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教師 > 第301章 僅僅因為我也喜歡
    “你轉職司機既然有空,為什么還死皮賴臉來搭我的車?而且你還不惜犧牲你和你爸的感情?”曹正軒沒好氣地道。

    “為什么?這不很明顯嗎?”齊奕紅不僅不生氣反而露出甜美的笑容來,“當然是創造和曹老師獨處的機會啊。平時搭你的車不現實,班級搞活動搭你的車你沒有拒絕的理由,同學們也會了解,不是嗎?至于我和老爸的感情是怎么也不會犧牲的,我老爸疼我還來不及呢。跟我吵架也是因為愛我。”

    “你。”曹正軒又說不下去,因為他不能簡單的評價齊奕紅臉皮厚。畢竟愛一個人是沒有錯的,愛一個人就想方設法找機會和這個人相處,這是每一個內心有愛的人都會做的一件事。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

    “你不考慮我的感受,也要考慮你父親的感受啊。”曹正軒只好換一個角度批評齊奕紅。

    “是他多余擔心。我跟他說過多次了,不上大學我不戀愛。他竟然這么反感我和你走近。”齊奕紅不以為然地道。

    “如果你總是這樣,我也會反感的。”曹正軒道。

    “問題是我沒有總是啊。我們認識一個月了,這種行為也才第一次,對不?”齊奕紅調皮地眨了眨眼睛道。

    “ok,ok,我沒時間跟你理論。”曹正軒加大油門提速,十幾秒時間,奧迪a5一個右拐,就到了曹正軒經常吃早飯的早餐店。

    “老師沒有吃早餐嗎?”齊奕紅下車,表現出驚喜的樣子,“我正好也沒有吃早餐。”齊奕紅走進早餐店,徑直對店主道:“來兩碗拌粉,兩碗豬肚湯,再加一個茶葉蛋。”

    “是一個茶葉蛋還是兩個茶葉蛋?”一直忙碌的老板娘沒有聽清楚齊奕紅的吩咐。

    “一個茶葉蛋。是給我老師準備的。”說著,齊奕紅拉著曹正軒的手臂在一張長方形杉木桌面對面坐下來。

    杉木桌面板上有一些污漬,齊奕紅扯了兩張抽紙將污漬擦去。

    “我說你挺霸道的,你問也不問就替我把吃的點好了。你不怕我不喜歡吃你點的這些嗎?”曹正軒道。

    “我當然知道你喜歡吃這些我才會擅自做主。這三樣東西不都是你喜歡吃的嗎?”齊奕紅一邊說一邊給曹正軒選了一雙竹筷子,“我還知道你不喜歡用一次性筷子。”

    “真是奇怪了,你怎么會知道這些?”

    “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還有一種解釋,因為我也喜歡吃。只是一個早餐我吃不了這么多,茶葉蛋我才沒有點。否則體型就控制不住了。”

    “你別給我胡謅。你一定打聽過了是不?再說,你這么好的體型還需要控制嗎?”

    “我真沒有胡謅。老師,我還知道你最喜歡吃的餅干是奧利奧,”齊奕紅從挎包里翻出一盒餅干,“我特意為你備了一盒,因為我最喜歡吃的餅干就是奧利奧。”

    “齊奕紅。”曹正軒不詫異都不可能了,“你到底是從哪里了解這些的?”

    “我說了僅僅因為我也喜歡。”

    這時服務員將齊奕紅點的早點送上來,于是齊奕紅趁機擺脫曹正軒的追問:“老師我們趕快吃吧,否則時間來不贏了。現在已經六點十二了。”

    曹正軒只好作罷。

    曹正軒很清楚齊奕紅是在胡謅,她一定留意過自己的喜好。或者通過別的途徑打聽到。如果是這樣,最有可能的是從張雨歆嘴里了解到的。可就算是張雨歆,也不清楚自己喜歡吃奧利奧餅干啊。

    不管怎么說,齊奕紅這么有心多多少少震撼了曹正軒的認知。

    ……

    曹正軒六點二十二把車子開進一中,比計劃晚了兩分鐘。大巴車沒有到,來堵截的行政領導和教育局領導也沒有到,學生則來了半數以上。

    學生們嘰嘰喳喳的非常開心,有互相交流所準備的吃的東西的,也有交流游戲裝備的,還有議論偶像明星的。十幾個和曹正軒走得比較近的學生紛紛向曹正軒獻“殷勤”,將自己所帶的吃的東西分一份給曹正軒,曹正軒都婉言謝絕了理由是自己沒東西裝,手里抓不下。

    慢慢地學生越來越多,一同前往的孫大偉也到了,于是學生們翹首期盼大巴車的到來。而曹正軒心里則越來越緊張。他擔心的是孟光明臨時變卦不送孟思妍上車或者孟光明送女兒到場立即就走,而這個時候前來堵截學生的人還沒有出現。

    如果是這樣,曹正軒昨晚的電話就白打了,雖然可以以各種借口挽留孟書記,直至那些人出現,但這么一來,打電話的用意就會被孟書記看穿,那就尬了。

    好在鄧傳江所領導下的行政領導并沒有來的那么早,他們是在大巴車停在一中門口之后方才從大馬路的對面,也就是紫都花園里沖出來的。夾在這里頭的還有三個曹正軒不熟悉的人物,他們分別是教育局分管教學的吳局長和教育科的崔科長以及程干事。

    原來這些人早就候在了紫都花園,單等大巴車出現他們方才跑過來。就像曹正軒所預料的那樣,這些人做了分工,崔科長帶著程干事徑直找大巴車司機,吳局長和鄧傳江找曹正軒,其他人全都去做學生的思想工作。

    崔科長對司機說話一點都不客氣,“我告訴你,司機師傅,我代表的是我們教育局,你如果是私下接的活,我會直接捅到你們汽運公司去;如果是你們汽運公司安排你過來的,請你立即回去轉告你們的業務經理。這個活你們不能接。我們教育廳有專門的文件規定,任何學校不能擅自組織學生春游秋游,而這個老師組織這次秋游活動,學校沒有同意,教育局也沒有同意,你知道意味著什么嗎?”

    “我哪會是私下里接的活?”司機嘟噥道,“是公司安排我過來的。你說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出任何事情你們汽運公司都會負全責,你懂嗎?”崔科長極為威嚴地道。

    “怎么會沒有對接好?那我打電話問問我們經理。”

    “你不用問了,你把你車子開走就對了。那個是我們局的吳局長,你們汽運公司如果有意見可以直接找我們吳局長。”

    “這是什么破事情。把你們吳局長的號碼給我一個,我這就開走。”司機打開車門就要上車。

    ……

    曹正軒那頭,吳局長和鄧傳江攔著他說大道理。看見司機開車門上車,曹正軒用力推開鄧傳江,便向司機跑去。

    曹正軒的力氣太大,如果不是吳局長及時扶住鄧傳江,鄧傳江絕對會摔一個狗啃屎。

    吳局長大怒:“曹正軒,你太放肆了!”

    ps:因為死鬼老李再次打賞,使得我想法子擠時間把這一更按時更出來了。急的是網站還封我一章。唉。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