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帝尊放肆寵:腹黑神醫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坦白,沐家宴會
    慕璃月和白軒塵的到來受到了沐家所有人的歡迎,尤其是在知道九尾龍葵花是慕璃月幫忙找到的之后,沐家上下更是用了一百二十分的熱情招待她。

    “璃月,這個是我親自下廚做的,你嘗嘗。” 葉秋柔聽說慕璃月有一日三餐按時吃的習慣之后,立刻下廚為她準備了一大桌菜,以表示對她的感謝。

    慕璃月微笑著吃下葉秋柔給她夾的菜,她第一次覺得原來大家族里也是有親情溫暖的,沐家上下的人都很善良,氣氛很溫暖,難怪沐彥皓和沐顏的性格會那么好呢。

    “夫人,你廚藝真好,這些都很好吃。”

    葉秋柔聞言更開心了,繼續給慕璃月夾菜,還不忘另一邊的白軒塵,“軒塵,你也多吃點,沐顏跟我們說過,她在星辰大陸的時候,你幫過她不少呢。”

    白軒塵聽到沐顏在她父母面前提起過他,頓時開心了,嘴巴更甜:“多謝伯母,照顧沐顏是我應該做的。”

    葉秋柔沒有多想,只以為是朋友之間的照顧,但是知情的沐彥皓就不這么想了,“白公子,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啊?”

    白軒塵回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大哥,你別這么客氣,喊我軒塵就可以了。”

    沐彥皓:“……”誰是你大哥?

    沐顏見她大哥吃癟,有些好笑,但是想到她大哥剛剛的問題,她不禁皺了皺眉頭。

    白軒塵是為了她才來天域大陸的,他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唯一認識的只有她了,她是不是該為他做點什么?

    想到這里,她站起身來,朝正在和慕璃月說話的葉秋柔喊了聲:“娘,我有話想和你說。”

    葉秋柔:“有什么話吃過飯再說可以嗎?”

    沐顏搖頭:“不行。”她怕過一會她就沒有勇氣坦白了。

    葉秋柔瞪了她一眼:“你這孩子,有什么話非要現在說。”

    她朝慕璃月和白軒塵說了聲抱歉,就和沐顏退出了膳食廳。

    膳食廳外,葉秋柔問:“顏顏,你想和娘說什么?”

    沐顏低下頭,臉被憋得通紅:“我,我想說……”

    葉秋柔看她這表情感覺事情好像不簡單啊,頓時有點著急:“顏顏,出什么事了?是有人欺負你了嗎?”她剛找回來的寶貝女兒,誰敢欺負她,她一定不會饒了那個人。

    沐顏趕緊搖了搖頭:“不是的,沒人欺負我,是其他的事。”

    “哦,那是什么事啊?”聽見沒人欺負沐顏,葉秋柔就放心了。

    “娘,我喜歡白軒塵。”

    膳食廳里,白軒塵發現葉秋柔和沐顏出去一趟后回來,神色都有點不對勁,葉秋柔不再像剛剛那樣熱情地給他夾菜了,還總時不時地打量他一眼,沐顏一直低著頭吃菜,也不說話。

    “小月兒,你有沒有覺得不太對勁?”白軒塵的聲音在慕璃月識海中響起。

    慕璃月問:“你別告訴我你剛剛沒有聽見她們的談話?”也不知道是不是沐顏和葉秋柔二人忘記了修煉之人聽力比較靈敏,這么點距離,即便他們不想聽,都被迫聽見。

    白軒塵:“我一開始聽見了一句,后來想著偷聽別人講話不太好,就封閉了聽覺。”

    慕璃月:“……”她怎么不知道白軒塵還是這么一個實誠的孩子呢?

    她悄悄看了一眼沐彥皓,嗯,看他難看的臉色就知道他也偷聽了。

    呸,什么偷聽?她是被迫聽到談話的,要怪就只能怪……她聽力太好,對,就是這樣。

    見慕璃月半天都沒回答他,白軒塵又問了一遍。

    慕璃月淡淡道:“也沒什么,就是沐顏剛剛和她娘說她喜歡你。”

    “咳咳咳……”白軒塵口中的飯菜差點噴了出來,還好他及時咽了下去,只是嗆到了自己。

    “你怎么了?”沐顏關心道,順手遞給了他一張手帕。

    白軒塵接過手帕,捂住了嘴巴,又咳了幾聲:“咳,沒事,就是不小心嗆到了。”

    沐顏又遞給他一杯水:“你慢點吃,先喝口水。”

    慕璃月特意看了看沐彥皓和葉秋柔,果然不出意料,沐彥皓的臉更黑了,葉秋柔倒是看不出什么,臉上掛著笑。

    轉眼到了之前慕璃月在酒樓聽到的沐家宴會的日子。

    一大早,沐家上下就忙了起來,沐顏跑過來找慕璃月,“小姐姐,我娘讓我待會陪著你一起去宴會。”

    葉秋柔是真的很喜歡慕璃月,要不是慕璃月說她已經有喜歡的人,沐顏和沐彥皓還幫她作了證,葉秋柔還想撮合她和沐彥皓在一起。

    “好,那你等我一會。”慕璃月說。

    沐家的宴會在中午,很快就陸續有客人來到了沐家。

    慕璃月和白軒塵坐在一個偏僻的位置,沐顏陪在一邊,慕璃月二人是不想太過招眼,沐顏則是不喜歡應酬,所幸她有個萬能的哥哥。

    “水家的人怎么也來了?”白軒塵嘀咕道。

    慕璃月聞言看了過去,來的還是熟人水一帆。

    “水家也在北洲嗎?”

