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末世炮灰養娃記 > 第546章 逆來順受 (求訂閱)
    見對方一臉的驚慌,守衛在沉思了一番后,立馬就把人揪到了霍中庭的跟前。

    “頭,這個人說他昨天在隔壁街看到了這家的小兒子,也就是陳彩虹的弟弟。”

    下屬的話讓霍中庭和錢謙都很是吃驚,“你確定你昨天見到的是陳彩虹的弟弟,而不是和他長得像的其他人家的小孩?”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那個長的有些精明的男人一臉肯定的說道,“我絕對沒有認錯,我家就住在他們家隔壁,每天都會見到,怎么可能會認錯呢。”

    “你是在哪里見到他的?可以和我們具體說說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對方這才說道,“我昨天下班在隔壁街朝著家走的時候,在一個旅店的門口看到陳彩虹的那個弟弟,當時我還問他,都這么晚了,怎么還不回家,但那個孩子卻沒有搭理我,轉身就進到旅店里面去了,當時我還氣的不行,說他很沒有禮貌,現在想想可能是他被要求不讓跟外人講話。”

    “是哪家旅店,你還記得嗎?”

    見霍中庭身邊的男人這么問,對方這才說道,“記得,是順義旅館,就在隔壁那條街,距離這里很近的。”

    聽到對方這么說,霍中庭在囑咐了下屬讓他們處理接下來的事情后,就帶上了一部分人,跟著陳彩虹的鄰居朝著隔壁街走去。

    對方的確沒有撒謊,因為總共都沒走十分鐘的路程,他們就看到了所謂的順義旅館。

    雖然是一間旅館,但事實上這間旅館的規模并不大,見霍中庭他們一堆人走了進來,旅館老板娘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那個我們也沒干什么違法的事情啊!你們來這么多人是做什么啊!”

    聽到旅店老板娘這么說,領頭的霍中庭這才說道,“我們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了解一下。”

    見是這么一回事,旅店老板娘松了一口氣,“你要了解什么啊!”

    “這幾天你們旅店是不是有個叫陳彩虹的女子和她弟弟住在這里?”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旅店老板娘回想了一下這才說道,“沒有叫這個名字的。”

    旅店老板娘的話讓陳彩虹的鄰居很是詫異,“沒有嗎?可是我昨天的確在你家門口看到了那個陳彩虹的弟弟啊!”

    聽到對方這么說,旅店老板娘沉思了一番后,這才說道,“是不是看錯了啊!我們店里面的確沒有你們說的那個。”

    老板娘的話讓霍中庭陷入了沉思,好一會后他才說道,“那有沒有這樣的客人,就是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子帶著一個七八歲小男孩的?”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老板娘眼睛一亮,“這樣的還真有,不過人家不叫什么陳彩虹,那個小姑娘好像是叫曲敏,她帶來的那個男孩也不是她弟弟,而是她兒子叫曲洪林。”

    老板娘的話讓大家很是震驚,在冷靜下來后,霍中庭這才繼續問道,“他們現在還在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老板娘搖了搖頭,“不在了,昨天就辦理了退房手續了。”

    “他們在你這里住了多久?”

    雖然不知道霍中庭為什么這么問,但旅店老板娘仍舊老實的說道,“六天吧!”

    “他們昨天退房的時候,就是他們兩個自己走的嗎?還是說有人來接他們,然后他們一塊走的?”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旅店老板娘這才說道,“來了一個男人來接他們走的,當時那個曲敏說那是她哥哥。”

    “那他們去哪了,你知道嗎?”

    見霍中庭身邊那個陌生男人這么問,旅店老板娘有些好笑的說道,“我是開旅館的,又不是開偵探社的,有些事情我們也不好意思去問啊!”

    知道老板娘說的有道理,錢謙有些訕訕的笑了。

    為了確定那個叫曲敏的女子真的是陳彩虹,霍中庭特意讓下屬回去找了一張陳彩虹的照片來讓旅店老板娘來辨認。

    事實證明,他們沒有猜錯,那個曲敏就是陳彩虹,至于她所謂的兒子,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就是她弟弟。

    現在知道了陳彩虹的弟弟還活著,那還有一個問題擺在了他們的面前,那就是陳彩虹的弟弟沒死,那死在陳家的小孩又是誰。

    從旅店出來后,霍中庭立馬讓人去調查了一下最近有沒有誰家小孩走丟了或是不見了。

    等到下屬離開后,錢謙這才說道,“這個事情好像越來越復雜了。”

    聽到錢謙這么說,霍中庭點了點頭,“是呢。”

    一行人才回到了基地的辦公大樓,那邊金卓也趕回來了,“頭,陳彩虹這七天到底住在哪里,我沒有查到,不過據她的同事說,她上下班沒有任何的異常,每天都是按時上下班,至于陳彩虹的鄰居,我也去走訪過了,據他們說,陳家他們一向都不是很關注,因為他們一家人的脾氣都很怪,尤其是陳彩虹的父母。”

    聽到金卓這么說,霍中庭這才說道,“住處那個事情不用去追查了,我們已經知道陳彩虹這七天住在哪里了。”

    霍中庭的話讓金卓也很是吃驚,“知道了啊!她住在哪里了啊!”

    見金卓一臉的好奇,霍中庭這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

    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后,金卓也是恍然大悟,“我就說我查遍了大大小小的旅館,怎么就是沒有那個陳彩虹的蹤跡呢,原來她用了假名字啊!”

    金卓的反應讓霍中庭笑了,“是呢,說起來,要不是陳彩虹的那個鄰居昨天見到了她那個弟弟,估計可能咱們還不知道這七天陳彩虹到底落腳到了哪里,對了,你剛剛說陳家的鄰居說他們全家的脾氣很怪,哪里怪了,你倒是說說?”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金卓這才說道,“據他們鄰居說,陳彩虹的父母不喜歡鄰居去他們家做客,每次有人去他們家串門,他們都要把人給趕出去,除非之外,別看那對夫妻一個癱著一個半癱,但對陳彩虹姐弟卻是非打即罵,有的時候罵一晚上也是有可能的。”

    金卓的話讓霍中庭和錢謙很是震驚,“那個陳彩虹就不反抗嗎?”

    聽到錢謙這么問,金卓這才說道,“這就是一直都讓鄰居覺得很是奇怪的地方了,明明那個陳彩虹可以躲過那些打罵,畢竟她是好生生的一個人,但奇怪的是,她卻逆來順受。”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