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全能醫生 > 第396章 神器無解
    局面有趣了。

    李畫塵一只手死死抓住勾魂鐵蟒的蛇頭,不讓周立抽回勾魂鐵蟒,周立要拉,李畫塵不撒手,中間他的小弟就會被勒死;實際上,周立不拉,李畫塵也在用力,只是力度掌握的剛剛好,讓中間的那個虛弱的家伙十分痛苦而已。

    李畫塵獰笑著:“哇,你這么一說,這個勾魂鐵蟒也是有點看頭的嘛!”

    周立哼了一聲,手腕一抖,小弟脖子上的那圈軟鞭就直接從他頭上解套了。但是與此同時,李畫塵握著蛇頭,也是一抖手腕,又一圈套在了那個虛弱之人的脖子上。

    那個家伙剛喘口氣,就又被套牢了。

    周立怒道:“李畫塵,你最好給我放手!”

    李畫塵嘿嘿一笑:“愛的魔力轉圈圈,這招可以吧?”

    周立氣的不行,松開了手,李畫塵也對這個什么勾魂鐵蟒沒什么興趣,松開手的同時,手上的電棍對著那個人的胸口輕輕一碰,那人就被電的慘叫一聲,摔出去了,躺在地上繼續抽搐。

    周立眼疾手快,腳尖一踩勾魂鐵蟒的末梢,勾魂鐵蟒再度飛回他的手里。

    “李畫塵,你還真的是個難纏的家伙。”

    李畫塵握著電棍,這是最不得已的辦法了,他實在沒什么趁手的兵器。但是這個電棍也是極為兇險的,出其不意地對付自己能夠一戰的人還可以做到出奇制勝,但是面對整整比自己高一個維度的周立,這個電棍實際上對他自己的威脅更大。

    他和周立看上去是一場軟兵刃的對拼,但是實際上差不多也是一場近身的肉搏戰。你電他,他的勾魂鐵蟒如果碰到了你自己,那就是要爽兩個人一起爽。

    但是周立對這種電流的抵抗力,一定是比他要強很多的,自己可能會被電的半天緩不過來,但是他估計馬上就能有辦法殺掉自己。

    所以,李畫塵得想個辦法,讓自己能夠電到對方,對方卻碰不到自己,這個很難。因為對方很強,速度和力量上,自己都不占優勢,要做到這件事,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周立當然知道李畫塵想做什么,這個時候把電棍掏出來了,是想賭一次么?

    周立冷冷一笑:“你應該知道,這種東西,對付我可沒什么作用。”

    “那也得試試啊。”李畫塵誠實地道:“我現在就這一個招了,要不你走,咱倆誰也不打誰。”

    “做夢。”

    周立從皮套里將九龍拉棺又掏了出來,李畫塵一臉郁悶地看著他:“喂喂喂,你這兵器是不是有點太多了?你能一起耍三個么?”

    周立微微一笑:“今天就讓你小子見識見識,什么叫二龍戲珠。”

    “二龍戲珠?”李畫塵瞬間明白了。

    九龍拉棺是一條龍,勾魂鐵蟒是一條龍,至于珠,就是那個碩大的雷骨追命錘了。

    “你的花樣也不少,呵呵。”

    周立將雷骨追命錘的鎖鏈系在腰間,流星錘拖在地上,兩

    只手一只握著九龍拉棺,一只握著勾魂鐵蟒,對著李畫塵微微一笑:“小鬼,你一個中四門,讓我用出這招,也算是厲害了。”

    李畫塵瞇起眼睛,心里暗暗叫苦,這個家伙有點太強了吧?軟兵刃能用好一個就已經很牛了,他自己一個人能玩仨!?這明顯是開掛嘛,破壞游戲平衡!

    李畫塵只有兩個黑云橫斷,和一根不知道是福是禍的電棍,只好深吸一口氣,等待著對方的強攻,以期能夠在戰斗中找到機會。

    周立道:“提醒你一句,電人的時候加點小心,別電到了自己,你中了一下,就完了。”

    “嗯,我知道。”

    周立討厭極了李畫塵現在這種舉重若輕的樣子,明明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偏偏一臉的認真和勝券在握的樣子。

    周立猛地沖過來,九龍拉棺和勾魂鐵蟒舞動起來,兩條龍咔咔直響,李畫塵的眼前幾乎可以用眼花繚亂來形容。虧得是李畫塵,換一個中四門,別說打了,看都看不清怎么回事。

    李畫塵要跟得上周立的速度,已經極其狼狽,再加上這兩個軟兵刃幾乎無處不在,李畫塵的兩個黑云橫斷只能左右開弓,來回遮擋。

    更恐怖的是,周立動不動就一腳掃過來。原來他的馬靴也是特制的,竟然可以將那個雷骨追命錘當球兒踢。整個人就像是游戲里的主角,帶著一個附身的近戰精靈一樣,讓李畫塵頭痛不已,防不勝防。

    此時的李畫塵著實吃了苦頭。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的大腿、胳膊、胸口都被抽打的皮肉翻滾,慘不忍睹。

    周立哈哈大笑:“李畫塵,你不是很本事么?來啊!”

