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黑蓮花庶女攻略 > 即墨公主-禮物滿屋(90)
    紀妃因裙擺微揚,在即墨靈的身旁停留了一下。

    “六妹妹,游戲,正式開始。”惡意濃濃的語氣配上紀妃因天真無辜的眼神直讓即墨靈咽了咽唾沫。

    淑姝殿內,含星給紀妃因斟滿一杯熱茶。

    “盈星你是沒看到,剛剛六公主的臉都綠了,笑死我了。”含星的嘴角是壓抑不住的笑意。

    盈星聽了含星的一番話,面上微凝。

    “公主,您有把握對付六公主嗎?”盈星一臉鄭重地看向紀妃因。

    紀妃因淡然一笑,緩緩開口:“自然是有的。”

    “那便好。”盈星這才真正放下心來,六公主雖然看著沒什么依仗,但最會的就是拾掇人對付自己的敵人 ,但既然自家公主都說了有把握了,那自己就不必過于擔心了,盈星斟酌了一下,還是提醒到:“公主也要一同提防著四公主,當心六公主施詭計。”

    紀妃因點點頭。

    她自然知道即墨靈最擅長用的招數是什么,一個不受皇帝重視的女兒,卻和一個很受皇帝喜愛的女兒同為親姐妹,狹隘如即墨靈,又怎會不嫉恨呢?無無疑,即墨靈是聰明的,她將這種嫉恨轉化為了自己的鋒利匕首,她與即墨歡同吃同住和,感情甚篤,在利用即墨歡鏟除自己的敵人以后還順便將臟水潑到即墨歡身上,這樣以來,即使后來查出什么,也是即墨歡的過錯。

    但倘若,即墨靈失去這把利刃了呢?

    “本公主要午休,你們出去罷。”紀妃因淡淡開口。

    “是。”含星盈星行禮后退,輕輕帶上房門。

    “系統,安排好了嗎?”紀妃因輕輕叩響系統。

    系統:“滴~即墨歡已經發現了宿主留下的紙條。”

    紀妃因滿意極了。

    “宿主,即墨歡真的會因為一個來歷不明的告密紙條就懷疑即墨靈嗎?”系統有些不放心。

    紀妃因一臉高深莫測:“等著看唄,你不是住在監視器里么?”

    系統一臉傲嬌:“哼qwq誰住在監視器里了!還不是因為要隨時隨地幫助宿主!”

    紀妃因冷哼一聲,不置可否。

    見紀妃因這個反應,系統更加郁悶了,直接不理紀妃因,躲到自己的小角落里面畫圓圈詛咒了......

    紀妃因:......幼稚!!!!!

    對于即墨歡,紀妃因雖然還不是很了解,可是一個能同時討到太后和皇帝歡心的公主,一定不是傻白甜之類的人物,紀妃因早就在系統的幫助下安排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從小到大即墨靈利用即墨歡做的事情,即便即墨歡不相信,可只要細細對比時間和即墨靈的反應,起碼還是會懷疑一下的,而這懷疑一下,便也足夠了......

    “公主公主!”

    紀妃因眉頭一皺:“怎么回事?這么急急忙忙地做什么?!”

    含星上氣不接下氣。

    “公主,白公子....白公子他...他...”

    紀妃因疑惑地虛起眼睛:“白公子他來了?”

    “不不是!”含星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

    “那是?”紀妃因眉心一跳,直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含星終于緩了一口氣:“公主,白公子他送了好多禮物到淑姝殿,現下淑姝殿的大廳已經,已經擺不下了!”

    好多?禮物?擺不下?!

    紀妃因被白無戰這一系列操作給整蒙圈了!

    “隨本公主去看看。”紀妃因由含星穿好鞋襪,往淑姝殿大廳走去。

    一進大廳,撲面而來的是藥材的清香味兒。

    感情白無戰給她送的全是藥材?!紀妃因如是猜想著。

    “公主,您看看,這些都是白公子差人送來的。”盈星一臉無奈。

    同樣,紀妃因也是滿心的無奈,她的大廳都快被這些禮物擠滿了,琳瑯滿目的禮物入眼,絕對不只是藥材,這些禮物里面有的包裝甚是嚴密,有的還在包裝上刻了字兒,光是看著,就知道有多么貴重了。

    紀妃因按了按太陽穴,問道:“白無戰他人呢?”

    盈星搖了搖頭:“白公子沒親自來,是他差人送來的。”

    “對了”,含星突然想起來:“白公子的小廝說白公子今日要去給太后娘娘請平安脈,讓奴婢轉達給公主,說改日定當親自上門來拜訪,方顯誠意。”

    紀妃因嘴角微抽,這看起來正正常常的一個人,怎么不干些正經事兒呢?!這才一共見了一面啊!

    “公主,那這些怎么處置啊?”盈星指了指地上,桌上,凳子上擺滿了的禮物,請求著紀妃因的意見。

    紀妃因頭痛不已:“就先存在庫房里罷。”

    “公主,咱們庫房沒有這么大。”含星小心翼翼地開口。

    沒有?

