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我對你的念念不忘 > 第四十五章 害怕打雷的小孩
    張堇年睡在房間里,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索性直接不睡了,起身向客廳走去。

    客廳的燈一打開,便看到宋婉言端著杯子一本正經的坐在沙發上。

    “嚇我一跳,你怎么還不睡覺的。”張堇年受驚了一下,慢慢定下心來,緩緩的走到宋婉言的旁邊。

    “我睡不著,我不知道我媽現在是在醫院里,還是在哪?”宋婉言有心事,根本就沒有一點困意。

    “現在都凌晨一點多了,還要早起上學,別想那么多,等天亮了問問你父親。”張堇年此時像個大人一樣勸導宋婉言,忘記了自己也失眠了。

    “你怎么也沒有睡覺的,還在這說大話。”宋婉言回過神來,看到張堇年衣服都沒有穿好,一大塊胸口都露在了外面,瞬間臉紅了起來,快速的移開自己的眼睛。

    “我渴了,起來找水喝的。”張堇年本想著進客廳再看看墻上的照片啥的,結果被宋婉言這么一搞,有點像做虧心事一樣。

    “哦,我去幫你倒一杯。”

    宋婉言穿著粉色兔子小睡衣,很俏皮,張堇年一直在端詳著她,好想抱一下這個粉色的大兔子。念想剛冒出來,便被張堇年給抑制住了,靠,自己竟然也有這種邪惡的想法。

    “少喝點,早點睡吧。”宋婉言輕聲細語的說道一句。

    外面忽然電閃雷鳴,突出其來震耳欲聾的聲音,讓宋婉言受到了驚嚇,蹲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耳朵。

    “媽呀。”宋婉言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害怕過一會又來一個響雷。

    張堇年被雷聲也給嚇了一跳,但是并沒有驚慌,看向宋婉言,她害怕的直哆嗦。

    “宋婉言,宋婉言別怕,沒事的。”張堇年走到宋婉言的跟前,用手想要拉她起來。

    “不,我不起來。”雙手依舊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敢動憚。

    之前打雷的天氣都是自己的母親陪著自己的,現在好了,自己一個人根本不敢睡覺了。

    張堇年看著很怕打雷的宋婉言,心一軟,便俯身一把把她抱了起來,向她的房間走去。

    宋婉言呆若木雞的看著張堇年,雙手依舊沒有離開自己的耳朵。

    “你睡床上,我睡那,我陪著你,沒事的。”張堇年把宋婉言放在床上,幫她蓋好被子,趴在她耳朵邊說道一句。

    張堇年走到宋婉言的書桌前,便趴在桌子上,逗弄了一會花花跟朵朵,便找一個舒服的姿勢準備睡一會。

    宋婉言一臉認真的看著張堇年睡覺的模樣,慢慢的把手給放了下來,外面此時傳來的是雨聲,噼里啪啦的,應該下的很大。

    天氣涼了,秋天要到了,宋婉言起身從櫥子里找了一條厚毛毯,輕輕的蓋在張堇年的身上。

    宋婉言心里有點小開心,帶著暖暖的笑意漸漸的睡著了,窗外卻依舊是瓢潑大雨。

    鬧鐘響起,吵得兩個人都說出同樣的話“煩死了。”

    宋婉言摸索著桌子上的鬧鐘,張堇年打了一個哈氣起來,也伸手去關鬧鐘,張堇年的手一把按在了宋婉言的手上。

    宋婉言一驚,突然睜開眼,哦,忘記昨晚張堇年睡在自己的房間了。

    張堇年看著宋婉言驚慌失措的樣子,該不會以為自己是要非禮她了吧,尷尬的向她笑了笑。

    “那個,醒了就準備起來吧。”張堇年縮回自己的手,說話的聲音充滿了磁性。

    “哦,我換衣服。”宋婉言臉紅的小聲說道。

    “那個,我先出去,恩,等會見。”張堇年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毛毯,看來是昨晚宋婉言幫自己蓋的。

    張堇年把毛毯放到宋婉言的床上,輕微活動了一下身體,左邊的膀子已經沒有昨晚那么疼了,昨晚抱起宋婉言的時候,還有點擔心會再次扯到傷口。

    “張堇年,你膀子上的傷沒事吧?”宋婉言從床上坐起,看到張堇年有點僵硬的肩膀,害怕昨晚他抱了自己會弄到傷口。

    “沒事,你先換衣服。”張堇年回頭說道了一句,便開門向客廳走去。

    宋婉言找了一件厚一點的衣服穿上,又套上了校服,走出自己的臥室。

    “張堇年,外面可能有點冷,你就穿一件,可能會凍感冒,我去找一件衣服給你。”宋婉言看到坐在沙發上衣著單薄的張堇年,關心的說道。

    “你家有適合我穿的外套?不會是叔叔的吧?”張堇年聽到宋婉言說的話,自己腦海里蹦出了穿著宋曉松又寬又大衣服的樣子。

    “我找找。”宋婉言邪笑了一下,便向父母的房間走去。

    剛打開門,宋曉松已經醒了,準備起床。

    “婉言啊,張堇年是不是在我們家啊,我昨晚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他了。”

    “是的爸爸,你找一件外套給他,外面降溫了。”宋婉言看著宋曉松已經清醒的樣子,正考慮要不要問道昨晚的事情。

    宋曉松在柜子里翻找,找一件比較年輕點的衣服,宋婉言想了想還是直接開口說了出來“爸爸,我媽是不是住院了?”

