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末世炮灰養娃記 > 第547章 母子關系 (求訂閱)
    金卓的話讓霍中庭覺得很是奇怪,“錢醫生,陳彩虹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的嗎?就算是受了委屈,也不爭辯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錢謙搖了搖頭,“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她平常的確不怎么愛說話,如果要問我們部門誰最了解她,那肯定是張燕啊!畢竟平常他們兩個走的最近,你們可以去和張燕了解一下她的情況。”

    錢謙的話讓霍中庭點了點頭,“嗯,金卓,你去藥房那邊去看看張燕是否還在,如果還在的話,就直接把她給叫來,如果沒在,就派人去把她家去把她人給叫來。”

    聽到自家頭這么說,金卓點了點頭。

    還沒等金卓回來呢,那邊去調查基地最近走失兒童的弓明就回來了,“頭,我查過了,最近基地走失的七歲到八歲之間的孩子只有一個,那個叫王健的孩子是在六天前失蹤的,而且湊巧的是,他家所在的地方距離陳彩虹家只隔了兩條街。”

    聽到弓明這么說,霍中庭在沉思了一番后,這才對弓明說道,“立馬去把那個王健的父母找來,讓他們去停尸間去辨認一下,看看那個到底是不是他們的孩子。”

    送走了弓明后,站在霍中庭旁邊的錢謙這才說道,“我就是想不明白,陳彩虹為什么要對那個孩子下手啊!難道就為了讓大家以為她弟弟也死了嗎?可是她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嗎?”

    聽到錢謙這么問,霍中庭瞇了瞇眼后,這才開口說道,“好處還是有的,如果要是陳彩虹的背后的人信了她弟弟已經死了這個事情,那對方豈不是就再也不能拿她弟弟去威脅她了?”

    被霍中庭這么一提醒,錢謙也是恍然大悟,“對,這樣完全說的通。”

    錢謙這話才落下,那邊金卓就領著張燕進來了。

    見張燕一臉緊張,霍中庭笑著說道,“我們把你找來,就是和你了解一些情況,并不是要審問你的,所以你不用這么緊張。”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張燕暗暗松了一口氣,“那個想問什么,你們就問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肯定不會有任何的隱瞞的。”

    對于張燕的態度,金卓很是滿意。

    見小姑娘已經沒有像剛剛那么緊張了,霍中庭這才問道,“你和陳彩虹平常的接觸的比較多,你覺得她這個人的性格怎么樣?”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張燕在沉思了一番后,這才說道,“我以前覺得自己挺了解她的,覺得她雖然不怎么愛說話,但人還是不錯的,但出了今天這回事后,我才發現我的眼睛是有多瞎,所以我也不敢斷言她的性格到底是怎么樣的,畢竟我和她一起工作了那么久,我都沒有看清她。”

    張燕的話讓霍中庭點了點頭,“你平常和陳彩虹工作在一起,有沒有發現她異常的地方?”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張燕腦中靈光一閃,“還真有,她身上總是有傷,我問過她,是怎么弄的,她說是怎么不小心磕的,一次兩次還可以說是不小心弄的,但要是經常都有,那就肯定不是不小心的了,想到她可能是有難言之隱,我也就沒有再去追問。”

    張燕的話讓霍中庭和錢謙都有些吃驚,他們兩個雖然通過金卓之前的話,知道了陳家父母經常打罵陳彩虹姐弟,但卻沒想到這么嚴重,畢竟他們之前一直都以為只是打一巴掌這種的打罵,然而事實好像和他們的想的完全不一樣。

    “除了這些那個陳彩虹還有什么異常的地方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張燕開始去回想,“也沒有了吧!陳彩虹那個人很悶的,平常如果我不去主動和她聊天,她基本上也不怎么說啥,就那么直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除非她弟弟人來,否則她臉上基本上很少有笑容,對了,說起她弟弟,我想起個事情來。”

    “什么事情?”

    聽到金卓這么問,張燕這才說道,“就有一天晚上我和陳彩虹一塊值班,然后當時陳彩虹把她弟弟也給帶來了,然后我當時睡的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時候,我好像聽到了陳彩虹的她的那個弟弟叫她媽媽。”

    張燕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很是大驚,等他們消化完了這個消息后,霍中庭這才說道,“你確定不是你聽錯了?”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張燕撓了撓頭后,這才說道,“說實話,我也不確定我到底是睡迷糊了聽錯了,還是真的有這事,因為我后來等我醒來去問陳彩虹的時候,陳彩虹說是我聽錯了,我當時也沒多想,就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但現在回想,當時陳彩虹的表情好像有些不自然。”

    張燕的話讓霍中庭陷入了沉思,一會后,他這才問張燕道,“陳彩虹平常對她那個弟弟怎么樣?”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張燕這才說道,“很好啊!非常好,反正要比我對我弟好。”

    “除了這些,你再好好想想,還有什么關于陳彩虹的事情忘了說?”

    霍中庭的話讓張燕搖了搖頭,“該說的我都說了,不該說的我也說了,對了,我聽說陳彩虹殺了她全家,這事是真的嗎?”

    聽到張燕這么問,霍中庭在看了一眼有些訕訕的金卓后,這才對張燕說道,“陳彩虹的確是殺了人,但是不是全家現在還有待商榷。”

    “她沒有殺全家,那她殺了誰?”

    見張燕一臉好奇的看向了自己,霍中庭這才說道,“案子還沒有告破,目前還不能去和本案無關的人去透漏案情。”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張燕點了點頭,“好吧!不告訴就不告訴吧!如果要是沒啥事,我就先回去了,畢竟藥房那邊還等著我呢。”

    張燕的話讓霍中庭點了點頭。

    目送張燕離開后,金卓這才說道,“頭,我還是覺得張燕后來說的那個事情是她睡的迷糊聽錯了,陳彩虹的弟弟怎么可能會叫陳彩虹媽媽呢,肯定是她聽錯了。”

    金卓的話讓霍中庭搖了搖頭,“我倒不這么認為,錢醫生,你還記得在順義旅館的時候,那個老板娘說什么來著嗎?”

    被霍中庭這么一提醒,錢謙也想起來了,“當時老板娘說,陳彩虹帶著她弟弟是用了母子關系登記住店的。”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