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09 情深失態
    韓夕本想說什么,話未說完,卻沒有繼續再說下去,只對我道:“早點兒休息吧,別胡思亂想的。”

    我胡思亂想?我表現的有那么明顯么?明明是她更心神不寧啊。

    當然,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點點頭道:“好。”

    然而,我這一夜都難以入睡,第二天也是一大早的就醒來了。我想,是不是我最近太閑了,所以總愛瞎想,看來還是上班比較好。得去找個工作了,家里的生意我也插不上手,估計之后越攪越亂。

    我在網上連連找了幾天工作之后,最后宋鳴打了個電話來問我說:“你在找工作。”

    “嗯。”我懶洋洋的作答。

    宋鳴說話的語氣如同以往,很隨意:“你要是實在閑得慌,你就回時代吧。”

    我苦笑:“哎呦喂,您可別說了,我能回來么?我回來還不得惹多少緋聞呢。”

    哎,說起緋聞,宋鳴的緋聞就沒斷過,自從潘洋洋出事以后,他就把薛安芷給踹了。這件事情我倒沒覺得宋鳴有多大的錯,反正薛安芷也沒吃虧,從一開始和宋鳴在一起,還不是因為宋鳴是時代的總裁,走在時代那叫一個揚眉吐氣。就是現在被甩了,依舊是以總裁的女人自居,聽起來,還真有點兒小言的味道,咳咳咳……總裁的女人……

    這事兒是亮亮打電話告訴我,亮亮那家伙老愛八卦了,而且講得是聲情并茂的。

    這個事情宋鳴心里也有底兒,卻從來沒有放在心上,他淡淡道:“清者自清,怕什么緋聞,又不是沒鬧過。”

    “好吧,我暫且先回來。”我其實還是挺想回去的,我對時代,還真有點兒感情。

    說起來,時代在前兩個月還算是經歷了一場大風波,因為最初時代是胡心婷投資的,胡心婷出事之后,時代多少會受影響,好在胡心婷和顧家害的本來就是宋家,如今一切物歸原主。

    我回到時代之時,是在三天之后,好死不死的剛剛回去就碰到薛安芷,她看著我格外不順眼,當然,我要看著她順眼就奇怪了。

    時代的依舊如以往,亮亮依舊坐在我對面,這算是宋鳴給的優待么?一切照舊。

    唯一改變的就是薛安芷很囂張,第一天就找我麻煩,聽說她還找旁邊的人的麻煩,一個個都是敢怒不敢言。這些人也都是欺軟怕硬的,薛安芷家里有錢,說白了,來這里純屬是混日子,人蠻橫,臉整容七八次,也沒整出個一二三來。她唯一的優點就是頭腦簡單,人家正兒八經,裝得很赤誠的夸她兩句,她就不太分得清到底是在譏諷她,還是在夸她,潛意識里覺得人家在夸她。

    哎,其實我還挺羨慕她的,頭腦簡單點兒,也就不會胡思亂想。像王二丫那種貌似也不錯,李雨桐啊李雨桐,你是有多無聊,竟然羨慕起弱智的王二丫來了。

    他的確是讓我羨慕,至少人家找他麻煩,他不會心煩。我正對著電腦看圖,就有人找我麻煩了,沒錯兒,就是薛安芷。

    她現在還是宋鳴的秘書,雖然壓根兒沒干什么實事,卻是把傳說中的淫威發揮得淋漓盡致,抱著一摞文件了啪的就扔我桌子上,以高人一等的姿態說:“李雨桐,把這些報表都整理出來。”

    我略微少了一眼,冷聲道:“薛秘書,這并不在我的職務范圍之內。”

    “怎么就不在你的職務范圍之內了,你是公司的員工……”

    “你難道不是公司的員工么?薛秘書?還是……你認為你不是公司的員工?”

    “我當然是公司的員工,李雨桐不要想偷懶……”

    呵呵呵,我偷懶,我現在真想站起來抽丫一嘴巴子說:“傻逼,你他媽腦袋里裝的屎吧!”

    我也就是這么想,我也不能真抽她,或者那么直接的罵她,作為一個有素質的人,我不能像潑婦罵街是似的,雖然……我有時是挺潑的。弄不好,人家還以為我和薛安芷是為了宋鳴爭鋒吃醋呢!反正我不是,至于她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我微笑著說:“嗯,既然薛秘書也是公司的員工,應該很清楚公司的規章制度吧,這些東西,好像不該我們這個部門兒管吧?倒也不是我懶,只是吧,我們都不是專業的,要弄砸了可不好。”

    “這些東西不重……”薛安芷話還未完,接著臉色大變。我估摸著她是想說這東西不重要,要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她又兇神惡煞的讓我做什做?明顯是故意為難我,她再蠢也不能那么直接拆了自己臺。

    我也不打算拆她的臺,接著話茬很自然的說:“這東西是不重,所以薛秘書一個人可以搬走吧,還是需要我幫忙?”

