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01 情敵見面
    唔……媽的,親上了!這個人渣!我他媽還真以為他鼻梁骨讓我給撞歪了。吻了許久之后,他才緩緩將放開。

    我差點兒就讓他給吻得窒息了,氣得一拳過去捶他胸口上:“周家齊!你是餓狼變的么?”

    剛剛是誰說他自己純情來著?就他這德性叫純情,騙老娘沒有純情過是不是!他當然不是真純情了,他就是裝逼的時候裝一下純情。

    此時就原形畢露了,嘿嘿笑道:“我就對你餓!”

    “少貧嘴了,我還不知道你。”周家齊是什么人我太清楚了,他說他要為我改,我還真是不大相信。可我又能如何,遇上這樣的渾球無賴我還真是無可奈何,姑且看他如何改罷,總不能讓他整天找我麻煩吧。他要真肯我為我改,我自然也肯為他改。就算我倆差距大,我也是能為他改的。

    在旁人看來,我大約是沒有心的,可我自己知道,我的心得對有心的人,若是他都無心待我好,我也不必對他好。

    周家齊說要為我改,他倒真的為我改了,連著一周也沒見他有什么緋聞,也沒有什么莫名其妙的電話,就連郁明珠也沒怎么打電話來。

    生活仿佛又回到了過往的平靜,只是我們過得更為平淡了一些,他一如既往的接我下班,依舊是躲在暗處。

    我坐副駕駛上,他開著車說要公開我們倆的關系,我告訴他你若是真為我好就別公開,那個圈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咱倆也還沒打算公開,你要真為我好,就尊重我的決定。

    周家齊沉默了許久,最后悶悶的說了句:“那你離那些男同事遠點兒,尤其是那個娘炮。”

    “娘炮的醋你也吃!”我好脾氣的和他解釋:“周家齊,你能不能別瞎吃飛醋,你前天晚上還和你女秘書去參加晚宴,我可沒吃醋。”

    我如此一說,周家齊更不滿了,他萬般幽怨的說:“我倒是希望你能吃醋,你呢,屁都不放一個,你說你怎么就這么不在乎我?”

    我怎么就不在乎他了,我頗為無奈:“周家齊,我做什么要瞎吃飛醋,像你啊,連亮亮的醋也吃,我就把亮亮當朋友,不是妹妹就是弟弟,你能不能別瞎想,我是那種人么?”

    我解釋了一番之后,周家齊還是頗有不滿:“我記得你以前可是很高冷的,都不怎搭理那些同事,現在怎么就這么積極了?”

    周家齊這人特矛盾,可是他告訴我說,得和同事搞好關系的,我白了他一眼道:“不是你告訴我要和同事把關系稿好么?再說了,你以為時代是那種小公司,就那么幾個人,在這種大公司要是不慎得罪了人,讓人給算計了,可不是賠點兒錢那么簡單,指不定得蹲大獄。自古以來,有多少冤案,最后人都死了才翻案。”

    周家齊側眸看著我片刻,點點頭,憂傷的嘆道:“也是這個道理,現在這個社會太**了,一個個都趨炎附勢的,像我這種好人已經不多見了……”

    好人,虧他說得出口,他這種人都叫好人,天下就沒壞人了。我鄙夷的瞥著他:“你是好人啊?這天下就沒壞人了!你見過好人去砸人家玻璃的么?太萬惡了你!”

    說起來,還是前段時間的事兒,前幾天王二丫在外頭蹦,不小心把停在那兒的一輛保時捷給劃花了,王二丫怕叫家里人被揍,就給周家齊打了電話。

    保時捷那車主是個暴發戶,不認識周家齊,周家齊那天開了限量版的車,最新進的,那廝認不得,認為周家齊是個窮鬼。于是周家齊還沒開口說話,暴發戶就對著周家齊一頓尖酸刻薄的痛罵,也就是說他們這種窮逼是賠不起的,把他們給賣了都賠不起,還說看周家齊那車就一破爛。

    后來周家齊憤憤的跟我說:“丫我那是復古,復古懂不懂!簡直就是土鱉!有錢了不起啊!我用錢砸死他我!”

    然后他就把人車窗玻璃給砸了,不砸別的,就專砸玻璃,砸完之后賠錢,聽說那暴發戶給氣得差點兒沒吐血……

    現在我說起這事兒,周家齊還特別得意:“這事兒能怪我么?什么東西呀!勢利眼的暴發戶。”

    “周家齊,我發現你對王二丫還挺好的。”以前我老覺得周家齊在欺負王二丫,現在看來,他也沒那么欠抽嘛!其實想想也是,他要不對王二丫好,王二丫出事兒了能給他打電話,小孩子都是實誠的,可不像成年人那么虛偽,明明厭惡的很,還得笑。王二丫的智商也就是五六歲的小孩兒,有時候和他說話,的確比跟公司里的同事說話也舒坦得多。

