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九州逍遙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殺手教頭李修揚
    “三弟,你到底是什么情況?害得我和李兄在這里都擔心了好半天!現在沒事了吧?”任流殤焦急的說道。

    莫問天看了二人一眼,道:“沒什么,只不過是一些舊疾發作了罷了,剛才小神牛已經給我治好了,現在啥事都沒有。”

    “你這渾身上下......”李修揚看著莫問天身上一絲一縷的衣服,再加上那些橫七豎八的傷口,身上還青一塊紫一塊的,這要是不知情的話,說不定真的就以為莫問天這家伙跟人打了一架呢!

    莫問天尷尬的笑了一下,道:“沒什么,這頭死牛給我療傷的時候不小心將衣服啥的弄破了,回頭我再換一件就成了。”

    “莫兄,你該不會是......”李修揚的一雙眼睛在莫問天的身上不停的游走,皺著眉頭唏噓道。

    莫問天狠狠的捶了他一拳,道:“你小子在這想啥呢?你信不信老子抽你丫的!”

    李修揚撇了撇嘴,沒有說話。

    雖說之前莫問天打敗了他,他還有些不服氣,本想著接受莫問天的招攬之后,到時候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家伙。

    可當他看到那天晚上莫問天一個人連戰三大半仙境的高手之后,丫的再也不敢在莫問天面前放肆了,那可是三個半仙境的高手啊!饒是獨孤家家大業大,也就只有這么三個長老,還他媽的都被莫問天一個人給宰了!

    自己雖說精于刺殺之道,可奈何境界也只不過是混元境的巔峰,而且自己這些刺殺的手段在莫問天的面前好像跟脫光了的小媳婦一樣,一點用處都沒有,這讓李修揚很是郁悶。

    而這個時候,一直站在旁邊不說話的任流殤卻突然間開口了。

    “三弟,既然你沒事了,那等會兒我就派人將王兄也喊過來,咱們四個人一醉方休,你覺得怎么樣?”

    莫問天哈哈大笑道:“恐怕你們三個人都喝不過我一個人啊!”

    “誒,雖說我們幾個武功比不上你,可要是論到喝酒的話,還真就不一定能夠輸給你呢!”李修揚也插嘴說道。

    于是乎,莫問天便將小神牛安置在另一個院落的屋子當中,這任府這么大,平常的時候空缺出來的院落就非常之多,其實真正住了人的也沒有多少,因此就算是莫問天再毀了幾個小院落,那對任府依舊不會有太大的損傷。

    當任流殤將莫問天醒過來的消息告知給王有山之后,這家伙高興的那可是合不攏嘴,緊忙就放下了手中的事務,陪著任流殤來到了書房前方的那處小湖旁邊。

    此時小湖旁邊的石桌上,早就已經擺滿了好酒好菜,李修揚和莫問天圍坐在一起,已經等候王有山和任流殤好半天了。

    看見王有山走了過來,莫問天緊忙站起了身子,微笑著說道:“王大哥,幾日不見,您這氣色是越來越好了啊!”

    王有山笑罵道:“你小子就不能醒過來,你瞅瞅你昏迷的時候,這任府當中多么安靜?你這一醒過來就跟打了雞血似的,怎么,連我都想要消遣了?”

    “不敢不敢,這不是好幾天沒見王大哥了嗎,弟弟我心里面啊,那是非常的掛念啊!”

    “你可拉倒吧!”王有山使勁朝莫問天胸口的部位捶了一拳。

    可莫問天整個人卻如遭雷擊一般,身子陡然間顫抖了一下,臉上更是浮現出痛苦的神色。

    你說巧不巧,王有山不經意捶的那個部位,正好是之前小神牛的兩只牛角捅出來的那兩個血窟窿的部位。

    這他娘的把莫問天給疼的,差點沒跳起來罵娘。

    王有山見莫問天一臉痛苦的神色,緊忙問道:“莫賢弟,你沒事吧,都怪我,你說你這才剛剛醒過來我就這樣......”

    莫問天強忍著胸口部位那火辣辣的疼痛感,擺了擺手道:“沒事王大哥,只不過是一點可有可無的小疼痛罷了,咱們還是先別說這個了,你跟任大哥要是再不來的話,這桌子上的這些菜,可真就要涼了!”

    “對,先不說別的,咱們喝酒!”任流殤打著圓場說道。

    ......

    夜色蒼茫,此時九幽王朝和風落王朝毗鄰的幽落城當中,卻出現了兩個不同尋常的身影。

    其中一個是穿著一身灰色長衫的駝背老頭,只見他拄著一根拐杖,雖說看著很是蒼老,但倘若是內行人見了,從他那一步橫跨數丈的步伐當中,便可略窺此人高深莫測的功力。

    而另一個人則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一身紅色的衣服,步伐的沉穩雖說比不上老頭,但倘若是實力高深之人看見了的話,卻依舊要覺得一陣不可思議。

    這兩人,正是駝山河還有他身邊的那個小女孩!