    薛安芷沒能為難到我,還碰了一鼻子灰,抱著那一摞資料氣呼呼的走了,屁股扭的那叫一個夸張。嘭!忽然一聲巨響,漫天的白紙,地上一個女人呈大字型趴著。

    薛安芷摔倒了,目測是因為高跟鞋穿太高,貓步還走那么夸張,沒摔成腦震蕩就不錯了。周圍并沒有人去扶她,一個個都是看笑話的姿態,尤其是錢雪雪,她直接笑出了聲。

    我忍不住搖搖頭,嘖嘖嘖,她這是有多高興啊,竟然笑出了聲兒。我忍不住提醒她:“別笑了,小心她跳起來抽你。”

    錢雪雪趕忙捂住嘴巴,強忍著沒笑,眼神里藏不住的幸災樂禍。我發現自從我和宋鳴的事兒過去之后,現在再回來,錢雪雪就對我沒什么意見,她就對總裁的女人有意見。她為什么對總裁的女人有意見呢?據我長久觀察得出的結論是:她放棄亮亮了,她改暗戀宋鳴,而且暗戀得無可救藥,比當初對亮亮還來得激烈。就像粉絲追逐偶像那種的癡迷。

    哎,無可救藥啊!錢雪雪這人其實心還不算壞,也不算丑,就是不會打扮,打扮出來雖不算是美人胚子,到底還能是個小清新。

    宋鳴并非很在意容貌的人,如若他最初很在意那些,他也不會和潘洋洋有那么一段傷心往事。

    可惜啊,宋鳴心里恐怕再容不下別人了,就算容得下那都是好多年之后的事兒了,到時候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怪大媽。那更年期,肯定會很奇怪。

    錢雪雪馬上就三十了,過不了幾年就黃花菜了,指不定那時候宋鳴會看上比他小十幾歲的,尋找代替品什么的。

    李雨桐,你又在想什么,先管好你自己吧,離得那個薛安芷遠點兒,誰知道她會不會又出什么幺蛾子。

    薛安芷被摔了之后,還真沒出幺蛾子了,足足安分了一個月,到了六月下旬,天氣愈發的轉暖之時,她又躁了起來。

    中午我和亮亮正在食堂吃飯,薛安芷扭著她的圓屁股和一看著不太熟悉的女人一起走過來,我琢磨著那一定是她的隊友。

    “李雨桐,聽說你又和天齊的少東分手了?前些日子見你們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分手了。”跟著薛安芷一起來的女人和她一起坐在我們旁邊的空位上,擺出一副和我很熟的姿態問我。

    我沒有答話,掃了她一眼,反問:“我認識你么?”

    “你自然是不認識我,不過我認識你。”女人話說的倒還挺自然的:“我也認識天齊集團的少東,他和我的朋友郁明珠小姐很熟悉,你認識吧。”

    呵呵,這個女人是拿出郁明珠來自抬身價么?還是想吸引郁明珠的粉絲來圍毆,我旁邊就有一個,不過我看錢雪雪比較想沖上去揍她。

    我也就不客氣了,笑問她:“這位小姐,請問你是時代的員工么?”

    女人擺出一個自認為很大方的笑容:“我是安芷的朋友。”

    我點點頭:“哦,薛秘書的朋友啊,那更應該知道了,我們公司食堂除了本公司員工之外,外面的人可是不能隨便進來的,薛秘書,你應該知道吧?”

    薛安芷大約沒料到我會說出這話,頓時尷尬不已,最后直接惱羞成怒:“李雨桐,我帶誰進來關你什么事,你以為你是誰啊?天齊集團少東的未婚妻?還是宋鳴的女朋友?要你多管閑事,別在我面前裝,你現在回來做什么?怎么,被周家齊甩了,又回來糾纏宋鳴是不是,宋鳴公司出事的時候你在哪兒……”

    “薛安芷!”宋鳴不知何時出現在薛安芷背后,一聲爆吼,嚇得薛安芷手里的筷子都抖地上,整個人都呆了。

    我也呆了,宋鳴怎么會忽然出現,而且還這么氣勢洶洶的,那眼神就像要殺了薛安芷似的。肯定不是因為薛安芷在公司里狐假虎威的,他要是因為這事兒早就發火了。

    薛安芷都還沒反應過來,宋鳴就沖過去揪住她的衣領子,薛安芷旁邊那個女人嚇得瞬間躲開。宋鳴那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我都覺得他要揍薛安芷了,能把宋鳴招惹成這樣,難道……是因為潘洋洋,薛安芷這種腦子,指不定無意間就能干出什么讓宋鳴不爽的事兒。

    宋鳴這會兒要是真揍了薛安芷,那傳出去還了得,我慌忙站起來拉住宋鳴,斯拉硬拽的把他拽開,低聲道:“宋鳴,冷靜點兒,別這樣。”

    宋鳴雙手捏緊了,眼里全是火兒,怒視著薛安芷,渾身都氣得發抖。我真怕他干點兒什么出來,附在他耳邊道:“如果是因為洋洋,那你更不能這樣,洋洋可不希望你這樣,宋鳴,冷靜點兒。”

    對付宋鳴,還是洋洋這兩個字更管用,他沒有要打薛安芷了,指著食堂門口怒道:“滾!不要在出現!”

    滿食堂的人皆是面面相覷,連飯都沒吃,一個個的盯著薛安芷。薛安芷愣愣的看了宋鳴半刻,哭著就跑了出去。

    宋鳴氣得都漲紅了臉,我拉著他坐了下來,遞給他一杯冷飲:“冷靜下。”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