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13 依賴之心
    我轉過頭,看著他,周家齊眼眸里的神情讓人看不明白,嘴角掛著淺笑:“你說呢?”

    “我不知道。”我佯裝糊涂,我也不全然是在裝糊涂,我摸不透周家齊,他那樣一個自尊心強的男人在被我百般**,幾乎可以說是把他的自尊踩在腳底下,他傷我深,我未必傷他淺。

    可到頭來,他還幫我,在有意無意間都給了我溫暖。我最怕的,便是周家齊給的溫暖,我貪婪的想得到那種溫暖,卻又怕有一天會失去,更是……,我心底里的情緒一并涌上來,我望著周家齊,神情毫無波動:“周家齊,不要對我太好。”

    周家齊轉了一圈兒走到我前面,靠近了,精致而英俊的面容笑意甚濃,語氣無賴:“我樂意。”

    “咱們遲早是要離婚的不是么?”我猶豫了許久才說出這話:“況且,咱們也不是真結婚。你知道的,我脾氣不好,對你也不溫柔,咱倆的圈子也不一樣,就連觀念也不一樣,所以,不要對我太好。”

    我是一只刺猬,滿身的刺,當我想將它收起之時,現實卻讓人我再次長滿了刺。我怕我會刺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我眼前這個男人未必不是刺猬,兩只刺猬不停的刺痛著對方,會有什么好結果?

    相愛,不一定要在一起。我忽然間明白了那句聽上去很矯情的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倘若我家當真生了變故,我會和周家齊相忘于江湖,如果度過了,我還是會離開。周家齊對我好,我不是不知道,只是太好,反倒會更痛。周家齊想要的和我不一樣,他出身不平凡,周圍的一切都不平凡,想要的自然也是不平凡的人生,如果他甘心于平凡,也就不會利用郁明珠了。他也不會……走邪門歪道的去發展壯大,也許我這樣想實在是不懂得感恩,可我只是想要簡單點兒,我不想過得那么復雜,那么累。

    如果可以,我想做一個傻子,一個像王二丫那樣的傻子,不去多想,也不去埋怨誰,傷心了便哭一場,哭過了便又喜笑顏開。

    周家齊不是傻子,他卻對著我笑:“我說了,我樂意,你管得著嗎?”

    我一本正經的,他滿臉玩笑,我頓時有點兒無語,干脆轉身進去。周家齊這廝,和他多說什么也都是白搭,我還是去睡覺好了。

    這會兒住的酒店倒不止一個房間,也不止一張床,我繁瑣了門,靠在床上便睡了去,胡思亂想的,也還是睡了去。

    轟!隨著一道閃電,驚雷轟鳴,打雷了……,我猛的一顫,瑟縮在被子里,雷聲陣陣,嚇得我頓時就沒了睡意,可我又不敢動。我怕打雷,我覺得這是病,矯情公主病,我討厭自己這樣,但又忍不住會害怕。

    咚咚咚,伴隨著敲門聲,門外傳來周家齊的聲音:“李雨桐,你沒事吧。”

    我沒說話,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如果在家里我還沒那么怕,可是在這里我就怕的要死。

    敲門聲愈發激烈,周家齊著急了:“李雨桐,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最多就是受點兒驚嚇,哪年夏天不打雷,只是人都是有依賴思想的,我顫顫巍巍的起來開了門,看到周家齊站在門口,想也沒想就撲進他懷里,渾身抖得厲害。

    其實打雷真沒什么好怕,我怕的不過是十多年前的陰影罷了。

    周家齊輕拍著我的后背道:“別怕,我在這兒呢。”

    我靠在他懷里一動也不敢動,明明告訴自己離得他遠點兒,卻總是那么依賴他。周家齊抱著我到了床上,自己也擠了上來,雷聲還在繼續,一雙溫暖的手捂住我的耳朵,伴隨著溫熱的氣息,男人溫柔道:“睡吧,沒事。”

    許是因為有周家齊在身邊,我安心了不少,也就睡了去。

    第二天醒來睜開眼便看到周家齊那張好看的臉,他眼神迷離的看著我笑:“早安。”

    我還沒睡醒,半夢半醒的:“早安。”

    在三亞這幾天,我還算輕松,周家齊雖然偶爾會嘴賤一點兒,卻是規矩的很,沒對我動手動腳的,若是在以前,以他的性子,指不定會對我做出什么事兒呢。

    因此,我仿佛對他有了些改觀,其實周家齊沒我想的那么不要臉。

    回到雁城之后,一切又恢復了從前的樣子,上班下班回家,唯一不同的是,現在回家是回周家。說實話,我還真不大愿意回周家去,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回去沒人還好,回去看見周家齊他爸,我心里就很不舒服,我會想起周玲,是周玲害死了我爸媽。我也不想看到謝雅欣,雖然她很無辜,可是但凡是看到這些人我就會想起某些事情。

    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周家齊爸爸回來的很早,謝雅欣今天也挺正常,這并沒有什么,重要的是他們叫了蘇月來吃飯。

    謝雅欣對著蘇月是滿臉慈愛,能不慈愛么?是自己親生女兒,可惜蘇月一度以為謝雅欣是把她當兒媳婦。

    這算是周家人第一次正正經經的坐在一起吃飯吧,可是氣氛并不好,這氣氛也根本好不起來。蘇月看我的眼神依舊像是在看情敵,還時不時的給周家齊夾菜,仿佛從前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家齊,我記得你最愛吃這個吧。”

