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超品透視 > 1630章 反擊開始
    永恒之日緩緩的沉入地平線,黑暗重回大地。

    邪月號從天空降落下來,艙門打開,一個窈窕的身影在一群警衛的擁簇下走出了船艙。

    一排站在沙地上的邪月軍團戰士恭恭敬敬的立正行禮,聲音整齊劃一,“部長大人!”

    蘭思娣說道:“我收到情報,說是你們發現了特殊的情況,你們發現了什么?還特意讓我跑一趟,如果沒有有價值的情報,你們知道你們將面對什么。”

    一排邪月戰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都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蘭思娣頓時皺起了眉頭,聲音也轉冷了,“怎么回事?我收到的情報不是你們的發的?”

    “部長大人,我們沒有發送情報。”戰隊的隊長小心翼翼地道。

    “沒有?”蘭思娣的眉頭皺得更高了。

    戰隊的隊長面向他的隊員,厲聲說道:“你們誰發送了情報?”

    一個個邪月戰士紛紛搖頭。

    戰隊的隊長又轉身面對著蘭思娣,小心翼翼地道:“部長大人,我和我的人都沒有向你傳送情報,會不會是別的地方的戰隊發送的情報?”

    蘭思娣說道:“我確定就是這個地方,我們自己的通訊器。那個家伙說有重要的發現,讓我親自來看看。”說到這里她忽然意識到了什么,跟著轉身向邪月號走去,“立刻離開這里!”

    轟!

    邪月號的艙門之中忽然冒出了一團火焰,一個船員從艙門之中沖了出來,他的身上渾身是火,“有……敵……”

    可惜沒等他把一句話說完,他便栽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是他!”蘭思娣忽然吼道:“準備戰斗!聯系軍部!”

    這是兩個命令,兩個命令都被執行了,就在她的聲音落下的時候,沒有一秒鐘的延誤。

    “糟糕!沒信號!”一個邪月戰士舉著他的通訊器,聲音之中充滿了緊張的意味,“這個地方被什么能量場屏蔽了!”

    “是他!”戰隊的隊長忽然指向了一個方向,“他……他在那里!”

    邪月軍團的戰士擁有感知能量波動的能力,從而可以判斷出隱形的目標。作為這群邪月戰士之中最強的一個,戰隊的隊長在這方面的能力尤為突出。可一秒鐘之后他就才發現,他所感知到的能量波動其實是一把戰刀,而不是什么活蹦亂跳的目標。

    嗖!

    藍色的冰霜之刃突然從虛空之中閃現出來,拖著一線金色的火焰,瞬間切過了戰隊隊長的脖子。

    藍色的鮮血噴射,戰隊隊長的腦袋飛了起來。可在更高的位置上,他那一雙長在腦袋上的眼睛也沒能看到什么人。他的沒有腦袋的身體,還有腳下的沙粒是他看到的最后的東西。

    割下戰隊隊長的腦袋,藍色的冰霜之刃忽然又消失了。它就像是一個藍色的幽靈,只有出來殺人的時候才會被人看見。

    “犧牲!”一個邪月戰士怒吼道,身體快速進入變異狀態。

    嗖!

    破空的聲音里,藍色的冰霜之刃再次從虛空之中浮現出來。

    噗——

    正在進入犧牲狀態的邪月戰士的身體里爆出了一個詭異的聲音,就在這個聲音里他的身體被一分為二!

    犧牲,那是邪月戰士最強的狀態,以生命為代價換取強大的戰斗力。可是偷襲的暗殺者顯然不會給這些邪月軍團的邪月戰士犧牲的機會,他們會犧牲,但不是進入犧牲的狀態,而是死在他的手下!

    藍色的冰霜之刃再次消失,第三次現身的時候,又有一個正進入犧牲狀態的邪月戰士被攔腰斬斷,倒在了沙地上。

    “保護我!”蘭思娣恐慌了,撒腿就往著了火的邪月號沖去。對她來說,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邪月號反而比待在沙漠中更安全。

    一大群警衛將蘭思娣圍在中間,然后向邪月號撤退。在他們的身后,一個個邪月軍團的戰士倒下了,就連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這不是戰斗,這是屠殺。

    半個小時前。

    一個邪月軍團附屬的通訊兵在一座沙山腳下撒尿,嘴里還哼著藍月的小調。然而,不等他將一泡尿撒完,一把藍色的戰刀突然從后面伸過來,輕輕的放在了了他的肩頭上。鋒利的刀鋒就貼在他的脖子上,只要稍微動一下就會割開他的脖子!

