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小城女律師 > 第703章 困惑
    吃完飯,一家人坐在一起泡茶,黃海燕夫妻湊上前來,說起來意。“小宇,這事真的急,我們就是怕來不及,聽說以前有一樁案子,和戲文里古代告御狀一樣,臨刑前4分鐘才留下人來。”劉燁非常著急,語氣沖動。

    他聽了代理律師說起那個“槍下留人案”,冷汗都下來了,李青松如他兄弟一樣,如果能救,他哪怕傾家蕩產也要保他活著。

    劉燁還有一種神圣使命感,他本是老實農民一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想到視若兄弟的李青松會卷入這么一起案件里,而恰巧這時,本和娘家斷絕關系十幾年的妻子會意外和娘家聯系上,還意外得知娘家有這么一個厲害的侄女和侄女婿。

    當初他還感嘆,要是在堂妹未請律師知悉就好了,沒想到一審二審,堂妹請的律師卻沒有發揮作用。

    看到原本鼻孔朝天的律師對侄女和侄女婿很是推崇,劉燁敏感地想到,或許,這一對出色的后輩夫妻,就是李青松的救贖。

    而這時,要和最高審判機構打交道的時候,侄女和侄女婿也在京都,劉燁夫妻一說,都認為是老天開眼,臨行前又去了寺廟抽簽,簽文解答也是出行有利。

    劉燁所說的震驚中外學者的著名“槍下留人案”2002年發生在長安,犯罪嫌疑人董某在第一次執行死刑時,在判決董某的時候其代理律師向審判機構提起了上訴,可是上訴之后省高院作出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決定。

    其代理律師發現該案存有疑點就從長安跑到了最高審判機構,要求針對該案進行詳細分析再做處理,與執行時間相差4分鐘的時候最高院下達了一個“擇日執行”的通知,就在這四分鐘的時間內,將即將執行死刑的犯罪嫌疑人董某從槍決現場“救”了出來。

    這起著名的“槍下留下案”和戲文里午時三刻推出午門斬首時,劊子手舉起大刀,一路風塵過來拿著圣旨的人喊“刀下留人”情景一模一樣,做為法律人士,商洛宇和黃一曦自然知道,而且他們比劉燁知道更多,雖然犯罪嫌疑人董某從刑場上被救了出來,可是被槍決的命運還是沒有逃脫,相差幾個月之后又被再次執行。

    這個后續那個律師沒說,商洛宇夫妻兩個自然也不會講,小姑丈這個文化不高,但為人赤誠,不說別的,就沖他對自己親生女兒一個付1500元的讀書生活費用都舍不得,卻能借了十萬元和妻子兩個人放下手頭上的活,千里迢迢抱著一絲希望來救一個毫無血緣關系的兄弟,商洛宇和黃一曦怎么都會伸出援手。

    不過此事說急是急,但也急不得,雖說一審后兩個人有看過材料,但二審的情況還不清楚,看材料整理材料寫意見書以及遞到最高審判機構的途徑等等,都得細細琢磨。

    聽了商洛宇的話,劉燁依然無法放下心來,黃一曦趕緊出聲:“小姑丈,現在舉國人民忙著國慶,不會在這一時段行刑的,而且這事,想要有效果,不是急就行的。”

    劉燁依然猶豫:“你們來京都后,培訓的老師有沒有能說上話的,聽說專家發言,審判官也要考慮的。”

    商洛宇一聽下意識地搖頭,以往專家說的話,大家奉為圣旨,可是很多真相告訴民眾,專家的很多話都不能信,現在的專家已經沒有以前好使了。

    而且法律上的專家還有一點和其它專家不一樣,其它專家說錯,不一定需要負法律責任,法律專家卻可能因言獲罪,即使話是對的,但也可能得到一頂干預案件的帽子,導致現在無人敢發聲了。

    不要說商洛宇不認識,就是認識了,也沒那么大的臉讓人幫忙。

    “你們借住的這個朋友也不行嗎?”黃海燕有點怯,但還是開口了。

    和直奔主題的丈夫不一樣,在路上,她聽黃一閃說起商洛宇借住的人家,到了一看,哎呀媽呀,這不是傳說中的四合院嗎?

    這種房子,不要說在天子腳下,就是在白水州,都很有可能收為公用,成為展覽的窗口。

    這家人能住在這里安然無恙,能量肯定不是一般的。

    黃一曦搖搖頭。

    她能理解姑丈和小姑姑的心情,這在她們看來是天大的事情,但對楊敏劍等人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即使商洛宇開口,楊敏劍也不會出手的。

    黃海燕夫妻有點失望,尤其是黃海燕,覺得李青松這下子應該是穩死不活了,忍了幾天的眼淚如雨落:“你說這些人怎么這么壞呢,明明是他們斷了那么多家人的生路,現在還想讓人死,做了那么多手段,也不怕老天爺看不過去,讓他們有了報應。”

    黃一曦笑著搖搖頭,小姑姑生活在底層,她的人生可以說一半以上是李玉珍和奶奶毀了,卻還是那么善良。

    可這人生呀,和電視小說根本不一樣,天理這種東西,向來約束好人,管不了壞人。

    至于報應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還真不好說,有的人被欺負了,總是盼著欺負人的那個人倒霉,等了20多年那個人得絕癥了,感覺是老天爺的報應,說什么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但得病這種事兒,好人就能過去了?

    一個壞人舒服一輩子不好死,和一個好人被欺負一輩子最后好死,哪種人過得好,明擺著。

    不過對于黃海燕這種人來說,自欺欺人,稀里糊涂過日子,自己熬心靈雞湯灌自己,也是一件好事兒。

    和有些人的想法不同,黃一曦覺得象黃海燕這樣的活著,其實挺好的,人這一輩子,什么是苦,什么是甜不好說,因人而異,自己覺得過得好就行,這社會就是因為有太多黃海燕和林舒芳這樣的人,讓許多人覺得再苦也能過下去。

    物質上的痛苦和精神止的富足兩者讓黃一曦去選,她也會選擇后者,這倒不是她懦弱,這世上哪有那么多快意恩仇的事,也沒有那么多的計較。

    比起驚心動魄的人生,她寧愿安安穩穩地過著。

    有時候,人太清醒,又沒辦法違背自己的良心,這種活法太痛苦。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