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末世炮灰養娃記 > 第545章 昨天看到 (求訂閱)
    錢謙的話讓霍中庭搖了搖頭,“這事怎么能怪你呢,你不過是把陳彩虹家的情況告訴我,但最后到底去與否那是由我來決定的,所以這事要怪也是怪我。”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錢謙本來還想再去說些什么,但卻被霍中庭給阻止了,“現在不是去糾結到底是誰的責任的時候,咱們現在真正要去的想的是明明之前死不承認毒是她下的陳彩虹,為什么突然改變了想法去承認毒是她下的,然后最終還選擇了服毒自殺來了結自己,還有她最后說的那些話,很奇怪啊!到底是什么讓她有了這樣的轉變,難道就單單是因為咱們要去他們家去搜查嗎?”

    霍中庭的話讓錢謙點了點頭,“對,那個陳彩虹最后說的話的確很奇怪,什么叫做只差了最后一步就可以擁有美好的明天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幾個人正在說著呢,那邊法醫也趕到了,在和霍中庭打了聲招呼后,就立馬穿上該穿的衣服去屋子里面去尸檢去了。

    差不多一小時后,法醫這才出來,在摘掉頭上的面罩和手套后,滿頭是汗的法醫這才對霍中庭說道,“躺在坑上那一男一女差不多已經死了有七天了,是窒息死亡,初步估計是被掐死的,至于地上的那個孩子,倒是有點奇怪,他并不是和坑上的那兩個大人一塊死亡的,而是在兩天后才會被人用同樣的手法給掐死的,除此之外,就是那個孩子的臉在死后應該有過被重物擊打過的痕跡,也正是因為如此,地上那個孩子的臉要腐**他身體的其他地方快。”

    法醫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很是吃驚,在揮手讓法醫下去休息后,霍中庭這才開口說道,“陳彩虹的父母已經死了七天了,那這七天她是住在哪里呢?”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金卓搖了搖頭,“不清楚,她肯定是沒有回來住,院子里里面的雜草就可以說明這一點。”

    金卓的話讓霍中庭點了點頭,“沒錯,金卓立馬派人去調查,看看這七天里面這個陳彩虹住在哪里,還有派人去走訪一下陳彩虹的鄰居,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金卓點了點頭。

    目送金卓離去后,錢謙這才說道,“這個陳彩虹太可怕了,她殺了自己所有的家人,白天居然還能裝作沒事去上班,想到這里,我就頭皮發麻。”

    聽到錢謙這么說,霍中庭連忙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對了,我好像知道了為什么陳彩虹最后會說,就差最后一步了?”

    對方的話讓霍中庭來了興趣,“怎么說?”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錢謙這才說道,“你想啊!陳彩虹殺了她的所有家人,這事就算一時可以瞞住,也不可能瞞一輩子,所以最保險的辦法是什么,那就是離開這里去到別處去,但單憑陳彩虹自己肯定是做不到這一點的,所以她去和那個指示她下毒的那個人去求助了,那個人肯定是答應了她的要求,因為要是沒有答應,那個陳彩虹不會說就差一步,只不過她沒想到的是,在她要達成自己的目的的時候,卻沒想到出了被陳彩虹毒死的那個犯人的事情,陳彩虹背后的那個人肯定要求她做完這最后一件事后,再送她離開,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在臨死前說了那樣的話。”

    對于錢謙的分析,霍中庭覺得還是很有道理的,“嗯,可是還有一點說不通,她明明是想要離開這里去過更好的生活去,那為什么卻選擇了自我了斷呢,這和她的初衷是不符的,難道是她有什么把柄在她背后的人手中,可是會是什么把柄呢?”

    “陳彩虹的把柄會不會就是她殺了她全家這事?對方用這個來威脅她,讓她來就范?”

    聽到錢謙這么說,霍中庭搖了搖頭,“不可能是這個,如果單單只是這個的話,還不能讓陳彩虹心甘情愿的去赴死。”

    “這個還不能嗎?一旦爆出來,陳彩虹只有死路一條啊!”

    錢謙的話讓霍中庭搖了搖頭,“不能,陳彩虹的品性你也是了解的,如果對方把她給惹急了,她完全可以魚死網破把對方也給供出來的,但還不至于非死不可的地步,所以我才說陳彩虹背后的那個人用來威脅她就范的絕對不是這個事情。”

    霍中庭的話讓錢謙也是恍然大悟,“那不是拿這個事情來逼她就范的,那又是拿的什么啊!家人是不可能的,都被她給殺光了,那不是家人,還有什么人會讓陳彩虹這么在乎呢?”

    聽到錢謙這么說,霍中庭陷入了沉思,好一會后,他才說道,“等金卓一會回來,沒準咱們就會知道了。”

    霍中庭他們這幫人在陳彩虹家進進出出,早就引起了周圍鄰居的注意,膽子小的還只是在不遠處去打量,膽子大的則上前直接詢問道,“他們家到底怎么了?”

    聽到面前這個看起來有些精明男人這么問,進行警戒的守衛告訴他道,“死人了。”

    守衛的話讓這個看起來很是精明的男人也是大驚,“死人了?”

    “是呢,父母和家里面最小的兒子全都死了。”

    聽到守衛這么說,那個精明的男人連忙問道,“他們家大女兒呢?”

    “現在猜測就是他家那個大女兒干的。”

    對方的話讓這個精明的男人也是大驚,“怎么會這樣,之前我明明看他們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啊!到底發生了什么?”

    聽到這個長相有些精明的男人這么說,守衛搖了搖頭,“說實話,我也很想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以至于他家那個大女兒下了這樣的死手。”

    “對了,兇案是這兩天發生的嗎?”

    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為什么這么問,但守衛仍舊老實的說道,“不是,據法醫講,人已經死了有一周了。”

    對方的話讓面前這個長得有些精明的男人很是震驚,“一周了?大哥你沒開玩笑吧!”

    長相有些精明的男人的反應讓守衛皺了皺眉,“誰會拿這樣的事情的開玩笑啊!”

    聽到守衛這么說,對方更是崩潰了,“可是不對勁啊!我昨天.....昨天還在隔壁街看到他們家那個小兒子了,我該不會是見到鬼了吧!”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