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帝尊放肆寵:腹黑神醫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吃醋
    慕璃月思索了一會兒,本來沐彥皓幾人就是陪著她去找墨絕的,既然墨絕來了,那接下來她得去找讓她爹蘇醒的方法,不好意思讓沐彥皓幾人再跟著他們冒險。

    她問道:“那個,你們要回沐家嗎?”

    見幾人看向她,她解釋道:“之前你們是要陪著我去找墨絕,不過現在他已經來了,我們就不必再去中洲了,接下來我要去找讓我爹蘇醒的辦法,不知道需要多久,沐家那邊還需要你們,尤其是彥皓。”

    彥皓?

    墨絕眼中閃過一絲不悅,璃兒怎么能這么親昵地喊其他男人的名字呢?

    “璃兒說的對,這段時間麻煩你們照顧璃兒了,沐少主,日后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墨絕看著沐彥皓說道。

    沐彥皓抬起頭,臉上的情緒已經收拾好了,他溫潤地笑了笑,好像沒有聽懂墨絕話語中讓他離開的意思,“少宮主言重了,我們和璃月是朋友,朋友之間,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墨絕隨意點點頭,他可不相信沐彥皓對慕璃月的感情是他口中所說的朋友那么簡單,但是他知道慕璃月確實是將對方當作朋友,所以他不能點破。

    墨絕看了看身邊的紅衣少女,在桌子下泄憤似的捏了捏她的手,沒想到他才離開幾個月的時間,就有其他男人喜歡上她,雖然很正常,但他就是不爽。

    慕璃月感覺到手被捏住了,有些疑惑地看向墨絕,似是在問怎么了。

    “璃兒,你是我的。”

    慕璃月嚇了一跳,下意識看向其他人,發現他們的表情并沒有異常,才反應過來那句話是墨絕傳音說的。

    她瞪了他一眼,“不要在外面突然說這樣的話,嚇我一跳。”

    墨絕沒有說話,剛剛慕璃月瞪他的那一眼,看在墨絕眼里就像嬌嗔一樣,讓他忍不住想起昨晚她目光迷離、容色嬌媚的勾人模樣。

    慕璃月見她說完后,墨絕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頓時:“……”

    這男人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雖然二人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的眼神交流被其他幾個人看在眼里,尤其是沐彥皓,他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為什么還是會覺得心痛呢?

    他有些受不了這樣的情景,怕繼續待下去會被發現他的異常,“我們暫時不回沐家,等伯父醒來再說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沐彥皓說完就迅速離開了,雖然知道沒有希望,但是能陪在她身邊,幫她做些事,他就滿足了。

    白軒塵緊跟著說:“大哥說的對,小月兒,讓我們留下幫忙吧。”說完就拉著沐顏也離開了。

    慕璃月雖然覺得哪里怪怪的,但是也沒多想,只是感動道:“墨絕,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墨絕心中冷哼:“你把人家當朋友,可人家未必是把你當朋友看待啊。”

    一想到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里,一直陪在慕璃月身邊的居然是她的愛慕者,墨絕心里就控制不住地冒酸泡泡,恨不得在慕璃月身上貼滿他的標簽。

    他攔腰將慕璃月從凳子上抱起,大步朝房間內走去。

    慕璃月被他突然的舉動一驚,發現他的情緒有些不對勁,攬住他的脖子問道:“墨絕,你怎么了?”

    墨絕將她輕輕放到床上,胳膊撐在她的兩側,一眨不眨地看著她的臉:“璃兒,我吃醋了。”

    慕璃月“啊”了一聲,不明白剛剛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吃醋了?

    她不解地問道:“你吃誰的醋啊?”

    見慕璃月美麗的雙眸里滿是疑惑,墨絕將原來的話語咽了回去,他才不會告訴她沐彥皓喜歡她是事情。

    “我們這么長時間沒見,你居然那么親昵地喊其他男人的名字,我能不吃醋嗎?”

    慕璃月聞言,想了會兒,才明白墨絕指的是她喊沐彥皓的時候,不禁有些好笑:“我和彥皓、軒塵都是朋友啊,再說這樣的稱呼哪里親昵了?”

    墨絕一臉“你居然當著我的面還敢這樣稱呼別的男人”的表情,“璃兒,你從來沒有那么親昵地喊過我的名字。”

    慕璃月剛想說“那是因為你的名字是兩個字啊”,但是看到墨絕俊朗的臉上露出的一絲委屈,讓她到嘴邊的話語立刻換了:“那我喊你‘絕’?”

    慕璃月低聲喊了兩遍,搖了搖頭:“喊一個字真的不好聽,要不‘絕絕’或者‘絕兒’?”說完她自己先抖了抖,一臉受不了的表情,“還是不好聽。”

    墨絕聽完:“……”他以前怎么沒覺得自己的名字這么難聽呢?

    他無奈道:“算了,還是墨絕吧,但你以后不可以再那樣喊其他男人的名字。”

    慕璃月心想這人的占有欲還挺強,不過是朋友間正常的稱呼,他也會吃醋。

    突然她眼底露出一絲狡黠,靠近墨絕的耳邊,輕輕地說道:“要不我喊你‘寶寶’或者‘親愛的’?”

    墨絕一怔,腦海里回蕩的都是慕璃月喊他“寶寶”、“親愛的”的甜膩聲音,奇怪的是他聽著這樣的稱呼,心里居然溢出了一絲絲的甜蜜。

    慕璃月見墨絕整個人都呆愣了,不禁瑟地想到:果然現代的情侶間平常的稱呼放在古人身上,效果不是一般地驚人,連墨絕這樣的面癱臉都能看見錯愕的表情。

    墨絕回過神來,眼神亮亮地盯著慕璃月,看在慕璃月的眼睛里,就像是一頭餓狼盯著一只羊羔,想要立馬將羊羔吞吃入腹的樣子。

    慕璃月莫名覺得現在的墨絕有些危險,她想要從他身下跑出去,可惜已經晚了,她還沒起身就被餓狼迅速撲倒了。

    接下來,慕璃月深刻體會到了什么叫“驚人的效果”,最慘的是在過程中,她還被墨絕逼著將現代情侶間的親密稱呼全喊了一遍,結果每喊一聲,她就感覺到某人更是興奮了一分……

    等到慕璃月第三天醒來,喉嚨嘶啞,感受到全身像被車碾了一樣疼痛的時候,她腦海中只浮現出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啊”。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