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炎少寵妻上癮 > 第二百零八章 風家贏了
    張凡收起自嘲的笑容,帶著不甘憤怒的視線落在垂頭喪氣的張天赫身上,睚眥欲裂,眼珠就像是要從眼眶掉出來,伸出手指抖著指著他,“阿赫,你是怎么辦事的?”

    他帶著八十個精英,還帶了武器,還有他自己的本事竟然都輸了。

    被叫到的張天赫抬起頭來,滿臉的挫敗,沒有以往一絲的意氣風發,艱難地開口,“爺爺,我們不如風家。”

    他回想起他剛才離開山頂到了埋伏的地方,商議好準備圍攻山頂,剛有所動作,就被一群人涌上來圍著,足足有百人之多。

    雖然他帶領的人也反抗了,但很快就敗下陣來,他的毒粉也沒有派上用場就被制住了。

    之后一半的人帶走了他帶去的所有人,剩下的就跟著那個老者來到山頂。

    張凡似乎被這句話給震到了,往后踉蹌幾步,眼底的不甘越發加深,他張家怎么就不如風家?

    為了報復風家,他從小過著非人的訓練,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打敗風家。

    為了能贏過風家,他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布局,不惜連親生女兒都利用上了,做了小人。

    可現在他的孫子在他付出那么多的時候竟告訴他,張家不如風家,這讓他如何能接受。

    所以張凡不愿意接受這個現實。

    他本就帶著怒氣的眸子更紅了,像是燃燒著火焰,要把風眠吞噬一般,語氣帶著熊熊怒火,“風眠,不是我張家不如你風家,而是你風家卑鄙。”

    “我們風家怎么卑鄙了?”風眠笑著反問。

    張凡怒吼,“不卑鄙嗎?如果不是你風家拿走了我張家的產業,你風家能有現在嗎?”

    風家幾人不約而同笑了,風晴伊說話向來直接,“張家主,廢話就別說那么多了,明天把轉讓合同送來了,別想著像以前那樣跑了。”

    風晴伊轉身眼帶戲謔看向風眠,“外公,您老是繼續在這里看風景還是回家?”

    沒錯,在這里最有閑情逸致的就是風眠。

    風眠莞爾一笑,“風景看完了,回家。”

    風安舒扶著他走了兩步回過頭看向張凡,“張家主,你別打算學你的祖先那樣跑路,我家伊伊很摳的。”

    風眠的話等于間接認同了風晴伊的話,這次風家不會像一百年前那樣輕易放過張家,再讓它有翻身或卷土重來的可能。

    風晴伊上前走到應準和歐恩恩的跟前,“準叔叔,恩姑姑,謝謝你們今天能來,等忙完這陣子我和外公會上門道謝的。”

    “很快我們都是一家人了,不用這么客氣,到時我們-等著。”應準說完就和歐恩恩離開。

    應嵐溪也扶著倪陽離開了,風晴伊才轉身再次看向張家人,“張家主,記住我的話,明天上午九點讓人把合同送到風宅,不然后果自負。”

    風晴伊一離開,風家弟子和安瑋義一眾人也跟著離開。

    很快平山山頂就只剩下張家人和甜蜜帶來的人。

    張凡猛地一口血噴出來,張博此時也醒過來了,頓時也顧不了自己的傷勢連忙上前去扶著他。

    張天赫也顧不了他的沮喪,“爺爺,您怎么樣了?”

    張凡很想說沒事,但眼前一黑,之后他就失去知覺。

    坐在回去的車上,風晴伊詢問道,“阿御,你們的人有沒有受傷的?”

    安御回答到,“有幾個人受了槍傷但沒有大礙,還有幾個受了點皮外傷。”

    “那就好,照顧好他們。”風晴伊這才放心,“剛才是什么情況?”

    安御露出一抹淺笑,“張家這次肯真是下了血本了,八十多人都是精英,而且有一半的人都帶著搶,要不是我們準備充足,這次也許會被張家坑到。”

    在z國槍支查的很嚴,張家剛來京市不久能拿到這么多就說明他們是本著必勝的決心。

    安御的話透著的意思風晴伊瞬間就明白了,嘆了一口氣,視線轉到安皓的身上,“阿皓,那些前輩都離開了嗎?”

    “都離開,只有一個沒有離開,他想見家主和你。”安皓說。

    風晴伊雙眸輕瞇,“誰?”

    “明家明震天和他兒子明超。”

    風晴伊說,“賞金網那個?”

    “對。”

    風晴伊看了眼炎爵,只見他點頭,語氣清冷還帶著一絲森然,“我會回去和外公提一下的。阿皓,看好張家,別他們跑了。”

    “知道了。”安皓說,“伊伊,過兩天我想去m國接洛洛,所以接下來的事阿御會接手。”

    風晴伊還沒出聲,安御就抗議,“哥,我還想去g國看小涵,你不能這樣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我。”

    安皓冷冷道,“我是哥哥,你只能服從。”

    頓時安御苦笑不得,安皓從小到大都是護著他的,這還是第一次用哥哥的身份來壓他,看來真是重色輕弟啊!

