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神醫毒妃:娘子請上位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特殊對待
    自己明明之前還在為了這些藥材發愁,不知道究竟去哪里才能夠找到它們,才能夠要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就在她只不過是稍微睡了一小會兒,前后加起來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張婉兒居然將這些東西拿了回來。

    這怎么能不讓花清顏感覺到激動?她覺得自己沒有尖叫出聲,就已經很是克制了。

    花清顏此時的興奮全部都在張婉兒的預料之內,可即便如此,在看見她高興得不能自己,目光中全都是欣喜若狂的神情時,她還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我就知道,等我把這些藥材拿來給你的時候,你一定會很開心,如今你不用為了它們著急了吧,自然也不用去求助于九皇子和五皇子了。”

    “這是自然!”花清顏對著她止不住的點頭,可在這之后,她還是沒有忘記去詢問最為重要的一件事,“只不過……”

    “你還沒有告訴我,這些藥材你究竟是從哪里來的,難道是太醫院的那群人送給你的?可他們知道你和我是一起的,并且你也是女子,他們怎么可能會這么好心,所以你絕對不是從他們的手里得到的,是不是!”

    高興是高興的,畢竟自己之前怎么要都沒有要來的藥材,如今就擺放在自己的面前,所以花清顏當然很是開心。

    可就算是再開心,她也必須問清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則她一定會感覺到不安的。

    所以她必須要向張婉兒詢問清楚,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張婉兒聽到這番詢問后,卻只是面不改色,臉上甚至沒有太多的表情,僅僅只是淡淡開口回答。

    “太醫院的那群人不愿意把藥材交給你,他們自然是不愿意交給我,你也不讓我去找九皇子和五皇子,所以我只能另辟蹊徑。”

    “所以呢……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越是聽著張婉兒這么開口,花清顏便越是覺得好奇。

    “那些屋子在一樓,所以窗戶自然也比較低,我翻進去之后每一種藥材都各拿了一些,然后又翻出來,從大門若無其事的走進來。誰都沒有懷疑過我,誰都沒有注意到藥材庫里的藥材少了一些。”

    張婉兒淡淡開口說著,仿佛這一切只是一個玩笑

    ,根本算不上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她像是在敘述著一個別人的故事一樣。

    “什么?!”

    可張婉兒能夠極為心平氣和的說出這一切,卻不代表別人也能心平氣和地聽著她講出這些,花清顏立刻瞪大了眼睛,滿臉寫滿了難以置信。

    她坐在椅子上愣了許久,最終才終于拍了拍桌子,隨即站起身來,“張婉兒,你再和我說一遍,你確定我沒有聽錯吧?所以你是從窗戶翻進去之后,把這些藥材偷出來,然后又回來找我的?”

    “沒錯啊。”張婉兒又一次極為鄭重的點了點頭,連上寫滿了若無其事,她似乎覺得自己所做的這一切并沒有什么大不了。

    不過就算是她覺得沒什么大不了,可看著花清顏如今如此激動的狀態,她想或許是自己做的有些太過火了,所以皺了皺眉之后,就想要開口解釋。

    “我知道偷東西的確不太好,可既然他們如此針對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下下之策,我們也只是為了救治病患,所以我想應該沒什么大不了的。”

    “不不不!”

    在聽見張婉兒這樣一番懺悔之后,原本臉上還寫滿了不可思議且難以置信,像是張婉兒做了什么天大壞事一樣的花清顏,突然間變得笑容滿面,更是興高采烈的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接連對她否認開口。

    “天啊張婉兒,看來以前都是我小看你了,我還以為你一直都很膽小,并且極為守規矩,根本不敢干出什么過分的事情,可如今看來是我誤會你了嘛!”

    “沒想到你居然也如此大膽,特意瞞著我,不想和我說,然后把這些藥材帶給我,給我一個驚喜?!我真是太感動了,你難不成是天使嗎!”

    花清顏一邊說著,更是將張婉兒緊緊的抱在懷里,用了十足的力氣,勒得張婉兒接連咳嗽了好幾聲,險些有些喘不過氣來。

    “花……花小姐,你高興歸高興,我們有話好好說,你能不能先放開我,你勒的我好疼啊!”

    張婉兒用力的推搡著花清顏,對她有氣無力的開口抱怨著,花清顏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有些激動過頭了,所以連忙松開了她。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實在是太激動了,一時沒注意,怕是把你給勒

    壞了吧,沒事,你先喘兩口氣,然后我們再坐下來好好說!”

    花清顏眼睛都已經瞇成了彎彎的月牙,更是扶著張婉兒坐在了座位上,給她倒了一杯茶水。

    “你可真是好樣的呀,我都沒有想到要去藥材庫偷藥材,,你居然還想到了。而且你以前那么乖,怎么這一次變得不聽話起來了?不過我喜歡,嘿嘿!”

    雖然被別人夸獎,這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情,可張婉兒卻顯得極為平靜,臉上也沒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甚至并沒有因為花清顏所說的話,而做出什么太多的舉動。

    在她看來,自己所做的事情的確是錯誤的,可她也的確是逼不得已,所以不需要贊揚,也不需要批評。

    “是花小姐你自己說你需要藥材,既然他們不給,特別時期當然是要采用特別的手段,總不能致那些病患于不顧,所以我所做的事情都是應該的。”

    “如果帶上你的話,我們兩人目標未免太過于明顯,他們會注意到你,因為他們更忌憚你。可他們并不是那么在乎我,所以由我去是最好的選擇。”

    說實話,張婉兒從小到大一直都循規蹈矩,她的確沒有做過什么太出格的事,今日去藥材庫偷藥材時,她心里竟然一點波瀾也沒有,甚至可以站在那里仔細的挑選,看看哪一包藥材的質量看起來更好。

    如今想想,她覺得也許是因為自己和花清顏相處的時間太長,慢慢的也就被她給同化了,各種事情都也隨著她的角度而發生了改變。

    事情雖然是錯的不錯,可是它所帶來的效應卻遠遠大于了它所錯誤的程度,所以張婉兒覺得自己就算是做了,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花清顏卻并沒有和她一樣想這么多,她只知道張婉兒做了一件讓她無論如何都意想不到,卻又十分感動的事。

    所以如今花清顏除了想要對她豎起大拇指,甚至想要趴在她臉上親上一口之外,再也沒有什么別的想法了。

    “天啊張婉兒,我為我之前對你產生的種種誤會感覺到道歉,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就是親姐妹了,你真是太棒了!”

    “還是別了!”張婉兒依舊神情淡然,再一次呷了一口清茶,“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