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27 命最金貴
    “不要動。”冰冷陌生的男聲傳入耳中,媽的,我們這是被發現的節奏么,我們后面現在肯定有好幾個帶槍的。

    一把槍抵在后腦勺上,我當然是要不敢動,周家齊亦是如此,我和周家齊面面相覷,卻都只能聽那槍主人的話。

    “手抱頭,進去!”他們又繼續命令我們。

    周家齊對著我眨了下眼睛,他是在告訴我,聽他們的先進咖啡廳,我和周家齊抱著頭走進咖啡廳。

    嘭!我被身后的男人猛的一踹,硬生生的倒在地上,頭與地面撞擊,撞的我頭暈眼花的。

    周家齊也被推到在地上,他跌跌撞撞的爬起來將我扶起,周圍一群黑衣人持槍將我們團團圍住。周玲臉上掛著笑:“李雨桐……李云威和方沁的女兒,膽子倒是不想,你知道我是誰么?”

    我望著她,忍不住咬牙,就是這個女人害死我爸媽,肯定是因為我爸媽發現了她販毒。現在我落在她手里了,她是不是也要殺了我?

    我又恨又怕。

    “你是誰?你不就是害死自己嫂嫂兼小姑子的殺人犯么?”周家齊倒是沒有絲毫的畏懼:“怎么現在想殺了我們斬草除根么?你還得問問你哥哥同意不同意,我可是周家一脈單傳。”

    他們這些人都很注重傳宗接代的,絕對不可能說親兒子死了,就隨便領養一個孩子回家。周玲可能不在意,但周朝章在意,莫不然就周家齊對他那種態度,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周玲顯然是很想殺周家齊,她手里捏著槍,直指周家齊:“你以為我不敢殺你么?”

    周家齊冷笑:“殺啊,你殺了我啊?就算我今天死了,我還是和我愛的人一起死的,你呢……周玲,你這輩子有什么?你戀上自己的親哥哥,害死嫂子,甚至連自己親兒子的命都不顧,丟下年幼的女兒不管,亞洲最大的毒梟,你可真成功啊!”

    周家齊不怕死的指責周玲,站在旁邊的周朝章卻什么也沒說,他之前不是還很生氣的讓周家齊不要污蔑周玲么?看來他已經相信是周玲害死了周家齊媽媽,周朝章現在就是面無表情的。

    一聽見周家齊這樣說,周玲便激動了:“家齊,到底我是你姑姑,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還是你姑姑,你現在認錯還來得及。”

    我不知道周家齊到底錯在哪里,果然,這些人的世界觀都和正常人不一樣。周家齊雖說偶爾會不太正常,但大部分時候他還是正常的,這會兒他的三觀是很正的,況且他還那么恨周玲,更是不會什么所謂的認錯。

    他咬牙切齒道:“我可沒承認過你是我姑姑,你是害死我媽的兇手,你是不顧倫理的……變態!”

    過去周家齊會提起他媽媽,但從來都不曾像現在這樣激動過,原來,面對仇人真的無法冷靜,能冷靜的人當真是高手中的高手。

    很顯然,周家齊他不是高手,他只是個普通人。他還在刺激著周玲:“怎么,害死我媽媽不敢承認么?”

    “你閉嘴!”周玲槍口直指周家齊的腦袋,我生怕她真的會開槍,如果她真的喪心病狂的開槍了,那么周家齊必死無疑。

    我握住周家齊的手低聲道:“家齊,冷靜點兒。”

    周家齊渾身都在顫抖,站在周玲旁邊的周朝章面無表情,他的神情有些恍惚,看著很是不對勁兒。

    “里的人都出來!”正在此時,外面忽然一片敞亮,不知什么時候圍了一圈兒武警,葉星也在其中。

    在她身邊的人……是韓宇,韓宇怎么會和葉星在一起,不是說了盡量不牽涉警察么?

    不過,現在容不得我想太多了,被包圍的周玲就如同一頭發怒的母獅子,厲色滿面:“不要進來,否則,這里的人一個也別想活!”

    我還未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周玲拎住,她卡住我的脖子,槍口對準我的腦袋。

    “你放開她!要抓人質,抓我!”周家齊見槍口對著我,頓時就慌了,我動也不敢動,我生怕我一動,她就會打爆我的頭。

    說實話,我真的很怕死,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怕死過。我曾經是個渾球,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還真容不得我渾球。周玲曾經是偵察兵,一般的警察根本對付不了她,能對付她的,恐怕就是像葉星那樣的警察。

    周玲拽著我,慢慢后退,那些黑衣人也拿著槍和葉星他們對峙。

    葉星卻絲毫不后退,也不顧我們被困的三個人。

    周朝章站在周玲身后,一下子哭,一下子笑的,像瘋了一樣,他不會知道了是周玲害死了周家齊媽媽就瘋了吧!

