藏隨時都有可能結束,然后被黑暗死亡世界滅掉!所以,他需要過去之奶,而且迫在眉睫!

    “那個人!”粉色骷髏突然用漢語說道:“出來!”

    ps:有書友說黑暗死亡世界的設定不合理,還例舉了蝴蝶效應。我在這里解釋一下,我的理解是宇宙有生也有死,這是死亡的宇宙世界,它無邊無際,不停地吞噬生的宇宙,就如同是死亡時刻都在吞噬我們的身體一樣。中土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后面會解釋。狄法西斯截取了過去之人到中土,過去之人是無法影響到歷史進展的。不是有科學家假設,我們在不停的空間都是存在的嗎?當然,我不是科學家,我只是寫小說的,我汗流浹背,只為博你們一笑而已。如有不妥之處,還請見諒。最后提醒一下,這不是死亡世界的全部,狄法西斯不過是一個門衛,他的身份設定就像是西方世界之中的擺渡人,東方世界之中的牛頭馬面。靈族文明的毀滅與死亡世界有關,后面也會解釋。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