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這后宮有毒 > 第二百一十章 兄妹交談
    袁太后出于對淳嘉能力的信任,以及考慮到并非親生母子格外怕被挑唆些,自從淳嘉親政后,就有著退居后宮不問世事專心頤養天年的意思。

    今日能夠這么快的知曉謝無爭敲登聞鼓掀桌子以給皇帝遞梯子的事兒,卻是興寧伯府的功勞。

    興寧伯府之所以這么做,乃是來求助的那些遭殃的寒門士子里,有人是他們做的。

    原因不問可知:袁氏也希望能夠在尚主的恩典里,分一杯羹。

    人選他們都挑好了,就是袁棵的胞弟袁未。

    袁未算得上袁氏子弟年輕一代中的千里駒,文武雙全,性情謙恭,知分寸懂進退,再適合混官場沒有當然重點是尚未婚娶。

    不然,這等好事,興寧伯肯定優先留給自己的嫡子乃至于世子,怎么也不會便宜了侄子。

    本來有著袁太后這一重關系,再加上胞兄袁棵曾為天子伴讀,自幼出入宮闈,與三位公主不說多熟悉,至少不至于跟公主們提起來,三位金枝玉葉都是一臉茫然,不知道這是何許人?

    從這些方面來看,袁未不是全沒機會。

    可問題是袁太后因著早年跟家里的一些糾葛,不大愿意跟淳嘉開這個口。

    不走后門直接下場競爭的話,袁未自覺文才武略都不弱于人,唯獨一點:他……跟袁楝娘容貌相似,嗯,就是那種說丑陋也不至于,說英俊那差太遠的長相。

    頂多算是端正。

    要命的是,堂兄妹個子還都不高。

    袁楝娘是女子,也還罷了,嬌小玲瓏未嘗不是一種風情;袁未身為男子,論身高卻跟云風篁差不多的那種,沖著這份賣相,淳嘉肯把公主給他的可能性就不高。

    這么著,袁氏又不想放棄這么個崛起的機會因著袁太后對娘家的冷淡,袁楝娘的失寵,他們跟皇帝的關系已經存下了隔閡了。

    要是錯過此番,雖然基本富貴能保,想平步青云,振興家聲,基本上不可能。

    故而袁未一早開始物色.情敵,暗中下手……

    反正這回大家都知道,淳嘉中意的妹婿首選寒門士子,那些名門望族的子弟再出色,都沒有太大的可能。

    這對于本來也算不上頂尖名門的扶陽袁氏來說,正中下懷:畢竟真正的貴胄子弟他們也惹不起。

    倒是這種寒門出來的,以他們家在帝京盤踞八年的根基,收拾起來,妥妥的。

    結果誰能想到這些士子里出了個聶伯琛,不動聲色的,竟然收斂了諸多消息,還找上了真妃的血親兄長,一股腦兒的捅到了御前?!

    這下好了,謝無爭敲了登聞鼓,淳嘉勃然大怒,口諭徹查,大理寺、刑部、御史臺連帶皇城司齊齊出動。

    如此袁氏做的事情,哪里瞞得住?

    這會兒能不來跟袁太后哭訴哀求,請她看在骨肉親情的份上,伸出援手?

    袁太后對于袁氏想尚主的打算是不想支持的,她當初作為袁氏上一代嫡女,在娘家時也是受盡寵愛,不然不會被安排嫁入扶陽王府。

    但出閣后,因著一些事情,卻與娘家生出罅隙,自此存下來芥蒂。

    以至于這許多年了,磕磕絆絆的,也始終不曾消除。

    對于袁太后而言,

    雖然不至于冷酷到不管袁氏死活了,可袁氏在她眼里,的確是沒有淳嘉這個兒子來的重要。

    淳嘉親自做主三位公主的婚事為的是什么,太后心里很清楚。

    她可不想為了關系不怎么樣的娘家,坑了淳嘉。

    可她也沒料到,袁氏竟然會為了增加袁未中選的幾率,私下里謀害其他寒門士子!

    這已經不是袁太后是否忍心不管他們的問題了,這要是傳了出去,扶陽袁氏固然聲望大跌,甚至從此見棄于士林,連帶著袁太后這個慈母皇太后,以及純恪夫人,都要受到波及!

    此刻袁太后對云風篁的不滿,一半是覺得這真妃羽翼將成不可不防,一半卻是出自對于謝無爭之舉給興寧伯府帶去麻煩的遷怒。

    “娘娘,這些話,日后咱們慢慢兒說給陛下聽就好。”蘸柳在心里嘆口氣,提醒道,“當務之急,是將興寧伯府曾經參與謀害寒門士子的事兒壓下,不然傳了出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袁太后定了定神,頷首道:“你說的是……這群蠢貨!這般事情,要么不做,做了,就干脆利索些,得抹除所有線索,確保不可能波及己身才是!結果他們倒好!做的時候只圖一時痛快,全不想后果!”

    罵了會兒袁氏,到底還是讓蘸柳親自走一趟,“哀家有些日子沒留意興寧伯府了,旦日將近,你且代哀家送些東西去,順帶問一問桑梓近況。”

    傳話的人急急忙忙的也沒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茲事體大,她貴為太后,也不好輕舉妄動,得先弄清楚了細節才是。

    不止袁太后,這日整個帝京都不復平靜,隨著大理寺跟刑部的運轉,御史臺跟皇城司的到位,上上下下都忙成了一團市井之中,謠言飛起,一樁樁,一件件,似真似假的傳言,統統爆發了出來!

