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64 同性相斥
    “做什么?你說做什么呢?”周家齊滿臉的不高興:“還不是因為你和他那點兒破緋聞,什么這個月結婚,不早點兒解決,難道你真和他結婚啊?”

    周家齊不提起這事兒,我都給忘了,還真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啊,可是……周家齊要是和宋鳴見面,我真擔心會出點兒什么事兒,周家齊的脾氣不大好。

    可這爛攤子又不能不收拾吧,說一個謊,得用千百個謊言來彌補,我當初若是沒有和宋鳴一起說謊,也不會鬧出今天這種事兒。

    我試探性的問周家齊:“那你約他出來,打算要怎么處理?”

    “能盡快解決最好。”周家齊回答的十分曖昧,事情肯定是要解決的,但具體要怎么解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周家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說呢?”

    我沒有答話,我沒敢說,我覺得吧我對不起宋鳴,要是沒法子,只能往身上潑臟水什么的,就往我身上潑好了。這種話我是不敢直接和周家齊說的,他肯定得生氣,還得狠狠的把我教育一番,在這方面周家齊特別好為人師。

    “你是又想往自己身上潑臟水吧?”周家齊毫不客氣的戳穿了我。

    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挽著他的胳膊轉移話題:“還是先回家吧,咱來身上這血腥味兒,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是做了什么犯罪的事兒呢。”

    “你就轉移吧?真是的,你說你當初腦袋上不是進水了。”周家齊這廝就是個得寸進寸的,看我慫了,他就更是過分了,還拿手指頭戳我腦門兒。

    我捏住他手指頭道:“未來的事情都是無法預料的,我當初作出那個決定,根本就沒想過還會和你在一起好么?”

    周家齊頗為不滿:“心里知道就好了,做什么把這么傷人的話說出來。”

    我攤攤手:“沒辦法,我是個坦誠的人,我不愛說謊。”

    他眼神里慢慢的鄙夷:“你不愛說謊,不是撒了個彌天大謊么?”

    當初我心里只想著報仇,因此撒了一個彌天大謊,自以為騙過了所有人。那時候還真沒想過以后還會和周家齊在一起,畢竟他的桃花債太多,當時的他又讓我看不到希望,我一心只想忘記他,腦袋里除了要忘記他,就是報仇,甚至為了報仇認為付出任何代價都是可以的。

    可是一旦涉入,才發覺一切都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簡單,包括我要忘記周家齊這件事。再后來周家齊出了車禍,在他生死攸關之時,我才意識到他在我心里的重要性。然而,我卻不知道我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要,我很怕他只是一時新鮮,日子久了,又會回到以前。

    罷了,感情這種事還是順其自然的好,想太多了不過是徒增煩惱,反倒容易搞的感情破裂。

    第二天一大早的,天色變灰蒙蒙的,十月份沒有驚雷閃電,傾盆大雨卻還是有的。

    我和周家齊出門之時,平日蔚藍的天空陰云密布,一副想掉眼淚又掉不出來的模樣,讓人瞧著也不覺在心里著急,周家齊手里那把黑色的傘放在后座上,開車去雁北大酒店。

    他和宋鳴約在那里見面,雁北大酒店這名字聽上去就很土豪,也很有暴發戶的味道在其中。

    我以前也來過,我和周家齊第一次滾床單就是在這家酒店,當時和周家齊滾完床單,商量完陰謀,我一個人走出來,結果迷路了。后來走了許久都沒能找到出口,不得已給周家齊打電話,他本來已經走了,又折回來把我給帶了出去,自此,他給個冠上了個路癡的名號,時不時的借此取笑我。

    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已經到了房間門口,宋鳴已經在里面等著了,他身邊還有個女人,那個女人……好像是他的秘書,長得挺好看的,是屬于那種……怎么說呢,我說出來可能有點兒欠打,是那種一臉整容相的。好看是好看,但是看著怪怪的,明顯沒整好的樣子。

    我們進去的時候,那個女人正對著宋鳴笑,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看著宋鳴的眼神那叫一個深情脈脈,宋鳴的臉上也掛著笑容,看上去很假,他看著那個女人的眼神很淡漠,就像是在看路邊任意一個女人,和看潘洋洋的眼神截然不同。

    宋鳴每次看著潘洋洋的目光都會莫名摻加一絲光彩,有些恨意,卻也有難以割舍的情愫在其中。

    明明心里就有對方,卻一次次的傷害對方,現在還隨便找個女人在那兒卿卿我我的,唉,也不知道他腦袋里在想些什么,也許真是應了那句話,愛之深,責之切。愛的越深,對于過往的背叛他就越無法原諒,明明他心里真的是很在意對方。

