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46 相忍為國
    早在來之前我就已經料到胡心婷會尖酸刻薄一番,比起以前說得那些傷人的話,她今天還算是客氣了。

    如果宋鳴真的找了個女朋友,不是富家千金,也不是女富豪,只是個普普通通,柔柔弱弱的姑娘,還不知道要讓胡心婷給欺負成什么樣兒呢。

    所幸我一不是宋鳴的女朋友,二不是太柔弱的女子。當然,我也不是玻璃心,除卻在感情上以外,在別的事情上,我從來不會太當回事兒,包括別人對我指指點點,要忍不住了大不了反擊就是,也不會因此就多傷心。

    胡心婷說的這番侮辱人的話,我還算受得住,宋鳴卻不大受得住,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受不住還是裝的,我看不透宋鳴,約莫這也是我和他在一起會覺得壓抑的緣故之一。

    宋鳴的臉上永遠都是謙和的笑容,對任何人都是,也很紳士。許是出于紳士,他在維護我的同時也沒有與胡心婷發火,只皺了眉:“阿姨,你能不能對雨桐稍微客氣點兒,你別老是聽外面那些人的謠言。”

    “謠言?無風不起浪!”胡心婷今天說話聽上去有涵養多了,沒有開口就罵人,想必她也是怕宋鳴再次和她吵起來,畢竟,她也用的上宋鳴,現在她不知道宋鳴已獲悉真相的情況下,她還是要利用宋鳴的。

    宋鳴嘆了口氣,就像是在對自己媽說話:“阿姨,以訛傳訛這種事兒我想你比誰都明白,公司里的人不也是對王睿說三道四的……”

    “不要跟我提王睿!”宋鳴一提起王睿,胡心婷就突然爆吼,像個瘋婆子一樣。

    宋鳴眼中一絲冷笑,轉瞬即逝,胡心婷并未察覺到,我坐在宋鳴旁邊看得清清楚楚。他,是故意惹怒胡心婷的。

    接著便假惺惺的問胡心婷:“阿姨,王睿怎么了?您別生氣,您身體本來就不好。”

    宋鳴這是一秒變暖男的節奏,若非看見他眼神里的冰冷,我一定會以為他是真的在關心胡心婷。

    胡心婷五十多歲的年紀,提起王睿眼神卻還是透著受傷的眸光,我忽然明白她那顆少女心是從何而來了,女人無論多大年紀了,在愛情上依舊擁有一顆少女心。少女心加上暴發戶的品味,我還是無法恭維。其實說胡心婷有一顆少女心,卻也不全是,她做事狠辣,奈何少了智慧與沉穩,一大把年紀了,心態還如小姑娘一般,做事操之過急。莫不然也不至于這么快就讓宋鳴發現了真相,并且處心積慮的算計她。

    女人在最心痛之時,警惕總是最低的,譬如此時,胡心婷就開了口:“王睿那個混蛋……”

    話到嘴邊,胡心婷忽然想起我也在,便收住了,厭惡的掃了我一眼說:“沒什么,宋鳴,我告訴你,無論如何,我都是不會接受這個女人的,今天答應見她,但并不代表我會接受她。且不說她的家世背景和學歷,單說她與天齊集團那個少東,兩個人曖昧不清的,算是怎么回事兒?”

    “雨桐和家齊之間只是過去……”宋鳴那樣的神情就如我當真是他女朋友一般,極力的為我辯解。

    胡心婷冷笑:“過去?我可是聽說天齊集團的少東為了她割腕自殺,李小姐,這不是傳言吧?”胡心婷轉而看著我,仿佛在極力壓著她滿腹的火氣,她的確是在壓著火氣,若是她沒壓著,只怕早就罵出一些難聽之極的話來了。

    不過她這話倒是比那些難聽的話更讓我受刺激,也更困惑,周家齊割腕自殺的事兒,連媒體都不敢曝光,胡心婷又是怎么知道的?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這話說得是對,可到底是怎么傳到胡心婷的耳朵里去的。思來想去,我想多半是胡心婷認識的人認識周家齊他們那幫同學什么的,這事兒也就傳到了胡心婷的耳朵里。他們這些人,社交圈子很廣,關系千絲萬縷,復雜之極,能傳到她耳朵里也再尋常不過。

    既然話都傳到她耳朵里了,我也無可辯駁,索性認了:“嗯,對,天齊集團的少東的確是因為我割腕,可是這并不代表我和他再有什么關系。”

    前兩天我才和周家齊爬上了床,現在又面不改色的說他割腕并不代表我和他有什么關系,我覺得自己越來越虛偽了,簡直虛偽透頂。

    可是想想,誰又不虛偽呢,胡心婷只怕比我更虛偽,況且她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于是我心安理得的虛偽了,接著說道:“我相信董事長也明白兩個人若是兩情相悅,生生的被人拆散了是怎樣的痛,我保證我不會影響宋鳴的事業,我只是想安安穩穩的和他在一起。我希望您能成全我們,之前……是我不對,我不該和您吵架,我也不求您原諒,我只是希望您別再和宋鳴吵架。宋鳴和您相依為命多年,自從和您鬧了之后,他每天都郁郁寡歡的,如果因為我讓你們鬧成這樣,讓宋鳴難過,我真的……”