    “我不愛吃。”周家齊面無表情,沒有打算給蘇月面子。

    蘇月也算是一朵大奇葩了,當初為了拆散我和顧泉都和顧泉爬上了床,顧泉對她死心塌地,我一心以為,她是有可能嫁給顧泉的。

    可現在呢,她好像并沒有要嫁給顧泉的意思,也許是因為顧泉變成窮光蛋了,所以她現在想跑來當我和周家齊的小三兒了,在她身邊的富家子弟頗多,周家齊算是其中的佼佼者,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她就是喜歡周家齊。

    喜歡歸喜歡,我和周家齊都結婚了,我現在還坐在這兒,雖說我和周家齊的婚姻是有名無實,但到底在旁人看來,我還是周家齊的妻子,她倒好,這是當著面兒勾引人家老公么?

    可惜的是,周家齊并不解風情,他面色如霜:“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吧,我去隔壁。”

    說完就起身,我一個人坐在這兒也怪尷尬的,于是我也吃完了,跟著周家齊去隔壁找王二丫。

    其實這一頓飯也不過是做做樣子,奈何周家齊并不大愿意做樣子,照他的話說,過一段時間就得搬出去了,還做什么樣子,那些媒體愿意怎么寫怎么寫,過段時間有新的新聞出來就能把我倆結婚的事給蓋過去。

    在八月初,我們便搬了出去,因為有新聞把我們這事兒給壓下去了。這個新聞幫了我們,卻苦了別人。這次的新聞主角是尹澤熙,劉小倩那個明星男友,說是……他將要和一個比他大十五歲的富婆結婚了,這不是緋聞,是他親口承認的。

    就是在今天,一個美好的周末。電視上直播二人奢華的婚禮,大屏幕上的尹澤熙對著旁邊那個看上去比他成熟許多的女人深情告白,然后兩個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我看著電視,基本可以想象劉小倩現在的神情。我想了想,還是撥通了劉小倩的號碼,嘟嘟嘟嘟……響了許多聲之后都沒有反應,她不會是受不了刺激出什么事兒了吧!

    “尹澤熙!”隨著一個熟悉的女聲,我看到劉小倩出現在大屏幕里,她手里提著個奶油蛋糕,嘭的扔尹澤熙臉上,臉上堆著凄涼的笑:“尹澤熙!新婚快樂!”

    尹澤熙被砸得滿臉的奶油,發型什么的都毀了,許是沒想到劉小倩會忽然出現,還做出這種事兒來,給嚇呆了吧,別說他沒想到,連我也沒想到。以劉小倩的性子就是罵別人男朋友罵得跟狗一樣,夸自己男朋友夸的跟神仙似的,就是自己男朋友做錯事兒了,那也是對的。可是現在,她竟然做出了這么瘋狂的事兒,尹澤熙旁邊的女人見小白臉被人虐了,當時就怒了,啪的一巴掌就扇劉小倩臉上,聲色俱厲:“你是誰啊!”

    因為劉小倩的出現,現場頓時混亂了,記者們相機啪啪啪拍個不停,劉小倩像個瘋子一樣對著那個女人吼道:“我是誰!我是誰你還不清楚么?老女人!裝什么裝!你和尹澤熙結婚就結婚,做什么拿錢讓我離他遠點兒!還去警告我家里人!你以為這種膚淺的男人誰都愿意要么?知道他本名叫什么嗎?他叫尹旺財!好聽吧!就跟周星馳電影兒里的狗一個名兒,你倆是絕配!我高攀不上!我也不想高攀!老女人!別以為有兩個臭錢就了不起,我告訴你,你們!你們這對絕配要敢再去騷擾我家里人,我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鬧鬧……”

    哎呦,劉小倩說尹澤熙是狗,又說尹澤熙和老女人是絕配。她這不是**裸的罵人**配狗么?

    劉小倩這樣一說,現場更是一陣轟動,都議論紛紛的猜測劉小倩的身份。

    “誒!這不是尹澤熙那個腦殘粉么?”其中一個記者認出了劉小倩。

    “我不是什么腦殘粉!我是尹澤熙的女朋友!”劉小倩走到主持人旁邊,防不勝防的奪過主持人手里的話筒,笑得滿臉凄然,淚也跟著掉下來:“我從二十一歲和尹澤熙在一起,我養了他七年,我以為等他出頭了,我的苦日子也就熬到頭了,可是……等他出頭了,他就要娶這個老女人。人之常情嘛,我也不想再多做糾纏,我沒想到,他們竟然還去騷擾我的家人,要我們家搬出原來住的地方,我爸爸還被這個女人請的打手個打傷了,現在還躺在醫院里生死未卜!各位記者朋友,如果你們不信,大可跟我去醫院……”

    “保安,保安!趕快把這個瘋女人給拉出去!”老女人頓時驚慌失措,嗓音尖利的大喊。

    劉小倩一胳膊怎么能擰得過大腿,我覺得我很有必要過去一趟,慌忙的穿上鞋子就跑出了門兒,剛剛走到門口就看見周家齊,周家齊滿臉莫名的看著我:“你干什么呢?”

    “劉小倩出了點兒事兒,我得趕過去。”我在意親人,也在意朋友,劉小倩與我而言,不光是朋友,有時候也是親人。

    周家齊眉頭微皺,拉住我手臂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