    沐顏點頭:“嗯,水家在北洲的水城。”

    慕璃月看了一眼就沒再管了,她看到水一帆唯一的想法就是可惜上次沒有得到星辰藍。

    不過她不理會別人,不代表別人不會找過來。

    一場宴會結束天已經黑了,水一帆過來找沐顏,剛好慕璃月和白軒塵不在這邊,“沐顏妹妹,好久沒見了啊。”

    沐顏見到他就反感,除了之前在秘境里見過他,之后沐家為她舉辦的宴會上水一帆也來了,從那之后他就經常來找他,這一個月可能是他有事,她終于清靜了一段時間。

    沐顏冷著一張臉,不想搭理他,徑直想從他身邊走過。

    水一帆伸手攔住她:“沐顏妹妹,別這樣嘛,本少是真的喜歡你。”

    沐顏這下連個眼神都懶得給他了,直接道:“我不喜歡你。”

    水一帆就跟沒聽見似的:“沐顏妹妹,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嘛,你不覺得本少和你門當戶對,是天造地設的一雙嗎?”

    沐顏要不是不想跟他吵,省的外人說他們沐家無禮,不然早就想叫人把他轟出去了。

    “你不要再纏著我了,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你的。”

    沐顏說完想離開,被水一帆扯住胳膊,他沉著臉:“本少哪里配不上你了?你居然如此瞧不上本少。”

    水一帆很憤怒,他對沐顏談不上多喜歡,只是覺得有趣,加上她又是沐家的女兒,如果能娶她,對于水家也是有好處的。

    沐顏還沒回答,就被一人拉到了身后,白軒塵的一雙桃花眼里似在醞釀著風暴:“水一帆,你離沐顏遠點。”

    剛剛他和慕璃月被沐家老祖請去,沐家老祖剛好出關,想見一下幫他找九尾龍葵花的恩人,結果等他和慕璃月回來找沐顏的時候,就看見水一帆拉著沐顏,他們就立刻過來了。

    水一帆沒注意白軒塵,只是看著他身邊的慕璃月,震驚道:“你,你怎么還活著?”

    慕璃月對著推自己下巖漿的幕后黑手可沒有什么好臉色,“你都還活著,我為什么不能活著?”

    水一帆沒想到慕璃月掉下巖漿居然完好無損,還來到了天域大陸,難道是來找他報仇的?

    他定了定神,臉色恢復正常:“你還真是命大啊,對了,那個跟著你跳下去殉情的男人呢?該不會死了吧?”

    慕璃月目光一沉,一字一句道:“你說誰死了?”她不準任何人說墨絕。

    水一帆見她那副表情,以為被他說中了,“呵,那個男人真是個瘋子,他也不想想那可是巖漿,居然直接就跳了下去,死了也是他活該。”

    白軒塵的聲音在慕璃月識海里出現:“小月兒,你別動手,這里是沐家。”

    雖然他也很想教訓水一帆,但是今天是沐家的宴會,如果水一帆出了什么事,沐家也會被連累。

    慕璃月也明白這個道理,她本來就沒有打算明著出手,畢竟水家對于她來說,無異于一個龐然大物,雖然她不懼,但明面上對上也沒勝算,但是給水一帆一個小小的教訓且不讓人發現她還是能做到的。

    慕璃月手指微動,白色粉末飄到水一帆的衣服上,慕璃月心里笑了下:“等著嘗嘗我獨家秘制的藥粉吧。”

    “水一帆,其實說起來我們還要謝謝你呢,要不是你讓人把我推下巖漿,我怎么可能在巖漿下找到九尾龍葵花呢?”

    水一帆得意的嘴角僵住,他當然知道今天的宴會是沐家在告訴其他勢力,他們沐家從現在起又回到了一流家族的行列。

    以前沐家是一流的家族,但因為沐家之前的玄神已經不在,后來就慢慢退出了一流家族的行列,結果沒過幾年,沐家另一位老祖居然要突破玄神,不過前段時間傳出這位沐家老祖突破失敗,識海還受了重創。

    他們水家想借這次機會一舉吞并沐家,哪知道還是被他們在秘境里找到了九尾龍葵花,沐家老祖也修復了識海,還一舉突破。

    現在慕璃月告訴他,她找到九尾龍葵花就是因為他派人把她推下巖漿,這不是很諷刺嗎?要是被他大哥知道,估計會扒了他一層皮。

    這下水一帆也沒有心情在沐家待下去了,他丟下一句“等著瞧”就帶著人離開了沐家。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