    我的演技在這個時候忽然飆升了,我還適時的擠出了兩滴眼淚。周家齊曾經說我可以拿影后獎了,我還真是有點兒影后的潛質呢,眼淚順著眼角一直流下,我哭的梨花帶雨的……額……我是盡量哭得梨花帶雨……

    在這個時候,我就當是對著周家齊他媽說話,我當他媽討厭我,周家齊又難過,如此,我就哭的更傷心了,又更是卑微。簡直就像電視劇里那些白蓮花可憐巴巴整天被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圣母哭哭泣泣女主角。

    “行了行了,你別哭了……看你的表現吧,畢竟你以前那些事兒我也聽說過。”胡心婷倒挺吃這套的,拿宋鳴的話說,就是盡量在她面前扮演弱者,讓她覺著你就是懦弱,好欺負,好掌控。

    我在她面前裝成了一個為愛卑微的女人,演得我自己都想吐,好容易演完了,還得和宋鳴留下來吃飯,我還要假惺惺的去做飯。

    反派也不好當啊,小說里總把那只復仇的渣男什么的寫得渣到爆,為了報血海深仇刻意接近女主,還對女主父母好什么的,那得多難受啊,我就是對著胡心婷示好都已經難受得不行了,更別說人家是對著自己的仇人示好,根本就是要人命嘛。

    這一頓飯我吃得極其難受,不得不佩服宋鳴的忍耐力和演技。

    在這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氣氛下,我們待了三個多小時,十點多才離開,走出胡心婷家那大門,我覺得連空氣都變得清新。我深深的吐了口氣,宋鳴伸手拍拍我說:“你還是挺能忍的。”

    “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嘆氣,無奈道。

    我的忍耐力還算強,如此,我還真是和胡心婷拉近了距離,女人之間,最能拉近的距離的緣故就是兩個人共同討厭一個人。胡心婷貌似很討厭周玲,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那么討厭周玲,反正我也討厭,于是每當胡心婷說周玲不好的時候,我就附和連連,久而久之,胡心婷對我也漸漸的改觀了,終歸到底的緣故,大抵還是因為她覺著我聽話,能幫她辦事。

    因此,我偶爾還是會去胡心婷家里。五月初,正逢勞動節,公司里便放了假。就連宋鳴也給自己放假了,葉凡和丁思南則帶著女朋友跑去度假,生活是甚是逍遙。

    人家放假都逍遙快活去了,我卻還要想著怎么算計胡心婷,好不容易放個假,我還要去胡心婷家。這回就我一個人,想想要去對著胡心婷那張老臉,被她各種使喚,我就郁悶。還讓我別告訴宋鳴,為了博取她的信任,我……我就告訴宋鳴讓他假裝不知道。

    宋鳴在手機那頭很緊張的對我說,有事兒就給他打電話,他那種口吻,搞的就像胡心婷會虐待我似的。

    胡心婷的確虐待我了,她當著宋鳴的面兒對我說客氣的很,勞動節單獨把我叫過去,丫讓我給她那棟大房子打掃衛生,那么大一棟,從里到外,還沒有工資拿!她美名其曰說:“女人就是要賢良淑德……”

    她躺在沙發上,開著電視吃瓜子就叫賢良淑德了!為了博取她的信任,我還是受著吧,都努力這么久了,可不能半途而廢,我得為大局著想,我這是相忍為國!

    我長這么大,除了小時候被我那個天殺的舅媽欺負以外,我還沒免費給誰打掃過衛生呢……,在學校的時候不算。

    好像……我還給周家齊打掃過,可那不一樣啊。

    我打掃著,打掃著就到了胡心婷的臥室,她的臥室也十分少女系,她果真有一顆粉紅色的少女心啊,被子都是有蕾絲邊的!床頭還擺著千紙鶴,這哪里像是個五十歲老女人的臥室啊,要不知道的還以為十七八歲的姑娘的閨房呢。

    胡心婷的臥室不臟,想來她也有經常打掃,不過我還是假惺惺的給打掃一遍。

    我拉了拉被褥,又理枕頭,白色碎花的枕頭一拉開,下面有一本相冊,看上去有點兒老舊。這個胡心婷不會有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吧?說起來,我總覺得胡心婷很眼熟,她和周玲還認識,她和周玲到底什么關系啊?

    嗯,反正她虐待我,讓我打掃那么大一棟房子,我就好好的打掃打掃,于是我果斷的翻開了相冊。

    “這是……”翻開相冊的瞬間我驚呆了,這張照片……我在九年多前見過……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