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39 苦苦糾纏
    我腦袋里瞬間如雷劈一般閃出三個字:他騙我!

    周家齊這廝騙我,他壓根就沒有喝醉,他是裝的。我還真是夠傻逼的,明知道他就是這么不要臉,我還當真信了。我看著他兩秒,怒道:“你丫有病啊!”

    “你生氣啦。”他坐起來,手臂疊在胸前,玩味的看著我。

    媽的,賤男人!我心底里狠狠的罵了他一句,起身就走。

    他就是這么個不要臉的貨色,我在這兒逗留的越久,他可能就越會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都是些我不愿意聽的話。

    走出了嘈雜的酒吧,我耳根子清凈多了,說實話,我這人不愛去酒吧,我要無端端的跑去酒吧不是去找人就是我頹廢得無藥可救了,不然誰愿意去那么吵的地方,說白了,我就是不喜歡那種嘈雜的氣氛。

    “李雨桐,你站住。”周家齊追了出來,抓住我的手臂道:“你今天過來了,是因為你擔心我對么?”

    我回頭瞪著他,滿肚子的火兒,跟吃了**似的喊道:“擔心個屁,你以為你是什么玩意兒!放開!”

    我甩了甩手臂,還是沒能甩開,周家齊變本加厲的,湊的更近,我怒火中燒的,他笑嘻嘻的:“你要不啊擔心我,你跑過來做什么?”

    “我路過不行么?周家齊,你別自作多情了,該說的話,那天在朱小雷的婚禮上,我都已經說過了,你放開我,不然我不客氣了?”我一邊兒扯著他那像手銬似的拽著我的手,一邊兒甩冷臉道。

    我覺得周家齊這廝真的有毛病,我那天都把話說成那樣了,可當真是讓他丟人丟到老家去了,他不是該恨死我了么?結果這廝還他媽的玩兒這種招數來糾纏我。難不成……他是蓄意報復?

    他的神情看上去沒有絲毫的異樣,臉上掛著玩世不恭的笑:“你那天說的話是真的么?你以為我不了解你么?”

    “你以為我很了解你么?”我腦袋都給氣糊涂了,說完這話之后才發覺說錯了,趕緊糾正:“你以為你很了解我么? 我告訴你,你他媽一點兒也不了解我!”

    周家齊眉頭微蹙,死拉硬拽的把我給拽到了停車場,邊拽邊教育我說:“李雨桐,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了,你是個女人,能不能文明點兒。”

    周家齊這廝就是如此,他還是一副他是我男朋友的姿態,一只手把我摟著,就像是拎著小雞崽仔似的,把我拎上了車,要是別人我還有還手的余地,這廝練過,我掙扎無力。只能怒氣沖沖的罵他:“我就這樣兒怎么了,關你屁事!你放開我!你放開我!你再不放開我,我就不客氣了!”

    周家齊嘭的關上車門,然后自己坐到駕駛座上,笑道:“你從剛才就一直嚷著不客氣,李雨桐,你哪次不是這樣,可你每次不都挺客氣的么?怎么,我就不放開你,你要揍我啊?來來來!來啊!”

    “你……”我要有心臟病得被他氣出病來了,我瞪著他你了半天,也沒說出半句話來。

    最后我壓著火氣,很認真的告訴他:“周家齊,該說的話我已經和你說過了,我現在喜歡的人是宋鳴,我對你……就算以前有點兒依賴,現在也什么都沒有了,再說了,你也不缺女人,所以……如果你還念著點兒舊情,你就別糾纏我了,好么?”

    周家齊顯然不相信我說的話,他那雙略顯憂郁的眼睛緊緊盯著我:“李雨桐,你以為你說了那些話,我就會相信么?你說你現在喜歡宋鳴,你說你從來沒愛過我,那么你為什么跑過來找我?你要是心里沒有我,你跑來做什么?你擔心我做什么?”

    盡管我的確是因為擔心他才跑過來,但我面兒上還是死鴨子嘴硬,我底氣十足的說:“我告訴你,我就路過!路過剛好碰見你了,怎么著!我不能路過么?你別那么自戀行不行!”

    我這話說出來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周家齊自然也不會相信。他冷哼了一聲,伸手摸我的臉說:“是么?我記得你并不喜歡來那種地方,你嫌吵,你說過你不喜歡那種氛圍。如果不是特殊情況,你可不樂意去酒吧。”

    周家齊,他的確很了解我,至少在某些方面,他是當真很了解,我都不知道如何解釋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一把甩開他觸摸我臉的手道:“算了,你丫就是一自戀狂,你丫就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暗戀你,你愛怎么想怎么想吧,我先走了!”

