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帝尊放肆寵:腹黑神醫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南洲月城,月清韻
    半路上,慕璃月遇到了正要來找她的沐彥皓。

    慕璃月問道:“彥皓,沐顏呢?”

    沐彥皓打量了她一下,發現沒有受傷才放下心來,“沐顏已經回到了客棧,軒塵正在照顧她,我不放心你,就來找你了。”

    “嗯,我沒事,我們趕緊回去,然后離開這里。”

    回到客棧后,慕璃月幾人迅速離開了客棧,朝傳送陣點趕去。

    一天后,慕璃月等人終于到了傳送點,傳送點在一個小鎮上,由神道宗派人看守,幾人付了晶石就進入傳送陣離開了北洲。

    中洲九重宮

    “少宮主能成功嗎?”霍堯在九重塔外滿臉擔心。

    一個月前,墨絕進入了九重宮的試煉塔,這個是歷任宮主都必須經歷的考驗。

    九重塔一共有九層,每一層都布滿了危機,在里面,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你會面臨什么。

    “他一定會成功的。”湯老盯著九重塔的目光堅定,他還有那么多事情要做,還有璃月在等著他,他怎么可能會失敗呢?

    九重塔里,墨絕正在療傷,“璃兒,等著我,我很快就能來找你了。”

    南洲月城

    一進入月城,慕璃月就發現這里和其他城市不太一樣,因為在這里的街上,有很多人都是騎著玄獸。

    “月城是以馭獸聞名,管理月城的月家是馭獸家族,他們專門幫人馴化玄獸然后契約。”容隱淡淡地說道。

    慕璃月探究道:“容隱,你怎么知道的這么多?”

    容隱笑道:“活得久,知道的自然就多了。”

    慕璃月看著他那張二十多歲的俊臉,再想到他說的“活得久”,不禁問道:“你多少歲了?”

    容隱眨了眨眼睛:“你猜。”

    “誒,你們聽說了嗎?月家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

    “好像是月家馴化的一批玄獸出了問題,公孫家找上門來了。”

    “公孫家?就是之前和月家小姐聯姻,結果月家小姐逃婚了的那個公孫家?”

    “可不是,聽說月家小姐三年前就回到了月家,還帶回了她在外面嫁的那個男人,不過那個男人一直昏迷不醒。”

    “……”

    慕璃月聽到兩個做買賣的小販的交談,頓時停下了腳步,這個月家該不會就是月清韻的家族吧?

    “璃月,你怎么了?”沐彥皓見璃月停在了原地,關心道。

    慕璃月跟上其他人,“我沒事。”

    客棧包間里,慕璃月心不在焉地吃著菜,這個月家到底是不是她娘的家族呢?那個昏迷不醒的是她爹慕天嗎?

    月家,馭獸家族,她突然想起被她放在空間的馭獸笛,一直沒用過,她差點都忘記了她還有這么個東西了。

    “璃月,從剛剛開始,你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是發生什么事了嗎?”沐彥皓覺得慕璃月有些奇怪。

    慕璃月問道:“我剛剛聽外面的人討論月家小姐逃婚的事情有些好奇,彥皓,你知道這件事嗎?”

    沐彥皓開口:“這件事我也略有耳聞,現在算起來應該是十九年前了吧,月家小姐本來和公孫家少主公孫毅有婚約,但月家小姐不喜歡公孫毅,所以逃婚了,后來月家好像一直沒有找到人吧,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時間上差不多,看來這月家十有**真是她娘的家族了,“那這個月家小姐叫什么名字?”

    沐彥皓搖搖頭:“這個我不太記得了。”

    容隱若有所思地看著慕璃月道:“月家小姐的名字叫月清韻。”

    果然是她娘啊,沒想到她居然來到了月家所在的地方,那她要不要去看一下他們呢?

    白軒塵聽到月清韻這個名字,頓時明白了慕璃月為什么對那個月家小姐如此感興趣了,“你要去找她嗎?”

    慕璃月低著頭道:“我考慮一下再說。”

    沐顏和沐彥皓不解地看著白軒塵和慕璃月二人,難道這個月家小姐和慕璃月有什么關系嗎?

    容隱問道:“璃月,月家小姐和你有關系嗎?”

    慕璃月也沒打算隱瞞:“月清韻是我娘。”

    除了白軒塵之前就知道以外,沐彥皓三人都是第一次聽說,沐顏問:“小姐姐,你不是星辰大陸的人嗎?”

