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帝尊放肆寵:腹黑神醫妃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混進柳家
    “這樣就行了?”慕璃月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搜魂,好奇地問道。

    墨絕點了點頭,“嗯,你看一下他的記憶。”

    說完,他手一揮,一團白色的光球里面不停地播放著柳家大長老的記憶,都是剛剛墨絕從柳大長老腦海中提取的記憶。

    當記憶光球里浮現柳家主等人在柳紫暉房間里的談話時,慕璃月忍不住心疼地看向墨絕,見他面色淡淡的,更是心疼他有君乾那種自私的父親。

    湯老雖然早就知道事實真相,但是聽見柳家眾人的話,還是氣憤難當,“他們真是太過分了,還有宮主他怎么能……”

    從柳家眾人的談話中,加上今晚柳家大長老這么順利地進到了墨絕的房間,他們不得不懷疑君乾又再次為了神丹,放棄了墨絕。

    湯老看著墨絕欲言又止,還是忍不住安慰墨絕道:“少宮主,或許宮主他這次并沒有因為神丹而不顧你的死活,也許……”

    “湯老。”墨絕出口打斷了他的話,“君乾是什么樣的人,你我都清楚,不用再為他說話了。”

    就像是在印證墨絕的話一樣,柳家大長老后面的記憶里出現了他和君乾談判的場景。

    慕璃月伸手握住墨絕的手,輕輕捏了捏,即使君乾再過分,畢竟是墨絕的親爹,她不好直接說他的壞話,只能用動作告訴他,有她在。

    容隱可就不像慕璃月有那么多顧忌了,他還是剛知道原來墨絕的娘是他爹縱容他人害死的,難怪墨絕性格這么冷。

    他開口道:“墨絕,沒想到你居然有個這樣的爹,我都有點同情你了。”

    慕璃月瞪了容隱一眼:“容隱,你閉嘴。”

    容隱不說話了,他之前是了解過一點九重宮的秘聞,但是因為他是魔族,而且他的仇人是玄天宗,所以他也沒過多關注九重宮的事情。

    不過,他是真的沒想到九重宮的宮主居然是這種人,為了成神,妻子兒子都不管,也太自私了吧。

    “湯老,等我離開后,你就將墨絕受到刺殺,生命危在旦夕的消息散布出去。”慕璃月對著湯老說完,又遞給了墨絕一顆丹藥:“墨絕,這顆丹藥可以造成經脈盡毀的假象,不會有人發現的。”

    墨絕接過丹藥,看著已經易容成柳家大長老模樣的慕璃月,提醒道:“你一切小心。”

    等到慕璃月和容隱離開后,墨絕吞下丹藥,重新躺到床上,湯老就就腳步慌亂地跑了出去,大喊道:“有刺客。”

    君乾聞訊趕了過來,神色焦急,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墨絕,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愧疚,剛好被一直緊盯著他的湯老看得一清二楚.

    湯老心里一寒,雖然從柳家大長老的記憶里已經看見了君乾再一次為了神丹而放棄了墨絕,但是親眼驗證,他心里還是忍不住為墨絕心疼,他真的不明白君乾為何能對夫人和少宮主如此薄情。

    就在湯老想著這些的時候,君乾已經收拾好了表情,好像剛剛那絲愧疚從來沒有出現過,現在他的臉上只有擔心和憤怒,“五長老,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湯老回答道:“今天月離大師有急事已經離開了,所以我一直守著少宮主,哪知我才離開了一小會兒,少宮主他就……”

    白天的時候,慕璃月和容隱已經光明正大地離開了九重宮,晚上又偷偷溜了進來,所以湯老這樣說也不怕君乾會發現異常。

    君乾震怒:“那還不趕緊派人去將月離大師找回來,先讓其他煉丹師查看一下卿言的情況。”

    湯老應了聲,就吩咐人去辦了,反正他們是不可能找得到月離大師的。

    再一次被找來給墨絕治療的煉丹師們在檢查完墨絕的情況后,戰戰兢兢道:“宮主,少宮主他經脈盡斷,我們,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啊。”

    聽到他們說沒有辦法,君乾心里產生了一絲愧疚,但是想起柳家給他的真神丹,他又將那絲愧疚丟到了九霄云外,沒有什么比能讓他成神更重要的了。

    他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自己一個人留在了墨絕的房間里,看著安靜地躺在床上的墨絕,說道:“卿言,你不要怪本尊,等本尊成為了真神之后,就一定會恢復你的經脈。”