    然后……車門拉不開,周家齊一臉幸災樂禍:“拉拉拉,繼續拉。”

    他媽的!我怎么會遇到這種人,遇到周家齊真不知是我的幸運還是不幸。啪!周家齊正幸災樂禍著,我防不勝防的一巴掌過去拍他臉上,瞪著他冷聲道:“周家齊,你怎么就這么惡心?你丫就喜歡別人女朋友是吧?你丫就喜歡偷的是吧,我告訴你,老娘不陪你玩兒,你開車門!你要不開,信不信我讓你變太監。”

    我已經氣得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我真是后悔跑來找他,說起來當時也是因為想盡快脫身,我當時怕宋鳴會說一些更莫名其妙的話,所以急忙的就走了,當然,更多是原因是因為我擔心周家齊,我怕他出了什么事兒,沒想到卻讓這廝給耍了,簡直差點兒沒氣得背過氣兒。

    現在說話都語無倫次了,我越是如此,周家齊就越開心,就跟變態似的。他湊的愈發的近,我幾乎能感受到他的氣息,那種溫熱而熟悉的氣息就在我耳邊,我的心跳不禁加速,他的一只手摟住了我的腰,頭伏在我耳畔溫聲道:“這種話你說過多少次了?李雨桐,你就是嘴上說說而已,你舍得么? 你不怕下半輩子守活寡。”

    我雖然很緊張,可臉上還得佯裝平靜,于是我抬眸凝望著他,嘴角勾起一抹笑,那樣的神情就如我以往和顧泉在一起之時看周家齊的神情,我說:“下半輩子守活寡的不是我,是你老婆,你要不想斷子絕孫,你最好開了車門。”

    周家齊上下打量著我,滿臉無賴:“我就不開,你倒是讓我斷子絕孫啊!”

    我氣結,現在這招顯然是不管用了,他丫知道我不可能真的動手,當然我也不能真的動手,我還做不出那種傷天害理的事兒,畢竟周家齊也沒把我怎么著,就是談個戀愛分了手,現在來糾纏一下而已,還沒那么嚴重。

    如此,導致我最后只能氣呼呼的瞪著他,卻不知道說什么好。周家齊見我這種神情,臉上的笑容更甚,伸手捏我的臉,極其無恥的說:“李雨桐,你明明就是在意我的,怎么就不承認。”

    我想我現在和他說什么都是徒勞,干脆背過身子去,臉朝著車窗。

    周家齊也沒有在說什么,開車便出了停車場,我頭靠著車窗,一路上抖的我天旋地轉的,可我也不愿意轉過頭去對著周家齊。我看這車的方向是往他那別墅去的。現在車門我也打不開,只能由著他,等他待會兒停車,一開車門我拔腿就跑,我還真想不出別的法子來了,誰讓我遇上的是周家齊這種無賴呢。

    “李雨桐,頭別靠著窗子,你也不嫌腦袋撞的疼么!”開了十多分鐘,他忽然靠邊兒停車,伸手拉了拉我。

    我沒搭理他,我這人就擅長冷戰,我煩一個人的時候,我能一個月不和他說話。周家齊見我不說話,便沒有再拉我,他嘆了口氣,語氣忽然變得傷感:“我知道,我以前很花心,可是我說了我會改的,我真的會改的。”

    這一段路到了晚上沒有幾個人,尤其是這個時間段兒,是一個人也沒有,如果有人,只怕周家齊這樣停車早就讓人給罵了,遇上交警就得開罰單了。灰暗的路燈下,偶爾會路過一輛車,除卻嗖嗖的風聲,再聽不到別的聲音。

    我的心情仿佛也平靜了許多,我沉默了一會兒,側眸看著周家齊:“周家齊,你改不改已經和我沒有關系了,你明白么?我不愛你,所以,你花心也還好,癡情也罷,也都和我沒有一絲一毫的關系。我今天之所以回來,只是……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場上,我不希望你出什么事兒,你別多想了……”

    “你說謊。”周家齊打斷了我的解釋,滿臉的肯定:“李雨桐,你在說謊,你不是一個那么容易變心的人。你和宋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我不容易變心?我笑了,笑得滿臉嘲諷:“周家齊,我要是不容易變心,我當時就不會和你在一起了。我只是需要一個能給我安全感,能讓我覺得安心的人,你不能讓我安心,可是宋鳴能,所以……我變心了。是你把我想的太好了,我就是一個容易變心的女人。再說了,我們倆無論是學歷還是家世都不相配,我配不上你。我們兩個人想要的生活也不一樣,大家散了就散了,你何必再苦苦糾纏……”

    我說到最后幾乎是苦口婆心,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說什么,我覺得這種話說出來當真是特別假,可沒辦法,我已經詞窮了,我已經詞窮到不知和周家齊說些什么了。他非要認為我還是愛著他,要一副要跟我和好的樣子,我絕情的話也說過了,他還是這樣,我只得苦口婆心了。

    “李雨桐,你是詞窮了么?”周家齊忽然打斷了我的話,一句話繞回主題:“我還不知道你么?你要是真喜歡宋鳴,你看他的眼神都會不一樣,可你看宋鳴的眼神,我真沒看出你喜歡他,你和宋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有時候,人太聰明了,真的很欠揍。我白他一眼,故作平靜:“你妄想癥啊你,我就是喜歡他,所以,周家齊,咱倆各自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你別再糾纏我了,好么?”

    “好啊……”他笑,手忽然環住我的腰,懶洋洋道:“你陪我一晚上……”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