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52 珍惜眼前
    我用力的想要掙脫的他的手,神情微冷:“不用了,我沒事,你也趕快回去吧,今天謝謝你。”

    宋鳴見我這副神情,最終還是放開了我的手,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那你好好休息,別想太多了。”

    “嗯。”我心不在焉的作答。

    我不知道宋鳴到底是什么心思,他說他對潘洋洋釋懷了,他說他現在只希望我好好的,拐彎抹角的表白。可是我看的出來,他并未說實話,他對我頂多就是好感,還不至于像他說的那樣,一個人到底對我怎么樣,我還是能感覺出來的。說白了,他把我當成一根救命稻草。

    別說我是心里有周家齊了,就是沒有周家齊,我也不會當他那根救命稻草,救命稻草只是救命,卻不是真心。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對……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所以……我不能逃避。就算周家齊真的有什么三長兩短,我也要好好的面對,不會的……他不會有事的……

    懷揣著不安與擔憂,我一夜未眠,第二天頂著熊貓眼去公司,上班也心不在焉的。亮亮看我狀態不太好,湊過來滿臉八卦道:“你怎么了?昨晚沒睡好?”

    我搖搖頭,說話都無精打采的:“沒事,失眠而已。”

    在失眠一夜之后,我又失魂了一天,下午剛下班就急匆匆的去了醫院,什么報仇的都被我拋之腦后。坐在計程車上,看著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以及走在斑馬線上的行人,我仿佛看到了我媽,小時候每次過斑馬線,我媽都會緊緊牽著我的手,我媽媽時常說:“有沒有錢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別老想著一些有得沒得,珍惜眼前。”

    可是我現在呢,我老想著報仇,我活得一點兒也不快樂,自從我爸媽走了之后,我好像就已經忘記了我媽說的那些話,心里大都是怨氣,對旁人的怨氣,對這個世界的怨氣,所以我,活得抑郁,活得不快樂。為了報仇,我推開了原本屬于我的幸福,……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屬于我的幸福,至少和周家齊在一起的時候,我大部分時候都覺得很幸福。

    恍然之間,已經到了醫院,我走到走廊里,正準備打林子越的電話,卻看見郁明珠和林子越迎面而來。林子越的神情一如昨日,很謙和:“李小姐。”

    “你來做什么?”郁明珠見了我,也沒了往日的風度,那張柔美的面若此刻也變得凌厲:“你還有什么臉來!要不是你背叛了他,他會出這種事兒么?你怎么還有臉來?”

    我沒有說話,我也不想搭理她,我當初為什么會和周家齊分手,她心里應當比我更清楚,如若不是她和周家齊……。這種事情越想越鬧心,只是比起周家齊的命,我已不是那么在意。

    郁明珠對著我風度盡失的謾罵質問:“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家齊對你不好么?你為什么要把他害成這樣,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沒有理會她,只神情冷然的對林子越道:“我先去那邊。”

    話說完,我便掠過她,往里面走去。我不知道郁明珠會是怎樣的一副神情,不過,我想,她的臉色也不會好到哪兒去。身為天后,她時常眾星拱月,哪里被人無視過。

    周家齊出了事,我擔心,然而我心里對他們還是有怨,任何人都有資格指責我,唯獨她郁明珠沒有資格,如果不是因為周家齊生死未卜的,我便不會是無視她那么簡單,我會把她做的那些個破事兒都說出來,狠狠的打她臉。奈何,現在我并沒有心情做那種無聊的事兒。

    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走廊時而會有護士走過,時而會有病人走過,因此走廊上也透著一股藥水味兒,雖然不像病房里那么濃郁,也還是讓人不太舒服,我很不喜歡這種味道。

    周家齊現在能聞到這種味道么?我記得他也不太喜歡藥水味兒,所以上次他胃疼也不愿意來醫院,要不是我死拉硬拽的,他可能就買點兒藥片解決了,藥片吃多了,只怕胃會更不好。

    “李小姐……”林子越溫潤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我才從思緒中抽出身,抬眸看他。

    林子越眉頭微蹙,看他這神情,難道周家齊還沒有脫離危險期?我稍微平靜了一些的心又懸起,心中一緊:“林管家,家齊怎么樣了?”

    林子越搖搖頭:“現在還不知道,醫生說還沒度過危險期,如果這一個星期之內他還沒度過……”

    林子越沒有再說下去,我心里卻更緊張,但凡是長了腦袋的人都能聽出他話里的意思,他是說……如果這一個禮拜周家齊沒有度過危險期,那么他可能會……會離開這個世界么?