    只見小女孩揉了揉惺忪的雙眼,道:“老家伙,咱們不遠萬里來到這風落王朝,難不成就是為了看一眼那小子?”

    駝山河捋了捋花白的胡須,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下這么大的功夫,就是為了等他?”小女孩接著問道。

    “呵呵,你還太小,你不懂。”

    “狗屁!要不是因為從上界下來的時候,被那群老東西給陷害了,老娘我現在怎么可能還是這樣一幅小孩子的模樣?你個老不死的,等我啥時候恢復了,第一時間就找人揍你!”

    聽見小女孩這樣說,駝山河非但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反而還哈哈大笑道:“恐怕到最后你若是想恢復成從前的樣子,還是要靠著莫小子啊!”

    “哼!”小女孩將頭扭了過去,不在跟駝山河說話。

    “你可知那小子如今的境界究竟到了什么樣的地步了?”就在這時,駝山河卻突然間問道。

    見小女孩沒有說話,他又接著說道:“據我在亡靈之都安插的眼線來報,那莫小子在抵達風落王朝半年的時間內,就已經從化元境小境界,直接沖到了半仙境二品的境界了!”

    “什么!”小女孩顯然是一臉震驚,不可思議的盯著駝山河。

    駝山河也皺起了眉頭,道:“看來那小子遠比我想象的更加強大,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我便能夠更早的發動手中的那個計劃了!”

    “你不怕到時候那小子知道真相之后,來找你報仇?老家伙不是我說你,你現在都一大把年紀的人了,雖說境界比那小子高上一點,可真要是打起來的話,你可真不一定是他們年輕人的對手!”

    “哈哈哈,我駝山河縱橫江湖這么多年,還沒見過有誰能將我打敗的呢!他就算是莫問天,即便他是亂世之子,是這個時代選中的人物,他依舊打不敗我!”

    小女孩陰惻惻的笑了一下,道:“沒有人打敗過你?呵呵,難道你忘了二十年前那個女人了嗎?”

    想到那個女人,駝山河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那個女人便是上界皇族之女,境界高達仙人境,倘若不是他駝山河使用了陰謀詭計的話,即便他傾盡清月教所有的力量,也絕對奈何不得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正是莫問天的娘親!

    “唉,真不知道莫小子若是知道了你個老東西,將他母親關押在清月教之后,會不會歇斯底里的找你報仇。”

    駝山河抬起了頭,一雙渾濁的眼睛看向了遠處的夜色,心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第二天,亡靈之都演武場內

    昨天晚上莫問天跟李修揚還有任流殤,王有山四人在任府當中喝了一晚上的酒,今天早上醒過來之后,莫問天就急匆匆的拉著李修揚來到了演武場當中。

    這好不容易將李修揚拉到了咱們的賊船上,要是不讓他出點力氣那怎么能行?

    這幾日,在狂刀的帶領之下,以及那天晚上莫問天一人獨戰三大長老的場景刺激了眾人,因此整個演武場當中都充滿了一股訓練的熱情。

    總共三百三十三個鐵血漢子,沒有一個不在玩命的訓練,為的就是能夠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以便下一次戰斗當中能夠幫得到莫問天,而不是成為他的累贅。

    眾人集結完畢之后,狂刀站在所有人的身前,恭敬地朝著莫問天施禮道:“屬下恭迎道主歸來!”

    頓時,場中所有人也都齊聲說道:“屬下恭迎道主歸來!”

    莫問天欣慰的看了眼在場的所有人,大聲喊道:“弟兄們,這幾日我一直在閉關療傷,因此沒能盡早地回到這里,今天我不僅回來了,還給你們帶過來一個教頭,一個在江湖中都有著莫大名聲的教官!血劍殺手李修揚!”

    聽見莫問天這樣說,所有人都開始交頭接耳。

    “血劍殺手是誰?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你就不懂了吧?人血劍殺手李修揚的大名,在殺手界,乃至江湖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如今天底下所有的殺手當中,幾乎都尊稱李修揚為第一殺手,你知道是為什么嗎?還不是因為人實力超絕,在刺殺方面可以說是教父級別的人物!”

    “真的假的?有這么厲害?”

    ......

    聽著底下人的議論,莫問天擺了擺手道:“好,弟兄們先停下來,我有話要說。從今天開始,李修揚就正式成為你們所有人的教頭,李修揚在刺殺方面的實力可以說是空前絕后,倘若你們能夠認真學習的話,不出三個月,我保準你們所有人都能夠成為一流的殺手!”

    吸~

    莫問天這一番話,頓時將所有人的熱情都給調動了起來,他娘的,三個月的時間就能夠成為一流殺手?這怎么可能?

    不過這種話既然是莫問天說的,那他們便深信不疑,誰讓人家是他們的道主呢!

