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九州靈紋紀 >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丹經
    看來文陽被制住,胡威武來到彭娟身旁。

    還好,傷不重,只是修為被制住打昏,胡威武很快解開彭娟禁制弄醒彭娟。

    “師弟”,彭娟有些臉紅,盯人卻被被盯的人打暈,有些丟臉。

    “師姐,咱們進屋說”,這時彭娟才發現文陽也倒在自己身邊。

    這次輪到彭娟拖著死狗一樣的文陽進也屋子。

    進屋后胡威武第一時間摘下文陽的戒指,看了一下,禁制還是打不開。

    不過這次不用找華大師,開禁制大神就在腳下,一腳踢醒文陽。

    “文陽丹圣,幫我把禁制打開”,胡威武把文陽的戒指伸到文陽面前。

    “放了我,我就幫你把禁制打開”

    “打開禁制,換一個痛快死法,你不配合,我也能找到打開禁制的人,不過麻煩一點,你自己選吧”

    看到文陽還在猶豫,彭娟毫不猶豫扭斷了文陽一根手指。

    “我開,我開”,文陽額頭滲出冷汗。

    胡威武聞言給文陽解開部分禁制,“別耍花樣,否則我師姐把你剩余九根手指都擰斷”

    文陽很老實解除了戒指禁制,胡威武神識一掃,首先拿出一上等座位的門票玉符。

    接著取出票號的帳戶玉牌,這次文陽地二話不不說,就給彭娟的帳戶轉帳。

    “你的帳戶上怎么才三億神靈石,是不是其他地方還有藏私”,胡威武用帳戶玉牌拍著文陽的臉。

    難道這家伙轉帳這么干脆。

    今天這一天,文陽光是從胡威武身上坑的神靈石就是1.1億神靈石,丹藥六千萬,售票處剩下的五千萬余額。

    以文陽這種死要錢性格,怎么可能才三億,除了今天坑胡威武的,就只有1.9億,胡威武斷定文陽是藏私了。

    “我沒有,我沒有藏私”,文陽使勁搖頭。

    “你堂堂一個大丹圣,身上只有1.9億神靈石,你賺的錢是吃了,喝了,嫖了,還是賭了,你最好想辦法說服我,不然我師姐可是很暴力的”

    彭娟適時把手上的骨節捏得咔咔做響。

    “是這樣的,其實我煉丹的

    成功率很低,尤其是五階丹藥,五階丹藥基本賺不到什么錢,有時候還要倒賠錢,我賺錢主要是靠四階或以下丹藥,但成功率也不太高,還比不上一般的丹師”

    “你的四階丹藥成功率是多少?”

    現在胡威武也能煉成四階丹藥,只是煉不出五階丹藥,不過也是只差一層紙,以胡威武現在的能力,普通四階丹藥,幾乎成丹率是十成十。

    只是有時候成丹的品相不好,或是不能滿丹。

    “四成,不到五成”

    “你是說你煉制普通四階丹藥,成功率不到五成?”胡威武有些難以置信。

    “是的”,文陽點頭。

    “那一般四階丹師的四階丹藥成功率是多少?”

    胡威武沒辦入丹會,也沒認證丹師,和其他丹師沒有交流,對其他丹師的成功率并不了解。

    “差異很大,兩三成到七八成都有,低的一成也有”

    “難道沒有九成的”,胡威武覺得自己是不是搞錯了什么東西。

    胡威武從自學煉丹以來,最多是開始煉不成功,只要找出問題所在,一旦掌握了方法,成丹率都在九成以上。

    “九成,那也有,不過是煉丹天才,這種人材我們四大部洲留不住,天界早有指示,遇到這種天才,直接保送天界,不需要參加大比,不限年齡”

    想不到自己一不小心成了煉丹天才,胡威武有些沾沾自喜,又有些受寵若驚。

    可惜這個保養名額用不了,如果自己去弄一個煉丹天才的名號,說要保送上天界,里里外外一定被各方勢力查到渣子是什么顏色都瞞不住。

    到時侯,南北商會這些人會放自己上天界嗎,會不會擔心自己在天界得了勢,下界報仇。

    “你不是說好的四階丹師也有七八成嗎,你身為丹圣,就算不是天才,降級煉四階丹,七八成也應該有吧,怎么才四成?”

    “因為我煉丹天份真的很差啊”,文陽都要哭了,好羞恥。

    “那你是怎么走上丹圣這條星光大道的?”彭娟問了一句。

    按文陽的說法,他的煉丹資質真的很差,但從小又對煉丹很感興趣,最

    后歷經千難萬險,做了一句丹師的燒火童子。

    胡威武頓時對文陽肅然起敬,有理想有追求,不放棄,最終成為丹圣,多么勵志的故事。

    “然后你是不是日夜不休,全身心投入到煉丹研究,一點一滴進步,最終打破命運的不公,成為大丹師?”

    “屁,我十二歲給丹師當燒火童子,到了三十歲還是燒火童子,還是連一階丹都煉不出”

    “那還真是不幸”,胡威武心里非常酸爽。

    想想自己,不過買了個丹爐,關在客棧里試了幾次就成功學會煉制一階丹藥。

    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區別吧。

    彭娟不知道文陽現在多少歲,但肯定不止四十歲,五六十歲也有可能,那就是說文陽從無到有,從三十歲算起,花了不到三十歲成為丹圣,這成就也很驚人了。

    “然后你是怎么成為丹圣的?”彭娟還是對這個很感興趣。

    “然后我的丹師把我趕走了,說我這一輩子也別想成為一個一階丹師”

    被趕走的文陽很絕望,一時想不開就跳了江尋了短。

    不過失敗的是跳江尋短都被人救起,文陽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艘漁船上,被一戶漁民救起。

    “老爺,這是你的書嗎?”漁民只以為文陽是無意中落水。

    文陽盡管是燒火童子,但也是有修為的,加上身上的打扮,自有一股氣質,在漁民看來,文陽要么有權,要么有錢,不是凡人。

    那本書和文陽是被網一起打撈上來,漁民自然認為這本書是文陽的。

    漁民不認字,不知道這是本什么書,不過書被水浸泡過還不濕,倒也神奇。

    漁民倒是不敢私吞書,就算不濕又怎么樣,不能吃不能穿的,還不如一條魚實惠。

    漁民不識字,但文陽識字啊,拿起書一看“丹經”兩個字映入眼簾。

    字數越少越nb,文陽翻開書,雖然不明其意,但就是覺得很歷害,竟然一口氣看完了。

    看完以后也不知看了什么,但以前的種種不解似乎都有了答案。

    有種感覺,現在拿個丹爐,文陽馬上就能煉出一階丹藥。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