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82 恍然大悟
    眼見周家齊如此激烈的反應,想必他是以為我背著他和宋鳴劈腿,就算我真的劈了又怎么樣?他不是整天都在劈腿么?再說了,我又沒劈腿,于是我泰然自若的說:“我聽得見,別叫那么大聲。”

    周家齊看了宋鳴一眼,原本就陰沉的臉更陰沉:“你不是說去見劉小倩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你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我抱著手臂,笑呵呵問道:“這位是誰,你新女朋友?”

    周家齊還沒回答,女人就擺出一派輕蔑的姿態:“我叫麗麗。”

    額,這就是跟他玩兒車震的那個**,聽聽這語氣好像是在說:“我是他新歡,你個舊人可以滾了。”

    我沒有搭理她,只對周家齊笑道:“干嘛周家齊,我又沒招惹你,你黑著臉做什么?我是搶你女人了還是欠你錢了。”

    我想宋鳴一定覺得我很奇葩,我也覺得我挺奇葩,一般女朋友碰到男朋友跟三兒一起出來游玩兒什么的,不都是滿臉氣憤,大吵大鬧的么?而我卻是這種反應。

    除了如此反應,我也再不能有的別的反映了,為了這種事兒和周家齊吵架根本就是白搭,他理由多得很,顛倒是非黑白的能力非常人能及。

    對付周家齊這種人,只能一笑而過。我笑了,周家齊那個不要臉的狗東西卻怒了,他直接把那啥麗麗給甩那兒,拉著我就走。

    一路走到附近的停車場,強行把我拉上車,怒氣沖沖質問我:“李雨桐,你不是說你去找劉小倩了么?怎么會和宋鳴一起出現在這里?”

    他肯定以為我是劈腿了,還是跟宋鳴劈腿,我他媽哪兒來那么大魅力……算了算了,反正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別讓他知道我來這兒是為了查我父母的事兒才是。他要認為我劈腿,就當我劈腿好了,我抬眸盯著他,語氣里一如既往的冷意:“干你屁事!”

    本來周家齊就已經被我激怒了,此刻車內的**味兒更濃烈,周家齊伸手掐住我脖子道:“李雨桐,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信。”我看著他,平靜如斯的說。

    周家齊像泄了氣的皮球,收回了手,沉沉道:“你和宋鳴一起來的?”

    “你和麗麗一起來的?”我反問。

    幸虧周家齊沒有心臟病,不然我真怕他被我氣得突然猝死了,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氣死了更好,省得禍害中國的女同胞們。

    周家齊真的像個瘋子,他剛才還沉著臉,像要殺了我似的,這會兒突然笑了:“怎么,你吃醋了?”

    “我為什么要吃醋?我就是隨口問問。”我滿不在乎的說,自打發現他是什么人之后,我便竭力的將自己的心給收了起來,興許只有這樣才不會受傷,愛上周家齊注定會受傷,我故意收心,不過是為了讓自己不再受傷而已。

    周家齊是個控制欲極強的女人,縱然他自己劈腿了,他也容不得我劈腿,除非有一天他玩兒膩了我。顯然他現在還沒玩兒膩,不然他一定會讓我滾下車。

    他盯著我半秒,伸手捏我的下巴:“李雨桐,你這若即若離的手段還挺高明啊,你還說你沒吃醋?你和宋鳴出來,是故意刺激我么?”

    呵呵,他還真是個瘋子,我冷笑:“你以為我有那么無聊?再說了,你以為宋鳴是你么?明明知道是兄弟的女朋友也能勾引?”

    周家齊聽我這話,收回手道:“看來,你沒劈腿,那你來這里做什么?還騙我說去找什么劉小倩。”

    我倒希望他誤會我劈腿,能給我一腳踢了更好,他現在這話的意思沒有懷疑我劈腿,更像是在懷疑我……跑來這里查當年的事兒。

    我搖搖頭道:“無可奉告。”

    “李雨桐,你不會還在查那件事兒吧?”周家齊的神情變得有些難看,說話的語氣也很嚴肅。丫這廝是不是會讀心術啊!怎么就讓他給猜出來了!

    我攤手:“你就當我是來劈腿的好了。”

    看這情況也瞞不住了,我索性便承認了,周家齊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想發火又隱忍:“李雨桐,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要命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還是怎么著,你忘了上次差點被殺死么?還有,宋鳴為什么會在這兒?”

    周家齊扯來扯去的,又扯了回來,我也實話實說:“偶然碰上的,我可沒你那么齷齪……”

    “我怎么齷齪了我!”周家齊覺得他自己特別委屈,我們在一起有一段時間了,除卻郁明珠,他的緋聞是接二連三的,誰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還理由多多,打死不承認。

    未免他再繼續問我關于我調查父母的事兒,我便故意扯開了話題:“呵呵,你不齷齪,當初追我的時候那叫一個癡情,結果現在呢,還跟**玩兒車震,怎么……今天又打算哪兒激情去?”

    “懶得跟你說!”周家齊選擇回避這個問題,爾后又憤憤的補了句:“說了你也不明白。”

    然后這廝他媽的完全不顧我的意見,直接開車把我帶回了雁城。快要到雁城的時候,我戳了戳他,好心的提醒他說:“嘿,周敗類!你們家麗麗還在云水鎮呢!”