    “不過丑話我可說在前頭,倘若是你們不用心訓練的話,到時候別說是成為一流殺手了,能夠勉強當一個剛入門的殺手就

    不錯了!俗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只要你們有沖勁,有動力,我保管你們所有人都可實現這個目標!”

    莫問天的一番話,頓時就將所有人的激情都給調動了起來,而原本一直站在演武臺下方的狂刀此時卻突然間開口問道:“道主,不是屬下不信您說的話,實在是弟兄們都是些桀驁不馴之輩,要不您就讓李教頭露兩手給我們瞧瞧如何?”

    聽見狂刀這樣說,雖然眾人沒有開口附和,但也都將目光投向了莫問天,莫問天的實力他們可是親眼見過的,可這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個天下第一殺手李修揚,他們其中卻很少有人聽說過這個名字。

    可即便是有些人曾經聽聞過李修揚的大名,但也并沒有機會親眼見過他出手,因此眾人的眼神當中都滿是期待之色。

    莫問天轉過頭來看向了李修揚,慚愧的說道:“李兄,你看......”

    李修揚只是朝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而就在這時,只見李修揚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可此時的狂刀卻突然間覺得自己仿佛被一股極其強悍的殺機給鎖定了,而在他的咽喉部位,竟然硬生生出現一把長劍!

    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李修揚的動作,但卻都被他這種常人難及的速度給震住了。

    可莫問天身為半仙境二品的高手,卻將李修揚所有的動作都給看的一清二楚。

    從剛才他那句話剛落下之后,李修揚渾身的真氣便陡然間暴漲了許多,而就在這個時候,李修揚陡然間沖下了演武臺,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出了背上的玲瓏劍,嗖的一下便搭在了狂刀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李修揚的招式,可此時的狂刀卻如同被一只兇猛的野獸給盯住了一般,整個人全身上下都感覺到一股極為冰冷的死亡味道,他很清楚,倘若不是李修揚留情的話,現在的他絕對已經變成一具尸體了!

    “好了李兄,收手吧!”就在這時,莫問天的話音才傳到了眾人的耳中。

    當李修揚的玲瓏劍收回去之后,狂刀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之前鎖定自己的那股殺機,竟然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一陣寒風一般,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這個時候的他,再看向李修揚的時候,眼神當中早就沒了之前那種不敬,有的只是深深的忌憚。

    此人,絕對不愧于第一殺手的名頭!

    “現在還有人想掂量一下李教頭的實力嗎?有的話就直接站出來,我讓李教頭跟你們好好的談一下心。”莫問天的嘴角勾起一絲弧度,輕笑著說道。

    掂量?誰他媽現在還敢掂量這家伙的實力?他們又不是沒看見,剛才也就只是眨眼的功夫,那李修揚竟然生生地制住了狂刀,要知道在他們這群人當中,實力最強的也就是狂刀了,這他娘的連自己的副道主都擋不住,難不成他們能夠自詡比狂刀還要厲害?

    莫問天看著眾人,臉上滿是欣慰之色,雖說之前這群人攝于他的命令,如果讓李修揚就這樣當他們的教頭的話,那到時候這群家伙也并不會有什么埋怨。

    可現在李修揚主動出手,讓這群桀驁不馴的家伙看清楚了他的實力,那莫問天就不用擔心日后這群小子會違抗自己的命令了。

    實力,無論是在什么地方,都是最強悍的通行證!

    倘若你想讓別人認可你的話,那你就必須拿出自己的實力來說話,不然的話,一切都只不過是虛假的說辭罷了。

    “從今日起,我正式任命李修揚為江湖道總教頭,日后所有人見了李教頭,必須給我掂量好自己的身份,倘若是讓我知道有誰敢陰奉陽違的話,我一定讓他明白江湖道的規矩!”

    略微頓了一下,只見莫問天接著說道:“還有,李教頭身為武林中第一殺手,我能夠將他招攬到咱們江湖道來,那也是費了很大的功夫的,倘若是你們不珍惜這個提升自己實力的機會的話,到時候別怪我對你們不留情。江湖道不是我莫問天一個人的江湖道,它是我們所有人的,只有大家所有人的實力都有所提升,那江湖道的實力才能夠提升,那我們才能夠把江湖道推上武林的巔峰!”

    “以后李教頭說的話,請大家一定要銘記,反正人我是給你們請過來了,你們能學到多少,那就只看你們自己能不能下功夫了。”

    這個時候,莫問天卻突然間轉過頭來看向了李修揚,道:“李兄,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先行離開,這群家伙就交給你了。”

    李修揚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剛才我也看這群家伙訓練了,一個個雖說都是心高氣傲的主,但手頭上確實有幾分功夫,并且我還看出了其中的許多人都能夠作為殺手苗子進行更深一步的培養,這群家伙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莫問天深深的看了眼李修揚,轉身便離開了演武場,他知道,只要有李修揚這個家伙在,那這群江湖道的小子就根本不用擔心了。

    本章完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