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宋 > 第400章 突圍(下)
    南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南院樞密使蕭盡德有四親子一義子,但要論勇武敢戰,就算將他四個親子綁到一塊兒都比不了他的義子蕭延平。

    此時,緊追在宋遼聯軍之后的蕭延平就展現出了他強大的一面,只一箭就飛過百五十步以上的距離,直接射穿了身著堅硬皮甲的“耶律雄格”,將他直接射落墜馬,驚得本留于其周圍護衛的一干遼兵動作陡然就是一頓。

    就是孫途,在聽到那羽箭尖銳的破空聲,回頭看到替身被殺落馬時,心頭也是一震。此一箭的力道怕是快要滿三石之力了,換算一下就是三百斤左右的硬弓,大宋引以為傲的神臂弓的力道也就如此了,那還是借了機括之力才能做到,背后之人卻完全是憑著一己臂力射出的箭矢。

    這一箭甚至都射穿等閑鎖子甲,甚至是重鎧,孫途相信要是自己在全無提防的情況下被人從后方射上一箭,只怕下場也會和那替身一樣,至少是重傷落馬!這讓他心里陡然就提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但催馬前沖的速度卻不敢有絲毫的放緩。

    剩下的那些青州軍雖然也感到一陣恐懼,但因為孫途未有表示便也繼續悶頭催馬前沖,倒是那些遼兵,在發現自家大王被射落下馬后,第一反應就是趕緊過去救援。他們可不知道此人乃是替身,真正的耶律雄格早趁著機會從山谷后方撤走了。

    而就在他們這一緩間,后方弓弦不斷嘣響,七八根特別粗大的羽箭就已連珠似地追射而來,眨眼間又洞穿了數名遼兵的軀干,讓他們慘叫著落馬。與此同時,剛剛收弓的蕭延平已執刀追到了他們身后,就在剩下幾人怒吼著舉起兵器想要為“大王”報仇時,他手中刀已綻出了一片寒芒來,這些還算精銳的遼兵就沒一個能擋住他一刀的,慘叫間就已全數被屠戮干凈。

    只片刻工夫,后面的那些遼兵都還沒來得及趕到呢,追在最前方的蕭延平已經殺光了最后那十多個遼兵,然后馬速都不見緩的,再次追擊前方的宋軍,他手中大弓又一次亮了起來。

    直到他奔出去好一程,后面的兵馬才堪堪趕到“耶律雄格”落馬之地,蕭盡德此時滿臉的狂喜,趕緊停馬叫人查看“耶律雄格”的情況,他要親眼見證這個可怕對手的死亡。相比于亡命出逃的宋人,他更關注耶律雄格的生死,只要他一死,自己的計劃就算成功一大半了。

    可就在眾手下過去把尸體翻過來,借著剛點起的火把一看后,蕭盡德臉上的笑容便瞬間消失不見:“假的……”在失望之余,他心里已經立刻生出了一絲疑心來,要是這人是假的,那這支明面上突圍出逃的隊伍里真可能有耶律雄格在其中嗎?他也不是蠢人,之前被野心蒙蔽了心智還好,現在一旦察覺其中有詐,就開始后悔自己這次魯莽的行為了,應該留下一部分人馬在西峰谷守著,甚至派人進谷繼續搜查的。

    可現在,大戰加追擊已經過去了個把時辰,再回頭恐怕

    已經來不及了。但很快地,蕭盡德又突然把牙一咬,一指身旁那兩百來名騎兵:“你們繼續跟著平兒往前追擊,一定要將他們全部鏟除,其他人,隨我回去!”說完這話,他已猛然兜轉馬頭,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了馬臀處,帶著其他幾百人火急火燎地就往回趕去。

    他這一舉動讓還遠遠追隨在后方的思不達所部更感疑惑,本來就因為失去主心骨而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他們這下是徹底停了下來,有些遲疑地看著不斷接近的蕭樞密。

    蕭盡德在來到他們跟前后,便大聲喝道:“你們隨本將往回走,這就去往通往南京的要道上,無論遇到什么人,全都給我格殺勿論!”

    他這命令下達得殺氣騰騰,直接就震住了這些無主遼兵,只一愣間,這上千兵馬就按照他的意圖繼續追隨往回趕去,速度不比剛才追擊時要慢多少。

    身后追擊的遼軍數量驟然減少,讓還在繼續往前逃命的宋軍心頭略略一寬。可還沒等他們真放松下來呢,后方再度有利箭破空而來,當即就連續將位于最后方的三名兵士給射下馬去。直到這時候,他們與蕭延平的距離也只在兩百步之內,完全就在其弓箭的射程中,幾乎是箭無虛發。

    孫途聽得身后不斷傳來的慘叫與落馬聲,心頭也是一陣滴血與憤怒。這些青州軍都是這一兩年里他精心訓練而成,與他們的關系更是緊密。現在聽著他們不斷被殺,這讓他心頭無名火起,難道就要這么一直被動挨打下去嗎?