    “恩?你聽誰說的?”宋曉松背后一涼,李曉愛囑咐道不能讓宋婉言知道,會影響她考試,結果。。。

    “你自己昨晚說的。”宋婉言直盯著宋曉松的后背,等著他說接下來的話。

    “我?我喝醉了說胡話的,別放心上。”宋曉松出口反駁了一下。

    “爸爸,酒后吐真言,你又不會說謊,一眼就看穿了,你越這樣我越定不下心來學習。”

    “唉,你媽擔心會影響你考試,所以想到這個辦法的,但是還是疏忽了。”宋曉松拿出一件自己以前穿的一件外套,遞給宋婉言。

    “我媽她到底怎么了。”宋婉言著急的追問道。

    “不是很嚴重,你別著急,你媽肚子里長了一個瘤,做了一個小手術。”宋曉松看著宋婉言的表情,很小心的說了出來。

    “那我媽身邊有人陪嗎?在哪個醫院啊?”宋婉言不著急是假的,表情全都寫在了臉上。

    “你外婆在醫院里,我現在每天應酬有點晚,但是也會去醫院看一圈,本來不打算回來住的,你媽說要回來守著你。”宋曉松心里也感慨,所有事都趕在了一起,兩邊都是自己的主心骨,唉,傷神。

    “是哪個醫院,今天放學我去看看她。”宋婉言看著宋曉松,問了好幾遍在哪個醫院,但是宋曉松依舊不想告訴給宋婉言。

    “你媽不礙事的,婉言你聽我的,你現在得陪我一起演戲,這樣你媽才會靜心,也會恢復的快,她本來就不想讓你知道的,你又跑去找她,她肯定會很擔心,然后又會問我你怎么知道這件事的,接著心情又會不好,所以現在你先冷靜一下。”宋曉松跟宋婉言講著眼前的局面,勸說宋婉言冷靜點比較好。

    “哦,真樣,那我就裝作不知道,等我媽親自跟我說吧,那她大概什么時候可以出院?”宋婉言心情不是很高漲,聽到父親說的緣由,還是可以理解的。

    “一個星期左右吧。”宋曉松起身,準備換衣服洗漱去上班。

    “哦,好的吧。”宋婉言抱著衣服走出了臥室。

    張堇年已經洗漱好,等著宋婉言一起出門。

    “宋婉言找個衣服那么久,你趕緊洗漱一下,看看時間的。”張堇年催促宋婉言看一下時間。

    “我的天,都要七點一十了。”宋婉言著急的把衣服塞進張堇年手里,快速的跑到衛生間簡單又粗暴的洗漱了一下。

    張堇年已經套上宋婉言給的外套,還行,自己能接受。

    “書包在我這,趕緊走吧。”張堇年朝著準備進自己房間拿書包的宋婉言喊道一聲。

    “等等,帶把傘。”換好鞋子正準備出門,宋婉言從抽屜里找出一把雨傘。

    一打開門,冷風便向屋里吹了進來,宋婉言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天氣降溫了,秋天到了啊,好像還在下毛毛雨。”宋婉言正猶豫著要不要打傘,張堇年拉著宋婉言的手,直接跑了出去。

    “哎呀你慢點,不會遲到的。”宋婉言被張堇年帶著跑了起來。

    “到那邊買點早點回學校吃。”宋婉言看著張堇年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自己放慢腳步,想讓張堇年停下來。

    “那家包子鋪?”張堇年看著宋婉言眼睛望向的地方。

    “嗯嗯。是的。”

    話音剛落,張堇年拉著宋婉言向包子鋪跑去。

    “老板。兩籠白菜餡的,有豆腐的再來一籠豆腐的。”張堇年很是爽快的跟老板娘喊道一句。

    “好呀,哎呀呀,這不是那次見義勇為的小伙子嗎?”老板娘看到張堇年很是意外,驚呼了起來。

    屋里吃早點的人,聽到叫喚聲,也都跑出來看了熱鬧。

    “對對對,就是這個小伙子,我記得他。”包子店里的老客戶看到張堇年也都笑了起來。

    張堇年望了望門口站著看熱鬧的一些人,她們都在說自己上次出手助人的事,心里突然感到很溫暖,這家包子人情味挺好的。

    “小伙子,你是宋婉言的同學啊。”老板娘看到站在張堇年身后的宋婉言,笑著向她招招手。

    “是的,阿姨他是我同桌。”宋婉言聽到老板娘所說的話,便想到那次她們所說的事,在心里也不禁佩服起張堇年來,真的是太帥了。

    “阿姨,快一點哈,我們要遲到了。”張堇年看著她們光顧著說話,忘記幫自己打包包子了。

    “哦好的,馬上好。”老板娘十分嫻熟的把打包好的包子遞給兩個人。

    “牛奶拿著,補補身體。”老板娘拿起兩瓶牛奶塞到宋婉言的手里。

    “謝謝阿姨,多少錢。”宋婉言從口袋里掏錢,準備遞給老板娘。

    “不用,你們趕緊去上學吧,不要錢。”老板娘笑得很開心。

    “阿姨,不好吧,我們不能白吃白喝啊。”宋婉言很是驚訝,好奇的說道。

    “你同桌做了好事,也是幫我們店里解決了一件麻煩事,所以好人有好報的嘛,趕緊去上學,要遲到了哦。”阿姨笑著跟宋婉言說了一句,便回到店門口,又接著忙活起來。

    張堇年呆呆的站在一邊看著兩個人的互動,這家店的老板娘真是實在,而且為人也挺好的。

    “謝謝,那我們先去學校了。”宋婉言跟老板娘揮了揮手,便跟著張堇年向學校快速的走去。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