    李畫塵慘兮兮的,渾身的衣服破爛,血流的胳膊大腿上都是,氣喘吁吁地盯著周立。

    周立板著臉道:“兄弟,該上路了。”

    周立猛地沖過來,兩條龍再度漫天飛舞,李畫塵被纏繞其中,無法自救。勾魂鐵蟒瞬間纏住了李畫塵的一條胳膊,李畫塵牽扯不開的時候,那流星錘有被他一腳踹過來,李畫塵整個人都被拉扯的站立不穩,身形便宜,只能用另一只手的黑云橫斷去扛。與此同時,那雷骨追命錘也被他一腳踹了出來,直奔自己的胸口。

    李畫塵一咬牙,電棍伸出去打開開關,輕輕地觸在了九龍拉棺的尖端……。

    周立本來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了,李畫塵的胸口被砸碎就在此時,他想過李畫塵可能會搏命地采取這種手段,但是他沒想到的是,李畫塵的黑云橫斷竟然這么厲害,九龍拉棺被黑云橫斷彈飛一下,就有一個短暫的受力失控的空當,李畫塵就是看準了這個空當下手的。

    一瞬間,周立的渾身過電,整個人都猛地抖了一下,手上的力氣全部卸掉了,兩條龍瞬間失去了生命,那流星錘也被他突然的拉扯變的便宜了路線……。

    李畫塵屁事兒沒有,直接沖上來,抓住勾魂鐵蟒,繞在周立的脖子上,對著周立一頓猛錘:“我讓你裝比,我讓你裝比,我讓你裝比,我讓你裝比

    !九龍拉棺是吧?勾魂鐵蟒是吧?雷骨追命錘是吧?二龍戲珠是吧……。”

    周立被打的口吐鮮血,后退幾步,抬起一腳,直接踹翻了李畫塵,咬著牙沖了上來:“我宰了你!”

    李畫塵身形一個變化,復發泡制,又電了他一下。電這玩意沒辦法控制的,哪怕你是什么武林高手,身體一旦過電,除了顫抖和抽筋,也是什么都做不了。

    李畫塵又沖了上來:“你宰了我!?你宰了我!?你宰!你宰!你宰!你宰!你特么宰了我!?你宰我一個我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看……。”

    周立穩住了心神,感覺心臟砰砰地跳,一把甩開李畫塵,怒吼道:“你這個垃圾,我……。”

    這一次李畫塵連退都沒退,直接電棍就給他懟胸口上了:“垃圾!哼!?”

    周立靠著車子,被電的渾身哆嗦,李畫塵獰笑著一歪頭:“爽不爽?”

    之前的流星錘大哥見到這個情況,就爬起來要沖上來幫忙,李畫塵回頭一腳踹在他的斷腿上,他餐叫一聲,抱著腿滾在地上。

    李畫塵趕過去一腳將他掀翻,電棍直接懟在他身上,一下一下地開著開關:“幫忙是吧?地痞是吧?幫忙是吧?地痞是吧?”

    流星錘大哥徹底報廢,李畫塵回過頭剛要對付周立,就感覺一個鐵球直接飛了過來,啪地一聲,砸在了他的電棍上面。電棍瞬間碎裂。

    李畫塵嘗試按了一下開關,報廢了。

    李畫塵將電棍扔在一邊,看著周立。

    周立大口咳血,扶著車門慢慢地站起來,眼珠子通紅,聲音嘶啞的似乎恨不得把李畫塵生吞活剝:“李畫塵!”

    李畫塵擰著眉:“爺爺在此。”

    周立的一顆牙齒被李畫塵砸的有些松動了,嘴唇和眼角也打破了,坦白說,如果他不是上四門,李畫塵這一痛王八拳應該已經把他徹底打死了。

    此時的周立看上去也很慘,和李畫塵不相上下。他盛怒若狂,不僅僅是因為李畫塵打的他很狼狽,而且還因為,李畫塵只是一個中四門。

    這簡直都見了鬼了,天底下哪有中四門暴打上四門的!?李畫塵做到了。

    他的一對黑云橫斷,給周立創造了太大的阻力了。自己的許多致命的攻擊,都是兩個黑云橫斷給輕松化解掉的。

    周立慢慢地走向李畫塵:“黑云橫斷,呵呵,我原以為,什么遠古的諸神戰甲,都是一些江湖傳說,是一些大人物為了權力和地位制造出的名譽產品。想不到,竟然真的有這樣神奇的能力。是我孤陋寡聞了。”

    周立的表情猙獰,露出了瘋狂的笑容:“李畫塵,黑云橫斷,我收下了。”

    李畫塵搖搖頭:“你還是沒搞清楚狀況。老兄,凡是打我這對神器主意的家伙,最后都死的很慘。你還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不用死在這里吧?”

    周立突然猛地撲過來:“看看是你死還是我死!看招啊!”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