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04 水火不容
    周家齊這個賤人!媽的,活該被抓到局子里去!為啥人家犯事兒是往派出所抓,我和他一塊兒去紅燈區就被弄去了局子里。

    因為他是賤人,他太賤了……,呵呵呵,說白了就是他嘴欠,當時不知道說了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話,最后給整局子里去了。

    我懷疑他當時辱罵人家掃黃的警察,指不定還說妓院是他開的,也有可能因為人家其實早認出他是天齊集團的少東,所以直接給局子里去了。

    要不是他有個局長舅舅,他早不知道死了幾百回了。現在他竟然對他局長舅舅的兒子說出這種話!這廝就該直接弄到局子里去,派出所都不用了,弄重刑犯監獄里去,關他個十年百年的,讓他跟那些死變態關在一起,整天被蹂躪!

    我聽見他說的那話都想沖過去揍他,沈寂卻很淡定,只無奈的搖搖頭。周家齊旁邊的兩個美女見狀,也跟著周家齊瞎起哄,對沈寂冷嘲熱諷的:“哎呀,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沈局長的私生子啊……,聽說你媽可是……”

    沈寂好像隱忍慣了,并沒有說話。可我忍不住了,我現在真的覺得周家齊賤到沒有底線,他身邊討好他的人也不知死活的犯賤。

    沈家的兩兄妹似乎都很低調,也不愛他們這些人計較,這些人就以為人家說好欺負了么?

    于是那倆女人話還沒說完,我就冷聲打斷了:“私生子怎么了?私生子總比狐假虎威的雞強。也比只會仗勢欺人的種豬強!一群畜生好意思取笑人……”

    呵呵,沒辦法,我這人天生有狹義心腸,別說我和沈寂有過那么一段淵源,就是沒有,我也看不慣眼前這三個人。

    周家齊本來就是個賤人,他依舊神態自若的站在那里,他旁邊的兩個女人臉都黑了,其中一個看上去更漂亮些的怒指著我:“你什么東西啊你!做什么罵人?有沒有素質啊你!”

    我冷笑:“我就罵怎么了,賤人不就該罵么?再說了,我說的是事實,你本來就是雞!你以為你套上山寨版的鳳凰毛就能變鳳凰了!巴結討好種豬,也不過是變成母豬而已,一輩子也變不成鳳凰。”

    “行了,小桐。”沈寂嘆氣,拉著我便想走。也不知道是不是沈家家教的緣故,沈家兩兄妹都特別的低調,倒不是怕誰,只是懶得搭理他們。也許,也是怕給他們老爹惹事兒。

    那倆女的被我罵得說不出話來,許是見我對著周家齊能這么不給臉兒,還是和沈寂在一塊兒的,琢磨著我有點兒什么來頭,便沒有再罵下去了。她們敢對沈寂說那種話,也還不是仗著周家齊,此刻嗲聲嗲氣的對著周家齊撒嬌:“周少,你看看她,她是誰啊!她怎么可以這樣欺負人,她太過分了,周少……”

    周家齊臉上掛著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她一向就是這樣,她今天沒揍你們已經很給你們面子了。”

    “李雨桐,你還是那么牙尖嘴利。”周家齊走了過來,不緊不慢的說道。

    那兩個女人一聽我就是當初和周家齊傳緋聞傳得熱火朝天的李雨桐,頓時露出不屑的目光,因為我從來沒告訴過任何人,我是韓三爺的孫女,當然,家里人也不愿意別人知道我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

    對著個沒權沒勢的我,她們自然就不怕什么了,繼續譏諷道:“呵!我當是誰呢,以為自己多高貴呢,現在……”

    “行了,你們走吧,我還有事兒。”周家齊不耐煩的打斷了她們的話,兩個女人頗有不情愿。

    周家齊這廝翻臉跟翻書一樣快:“怎么,不想走,還想讓我送你們么?”

    我看出來了,這兩個女人估計是想巴結周家齊,撈點兒什么好處,可惜周家齊看不上她們,估摸著心情本身也不太好,所以就故意帶她們來貧民區,請她們吃幾塊錢的牛肉面,丫還真夠損的。

    因為我們幾個人在這里相互辱罵,牛肉面攤兒一下子變得**味兒濃郁。那倆女人聽了周家齊那一番話,只得黑著臉走了。

    牛肉面攤兒的老板和我很熟,見我怒視著周家齊,趕忙上來勸我:“李小姐啊,別這樣啊,今天啊,我免費請你吃牛肉面,大塊兒肉的。”

    老板怕我們打起來砸了她攤子, 我硬生生的將氣兒給咽進了肚子里,對沈寂道:“來都來了,走什么。”

    做錯事的人是周家齊,我為什么要躲著他,我吃我的,他吃的他的,我做什么要走。我拉著沈寂坐在旁邊的小凳子上,背對著周家齊,對老板喊道:“來兩碗,一碗要醋,一碗多辣椒。”

    周家齊那個死不要臉的混帳東西,他也跟著坐了下來,對沈寂說:“喂,沈寂,你不會那么小氣吧!我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就這么板著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做了什么十惡不赦的事兒呢。”

    言語間,他有意的瞟了我一眼。沈寂不是笨蛋,哪里看不出來周家齊就是故意來找茬兒的,不過他度量大,搖搖頭笑道:“你知道的,我本來就是這種表情,沒什么好生氣的。”

    “我就說你怎么會那么小氣,雖然說,你和沈黛不一個媽,但咱們親戚情還是在的對吧!”周家齊臉上笑著,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想揍死他。

    我不知道沈寂怎么就那么能忍,反正,我有點兒忍無可忍了,忍不住怒道:“周家齊!你夠了沒?你還有沒有良心!人家幫過你多少次,就算你對我有意見,拜托也別牽連到別人好么?”