    只是有一件事我到現在都沒能弄明白,他做什么總是說他喜歡我,還一副我在他那里比潘洋洋更重要的模樣。唉,真是越來越捉摸不透了,自打他知道是胡心婷害死他父母之后,整個人都變得陰沉沉的。

    我和周家齊進門之時,宋鳴和他身邊的女人對我們笑了笑,無論是我和宋鳴還是周家齊和宋鳴,仿佛一下子變得陌生了許多。

    見我們坐下了,宋鳴才揮揮手對門口的服務員道:“上菜。”

    吃著菜,周家齊先打開了話匣子:“好久不見了。”

    “是有點兒久了。”宋鳴話語間有意無意的掃了我一眼,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反正他是看得有點兒不自在,也許他是無意的,只是我想的太多了。

    我表面故作鎮定,也笑道:“是啊,的確是有好一段時間沒見了。這位是……”我將目光落在他旁邊美女身上,我當然知道那是他秘書,只是我和這位秘書不熟悉,他身邊有太多太多的秘書了,我也記不得幾個。

    “李小姐你好,我姓薛,叫安芷。”薛安芷倒是很大方的伸出手自我介紹。

    這樣一來,我也就自在不少,遂與她握手。宋鳴笑看了薛安芷一眼,語氣自然的說:“我的女朋友薛小姐。”

    我點點頭,也擠出笑容:“郎才女貌和宋先生很般配。”

    “李小姐和周先生也很般配。”宋鳴還沒開口,他旁邊的薛安芷就接了話,笑瞇瞇道:“聽說李小姐在藝術方面很有天賦,很有才情,周先生又一表人才。”

    呵呵,她這是在罵我丑么?還罵得拐彎抹角的,還連帶著罵周家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看上我這種人。

    以為我是聽不懂呢還是怎么著,倒不是我多想了,這種話但凡是有點兒腦袋的人都能聽明白,何況她的眼神還表現得那么明顯,說完之后還挺洋洋得意的。

    個死整容臉,自己能好看到哪兒去?還是個整容失敗的典范,指不定哪天下巴就掉下來了。我肚子里的火兒一股腦的躥了上來,我強壓下去,笑著應付:“薛小姐謬贊了,天賦是天生的,但無論做什么都還是后天的努力更重要。當然,天賦還是很重要,沒有天賦就很容易沒有靈氣,猶如一具沒有腦子的僵尸。”

    聞言,薛安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神情窘迫,她不是笨蛋,自然聽得出我是罵她靠后天整容整的假臉,假的像沒有靈魂的僵尸似的,還和僵尸一樣沒腦子只知道亂咬人。

    呵呵,以為只有你才會拐彎抹角的罵人么?死整容臉,我又沒招惹你,無端端的自己找罵。兩個女人唇槍舌戰的,周家齊和宋鳴也不是聽不懂,周家齊的嘴角有意無意的浮上笑,宋鳴咳嗽了兩聲略顯尷尬:“后天的新品發布會上,我會公開和安芷的關系,到時候還請你們多來捧場。”

    宋鳴這意思……他是要把臟水往自己身上潑么?如果他后天告訴所有人他和薛安芷在一起了,外界的人都會以為是他甩了我,薛安芷估計也會被冠以第三者的名號……

    反正……我就是受害者就對了,宋鳴這么做的用意,薛安芷知道么?我怎么覺得薛安芷好像不知道?宋鳴一告訴我們要公開他們的關系,薛安芷臉上的窘迫頃刻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得意……,我委實的整不明白她到底在得意些什么?還是因為同性相斥?

    算了,管她得意什么呢?我更想知道是宋鳴在公開之后又該怎么辦,胡心婷那邊他該如何應付,還有別人該怎么看他呀,宋鳴可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

    周家齊告訴我別多想,他說宋鳴能那么做,肯定是有解決的法子,說實話的,我還是覺得挺對不起宋鳴的,明明是我出爾反爾,現在所有的罪過都還由他來扛。

    我一直懷揣著這種復雜的心情過了兩天,到了時代的新品發布會那天,我心情更是無法平靜,電視屏幕里宋鳴西裝革履的攜帶一身墨綠禮服薛安芷走上臺去,介紹了時代新出的軟件之后,拉著薛安芷道:“與此同時,今天還要宣布一個消息,我和薛安芷小姐在明年即將訂婚。”

    “宋先生,據可靠消息稱,您在這個月將和您公司的員工李雨桐結婚,請問現在身邊這位又是……”臺下的記者問得十分犀利。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