    “你們在找我,是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從通訊兵的身后傳來,平平淡淡的感覺,不像是一個拿刀威脅人的人,倒像是一個熟人在聊天。而且,用的是非常標準的藍月語。

    那個通訊兵小心翼翼的將腦袋往后偏了一點,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站在身體側后方的男人。那是一個人類青年。看清楚人類青年的臉龐,他的尿瞬間失去了原來的方向,全都尿在了他的褲子、鞋上。

    這個青年就是整個藍月的頭號公敵,人類的領袖夏雷。

    “想活命嗎?”夏雷問。

    通訊兵點了點頭,聲音顫抖,“不、不要殺我……我、我剛結婚,我的妻子……懷孕了。”

    “祝賀你。”夏雷說。

    藍月通訊兵不知道該說什么了。拿著戰刀架在別人的脖子上,然后還跟人說祝賀,這就是藍月頭號公敵的風格嗎?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寧愿沒有來到大瑪哈沙漠沙漠,沒有被派到這里開執行這個該死的任務。

    “想活命很簡單,照我說的話做,你愿意照我說的話做嗎?”夏雷說。

    藍月通訊兵猶豫了一下,沒有做出決定。

    夏雷的手輕輕的壓了一下,冰霜之刃的刃口切開了藍月通訊兵的脖子,一股藍色的鮮血頓時涌冒了出來。

    “想想你的懷孕的妻子吧,還有你的沒有出身的孩子,你難道不想見你的孩子一面嗎?”夏雷說。

    “我……”藍月通訊兵咬著嘴唇點了一下頭,“我答應你!”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很好,現在拿出你的通訊器,直接聯系蘭思娣,告訴她你發現了很重要的情報,讓她立刻下來確認。”

    “她、她不會相信我的。”藍月通訊兵驟然緊張了起來。

    夏雷冷冷地道:“那就跟你的妻子和孩子說再見吧。”

    “不、不,我馬上聯系她!”藍月通訊兵慌忙掏出了通訊器,然后開始連接。

    夏雷將手中的冰霜之刃移開了一點,減少他的壓力。

    通訊的請求很快就被允許了,蘭思娣的聲音從通訊器之中傳了出來,“什么事?”

    藍月通訊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是藍狼戰隊通訊兵,我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情報……”

    “什么情報?”蘭思娣的聲音里帶著激動的意味。

    “我無法描述,但它非常重要……部長大人,你最好親自下來看看……”

    “混蛋!什么情況無法描述?立刻告訴我!”

    藍月通訊兵說道:“沒時間了!部長大人,我現在去追蹤……請盡快下來!”

    夏雷忽然伸手掐斷了通訊。

    “我、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請你……”藍月通訊兵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夏雷,“請你放了我。”

    夏雷淡淡地道:“在藍月,我見過很多這樣哀求你們饒命的人類,老人和孩子,男人和女人,可他們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呢?”

    藍月通訊兵忽然意識到了什么,他拔腿就開跑。

    一團金色的能量火焰從夏雷的手掌之中迸射了出來,瞬間就將藍月通訊兵吞噬了。那個藍月通訊兵就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就化作了一片片飛灰,風一吹,什么都沒有剩下來。

    金色的能量火焰就連飛船的合金都能融化,就連巖石都能變成巖漿,更何況是一個普通的藍月通訊兵?

    對藍月人,夏雷沒有半點仁慈和同情。想起那些在藍月上被凌辱和殺害的人類,想起一座座被摧毀的人類地下城,還有那些飽受戰火煎熬,顛沛流離的人類,他還有什么資格當圣人,原諒某個藍月人?

    這就是蘭思娣從藍月下來的原因,一個讓她感覺到奇怪且不完整的情報。急于在神月如一面前建立功勛的她怎么會錯過獲得某個重要情報的機會?

    現在,蘭思娣后悔了,可是這個世界上并沒有什么后悔藥可以買。

    嘩啦!

    金色的能量火焰從身后席卷而來,十幾個擁簇著蘭思娣逃命的警衛頓時被火焰吞噬,轉眼就被燒成了飛灰。

    蘭思娣停下了腳步,因為她知道逃跑已經沒用了。她慢慢的轉過了身去,在她的視線里,一整支邪月軍團的戰隊已經消失了,沒有一個可以為她戰斗的人。

    一個人類青年在虛空之中慢慢顯現出來,正是提著冰霜之刃的夏雷。他身材頎長,健壯勻稱,還有一張就連藍月人去看都很帥氣的臉龐,這樣的他讓她無法將他跟冷血屠夫什么的角色聯系起來。可就是這樣一個人類青年讓她無比的恐懼,就連雙腿都在顫抖。

    “蘭思娣,我們又見面了。”夏雷向蘭思娣走去,嘴角帶著好看的笑容,“我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藍月正看著這里!”蘭思娣忽然鼓起了勇氣,她沖夏雷吼道:“滾吧,趁月王和母瑪沒來這里之前!”

    夏雷一晃,伸手就抓住了蘭思娣的頭發,然后扯著她的頭發往寂滅之淵的方向走去,“我正想她們下來。”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

    夏雷一拳頭就砸在了蘭思娣的腦袋上,她頓時安靜了。

    反擊開始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