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33 別有深意
    周家齊這廝顯然是明知故問,他言語間有意無意的瞟了眼宋鳴,我故作鎮定的說:“額,來參加婚禮啊……”

    最終,我還是說不出那些話。宋鳴卻替我說了,他說:“她和我一起來的。”

    周家齊只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并沒有說話,他卻有意的向我靠近了些,宋鳴和周家齊一左一右的坐著,我坐在中間一動也不敢動,氣氛十分尷尬。

    他倆都若無其事的盯著臺上,神情里看不出一絲異樣,我倒也想自在一些,可我實在是自在不了。

    我總覺得有許多雙眼睛正盯著我看,或許并沒有,只是我的錯覺,可我總是會有這種感覺,就像得了被害妄想癥似的。

    我整個身子都繃緊了,眼睛盯著臺上看,我怕稍微一回頭就看見周家齊那雙略顯憂郁的眼睛。一只溫暖的手忽然握住我,是宋鳴,他微微朝我靠近了些,附在我耳邊溫柔道:“別怕,別緊張。”

    我動了動,想要掙脫,卻沒能掙脫,我只想告訴他,你這樣握住我,我才會更緊張好么?果然,偶像劇是不靠譜的,到底是誰說的這樣握著就不會緊張了。我現在很想甩開宋鳴說:“你丫夠了,你丫以為你拍偶像劇呢,偶像劇也得看情況吧。”

    媽的,我真的好尷尬又緊張啊,我……我真是欲哭無淚,如果不是為了幫我爸媽報仇,我他媽才不會來受這種罪,無端端的在這些金錢豹里瞎摻和什么啊!沒錯,他們的確是金錢豹,全身上下都帶著一股子銅錢味兒。

    我一直在掙扎,宋鳴一直在握住我的手,并且越捏越緊,現在這種情況,我又不能鬧出太大動靜,就是掙扎也掙扎得悄無聲息,顯然,這悄無聲息的掙扎放宋鳴這兒是徒勞。

    可我被他握著手,著實的不自在,尤其是周家齊還坐在我旁邊,我挺郁悶的。所幸的是,奏樂忽然想起了,那首耳熟能詳的婚禮進行曲使得我心情有些復雜,好在宋鳴和周家齊的注意力都轉到了新娘身上,我也就不那么尷尬了。

    這個明星我以前也在電視上看過,這會兒看到真人只覺比電視里看上去要瘦許多。瘦歸瘦,該有的還是有的。我偷偷瞄了眼她高挺的酥胸,略猥瑣的想,她有沒有隆過。看樣子是沒有隆過,隆過的看起來都特別假……,東方女性的胸部大都會垂一點,以前畫圖的時候,還特意研究過,東方人和西方人的骨骼也……

    于是我就這樣華麗麗的走神了,直到臺上的新郎新娘都互交換戒指了,然后下面的人開始瞎起哄,我才從神游中抽出身來,趁著宋鳴沒注意,我瞬間把手給抽了回來。

    宋鳴側眸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并沒有說話,大約他也沒有什么可說的,畢竟我和他只是表面上的關系。

    若是讓我獨自對著周家齊,也許我還能演戲演得出神入化,可是有旁人在,我便演不出來。

    罷了,我只希望婚禮快點結束,我能快點離開。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了周家齊曾經說過的話,他說:“李雨桐,你總是愛逃避。”

    是啊,我總是愛逃避,所以在喜宴上,當他們班的同學都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宋鳴離開的那一小會兒,我深埋頭。

    “快看,那不是郁明珠么?”正在此時,同桌的一個女人忽然道,于是眾人的目光都轉到了郁明珠身上,同時也轉到了周家齊身上。

    一個個的都開始起哄:“周家齊,你不是和郁明珠挺熟的么?我覺得你們倆就挺配的。”

    “那是,總好過有些人,還真是……”這是一個女人聲音,像是上回在ktv說過話的那位,但我也不確定是不是,我一直在慢吞吞的吃菜。

    “大明星,好久不見。”周家齊果然還是起身了,聽他說話的聲音還挺樂的。

    郁明珠在旁人面前果斷一派玉女形象,反正和她之前在電話里挑釁的時候完全是判若兩人。她落落大方的說:“是啊,真是巧啊。誒,你女朋友也來了。”

    我仿佛感受到一股不善的目光,不,是很多股,我緩緩抬頭,看見的是周家齊略顯尷尬的臉,他沒開口,旁邊的人也不好開口說什么。

    郁明珠仿佛沒有感覺出來什么,大概,她以為我們尷尬是因為她是周家齊前女友,而且還緋聞連連。

    她一貫的大方笑道:“各位慢慢吃,我還有點兒事兒。”

    周家齊揮揮手,很是自然的說:“回見。”

