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帝尊放肆寵:腹黑神醫妃 > 第一百六十章 慕璃月的狂妄,狂躁草
    在一樓和二樓的人都是來契約玄獸的,聞言都點頭表示贊同,有的出聲問掌柜的為什么要拒絕。

    見大家都看了過來,那個顧主指著慕璃月說道:“這個月離大師,想必大家都聽說過,他作為馴獸師,居然只馴化圣獸,明明來馴獸行的大多都是契約玄獸,他這樣是瞧不起我們這些只能契約玄獸的人嗎?”

    這話一落,其他人臉色一變,本來他們覺得月離大師馴獸本事高強,只肯契約圣獸也很正常,但聽到那個顧主的話后,他們不由得也產生了一種月離大師瞧不起他們的意思。

    慕璃月靜靜地站在大廳中間,好像沒有聽到周圍人的質問似的,人性本來就是這樣,只有善妒、自卑的人會覺得比他強的人的行為是在瞧不起他。

    慕璃月清透的眼底浮現出不屑和嘲諷,她淡淡地開口:“是啊。”

    馴獸行里瞬間安靜了下來,眾人看向慕璃月的目光滿是驚愕,連那個顧主都被噎住,他們沒想到慕璃月就這么承認了。

    慕璃月在馴獸行里掃視了一圈:“你們來馴獸行里請馴獸師幫忙馴化契約玄獸的時候,尚且要選擇自己覺得厲害的馴獸師,那我為什么不能挑選一下值得我出手的顧主呢?”

    見眾人沉默,她繼續說:“你們選擇月家馴獸行,就說明你們相信馴獸行的馴獸師,而且他們也有能力幫助你們,我不明白你們到底有什么不滿的?”

    她說完給了掌柜的一個眼神,就直接上了三樓。

    在她走后,馴獸行慢慢恢復了以往的熱鬧,只是再也沒有人關注大廳中間挑事的那個顧主了。

    那個顧主見大家被慕璃月三言兩語就說通了,只能灰溜溜地離開了馴獸行。

    三樓顧大師也看到了樓下的鬧劇,見慕璃月上來,不禁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樣不怕得罪顧主的馴獸師。”

    “實力夠強硬,為什么怕得罪人?”慕璃月對顧大師道。

    這句話讓顧大師眸中迸發出精光,看向慕璃月的眼神中多了幾分贊賞,小小年紀,不卑不亢,做事也不畏手畏腳,干脆利落,只要不意外隕落,將來的成就不會太低。

    慕璃月在三樓等了一會,終于等到了公孫家的到來。

    “掌柜的,上次你們馴化的那批玄獸又暴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長老,這件事小的解釋不了,請各位稍等,我這就派人去請我們三長老過來。”

    慕璃月看著樓下的場景,問道:“顧大師,公孫家的那批玄獸是用什么方法馴化的,你知道嗎?”

    顧大師回道:“月家馴獸行做三種類型的生意,第一種是售出月家自己抓的玄獸,幫助買主契約,第二種是顧主自己抓了玄獸上門,我們收錢幫忙契約,第三種就是像公孫家這種大批量的玄獸,我們會用音律控制玄獸。”

    慕璃月點頭表示明白,最后一種應該就類似于用馭獸笛的笛音控制玄獸,只是一般的音律控制玄獸沒有馭獸笛那么有效。

    很快三長老趕了過來,將公孫家幾人帶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那個房間是專門用來談事的,外面的人不會聽見里面的聲音,慕璃月和顧大師也跟著進了房間。

    一進房間,公孫家二長老就發火了:“三長老,你們月家是怎么回事?外面按照你們教的音律控制那些玄獸,但根本控制不住,因為他們突然發狂,已經傷了我們公孫家好幾個人了。”

    月家三長老微笑開口:“你們這種情況,我們只能先派人前去查探一下具體原因,或許不是音律的問題,畢竟我們月家可從來沒有出過這種事。”

    公孫家二長老冷哼一聲:“你的意思是我們公孫家冤枉你們月家,是嗎?”

    月家三長老連忙搖頭:“怎么會呢?我們相信公孫家絕對不會做出那種卑鄙無恥、下作的事情的。”

    慕璃月親眼看見在月家三長老說完這句話時,公孫家二長老有一瞬間被哽住的感覺,雖然很快恢復了正常。

    聽見兩人還在討論怎么處理以及派誰去處理,慕璃月主動說:“三長老,要不我去公孫家看看那批玄獸吧。”

    見公孫家二長老看過來,她說:“公孫二長老,我是新加入月家的馴獸師月離。”

    公孫二長老頷首,他當然也聽說了這個聞名月城的馴獸大師月離,不過現在親眼看見對方年紀這么小,他不由心生輕視,覺得肯定是傳言夸大了。

    因此他不咸不淡地問:“你知道怎么用音律馴獸嗎?”

