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50 故人情傷
    女子的神情微變,很牽強的笑道:“怎么這么見外,我們倆用得著這么客氣么?”

    宋鳴極其冷淡:“潘小姐,我們很熟么?”

    潘小姐……潘洋洋!這個女人是潘洋洋!我記性還不錯,瞬時反應過來眼前的女人是誰,宋鳴的反應,還有宋鳴喊她潘小姐,足以證明她就是葉凡口中的潘洋洋,那個把宋鳴給踹了勾搭上某教授的宋鳴女朋友!難怪宋鳴會是這樣的反應。

    她來找宋鳴做什么?難道她要找宋鳴復合?反正我不關我的事兒,我才不想淌這趟渾水呢!我又不是真的在和宋鳴談戀愛,他的私事我也管不著,他倆說話,我站在這里好像不大合適。我想了一下,對宋鳴說:“宋總,要沒事兒,我就先走了。”

    “一起走吧。”宋鳴握住我的手,溫柔道:“晚上吃什么?”

    他……這是在拿我當擋箭牌……不對,說確切點兒,他是用我氣潘洋洋,畢竟當年潘洋洋摔了他,想必他也是身心受傷,縱然事情過去許多年了,有些事情還是無法釋懷。

    再加上當年潘洋洋甩他是因為早就和一老教授好上了,說得難聽點兒就是給宋鳴戴了綠帽子,宋鳴的自尊想必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現在潘洋洋來找他,他便利用我氣潘洋洋,其實……他心里還是有潘洋洋吧,當初想來也是愛的很深的,不然也不至于傷到那么多年也不交女朋友。

    本來身為朋友兼盟友,我是應該幫宋鳴一把的,但是這種事情還是說清楚的好,于是我果斷拉開的宋鳴的手說:“你們聊吧。”

    宋鳴沒說話,直接拽住我的手臂就走。“宋鳴,當年……是你阿姨逼我離開你的!我不離開你,她就要我家的面店關門,你是知道的,那是我爸媽一輩子的心血,我沒辦法……所以才……”我們走了兩步,背后傳來潘洋洋帶著哭腔的聲音,宋鳴的手微微一顫,最后還是拉著我走了,幾乎是連拖帶拽的。

    直至停車場,他才停下腳步來,開了車門,坐上車后久久不語。我坐在他旁邊,沒有說話,只靜靜的坐著。

    我也不知道要同他說什么,當初我見到沈寂的時候,心情也好不到哪兒去。可是比起宋鳴,我并沒有那么難受,畢竟在沈寂之后我已經換過幾個男朋友,如若沈寂沒有出現,我大約快要記不得他的模樣了。

    然而宋鳴,我想潘洋洋是印在他心底里的,從他看潘洋洋的眼神就能看出來。他說他愛上我了,我琢磨著他就是寂寞空虛冷,對我有一點兒好感,就當作是愛。如果不是潘洋洋的出現,指不定他還繼續認為他喜歡我呢。

    潘洋洋的出現讓宋鳴痛苦,我卻輕松了,坐在宋鳴身邊不說話也沒有覺得不自在。宋鳴皺著眉頭沉默許久,忽然回頭對我說:“李雨桐,我們在一起吧,我是說真的在一起。”

    “是因為潘洋洋么?”我沒有作答,而是反問他:“你是想做給潘洋洋看么?”

    宋鳴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我忍不住嘆氣:“宋鳴,如果你們兩個人的心里還有對方,大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或許真的是像她所說的那樣呢?不要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最后傷了自己,也傷了別人。”

    這一點我是深有感觸,如若我和周家齊之間沒有那些障礙,如若周家齊是個專一的人,如若我沒有血海深仇在身,可能我還會和他走到一起。

    可是男人的心理和女人的心理上不一樣的,很多男人都有處女情結,可大部分的女人卻不會因為對方不是處男就覺著對方不干凈了什么的。有些男人不管女方到底是為什么背叛,終究都不愿意再原諒,即便他心里還有那個女人,他還是固執的認為她已經不干凈了。

    宋鳴雖是時代的總裁,卻也只是個普通男人,縱使潘洋洋當年背叛他是另有原因的,他還是無法原諒。

    在車上坐了許久,始終沒有說話,他開車的時候,我都生怕他一個不留神兒給撞在附近的電線桿子上了。

    我和宋鳴到沁園時,已經是八點多,從沁園的停車場出來,宋鳴終于又開口說話,只是他說的話委實欠揍,他說:“李雨桐,我們在一起吧,不是說要忘記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再找一個么?”

    “所以,你是想利用我徹底忘記潘洋洋。”我失笑:“宋鳴,如果真的忘不掉一個人,就是再找十個八個還是忘不掉,你明白么?”