    但同時他又感慨,他這個冰塊的哥哥終于開竅了。

    風晴伊看著失笑,“好了,你們都別爭了,我爭取兩天內把事都做完,把你們都還給洛汐和小涵。”

    因為風晴伊都有點覺得對不起他們了,特別是安皓和炎洛汐,才剛在一起就要分開。

    另一邊張家人把張凡送到醫院,等了好久醫生才從手術室出來。

    張博焦急地上前詢問,“醫生,我父親如何?”

    “手術成功,但是他是重度中風,所以”

    醫生還沒說完,張博就懵了,聲音帶著顫音,“那我父親會怎樣?”

    “張先生恐怕會癱。”醫生頓了一下說,“剩下的,我無能為力。”

    張天赫追問,“那你有沒有好的醫生或者醫院介紹?多少錢都可以,國外的也可以。”

    張博聞言燃起一絲希望,“對對對,醫生你幫忙想一下。”

    雖然他父親對他很嚴格,但他也是為了張家,他們畢竟是父子,而且現在張家還需要他父親主持大局。

    醫生抿了一下嘴,“西醫恐怕很難了,但中醫或許可以,你們可以去慧慈醫院找找蘇媚院長,她可能能救張先生,之前有個比張先生還要嚴重的患者也是去求醫蘇院長,雖然沒有全好,但起碼沒有癱瘓。”

    說完醫生就離開了。

    張天齊疑惑的看著他的大哥張天赫和父親張博一副喪氣的模樣,“爸,哥,我們快去找這個蘇院長?”

    說著就想轉身離開,但看著他們還是無動于衷,催促道,“快走啊!”

    “不用去了,沒用的。”張博的語氣中帶著深深的無力感。

    張天齊追問道,“為什么?”

    “那是風家的守護家族,你說她會幫忙救人嗎?”張天赫苦笑反問。

    張天齊想都不想就說,“醫者仁心,不是應該放下成見治病救人嗎?”

    聽著他天真的話語,張天赫嗤笑一聲,“要是你,你會救嗎?而且蘇媚也不是什么好心腸的人,多少人跪在惠慈醫院門口,她也沒救,救與不救全然看她的心情。”

    張天齊剛想反駁,張博抬手打斷,“好了,都別說了,先不說她救不救,去求了再說。”

    頓時張天赫兄弟兩個都蔫了,他們知道他們父親說得沒錯,一切都要先求了才知道,盡管他們知道希望很渺茫。

    張博繼續說道,“你們都跟我來,其他事都往后再說。”

    這時張愛黎和張夫人來到,張博說,“你們在這里看著。”

    說完頭也不回帶著張天赫兄弟離開。

    應準和歐恩恩回到應家時,不僅應家全家都在,歐家人也到了。

    應家大家長出聲,“阿準,戰況如何?”

    和歐恩恩對視一眼后應準開口,“風家贏了,按照約定,張家輸了所有產業。”

    應老說,“張家提的賭約吧。”

    “對,而且還有一件事要告訴您。”應準頓了頓,“安家,是風家的暗影家族。”

    瞬間應宅大廳陷入一陣寂靜,歐家主和應家主不由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慶幸和苦笑。

    好在他們只是隔岸觀火,沒有落井下石,不然后果他們不敢想象。

    雖然他們兩家合在一起可以對上風家,但那會兩敗俱傷,而且他們會更傷。

    風家不僅有魏蘇兩家,現在還多一個安家。

    轉念一想,應嵐溪和倪陽在一起了,這樣他們三家就有聯系了。

    應家主說,“張家會主動交出所有產業權嗎?”

    “這個就要看風家的能力了,我還挺期待的。”歐家主笑言,“而且風家要正式回歸了,京市甚至z國都要重新洗牌。”

    其他幾個小輩聞言不由互相對視,眼中都透著一絲復雜。

    不僅應歐兩家,在半小時內頂級家族和一流家族,甚至一些二流家族都收到風家贏了的消息。

    他們在一天前收到風家和張家要決斗的消息,都帶著看戲的心情。

    一是風家隱退那么久了,想看看它的實力有多厚?

    二是想知道張家的底蘊?

    現在風家贏了,他們在等風家如何能拿下和張家的賭約?

    蕭家同樣也收到消息,雖然他們沒有去,但他們時刻關注著。

    除了蕭天海略顯失望之外,其他人都放心懸著的心。

    蕭天海不僅感到失望,還憤怒,再次把書房里書桌上的東西都推到地上。

    因為風晴伊撤掉他的職位,他比任何人都想風家輸給張家,這樣他還有翻身的機會,風家贏了他就沒有機會了。

    而且安家竟然也是風家的人,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錯了,不是他認為自己做錯,而是他小看了風家。

    蕭宅大廳,蕭越率先開口,語氣帶著幾分激動,“賭贏了。”

    蕭雨嫵媚的臉孔揚起一抹淺笑,由心而發的笑,“真好。”

    雖然她相信風晴伊,但她還是有點慌,可最后風晴伊還是沒有讓她失望。

    “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蕭志謙的語氣里也添加了些許笑意。

    他本來也想去平山看看的,但后來一想去了也幫不上忙,就沒去。

    蕭越和蕭雨點頭,風家贏了,他們蕭家就不會敗,最多失去風家守護家族的資格和跌落一流世家的地位。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