    我看了眼她的背影,又緩緩的收回目光,好死不死的在途中碰上了周家齊那略帶憂郁的眼神,我心中一緊,慌忙的收回,心臟一陣亂跳。

    于是我迅速吃完,接著找宋鳴就走了。走出幾米遠,我頓覺輕松了許多。朱家的婚禮是大操大辦,就像偶像劇里似的,在很大的酒店里,有噴水池,有西式的酒杯。也有中式的酒席,老一輩的人都喜歡按著傳統來,而中國人也都喜歡湊在一桌吃飯,一起話叨。

    “誒,你怎么出來了?”我走到噴水池旁邊,看到宋鳴迎面而來,他應該是辦完事了,頗為詫異的看著我問道。

    我望了眼水噴得正歡的噴泉,苦笑:“你說呢?我要是不出來,估計得變成水龍頭了,不……是噴泉,還有,我問你,什么時候走?”

    聽完我這一番話,宋鳴才恍然大悟,那張英氣的臉上浮上愧疚的神情:“我……真對不起……”

    誰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他把我給帶去參加人家的宴會又把我給丟下可不是第一回了。

    好在,我不喜歡他,要不然我得氣死!就是我不喜歡,我現在還是滿肚子氣兒,他把我帶來到底意義何在,就當真是那句做戲得做全套,這也太全了點兒吧!

    我略有不爽的埋怨:“要覺得對不起就趕緊的完事兒走人,你知道我有多尷尬多窘迫么?”

    我脾氣本就算不得好,現在就算有好脾氣也全沒了。

    宋鳴伸手拉我說:“真對不起,真的。”

    “對不起個屁!趕緊辦正事兒,辦完走人。”我低聲怒罵了一句,于是我的本性就這么**裸的暴露了,以前我還沒和宋鳴說過這種話呢,對著以前那個一身正派氣質的宋鳴,我也說不出這種話。

    宋鳴愣了一下,笑意甚濃說:“盟友,你暴露本性了。”

    “我就這揍性,我說你到底走不走啊!”本性暴露的我更是變本加厲。

    宋鳴嘴角微微抽搐,看樣子他是想大笑,可他又是個正兒八經的人,于是他憋著憋著就抽搐了。

    我斜睨著他沒好氣道:“笑什么笑?要不要走!”

    “再等一下。”他收斂起笑容,擺了張正經臉,眼神落在前面一個女人的身上說:“那個女人叫劉……翠花,以前和謝雅欣認識,以前,她們是在一個……窯子里做生意的……”

    “窯子!”我瞠目結舌:“你的意思是說……謝謝……謝雅欣以前是在紅燈區混的……”

    我真的是被震驚了,周朝章那么一個愛面子的人,竟然會和一個妓女,還是那么個給人生過孩子的妓女結婚!

    窯姐兒從良嫁人的故事倒是不少,可是……這種事兒發生在周朝章身上當真是讓我吃驚了。不過,反過來想想,周朝章能和自己親妹妹做出那種事兒,還能有什么面子,他就是裝逼裝一下面子。那他做什么還娶謝雅欣!謝雅欣是個幌子?哎呦喂,這幫人的關系怎么這么復雜!

    不過要查那些個事情,還真得順藤摸瓜的,從最好查的人身上查起。本來,我爸媽的死也是謝雅欣抖出來的,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內情,可惜我沒辦法接近她。就是接近了也不一定會問出些什么來,她時好時壞的,誰知道會不會揍我。所以,還是先從和她熟悉,又容易接近的人身上下手吧。

    我本來以為宋鳴就是來晃蕩一圈的,沒想到,他是別有深意,我頓時就像打了雞血一般積極道:“然后呢?還有什么?劉翠花是不是知道什么?”

    宋鳴眼眸掃著遠處正與人談笑風生的劉翠花,低聲和我說道:“這個劉翠花當時在她們那地兒的地位就像古代勾欄院的頭牌兒,謝雅欣則是能跟她相比較的,于是這倆人就斗得你死我活。最后劉翠花找了比自己大了三十歲的絲綢商給嫁了,謝雅欣先當了蘇海東的三兒,后來又當了周朝章的三兒,最后成功嫁給了周朝章,于是劉翠花就算是敗了,他們家老頭子死了之后,她就帶著個敗家子兒子坐吃山空。本來那老頭的企業還算是赫赫有名,結果現在已經寂寂無名了,算是個落魄貴族。現在她年紀大了,也一門兒心思的想重振家業。現在正到處套關系呢。”

    我懷疑看著宋鳴:“所以……你的意思是……幫她一把?”我琢磨著我們要怎么幫她,難不成要給她一筆錢,我可比她還窮,還是給他們家介紹生意,我可沒那人脈。

    我湊到宋鳴面前,賊兮兮的問他:“你是不是有什么好計謀?”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