    “小桐,行了,家齊他就是那樣,他沒什么意思的。”沈寂其實不是不生氣吧,他是懶得去搭理周家齊。也不想和周家齊鬧出點兒什么事兒來,讓他爸爸沈浩嚴不好處理。雖然周家齊是周朝章的兒子,卻也是沈嫣的兒子,沈浩嚴對他還是有那么一點兒感情的。

    聞言,周家齊對我笑道:“聽見沒,李雨桐,別整天有被害妄想癥似的,你以為你自己有多大魅力呢,我會因為你遷怒沈寂……”

    呵呵呵,他明明就是因為對我有意見才遷怒沈寂,這會兒還如此冠冕堂皇的說他沒有遷怒沈寂,我笑:“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有多大魅力,我只是看得出來,某些人天生犯賤!天生就不要臉!”

    “想罵我就直說,說周家齊犯賤,周家齊不要臉,做什么拐彎抹角的。”周家齊陰陽怪氣的接了話茬。

    媽的,我會說我現在想跳起來打死他么?當初是他傷了我,是他讓我們之間越走越遠,現在這樣子,搞的就好像是我傷了他的似的。我就是用石頭砸了他腦袋,他不也沒死么?再說了,那也是他自找的,他嘴欠,人賤!

    我干脆不和他說話了,我忽然間明白沈寂為什么不搭理他了,恐怕不止是不想和他鬧,還因為這廝就是賤,人家不搭理,他恐怕就沒了興致。

    周家齊見我沒搭理他,便沒有再說話,老板娘端著三碗牛肉面走了過來,輕輕的放在桌上。

    熱騰騰的牛肉面似乎讓人心情更窩火了些,心情不好的時候,吃牛肉面,心情會更不好,尤其是放了許多辣椒的牛肉面。放辣椒的那碗是給沈寂的,沈小混混是吃辣椒的高手。

    當年我倆在新蘭市的小胡同里吃土豆什么的,他愣是舀了人家好幾勺子辣椒面兒,那老板臉都黑了。想來也特別能理解,我倆那時候吃土豆就幾塊錢,那辣椒面多貴啊,多的都讓沈寂給吃了,老板能高興才怪呢。

    我低頭看了眼擺在沈寂的牛肉面,就這么點兒辣椒,還不夠他塞牙縫了。

    有時候我就納悶兒了,沈寂那么愛吃辣椒,他怎么皮膚還那么好!哎!

    “瞧瞧,現在就盯著人家看了,李雨桐,你還真是水性楊花!”周家齊那廝特別嘴欠,我正納悶兒沈寂為什么不長痘痘,周家齊就酸溜溜的來了這么一句。

    我終究還是忍不住,砰的一拍桌子,對著周家齊吼道:“對對對!沒錯兒,老娘就是水性楊花,關你屁事啊!種豬!”

    至少,我對著周家齊我實在是沒有好脾氣。端著沈寂面前那碗辣椒紅一片兒的牛肉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扣周家齊腦袋上。

    沈寂都傻眼了,周家齊更傻,他傻了兩秒,下一瞬間發出殺豬一般的叫聲:“李雨桐!你怎么這么惡毒!你想弄瞎我眼睛么?啊啊啊啊!就算我不要臉……”

    貌似……辣椒水進來周家齊的眼睛,還進了他的鼻孔……,以至于他疼得后面說話都含糊不清了,如果我沒記錯,這家牛肉面放的辣椒好像是小米辣,朝天椒的那種……

    媽的,周家齊的眼睛會不會真的瞎掉啊!我是恨死他了,可我也沒想過要弄瞎他眼睛啊!我最多就是想割掉他舌頭而已……

    周家齊捂著臉在那兒叫的慘絕人寰:“啊啊啊……”

    沈寂嚇得趕緊撥了120,周家齊被虐的厲害,弄醫院里去洗了眼睛,洗了鼻腔,出來的時候眼眶和鼻子都紅了一大圈兒,眼睛里就更不用說了,血絲纏繞,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徹夜未眠干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兒呢。

    周家齊一出來就憤憤的沖著我吼:“李雨桐!你想干什么呢?”

    “我才想問你想干什么呢?”我氣得回吼道:“你自己不犯賤,能遭這罪,你丫沒事兒跑去那里干什么?去裝逼么?要不要臉啊你!你要不要臉!”

    于是我和周家齊就這么莫名其妙的又吵起來了,我倆越吵越兇,我們兩個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簡直水火不容。最后沈寂連拖帶抱的把我弄走了,我回家的時候心情特別郁悶,滿腦子都想著怎么弄死周家齊。

    一路走到院子里,剛走到口兒上就看到驚人的一幕。爺爺的養子,小叔韓翊……死死的抱著韓夕,韓夕滿臉淚水,一邊兒掙扎一邊兒吼:“你胡說八道!他沒死!他沒死!”

    韓翊臉上少有的表情變化,看著韓夕的眼神很是心疼:“小夕!你醒醒吧!葉城六年前就死了!永遠不會回來了!你明白么?”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