    那些個所謂的情感語錄什么的都是屁話,要真是再找個人就能忘記前頭那一個,那也就不會有人因為初戀的出現而背叛家庭了。如果當真是刻在心上,那么就算是有了新人,當那故人出現之時,依舊能掀起驚濤駭浪。

    宋鳴在這一點上并沒有什么覺悟,他盯著我說:“沒有在一起過,你怎么就知道不能忘記……”

    宋鳴這種思維在我這里是可笑的,他對我頂多是好感,為了忘記潘洋洋而讓我和他在一起,實在是不厚道,我知道我說別的都是沒有用的,于是果斷道:“我從來沒有打算忘記,即便是知道兩個人根本沒有可能了,我也從來沒有打算要忘記周家齊,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愛他了,我釋懷了,那么就算我不刻意去忘記他,也能忘記。”

    宋鳴苦笑:“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不能釋懷?”

    “難道不是么?”我毫不委婉的反問他。

    曾經我對沈寂也不能釋懷,不過我不能釋懷的也只是他曾經帶給我的傷害,而不是曾經的愛情。宋鳴現在,恐怕是兩樣都有,并且后者更為嚴重。

    宋鳴本不愿意承認,可他卻掩藏不住,只得承認:“是,我的確無法釋懷,換作是你,你能釋懷么?”

    “有些事情,唯有去接受,才知道能不能釋懷。”我掏心窩子的同他說:“一味的逃避,你心里的結,只會越來越深。”

    我也是同他說的實話,如果沈寂沒有出現,如果我沒有平心靜氣的坐下來和沈寂談,興許我這一輩子都無法釋懷,就是不愛了,也還是成為永遠的心結。

    宋鳴沒有說話,表面上看來宋鳴可比周家齊好多了,他平和,沉穩,也不像周家齊那么花天酒地的招人煩,更不像周家齊那么極端。

    可是比起周家齊那些個缺點,他愣是有一樣的致命的,他喜歡逃避,在感情方面他不愿意接受現實,也不肯面對。就如當初的我,當初我也是如此逃避,周家齊說,逃避解決不了問題。我現在算是撿了周家齊的話在說,周家齊……周家齊約我七點在牛肉面攤兒那兒見面的!現在幾點了!我慌忙看了一下,八點半了!我那個去啊!跟宋鳴在這兒扯,扯得我都把那事兒給忘了。

    我和宋鳴都快走到我住的那棟公寓大樓了,他似乎還沒有要讓我進去的意思,指不定今天還要約我吃麻辣燙呢,他就喜歡那樣,辣的掉淚。

    于是趁著他還沒開口說話,我忙道:“宋鳴,我想起來了,我還有點兒事兒,我先走了!”

    話說完我就慌忙的往小區外面走去,沒走了兩步卻讓宋鳴拽住了,昏暗的路燈兩道拉長的黑影,隨著一道稍長黑影的靠近,宋鳴向我靠近了些,臉上看不出表情:“你是要去見家齊么?”

    “嗯。”我毫不隱瞞的承認了,現在也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承認了也沒有什么。之前他告訴我他喜歡我,我還覺得心里有點兒負擔,現在潘洋洋的出現讓我心里的負擔去了不少。

    “能別去么?”宋鳴握住我的手,眼睛里有幾許悲傷:“能別去么?”

    我不知道宋鳴的腦子里在想什么,他愛的深沉的人是潘洋洋,我去找周家齊他哀傷個毛啊,我想了想,大概他是因為潘洋洋而傷心吧,只是在傷心的時候被人丟下,所以格外的更難過了。

    我是不是……應該安慰安慰他,之前我和周家齊分手,他也安慰我了,我現在就這么把他一個人丟下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可是……我如果不去應周家齊的約,周家齊會不會真的鬧出些什么事兒來呢?現在都八點半了,他應該先走了吧,我現在過去估計也是撲空。我抬眸看著宋鳴片刻,嘆氣道:“吃麻辣燙,多放點辣椒。”

    說完我拉開他的手,走到離他有一些距離的地方撥通了周家齊的手機號碼。嘟嘟嘟幾聲,沒有接,最后手機里傳來的是那個甜美而機械的女聲:“您所撥打的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我又撥了一遍,依舊如此,周家齊不會因為我沒去應約就生氣了,所以不接我電話?他沒那么小氣吧?我接著又撥了幾遍,還是沒人接聽。我想我再撥一遍,他要是不接,我就不打了,管他生不生氣呢,他若是因為生氣以后再也不搭理我更好。

    嘟嘟嘟……過了幾聲之后,手機里傳來一個男聲:“喂……”這不是周家齊的聲音。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