    而此刻,趁著淳嘉從春慵宮出來后直接去了太初宮處置耽擱的政務,云風篁讓清許又跑了一趟,領了謝無爭到絢晴宮說話。

    “二十一哥什么時候認識那聶伯琛的?”宮人遞上茶水,云風篁端起來抿了口,似好奇的問。

    謝無爭淡然說道:“初聽娘娘提及尚主之事,我便算著會有十一哥那一出。故此,這些日子,一直留意著與我等出身仿佛的寒門士子。”

    云風篁贊道:“幸虧二十一哥警醒,不然這回十一哥可是要中人家的計,麻煩大了。”

    “娘娘謬贊了。”謝無爭微微搖頭,說道,“謝氏之所以能夠有今日,無非是靠著娘娘。有娘娘在,這等事,必然奈何不了十一哥,頂多棘手些,且連累娘娘在陛下跟前為我等奔走罷了。”

    這番話說的信任又體貼,頗為入耳。

    但云風篁先入為主,總覺得不無挑撥自己厭煩謝芾粗心大意的用心。

    她不動聲色的呷了口茶水作為掩飾,溫和道:“方才陛下下朝后就來了我這邊,專門提起二十一哥你。”

    謝無爭聽著,卻是略微皺眉,關切問:“沒提十一哥?那十一哥的事情?”

    “沒提,也不需要提。”看著他全然關心兄弟的樣子,云風篁有點遲疑,莫不是自己疑心病太重,想太多了?

    這二十一哥若果當真是那等處心積慮踩著兄弟也要上位的主兒,這會兒最關心的,難道不是

    天子怎么個提起他法?

    怎會光顧著關心兄弟?

    嗯,要么他段數更高些,連細節也不放過?

    云風篁心中轉著念頭,面上卻絲毫不做停頓,解釋道,“如今十一哥的遭遇,已經同其他寒門士子所遇意外連在了一起,這般情形,陛下斷不可能將之單獨列出處置。當然,十一哥原本就沒有做那些事情,咱們家是根基淺薄,一時半會的查不出端倪,可如今陛下震怒,大理寺皇城司刑部以及御史臺都有著受命,士林必然也有所監察,如此,清者自清,卻不必再有擔憂。”

    謝無爭松口氣,說道:“那就好。”

    這時候才流露些許好奇與期待之色,小聲問,“敢問娘娘,陛下提起我,都說了些什么?”

    云風篁看著他,抿嘴一笑:“卻要恭喜二十一哥!只待來年金榜題名,便可尚蓬萊公主殿下!”

    上回謝氏諸子弟入宮,云風篁就給他們大概介紹過前朝后宮的重要之人,也順帶提過三位公主。

    但當時人多,要說的事情也多,卻也顧不上仔細講解。

    這會兒就詳細的說了蓬萊公主的情況:“……其生母沈太嬪,位份不足以親自撫養皇嗣,故此公主殿下與明惠、縉云兩位一樣,都是母后皇太后撫養長大的。當然,十歲上,兩位庶出公主都去了瑤玉宮獨居,只明惠公主被母后皇太后留在身邊。沈太嬪如今還在,也是跟著母后皇太后過日子……母后皇太后避暑之時沒帶太嬪,卻一直留在了宮里頭。”

    “公主的姿容,我這兒私下同二十一哥透露點,論絕色是沒有的,但皇家女兒,氣度天成,尊貴非凡,卻是尋常麗人所不能及。”

    謝無爭聽著,微微頷首,出言安慰道:“娘娘莫要擔心,咱們家這等門第,能夠尚主,乃是邀天之幸!公主何等身份,怎可如尋常女流一樣,以美色德行而評價?愚兄并非十一哥。”

    他雖然自己生的俊秀挺拔,矯矯不群,卻沒有非要娶個絕代佳人的念想。

    公主的容貌德行他都不會計較,是公主就行。

    這話上回謝蘅等人就說過,但此一時彼一時,那會兒尚主只是個計劃,能不能成也未可知。

    如今謝無爭借謝芾之事捆綁天下寒門士子,在廟堂上大大出了一回風頭,再加上云風篁的緣故,說是簡在帝心也不為過,而且經此一事,在士林中的聲望風評都將暴漲,前途是可以預見的平步青云。

    自來人心不足,說不得就要惋惜公主既然身份尊貴,怎么就不能美貌如花還賢良淑德?

    云風篁自己就是這種得寸進尺的人,自然要擔心謝無爭跟自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索性謝無爭素來沉默寡言,沉得住氣,眼下也是如此。

    他神色平和的表示一切向前程、向合家以及云風篁的前途看齊,其他都不重要。

    這般兄弟,云風篁非常欣賞,于是兄妹談話越發的融洽,直到夕陽西下,云風篁才讓謝橫玉代自己送了謝無爭離開。

    站在皇宮門口,保持謙遜姿態目送謝橫玉返回后宮,謝無爭這才一拂袖,轉身離開。

    這時候,方覺額頭冷汗落下,而背心內外幾層衣裳早是濕漉漉的,寒風吹過,一片沁人的涼。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