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山河警事 > 第七十一章 女朋友
    李映雪下意識抬頭看了秦山海一眼,想起了之前在吃飯的時候,秦山海好像對鐘國濤這個女朋友很是好奇,如今秦山海再一次提起,李映雪不免有些驚訝。

    “見過了,看著還行吧,說話挺爽快的,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李映雪滿是疑惑的看著秦山海。

    秦山海輕咳一聲,他詢問鐘國濤的女朋友,為的就是自己的妹妹,也不知道秦山月現在,在振興木業的場子里干的如何了。

    此時秦山海一直掛念的妹妹秦山月,正在與杠頭他們商量臉盆架的工序是不是應該更細致一些。

    “這邊再加寬一厘米把,支撐到位,看看能不能提高穩定性。”秦山月一板一眼的指著構圖,聲音冷淡的說道。

    杠頭看著秦山月那張冰冷的面龐,忍不住輕咳一聲,壓低聲音對著秦山月說道:“小月姐,你是不是最近遇見什么事了,整天冷這個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欠你錢了呢。”

    秦山月抬頭看了看,把手上的圖紙扔在杠頭手里:“就按照我說的試試,雖然都是些小的訂單,但咱們也不能馬虎,畢竟現在我們剛剛開始起步。”

    秦山月根本沒有心思回答杠頭無聊的問題,把圖紙放到杠頭手中之后,就去忙別的事情了。

    看著秦山月踏著穩健的步子,轉身離去的背影,杠頭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心里開始琢磨,秦山月到底怎么了,一開始還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這時候一旁的儲磊正按照秦山月的說法,往手中的臉盆架樣品上塞了一塊小木塊測試穩定性,剛想轉過頭跟杠頭繼續討論,就看見杠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盯著秦山月的背影。

    “哎!你看什么呢!這么認真!趕緊過來啊!我一個人怎么弄!”儲磊伸手拽了杠頭一下。

    杠頭輕咳一聲,眼珠子滴溜溜亂轉:“你說,小月姐,最近為什么不高興啊,活脫脫跟我們欠了她幾百萬一樣。”

    儲磊最煩杠頭在工作的時候說這些無聊的廢話:“我說你能不能把心思放在正道上,之前在燕京學習的時候,你就整天說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現在都回來了,你怎么還這么多廢話啊。”

    杠頭臉色一黑,給了儲磊一胳膊肘子:“我這不是好奇嘛……你說,會不會是因為……那個江玉姍啊。”

    “江玉姍?國濤的那個女朋友?誰知道啊,不過我覺得那個女的,根本沒法跟小月比,你看看那女的,整天穿的花枝招展的,臉上撲的白.粉,都有一拳頭厚了。

    跟我們說話也……很沒顧及,看著就不尊重,也不知道國濤怎么想的,為什么會喜歡她。”儲磊扯著嘴角吐槽。

    杠頭輕笑一聲,指著前面說道:“看,說曹操曹操到,她今天又來了,聽說她以前跟人學過會計,想要來咱這兒算賬呢。”

    江玉姍今天打扮的依舊很浮夸,小皮衣穿在身上面前能蓋住肚臍眼,眼影涂的跟個大熊貓似的,一進場子就朝著鐘國濤

    揮手。

    此時鐘國濤正跟劉.曉商量著訂單的事情,劉.曉一看見江玉姍來了,忍不住輕咳一聲,收起手里的訂單。

    “我拿著這些,去給會計做日記賬了,會計說過一會兒他得去拿一些增值稅發票,所以借你的自行車用用。”

    鐘國濤苦笑一聲:“還增值稅的,估計過一段時間咱們就用不上增值稅了。”

    劉.曉拍了拍鐘國濤的肩膀:“咱們之前不是也聊過這個問題嗎,第一開始都這樣,慢慢來就好了,咱們做的東西,可比不少場子做出來的都要好。”

    “你們聊什么呢,怎么表情不太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需要我幫忙嗎?”江玉姍一臉笑意的走到鐘國濤跟前。

    劉.曉扯了扯嘴角:“那個……沒事了,我先去找會計了。”說完這句話之后,他頭也不回的就走掉了。

    說實話雖然江玉姍說話豪爽,只是有點太過做作,而且劉.曉對江玉姍臉上濃郁的妝容實在是無力招架,只要看見江玉姍來了,他就唯恐避之不及。

    不過劉.曉剛一轉頭,走過幾個貨架之后,便看見秦山月一臉失望的站在哪兒發呆。

    “怎么了?不高興?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是不是丟錢了?”其實場子里所有人都看得出來,秦山月這段時間特別的不高興,第一開始還以為秦山月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這個可后來,經過他們打聽,卻也并沒有打聽出什么來,秦山月家里還是如以前那個樣子,秦山海也并沒有發生什么意外。