    慕璃月將她父母的事情說了一遍,“所以我來到天域大陸有部分原因是為了確定我爹娘的安危。”

    白軒塵說:“小月兒,我們在月城打聽一下吧,畢竟你已經三年沒見過你爹娘了,還是見見吧。”

    月家府邸最偏僻的一處院落,本來無人居住。

    后來月清韻從星辰大陸回來后,這里就變成了她和慕天的家。

    這并不是月家逼她的,而是她自己選擇的,她不想讓外界干擾了慕天的清靜。

    所以,這處院子一般沒有人會踏入,只有偶爾月家家主會來到此處看望女兒。

    而月清韻自從三年前回到月家后,很少踏出過這個院子半步,每一次出門,必然是為了救治慕天的事情。

    “天哥,你已經睡了三年了,該醒了吧?”月清韻一邊為慕天擦身體,一邊說道。

    “也不知道我們的女兒怎么樣了?你快點醒過來,我們還要回去找女兒。”

    想到女兒,月清韻心中的痛苦迸發而出,仿佛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和愧疚,一下子涌現了出來。

    當時被月家找到,無奈跟著他們回到天域大陸,以為能很快讓慕天醒過來,然后兩人回去找女兒,哪知轉眼三年,慕天仍然處于昏迷狀態,她也一直忙于照顧慕天,無法回到星辰大陸見慕璃月。

    “璃月,希望你一切安好,等著爹和娘回去找你。”

    月瀚成一進門,看到的就是月清韻坐在椅子上默默垂淚的模樣,她手中握著一只針腳歪歪曲曲、不平整的荷包,神情哀痛呆滯。

    那只荷包,月瀚成曾經見過,月清韻告訴過他,那是慕璃月十歲的時候為月清韻繡的。

    “清韻。”月瀚成放輕腳步走到月清韻身邊喊道。

    月瀚成的聲音,讓月清韻回過神,她快速擦干眼淚,站起身朝月瀚成勉強露出一絲笑意:“爹,你來了。”

    月瀚成看著她面色蒼白,眼眶紅紅的,聲音也很沙啞,有些心疼,目光從躺在床上的慕天身上掃過,“清韻,你還要這樣堅持多久?”

    月清神情苦澀,但眼神堅定:“無論多久,我都會等天哥醒過來。”

    她看著月瀚成欲言又止,想問又不敢問,就怕聽見自己不愿聽到的消息。

    月瀚成瞧著她猶疑的樣子,就知道她想問什么,“有人說在靈夢秘境里見到了璃月,她很好。”

    月清韻聞言身影踉蹌了一下,她緊緊抓住月瀚成的手臂,眼中一瞬間充滿了神采:“爹,真的有人見到璃月了?”

    月瀚成點了點頭:“嗯,聽說當時和她在一起的有北洲沐家的人,我會派人再去打聽打聽。你放心吧,她真的沒事。”

    月清韻看著手中的荷包,雙眸中滿是思念,聲音顫抖:“我的女兒,娘一定會盡快救醒你爹,回去找你一家團聚的。”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雙眸瞪大,眼底有些激動和憂慮:“爹,你剛剛說璃月進了靈夢秘境?”

    月瀚成不明白她為什么要問這個問題,只是點了點頭。

    月清韻眼底的擔憂更甚:“看來還是逃不過,爹,你再幫我多打聽一下璃月的消息。”

    這邊月清韻正在想方設法地多打聽慕璃月的消息,她沒想到的是她心心念念的女兒已經離她不遠了。

    客棧內,經過幾人的打聽,很快就得知了月家的一些消息。

    慕璃月臉色平靜,她沒想到慕天居然昏迷了這么多年都沒醒,月清韻在月家,雖然有月家家主的庇護,日子不算難過,但是月家其他人對她頗有怨言。

    “如果僅僅只是逃婚,為什么月家其他人會怨恨伯母那么多年呢?”白軒塵有些不解。

    沐彥皓想起他打探到的消息,說:“我從月家的下人那打聽到,好像是因為當年伯母帶走了月家的寶物。”

    慕璃月知道他們口中的寶物應該就是馭獸笛了,月家是馭獸家族,馭獸笛那樣的寶物可想而知對他們來說有多么重要。

    “你們有打聽到慕天……我爹為什么會一直昏迷嗎?”慕璃月問道。

    容隱:“我去打聽了一下,沒有丹藥師知道你爹昏迷的原因。”他沒有說的是,他順便去看了一眼慕天,也知道慕天身上沒有任何內傷。

    沐彥皓見慕璃月沉默不語,以為她在為慕天擔心,安慰道:“璃月,你別太擔心,要不我們陪你去看看伯父伯母吧?”

    慕璃月搖頭:“現在還不是時候。”

    她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想到另一個問題,據她得到的消息,這么多年來,公孫家一邊想要和月家聯姻,一邊又在不停地打壓月家,他們的目的是什么呢?

    十九年前,公孫家和月家聯姻沒成功,照理說此事已經了了,但是月清韻回來后,公孫家為什么又要提出聯姻呢?

    最令人費解的是這次的聯姻對象還是月清韻,難道是月清韻身上有他們想要的東西嗎?

    馭獸笛,難道公孫家的目的是想要馭獸笛?

    月家一直沒有拿出過馭獸笛,他們以為馭獸笛還在月清韻手上,所以想方設法地想要促成聯姻,得到馭獸笛。

    聯姻被月家拒絕后,他們又故意做戲說月家馴化的玄獸有問題,目的就是為了讓月家拿出馭獸笛,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得到。

    只是他們不知道馭獸笛早已不在月清韻手中了,而是被她留給了遠在星辰大陸的女兒。

    這樣就能說得通為什么公孫家一直不放棄和月家的聯姻,不過這一切都是她的猜測,她還需要去確認一下。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