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萌妹契約者 > 790 我們一定可以
    “!”

    陰暗森林內一塊被強行清空的空地里,風琳好像察覺到了什么一樣睜開了眼睛。

    從最初踏入這個異空間時,她就變成了孤身一個人,不過即使遭到敵人的分斷戰略,風琳不會輕易驚慌,而為了找到敵人擊破,她迅速搜索了所在的地方。

    得出的結果卻有些意外。

    這里存在的生物少得可憐,仿佛才被戰火席卷不久,幾乎找不到活人,整體都破破爛爛的,廢墟一個接一個,完全不是預料中的那樣。

    雖說如此,風琳并未失去一貫的冷靜,在任何情況不明的現在,找找有沒有突破邊緣迷霧的可能性更恰當點。

    但是異空間被切斷得很徹底,虛無部分籠罩著整片視野,一開始冒險顯然不是量測。

    斷定敵人勢必接下來會有所行動的風琳,很快等到了對付她的襲擊,首先是來自神秘深淵的呼聲,體內流淌著的鬼神血液在沸騰,惡魔般的低語在耳邊展開,破壞、殺戮、悲憤,無數負面感情充斥了腦海。

    幸好風琳的血脈并不純粹,很容易就掙脫出來,隨即她遇到了鬼神派來的軍隊,那是仿佛從地獄冒出來的漆黑人形。

    “不是它們嗎……唔,是接連的戰斗讓我疲憊了嗎?”

    剛剛本能地察覺到危險,但現在看周圍不僅沒有任何氣息,同時什么聲音都聽不到,應該是自己多心了,所以風琳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將手中握著的‘刃舞’放到膝蓋上。

    這時候她身邊唯一存在的就只有碎裂的地面以及身下切斷的樹干,距離坐下休息到現在只不過兩三個小時,剛開始還有漆黑人形襲擊過來,擊退之后好像一切都重歸于平靜。

    多久了呢,只有自己一個人處于完全隔離的空間?

    “啊,最后一次是母親離開的那段時間,不,那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似乎能將她侵蝕殆盡的孤獨,眼下就浮現出這種極端的感情。

    與漆黑軍勢戰斗了近三天,各方面都顯得疲倦,這應該就是鬼神們想看到的局面,假如自己一松懈,絕對會有殺招,比如說鬼神血統的操控。

    可以看得出來,對方將己方一一分開的目的就是這個,否則不會單純派雜兵來消耗這邊的力量,確確實實地抓捕才是主心。

    “既然如此,我更不能放棄,大家肯定都在戰斗,我!”

    剛要站起來,樹林內就出現了急速奔跑著的腳步聲,風琳的神經瞬間繃緊,劍刃在手隨時準備拔出來,她緊緊盯住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直到那道身影真正出現在眼前。

    “琳,你沒事吧?!”

    竟然是風霞。

    “站住!也有是假貨的可能性,你有是風霞的證據嗎!”

    高度警戒著的風琳不會因為表象而被迷惑,比較正常,但對風霞來說這種反應稍許傷到自己了,作為與風琳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理應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識別出真假才對吧。

    “那我就說說琳小時候經歷的尷尬事吧,比如說被師匠帶著和我們一起洗澡的”

    “等下等下!我知道了,你是真的!所以別繼續說了!”

    要命,偏偏要挖女孩子的黑歷史,太過分了。

    總之是順利合流了。

    風霞的經歷其實也沒比風琳好多少,但至少有聽到來自輝夜的警告,因此才更清晰地把握到整體戰況,于是采取合適的方式切開虛無區域朝來到這個異空間。

    “簡單說就是屏蔽信號的強弱問題,應那邊好像更加棘手,反倒是我可以較為清楚地聽到輝夜的聲音。好,先來整理下現在的情況吧。”

    風霞目前所知的只有這個異世界分成了很多空間,鬼神們一開始就布置了陷阱,準備把己方所有精銳都逐一擊破,與風琳所判斷的一樣,鬼神白姬想將適合變成鬼神的特異者召為己用,現在風家祖地內就有數個強者頭發全部變白、被鬼神血脈影響到。

    “……是嗎,我應該是應對最輕松的那個了。”

    風琳看了風霞一眼,然后接過她遞過來的水瓶,身邊有可靠的人后,感覺心情就好受了不少,雖然風琳不想承人,不過不能否認風霞的到來讓形勢變得更有希望。

    漆黑軍勢依然沒有出沒的跡象,趁著可以休息的時間,憑借意志堅持到現在的風琳終于可以喘口氣,風霞讓她靠著自己,嘴角不由得泛起一絲微笑。

    當然沉默的氣氛并沒有持續太久,閉著眼睛調息的風琳很快就說到了重點話題。

    “吶,關于我母親復蘇的事情,你覺得她是誰?”

    “這件事啊,呃。”

    風霞有一剎那的呆愣,畢竟之前的重復看起來氣氛很好,不過風琳肯定是意識到那并不是真的風,蒼姬想要代替風還需要很多條件。

    好吧,既然被看破了風霞也不想繼續瞞著。

    “其實吧,師匠真的沒有死,就像我和輝夜重新回來一樣,師匠需要的是一個時機,之前是被風家祖先蒼姬占據了身體沒成功而已。”

    “……你說、什么?”

    “現在才告訴你們真是對不起,畢竟即使是輝夜也無法保證讓靈魂回到身軀的成功率,加上鬼神血脈,如果出意外不是鬧著玩的,師匠本人也是決定先瞞著你們的。”

    撫摸著妹妹的腦袋,防止她突然激動,風霞輕輕地傾訴道。

    而風琳的舉動也很反常,聽到真相后反而開心地落下淚珠,不過她隨即就用手擦掉。

    “是這樣啊,那就沒問題了,只要母親還能夠回來,其它事情根本無所謂!”

    “果然你也成熟了呢琳。”

    “唔,怎么說呢,雖然我現在也很生氣,但更多的是高興……嗯,既然如此我就更不能給母親丟臉了,我們要擊倒鬼神讓負面因素徹底消失,這樣的話母親就能平安歸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去,讓父親嚇一大跳。”

    振作起精神的風琳,下一秒就覺得很累,積累的疲勞在心中最大的傷痛消失之后一股氣涌上來,放松之后就徹底睡了過去。

    風霞綻放出微笑,把妹妹抱在懷里,看著她的睡顏,只覺得突破虛無的努力很值。

    “所以能請你們別來打擾嗎,現在可是姐妹和解的溫馨場景,連生命體都算不上的東西就不要出來破壞氣氛了。”

    帶著怒意低喝了一句,風霞抬手在頭上制作大量劍刃,直指躲藏在樹林內的漆黑人形。

    偏偏在這時候出現真是不懂風情,不過風霞有信心在不驚醒風琳的情況下將敵人掃清。

    “啊,這莫非是一種flag?不,像我這樣的謎之女主角x,任何臺詞都是合理的。”

    女主光環!無所不能!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