    所有人都很好奇,為什么秦山月最近一段時間這樣消沉,有的時候,忙完了一件事,就找一個空地,沒有人的地方,自己發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秦山月那頹廢到極致的表情,每個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

    “沒什么,我很好,就是剛才做的事情比較多,我現在有點累了。”秦山月聲音低沉的說道。

    劉.曉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話一聽就是用來搪塞人的,剛才秦山月臉上那說不清的失望,實在是太過明顯了,怎么可能是因為累了,才會有那樣的表情。

    劉.曉想了想,勸慰道:“如果你有什么心事,不如說出來,讓大家給你出出主意,很多事情不要悶在心里,如果老是把事情悶在心里,就會生病的。

    你以前也不是這樣吧,好像從來沒見你,這么消沉過,到底是遇見了什么事情,我也實在是有點好奇。”

    秦山月顯然不愿意在這個問題上跟劉.曉糾結,直接說道:“你不是要去會計那兒嗎?趕緊去吧。”

    劉.曉扯了扯嘴角,見秦山月實在是不愿意說,也就只能算了,劉翔走了之后,秦山月仍舊站在原地,只是眼神時不時看向鐘國濤與江玉姍的位置。

    江玉姍似乎看上去挺高興的,一直用手挽著鐘國濤的胳膊,壓力聲音跟鐘國濤耳語些話,卿卿我我的,看上去兩個人關系特別好,鐘國濤也挺高興的,雖然眉頭

    依舊有些解不開的憂愁。

    秦山月眉頭緊皺,覺得自己很沒出息,有些事情雖然她早就看懂了,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可是既然已經改變不了現實,她也不想讓自己太陷入泥沼之中。

    秦山海之前跟秦山月說過,強扭的瓜不甜,很多事情不能一直糾結,秦山月當然知道這話沒有錯,她只能盡量不去想,投入到工作中埋頭苦干,只有這樣她才不會去有閑暇的心思去想一些已經不屬于她的東西。

    江玉姍并沒有在廠子里呆多長時間,其實他就是為了來見一見鐘國濤才到這兒的,兩個人聊了一段時間之后,江玉姍便說自己有事先回去了。

    等到江玉姍走后,鐘國濤再一次愁上心來,這時候劉.曉已經從會計那邊兒回來了,看見鐘國濤愁眉不展的模樣,忍不住走過來跟鐘國濤閑聊。

    “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來的經理我怎么感覺有點排斥咱們,答應咱們的股份雖然兌現了,但客戶.資源根本不讓咱們插手,反倒讓咱們自己開拓市場?”劉.曉看著鐘國濤說道。

    “是挺難的,但是咱們也不要灰心,畢竟剛開始干這一行,最近接的單子比較小,但也不代表著我們以后就一直會接這樣小的單子,首先咱們得把自己的信譽打出去。我們踏踏實實干,總是沒錯的,之前你不是也這樣跟我們說過嗎?凡事要靠自己,總讓別人扶著,什么時候也學不會走路。”鐘國濤認真說道。

    劉.曉道:“國濤哥,我能看出你最近也不開心?老是因為這件事情糾結的眉頭都皺成一個川字了。”

    鐘國濤苦笑一聲,其實他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從燕京回來之后,他們就一起聊過這個問題。

    按照吳總所說的,廠子是順利進來了,股份也拿到了,但是新來的張經理表面上笑臉相迎,實際工作安排中根本不給鐘國濤一行人資源,給成立了個獨立部門,毫無資源,大型設備也沒有使用權,干一些邊邊角角的小活,看著廠里其他部門都走了不少大單,心中除了羨慕就是著急。

    鐘國濤知道一開始起步永遠是最難的。

    “這段時間,我女朋友一直給我鼓勁加油,我現在都不好意思跟她說我們的工作近況,總覺得很有壓力吧,以前沒有想過這些,最近總是覺得壓力很大。”鐘國濤實話實說。

    劉.曉一聽到鐘國濤說江玉姍,表情就有些糾結,看著剛剛江玉姍跟鐘國濤聊的甚歡,劉.曉其實很想提醒一下鐘國濤,其實他覺得江玉姍并沒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簡單。

    可是這種話又不能直接說出口,畢竟兩個人現在正處于熱戀之中,他這樣冒冒失失的說出來,實在是有點兒影響兩個人之間的關系。

    兩個人還沒聊開呢,杠頭就在那一邊慢悠悠的走過來了:“國濤哥,這段時間我都煩了,經常不是做什么洗腳的木桶,就是洗臉盆子的木架子,都是這些小東西,也賺不到幾個錢兒,不知道什么時候咱們能接個大的。”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