    這么?

    大?!

    紀妃因一口老血幾乎要噴出來。

    “放不下的通通拆了賣錢!”紀妃因當即決定。

    “這,公主,這恐怕不好罷,畢竟是白公子送來的禮物......”盈星開口道。

    紀妃因抿了抿唇。

    “有什么不好的?既然送給了本公主,自然是由本公主決定它的去處,就按照本公主說的去辦罷。”紀妃因轉身回房,留下盈星和含星兩人在大廳面面相覷。

    “真的拿去賣了?”含星不可置信。

    盈星咬了咬牙:“公主都這么說了,咱么自然得這么辦 。”

    “你說得對!”

    兩人吭哧吭哧地將禮物往庫房里搬,一邊搬一邊在心里抱怨,這白公子干嘛要送這么多的禮物,公主又不稀罕,最后累的不還是她們這些做奴婢的......

    毓秀殿內,黎妃沒精打采地半躺美人塌上。

    “娘娘,您多少吃一點罷。朝煙心疼的看著自家娘娘。”

    黎妃無力地搖搖頭:“本宮吃不下。”

    朝煙急了:“怎么會吃不下呢?娘娘您都足足三天沒吃一點兒東西了!”

    黎妃輕抿嘴唇:“原來已經這么久了嗎?三日,皇上都沒有踏足毓秀殿了。”黎妃似有感嘆。

    朝煙一默:“娘娘,別想那些了,先把身體養好才是。”自從貶妃的旨意下來,毓秀殿連皇上半個影子都沒見到,自家主子已經三天三夜,連飯都沒吃一口了。

    “你說,本宮是不是做錯了?”黎妃氣息極弱。

    朝煙面色為難,半晌說不出話來。若說自家娘娘沒做錯,可貶妃旨意一下來,自己派人去打聽便知是事情敗露了,,若說自家娘娘做錯了,眼下只怕惹得娘娘更傷心,朝煙一時左右為難。

    “罷了,本宮做沒做錯,自己心里最是清楚。”看著朝煙沉默,黎妃蒼白的臉色更甚。

    “不,娘娘,您沒錯。”朝煙情急之下連忙說出。

    黎妃神色一愣,隨即搖搖頭。

    “好了,你就別騙本宮了。”

    朝煙抿抿唇:“娘娘,奴婢不是在騙娘娘!”

    黎妃捏了捏被子,緩緩說道:“你把食盒拿下去罷,本宮想要休息了。”

    朝煙一動不動:“娘娘!您多少吃一點吧!”再不吃飯,娘娘的身子就算是徹底垮了,這樣就算皇上有朝一日愿意再來毓秀殿又有什么用呢?!然而朝煙不敢講這話說出口,娘娘最看重皇上,若是再刺激她,只怕......

    “本宮乏了,你先下去罷。”黎妃緩緩說道,連看也不看朝煙一眼。

    朝煙不知所措,一道輕靈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母妃根本沒有錯,這次的貶妃實屬小人作怪。”

    朝煙一驚,反射性地看向門口,來人一身粉白衣衫,蝴蝶流蘇點綴著衣襟,發髻上僅僅斜插一根白玉簪,面容柔美輕靈,透著無限的靈氣,赫然是六公主。

    “你說什么?!”黎妃突然睜開眼睛,從床榻上翻身而起,目光直直地看向即墨靈:“你把方才的話再說一遍!”

    即墨靈氣定神閑地重復道:“母妃,這次事情的敗露,不是巧合,而是人為。”

    黎妃蒼白的面色一狠:“是誰?!”宮中看不慣自己的人多了,可皇上一向對她多有庇護,居然有人敢對她下手?!

    “母妃您出事以后誰最得意,那便是誰了。”即墨靈話中含著深意。

    “你是說,是皇后?”黎妃首先猜測道。

    即墨靈一愣,母妃怎么會認為是皇后?皇后素來大權在握,根本不在意母妃的事情。估計是母妃自從被貶妃以后就終日郁郁寡歡,就連外面發生了什么也沒有派人去打聽罷,即墨靈心中不屑,只受了一次打擊就頹廢成這個樣子,要不是仗著父皇多年來的寵愛能成什么氣候?

    心里雖是這樣想著,可即墨靈面上還是一片恭敬的樣子。

    “母妃恐怕有所不知,自從母妃被貶后,父皇夜夜留宿憐貴妃處,還給了數不盡的賞賜。”即墨靈點到為止。

    黎妃面容帶著疑惑:“這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件事情就是對不住憐貴妃了,皇上心里想要做些補償,又有什么不對勁的?”

    即墨靈繼續說道:“這補償補償,自然是沒什么的,可您見過父皇這般殷勤地寵愛一個妃子嗎?只怕父皇......”即墨靈不再說下去。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