    無論是生亦或是死,都太過沉重。生的人有痛苦,看著愛的人死去,更是痛苦。所以我我不敢輕易的去想死這個字,自己死容易,面對自己在乎的人,就是那么的沉痛。

    聽見林子越的話,我很想哭,卻還是強忍著眼淚,因為這里沒有那個可以抱著我,任由我的眼淚弄臟了他衣服的周家齊,周家齊……他現在生死未卜……我越想越難受。可是真的不能哭,李雨桐,不能哭,堅強一點,肯定會沒事的,一定……沒事的。

    自我安慰其實也是逃避,倘若不如此,我怕我真的會忍不住掉淚。

    “林管家,我現在……可以去看看家齊么?”我緊拽著手里的包包,將所有的悲傷與脆弱都壓在手心里。

    林子越站起身來點頭道:“可以……,不過你不要逗留太久,待會兒老爺會來,老爺大概九點以后才會離開。”

    說著,他便走在前頭引路。

    “嗯,我知道了。”我起身跟著他。

    我身上穿了隔離衣,戴了口罩,懷著沉重的心情走進那間病房。看到周家齊的那一刻,我還是忍不住掉了淚。躺在病床上的周家齊全身上下都纏著繃帶,戴著氧氣罩,露出來腳和手都插著針打點滴,緊閉著雙眼,臉色蒼白得嚇人。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鼻子一酸便哭出了聲:“家齊……”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周家齊會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就算是有那么一天,那也是他老去之時,現在著他這個樣子,我的心好像有千萬根針在扎著,我甚至希望現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

    這種心情直至我回家之后依舊久久未能平復,我靠在沙發上,滿腦子都是周家齊躺在病床上的樣子,耳邊不斷響起林子越說的話。

    我真的怕周家齊無法度過這一個禮拜,萬一他走了……,我不敢繼續想下去,他一定會沒事的。

    忽如其來的手機鈴聲將我拉回現實,是宋鳴打來的,我接通了手機盡量提起精神:“喂。”

    “你現在在哪兒,怎么樣了?”宋鳴的語氣透著關心。

    我淡淡道:“我回家了,沒事了。”

    “明天……我們去一趟胡心婷家。”宋鳴頓了頓,似乎很艱難的才開了口。

    去胡心婷家,是還要算計她,報仇么?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不想報仇了,我只想周家齊好好的,就是要報仇,我也不想再為了報仇而傷害周家齊,我也不想再通過這種方式報仇了,辦法有千百種,為什么一定要傷害自己愛的人。

    對付周玲,有的是法子,我何必執著于此,非得和宋鳴糾纏。

    我沉默了一會兒對宋鳴道:“宋鳴,我們終止合作吧。”

    宋鳴大約是驚訝了,手機那頭忽然沒了聲音,過了一會兒才傳來宋鳴略有些低沉的聲音:“為什么?”

    “我不想因為報仇而傷害了家齊。”我如實作答。

    我不想再通過這種手段去報仇,倘若我和周家齊真心相愛,能相互包容,那么我相信他也能理解我,只要我好好的和他說。誠然……他總是阻止我報仇,我也相信,只要好好說,他便是能理解的。

    宋鳴忽然苦笑:“是因為周家齊,為了他,你要放棄你父母的血海深仇?”

    “我只是不想通過這種方式去報仇,如果會傷害周家齊,我寧愿換一種方式。”我第一次如此直言。

    比起報仇,周家齊更重要,我知道如果要報仇肯定會傷害到他,可我想把傷害降到最低。

    遇到我這樣出爾反爾的合作對象,宋鳴想必也很郁悶,他現在要是來揍我一頓,或者把我踹出公司,我也毫無怨言。

    宋鳴沉默了許久之后,嘆氣道:“好吧,你有你的選擇,我不強迫你,但我希望我們還是朋友,好么?”

    “好。”宋鳴的反應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他會發火什么的,他卻是來了這么一句,我滿懷愧疚:“對不起。”

    宋鳴笑了:“說什么對不起,你有你的選擇,你若是不愿意選這樣一條路走,我也不能強迫你,對么?你快樂就好。”

    “嗯,謝謝你,我有些累了,我想休息了。”我不太喜歡宋鳴那種曖昧的語氣,會讓我更有負擔。

    掛了電話,我泡了碗泡面,湊合著吃了,洗漱完畢便去床上躺著,又是一個難眠之夜。第二天我依舊頂著熊貓眼去公司,晚上去醫院,就這樣直至一個禮拜之后。

    這是危險期的最后一天,周家齊若是過不去,便可能永遠的離去,我拖著疲憊的身子到了醫院,遠遠的便看到林子越,一見了他我就迫不及待的問:“怎么樣,醫生怎么說。”

    林子越神情淡淡的:“少爺已經渡過危險期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他渡過危險期了!”我當時便有些激動了。

    “但是……”林子越的臉色微微暗沉下來,欲言又止。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