    “嫣兒……嫣兒……我錯了……我錯了……”忽然,周朝章跪倒在地上,驚恐的望著空中,那種眼神就像是見鬼了。

    他不會是產生幻覺看到周家齊媽媽了吧?周家齊眉頭緊皺,更是緊張,其實他真的很在意他爸爸的。

    周玲現在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比起她和周朝章所謂的愛情,她更在意她自己的命。

    她本事不小,卻是寡不敵眾,聲音頓時尖利:“不要過來!你們敢過來我就殺了她!”

    我心里怕的要死,可我還是希望葉星他們能過來,因為無論他們過來不過來,周玲肯定都會殺了我。

    周家齊也被團團包圍,可他更緊張我,他怕周玲真的會一槍打爆我的頭,就像我剛才怕周玲會殺了他一樣。

    周家齊萬分緊張的沖周玲喊:“你放開她,要人質你抓我,你抓我啊!”

    周玲現在已然是喪心病狂,她發出尖利的笑聲:“還挺替對方著想的,哈哈哈哈,真是和你爸爸一樣啊!好啊!我成全你,你過來!”

    聞言,周家齊顫顫巍巍的走過來,周玲猛的將我甩開,擒住了周家齊。看見槍口對著周家齊,比對著我自己更讓我害怕,我第一次因為驚嚇過度而哭了:“家齊……家齊……”

    周家齊像是在向我交代遺言一般道:“小桐,不要害怕,要是我死了,你就一個人好好的過,反正我是個人渣,跟著我沒什么好處,我又花心。”

    隨著他說話的聲音,葉星他們已經越靠越近了,葉星面色冰冷,一群警察已將那群黑衣人給包圍,比起別的東西,他們中間是更珍惜生命,一個個都抱頭蹲下,唯有周玲還在掙扎,葉星大聲呵斥道:“周玲,束手就擒吧!不要傷及無辜。”

    “束手就擒!我又沒有做錯什么?我只是通過我的方式得到我想要的東西,我錯了么?”周玲不知是哭還是在笑,開始胡言亂語起來:“我做的一切都是對的!錯的人是你們!錯的人是沈嫣!那個賤女人!竟然和我搶我哥哥!她斗得過我么?到死我哥也恨她……還有……還有這個孽種……,呵呵呵呵,還要報仇,你有什么資格報仇!”

    周玲笑得很瘋癲,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而虧心事做多了,自然也就容易精神失常。平時看上去是很風光,很厲害,到了夜里午夜夢回之時不知多少次被噩夢驚醒。

    此刻的周玲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瘋笑著:“我現在就殺了他,我現在就殺了這個孽種!一看見他就讓我想起那個惡心的女人!”

    砰!不太大的咖啡廳里忽然一聲槍響,周玲的瞪大了眼睛,猝然倒地。周朝章手里捏著一把槍,顫顫巍巍的站在那里,嘴里喃喃道:“原來嫣兒沒有背叛我,原來她沒有背叛我……”

    砰!又是一聲槍響,周朝章打爆了自己的腦袋,他的動作太快,旁邊的人完全都沒反應過來,周家齊瞪大了眼睛,眼淚順著眼角落下,渾身都在顫抖,壓抑了許久的情緒一觸即發:“爸!爸!爸……”

    他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去扶起周朝章,不,應該說是周朝章的尸體,葉星看著地上的尸體,閉了閉眼道:“抬走。”

    最后硬生生的從周家齊手里拖走了周朝章的尸體,我討厭周朝章,可我愛周家齊,看著他那樣,我也想哭。

    我走上去抱住他,周家齊也死死的抱住我,哭得像個孩子:“小桐,我媽死了,我妹死了,現在連我爸也死了,我什么都沒有了……都沒有了。”

    正如我曾經說的那樣,周家齊真的很在和他爸爸的,雖然他倆關系的確很差,可那個時候他爸爸到底是活著,現在忽然就這么死了,他肯定接受不了。如果……我爺爺他們也沒有了,我想我不會比他好到哪兒去。

    我輕拍著他背,在他耳邊道:“你還有我,家齊,你還有我。”

    我第一次看見周家齊哭,男人有淚不輕彈,此刻的他卻哭得如此。而我的心也跟著在哭,也跟著在疼,我就這樣靜靜的抱著他,許久許久,直至韓宇走了進來,他的臉色很蒼白,滿懷愧疚道:“家齊,對不起,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我只是發現你們被困了,我實在沒有辦法,所以我就……把周玲犯罪的證據交給了葉星,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死。”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