    他回想起自己答應了柳家提出的交易,用真神丹換取他的三個條件,一是不再計較柳家所做之事,二是讓柳紫晴重新當回宮主夫人,三是毀了墨絕的全身經脈。

    前面兩個條件對他來說無所謂,最后一個條件雖然他有些糾結,但是為了真神丹,他還是答應了,不過,他覺得只要在他成為真神之后再為墨絕恢復經脈就可以了。

    在君乾離開了房間之后,墨絕睜開了雙眼,眼里都是對君乾的諷刺,更多的是為他娘喜歡上這樣一個自私無情的男人而感到悲哀。

    柳家

    本來應該是深夜休息的時間,但柳家的某個房間此時正燈火通明,房間里的人正在焦急地等著柳家大長老帶回來的消息。

    慕璃月易容的柳家大長老一回來就進了房間,高興地朝柳家主等人報喜,“家主,事情已經辦妥了。”

    “太好了。”柳家主聞言,放下心來,其他人也不禁松了一口氣。

    只有柳紫晴臉色怪怪地盯著慕璃月:“大長老,你的意思是君乾真的答應讓你毀了君卿言的經脈?”

    慕璃月諷刺一笑:“可不是,我用真神丹和君乾談了交易,他很快就答應了,君卿言的經脈還是我親自去毀的,等他醒過來,也不可能再擋我們的路了。”

    柳家主等人都開心地笑了起來,墨絕的經脈被毀后,就沒有實力再和柳家作對了,至于君乾,即使有了真神丹,他也不可能成為真神,以后九重宮遲早會落入他們柳家之手。

    柳紫晴笑了起來,她笑得有些嘲諷,也不知道是在嘲諷誰。

    “君乾啊君乾,要是你知道那顆用你兒子的命換來的真神丹不僅讓你成不了神,還會……到時你會不會后悔呢?真期待啊。”柳紫晴心里想到。

    慕璃月見柳家眾人神色各異,她突然說道:“家主,我還得到一個消息,月離大師已經從九重宮離開了,如果想要救少主,我們現在只能趕緊派人去找了。”

    柳家主和柳母臉上的喜色一滯,柳母著急地問道:“大長老,你剛說月離大師已經不在九重宮了?”

    慕璃月點了點頭,“嗯,正是因為月離他們都不在君卿言的房間,所以我才能更快地得手,我們也不用擔心月離會再次救了君卿言。”

    柳母沒注意他的后半句話,她的心思都在找月離來救柳紫暉上,她想著還躺在床上,飽受著火毒的煎熬的兒子,立刻對柳家主說道:“老爺,你快派人去找月離大師,暉兒還等著救命呢。”

    柳家主顯然也沒料到月離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離開九重宮,本來他想著等柳紫晴重新回到了九重宮,自然可以將月離請過來為柳紫暉祛除火毒。

    可惜沒等到柳紫晴回九重宮,月離就已經離開了,不過,此時的柳家主不知道的是月離這一離開就再也不會出現了,他還以為只要派人去找就一定能找到人呢。

    他對二長老說道:“二長老,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你快派人去將月離找出來。”

    慕璃月很滿意看到幾人焦急的神情,她從柳家大長老的記憶中看到了柳家眾人對柳紫暉這個少主的看重,所以故意說出月離離開九重宮的消息,省的看見他們一副害了墨絕還高高興興的樣子。

    她瞥了一眼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柳紫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柳紫晴,接下來我的回禮,你可要收好了。

    一晃兩日時間過去,九重宮這邊,因為少宮主經脈盡毀變成了一個廢人的消息傳遍了整個九重宮,一時之間,九重宮的人都在議論紛紛,討論著宮主夫人和少宮主之間的恩怨。

    他們都認為少宮主經脈被毀的事情一定是宮主夫人派人做的,畢竟除了她,少宮主沒有和其他人結這么大的仇怨,可是奇怪的是,宮主對于此事并沒有任何行動,只是派人尋找月離大師來給少宮主治療。

    更出乎意料的是,有消息傳出,宮主夫人今天會重新回到九重宮,因為她做出的造反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是誤會,眾人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情等著宮主夫人回來。

    一大早,柳紫晴就盛裝打扮,從柳家乘坐馬車回到了九重宮,一路上招搖過市,生怕別人不知道今天九重宮宮主夫人又回來了。

    因為之前九重宮的事情鬧得太大,知道的人多了,傳出去的消息也就多了,所以她這么做,只是為了讓其他人知道一切都是誤會。

    九重宮門口,已經聚集了一大群人,都是為了親眼看見那個傳說中造反、陷害少宮主的宮主夫人的模樣,以及九重宮會為這件事給出什么樣的解釋。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