    大約,這就是周家齊會定時去看王二丫的緣故吧,即使他不大喜歡回他那個家,但王二丫有事,他還是會回去,回去了就往隔壁去,差不多就得回自己家齊刺激他后媽。

    前段時間王二丫惹禍之后,他媽就不讓他出來了,這會兒周家齊得了空,便帶著我去看王二丫。

    要去王二丫家,怎么著還是得回家一趟。周家齊他爸今天下班早,周家齊回去的時候他也在,看見了我笑得十分牽強說:“雨桐也來了。”

    我笑點點頭:“嗯。”

    “今晚就在家里吃飯吧,阿姨燒飯。”周家齊他爸爸又道。

    他說的阿姨肯定是謝雅欣了,想來找個老頭子其實也挺悲催可憐的,兒子在外頭裝得與他一團和氣的,私底下卻就像仇人似的,偏偏他還只有這一個兒子,像周家齊他爸爸這種人是最注重傳宗接代的,所以他也很在意周家齊,其實像周家齊他爸這個年齡大可再找個姑娘生個小的,省得受了周家齊的氣兒。

    不過他卻沒找,整天守著那個被周家齊逼的瘋瘋癲癲的,時而正常時而不正常的謝雅欣,謝雅欣燒飯能吃么?

    “她燒飯能吃么?”我正想著,周家齊已經毫不客氣的說了出來:“老頭,她不會下藥毒死我們吧!到時候周家就斷子絕孫了……”

    “周家齊!”周家齊話還未說完,就讓他爸給打斷了,他爸一張老臉都氣得鐵青,那眼神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周家齊。卻又不時的看看我,仿佛是在和周家齊說:“家丑不可外揚,還有外人在呢!”

    可惜周家齊是個不識趣兒的混蛋,他滿臉嘲諷:“干嘛老頭,叫那么大聲做什么,是想嚇我么?”

    我不知道周家齊到底是因為什么緣故和他爸爸鬧的這么僵,如果只是因為他爸爸找小三兒,害得他媽媽自殺,應該不會如此,到底那是他爸爸,最多就是對他爸爸冷些,也不至于一副要氣死他爸的樣子。

    在外人看來,周家齊除了花心點兒外,其他方面都還是不錯的,沒有人能想到,他能對他爸這樣。

    他爸爸現在被他氣得都快吐血了,林子越急匆匆的從里面出來,扶著周家齊他爸對周家齊道:“少爺,你別這樣。”

    周家齊冷冷的掃了他爸一眼,對林子越道:“照顧好老頭,別給氣死了,改天還怪到我頭上。”

    話說完,周家齊就拉著我往王二丫家里去,他的車還停在他家院子里,我真擔心周家齊他爸會砸了他的愛車泄憤。

    周家齊心情本來挺好的,剛剛和他爸見了一面兒之后,整個臉都變了,我也沒問他什么,只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很溫暖,尤其是在這種天氣,握著他的手還可以取暖。

    “你怎么不問我?”周家齊走了幾步,忽然問我。

    我笑笑道:“這是你的事情,你樂意說你自己會說,我何必多問。”

    他家里那些事兒和外面的事兒不一樣,我自然不會過問。

    “明珠姐姐,下次再來找我玩兒好不好?我最喜歡明珠姐姐演的仙女了!”我和周家齊剛剛走到門口就碰到一個周家齊很熟悉的人,大明星郁明珠。

    她見了我和周家齊,先是一愣,轉而淺笑道:“家齊,好久不見。”言語間有意無意的掃著我和周家齊緊握的手,我感覺周家齊好像有點兒不自然。

    當然,他臉上還是很自然的:“好久不見。”

    有多久見?幾個月前才見了的,這會兒卻還裝模作樣,也不知道幾個月前他倆做了什么,周家齊當時還因為她把我丟下,我一想起就心塞。

    郁明珠眼睛掃視著我,故作輕松的笑道:“家齊,這位是……”

    “女朋友。”周家齊倒是毫不避諱,郁明珠的臉色顯然很不好看了,藏也藏不住。

    我伸出手,笑得連我自己都覺得……我他媽演技怎么那么好,我說:“郁小姐你好,我是李雨桐,我挺喜歡你演的電視劇,你本人比電視上漂亮多了。”

    我不過是為了不讓周家齊尷尬,說了一些客套話,不然誰愿意搭理她,我可是個記仇又小心眼兒的女人,還沒能大度到能和一個和我男朋友搞曖昧的女人和平共處。

    “謝謝,李小姐也很漂亮。”郁明珠笑得很不自然,看著周家齊的眼神很深情,卻因為我在又帶了幾分憤恨,那是對我的。

    周家齊這下更不自然了,拉著我對王二丫道:“王二丫!叫姐姐。”

    王二丫盯著我看了片刻,忽然問周家齊:“齊哥!這位漂亮姐姐是誰啊!你要和她結婚么?你不和明珠姐姐結婚么?”

    問完之后,又疑惑的問郁明珠:“明珠姐姐,你剛剛不是說要和齊哥結婚,以后天天來看我么?你們不結婚了?”

    “王二丫!”郁明珠的臉刷的紅了,神情難堪之極。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