    慕璃月點頭:“略知一二。”

    公孫二長老不悅:“如果不懂就直接說不懂,不然去了解決不了問題,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

    慕璃月不在意他說話好不好聽,她去公孫家的目的只是為了解決這次的事情。

    見慕璃月主動將此事攬了過去,月家三長老也沒勸,只是說和她一起去公孫家。

    慕璃月和月家三長老隨著公孫家的人一起去了公孫家。

    公孫家的府邸與月家古樸厚重的府邸不同,慕璃月一路走來,發現里面雕梁畫棟,豪氣逼人,奇花異草數不勝數。

    大約半個時辰后,慕璃月才來到那批玄獸被關的地方,大概有四五十只的樣子。

    可能是擔心玄獸會打起來,所以都是分開關的,慕璃月發現籠子里的玄獸確實

    有些暴躁,不停地掙扎著想從籠子里跑出來,眼神兇狠,和沒有馴化前一樣。

    只是到底是月家的馴化音律沒有用,還是有人故意造成這種情況的還不好說。

    慕璃月走進籠子,觀察了一下里面的玄獸,很明顯發現這些馴獸都已經沒有了靈智,這也是音律馴化后的弊端。

    經過音律馴化的玄獸不再保存自己的靈智,只會服從控制者的命令,這也是防止他們會傷害到自己人。

    雖然慕璃月覺得這樣對待玄獸有些殘忍,但她并不打算做什么,畢竟這里不是現代社會,在這個世界,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是不變的法則。

    既然這些玄獸都已經被馴化過了,那是什么原因讓它們不聽從命令、變得如此狂躁呢?

    慕璃月仔細檢查了幾只玄獸,突然她注意到玄獸進食的石槽中混雜著一片指甲蓋大小的葉子,那是……狂躁草的葉子。

    “原來如此。”慕璃月輕聲道。

    “你發現了什么?”月家三長老問道。

    慕璃月用手指著石槽中的葉子,對著公孫二長老問道:“公孫二長老,請問你們給玄獸的食物里怎么會出現狂躁草呢?”

    狂躁草!

    月家三長老捻起那片指甲蓋大小的葉子,聞了聞,真的是狂躁草,難怪馴化的好好的玄獸會發狂。

    公孫二長老見慕璃月發現了狂躁草,心里有些埋怨那些負責給玄獸喂食的人,這么點小事都辦不好,居然留下這么明顯的證據。

    但面上不顯,他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玄獸吃的食物里面出現了狂躁草,我會下令徹查的,肯定是有人干活不仔細。”

    慕璃月不管他們私底下怎么處理,“既然已經水落石出,那公孫家以后就要仔細些,不然冤枉了別人就不好了。”

    月家三長老接著說:“可不是,因為你們幾次上門指責月家,嚴重影響了月家馴獸行的聲譽,以后我們月家可不敢再接你們公孫家的訂單了。”

    公孫二長老知道此事他們理虧,只能陪著笑臉,保證以后不會再出現類似的事情,會立刻派人向其他人解釋清楚誤會。

    等慕璃月和月家三長老從公孫家離開后,就去了月家,三長老當著月瀚成的面狠狠夸獎了慕璃月一頓。

    慕璃月只是安靜地坐在一旁,聽到他和月瀚成說起狂躁草的時候,她笑了笑。

    其實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們去了公孫家,然后剛好就被她發現狂躁草,事實上一切都是她提前設計好的。

    她早就查到公孫家那批玄獸發狂的原因是因為吃了狂躁草,但他們做的很干凈,她一直找不到證據,總不能將玄獸剖肚取證吧。

    后來她想到,既然找不到證據,她可以自己制造證據啊。

    在打聽到公孫家會在今天來到馴獸行的時候,她就讓白澤和團子去公孫家偷偷在玄獸進食的石槽中放入一點點的狂躁草。

    慕璃月正想著,就聽到月瀚成喊她名字,“月離大師,這次多謝你了。”

    慕璃月微微一笑:“月家主,不用客氣,不過,關于公孫家和月家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月家主為何不直接斷了與公孫家的聯系?”

    月瀚成有些無奈:“公孫家家主的弟弟是無極宗的長老,得罪了公孫家,就相當于得罪了無極宗,現在月家已經大不如前了,我不能再給月家招惹麻煩了。”

    慕璃月張了張嘴,又把話咽回去了,其實她想說公孫家擺明了想要打壓月家,還覬覦月家的寶物,月家再怎么忍讓也沒用。

    但是看著眼前外表像是三四十歲,但雙鬢斑白的中年人,她說不出口了,雖然她不是他真正的外孫女,但可能是因為她有著原主所有的記憶和血脈,對月瀚成也有著親人的熟悉感。

    她有些迷茫,她真的要摻和月家的這些事情嗎?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