    周家齊側眸冷森森的看了我一眼,沒有搭理我,繼續開車,像是在生悶氣,我莫名其妙的,我他媽查案到底哪里招他了。丫的,他整天玩兒女人,我都沒和他生氣,他還跟我生上氣了。

    我又說了一遍:“喂,周敗類,你家小情人還在云水鎮呢!”

    眥,我話將落,周家齊一個急剎車,我猛的撞在車窗上,撞得我頭暈目眩的,我這腦袋一疼,火就上來了,對著周家齊就暴吼:“周敗類,你腦子有毛病啊!”

    這廝腦子絕對有毛病,他的世界觀簡直比顧泉還要奇葩。周家齊轉過頭來,陰沉著臉瞪著我,忽然撲過來抱住我強硬的吻住我的唇,我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緊接著他的舌頭就探了進來,猛的將我壓倒,吻得十分激烈。媽的!這個敗類簡直有病,他肯定有間接性精神病,我奮力的推著他,后面的車子都發出鳴笛聲,我得慶幸他剛才忽然剎車沒有造成追尾什么的……

    周家齊這廝心思實在太縝密,他怕我用腳踢他要害,撲過來的時候,連帶著我的腳也一并壓著,我整個人都被他鉗制住,完全就動不了。等他吻得差不多了,才緩緩將我放開。

    我被他吻得差點兒就窒息了,再加之后面一群開車的在叫罵,當時就怒了:“周家齊,你神經病啊!”

    周家齊笑:“我就是神經病,李雨桐,你什么都不懂。”

    說完之后,他又若無其事的開車,我他媽的確定,我是被一個神經病纏上了,周家齊這廝比我還病的厲害。

    他沒有送我回家,而是去了他家,他那棟別墅,他也不愛回他爸爸那個家,回去無非就是折磨謝雅欣,約莫謝雅欣病情好一些了,他又會回去刺激她一次。據我觀察這么久,他的確是這樣的,每隔一段時間回去刺激謝雅欣一次,簡直是喪心病狂!

    一進門,他就靠在沙發上,一句話也沒有說,一副我把他給招惹了的樣子。我起身要走,他又把我拉住,陰冷冷的說:“不許走。”

    我白他一眼:“周家齊,我好像沒招惹你吧,背著我……不是,你是正大光明的,你正大光明的到處找女人,玩兒劈腿我也沒說什么,我沒管你,你不要分手,我也沒跟你分手,你還想怎么樣?”

    周家齊拽著我的手,面色灰暗:“我倒是希望你能管管我,你連醋都不會吃。”

    他仿佛很累,丫肯定是玩兒女人玩兒多了腎虛了,現在知道累了,活該啊!還說我不吃醋!我不管他!我管的著么?因為他和郁明珠曖昧不清,我和他吵架,結果呢,還不是不了了之,這廝還要以死威脅,我倒不如不管的好,眼不見為凈,那些個破新聞權當是別人的。

    周家齊還拽著我的手腕,我拉了幾下沒拉開,便有些惱火:“周家齊,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你丫玩兒女人,我不管你,不是正合你意么?得了便宜還賣乖,我不就是騙了你一回么?而且我也沒騙你什么,你還跟我發火,放開我!我要回家!”

    “你就不能陪我一會兒么?”他猛的一拉,我……坐他腿上了,他的手就順勢環上我的腰,姿勢實在是……

    我已經習慣了周家齊風騷的姿勢,盯著他道:“周家齊,你到底想怎么樣?”

    周家齊環在我腰間的手力道并不大,我看他似乎真的很累的樣子,望著我道:“我就想你陪我一會兒,好么?”

    我看了他兩秒,不情不愿道:“好吧……”

    真是上輩子欠了他的,丫的,要是不答應他,這廝還就不依不饒了,就像上回子喝醉了那樣,抱著我腰不肯撒手。

    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那么累,我思來想起只覺這廝是腎虛,絕對是腎虛!肯定是搞女人搞多了,現在腎虛了吧!哈哈哈!

    不過這廝吃過晚飯,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他精神就變得特別好了,我倆坐在沙發上看新聞,他還一個勁兒的抱怨我做飯不如他好吃,說我虐待他。

    我瞪他一眼說:“嫌難吃就別吃,餓死了正好,免得禍害人。”

    周家齊笑得滿臉討好:“難吃我也愛吃,雖說你虐待我,但是本公子愿意每天被你虐待……”我無語了,實在沒見過賤成這樣的!

    “插播一條新聞,今日傍晚七點許,在雁城市青涯河里發現一具女尸,疑似自殺,經確認該女尸為知名車模吳麗麗……”隨著主持人的聲音,電視屏幕上出現……今天早上那個美女的照片。麗麗,車模,吳麗麗!

    她自殺?我呆了兩秒,問周家齊:“麗麗死了!是你那個小情人,她死了!”

    周家齊也微驚,遂淡然:“興許是她得罪了什么人吧。”

    得罪了什么人?一個**,她能得罪了誰,而且最近她和周家齊走的還那么近,人人都以為周家齊當她是真愛,誰敢對她下手?難道是……是蘇芩殺了她么?

    我腦袋里空白了兩秒,瞬間恍然大悟,側眸看著周家齊,心里莫名的恐懼,結結巴巴道:“家齊……你是……你是故意和吳麗麗走的很久的,你是故意和那些女人走得很近的對么?”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