    “不對,剛才敵人是我十倍我們才會亡命奔逃。可現在,追擊的遼軍不過兩百,我們卻還有……”孫途左右一看,心中更是一緊:“四五十人,未必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既然逃跑只是徒增傷亡,那還不如放手一搏呢!孫途心里已迅速做出了決斷,當即便大聲喝道:“將士們,我青州軍還沒有怕過什么敵人,跟著我殺回去!”說話間,握著韁繩的雙手猛一抖,雙腿也是一夾馬腹,竟控著戰馬突然就往側方轉身,然后高叱一聲間,人馬竟在短距離里劃過了一道詭異的弧線,反過頭來沖向了追殺的遼兵。

    其他那些青州軍論騎術自然是比不了孫途的,但他們卻也都高聲應和,很快就讓坐騎掉頭,跟隨著一馬當先的孫途就反沖緊追不舍的遼兵,所有人都扭曲了面容,殺氣騰騰地直撲上去。這兩日憋了一肚子火的青州軍此時只想與敵人痛痛快快地殺上一場,縱然戰死也無所懼!

    他們這突如其來的回馬槍確實讓追擊他們的遼兵為之一愣,不少人下意識就停下了馬來,急忙抽刀迎戰。而蕭延平,在看到這一幕后臉上反倒是露出了興奮的光芒來,口中暴喝一聲,竟也不再用弓,直接揚起了一口大刀,就猛夾戰馬,全速朝前殺來。

    只片刻后,本就相距不過百五十步的孫途與蕭延平就迎面撞在了一起,前者槍如出海怒龍,后者刀如下山猛虎,瞬間就刀槍相交,叮當亂響地

    交手了十多招。

    孫途的槍法雖然刁鉆迅速,卻未能在這位的刀下占到任何便宜,這讓他心頭頓時一緊。他本來還以為憑自己的一身武藝絕對能斬殺敵軍主將,然后再率軍沖亂這支兩百來人的遼兵,從而一舉扭轉局勢呢,可結果卻顯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這時,跟隨著他的腳步反攻回來的青州軍也與跟殺過來的遼軍撞在了一處,叱喝聲,兵器交碰聲,慘叫聲頓時就響作一片。青州軍確實足夠英勇,即便到了這時候他們依然保持著最利于沖鋒作戰的鋒矢陣,但是面前的遼兵卻也個個精銳,而且人數是他們的數倍,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卻還是把他們的這一沖勢給迅速瓦解,然后切割包圍,讓青州兵很快也出現了傷亡。

    當孫途與蕭延平兩個以快打快,錯馬回身再戰數合后,宋遼雙方已各自倒下了二十多人。這對遼兵來說雖然傷亡不小卻還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可青州軍卻已元氣大傷,居然在一照面間就已損失了半數人馬。

    孫途在瞥見這等結果后,就知道自己之前的計劃完全是錯誤的,遼兵精銳畢竟不同于以往碰到的敵人,而且他們的主將武藝竟也絲毫不比自己迅速,再戰下去兵力不足的他們恐怕就得全軍覆沒在此了。

    不能再作糾纏……孫途心念一動,手中長槍猛然一抖,化作了點點寒芒,直罩向了蕭延平。這一招聲勢極大,就是蕭延平也不敢大意,趕緊拉馬后退數步,再揮刀格擋。

    可就在這時,孫途卻陡然收招,在一抖韁繩下,策馬就往斜刺里殺去,長槍揮動間,已把幾個困住自己部下的遼兵給刺殺,然后大聲喝道:“走!連弩給我招呼他們!”

    這些剩余的十多名青州軍立刻答應一聲,亮出了一直藏著未曾動用的連弩,就朝面前全無防備的遼人頭面處射去。之前遇襲后,他們雖然使過一兩次連弩,但終究有所保留,只等將其作為保命的殺手锏。而且,這弩機要比弓箭復雜些,雨水并沒有對弩弦造成太大的影響,居然就在此刻發揮出了極大的殺傷力。

    這下,那些遼人可就遭了殃了,當面對急速的五矢連發時,就算是再精妙的騎術也難以抵擋閃避,頓時間擋在孫途他們身前的幾十名遼兵慘叫聲此起彼伏,幾乎全數落馬,也讓他們得以又一次殺出血路,繼續奔馳往西躥逃出去。

    蕭延平此時也是大怒不已,剛想舉弓對孫途出手,后者卻如腦后長眼般突然回身,舉起了他手中一直未用的連弩,對著這個強大的敵人就是五矢連發。

    三十步內,連弩的威力那是相當駭人的,就是蕭延平也只能閃身拿著長弓躲避招架,但肩頭卻還是中了一箭。而趁此機會,孫途卻已迅速與之拉開了距離,而且這回他策馬奔逃時還刻意走起了之字路線來,不讓對方能輕易瞄準。

    再一次,孫途率部突圍成功,只是身邊的追隨者卻也只剩下了寥寥十二人而已……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