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80 人無完人
    八卦亮見我這副表情,更為不好意思了:“那個……其實我想……也是那些娛記亂寫的……就跟咱們公司的一些人一樣,什么都不知道,還喜歡胡說八道。”

    我笑笑,也沒有太在意,八卦亮本就是有意巴結,自然是順著我說。他心地不錯,就是嘴巴欠揍。這會兒我在他面前一臉苦楚,想必過不了多久,他就得添油加醋的把我的“苦楚”在公司里大肆渲染。

    我的確也需要洗白自己了,至少得洗白成一個正常人,在職場上,一個人太過完美不好,缺陷太多也不好,處于中間不溫不火的最好。

    八卦亮是個藏不住話的,見我不像前兩天那么難以接近,就噼里啪啦的同我講起了八卦。從他的嘴里,我得知,坐在我旁邊的眼鏡妹叫錢雪雪,今年二十八歲,是個常年處于幻想狀態的大齡蘿莉,整天幻想嫁給高富帥。

    坐在我斜對面兒的叫秦琴,今年三十三歲,是個離婚的單親媽媽,說是因為前夫找小三兒才離婚的,命苦得很,偏偏秦琴還是個好欺負的主,明明是她老公出軌,最后她卻帶著孩子凈身出戶。在辦公室里是屬于跑龍套的那一類人,無欲無求,每個月就拿那么點兒死工資。如果公司裁員,第一個裁的可能就是這一類人。

    坐在我對面兒的就是娘炮亮了,娘炮亮的名字十分喜感,他叫……何生亮,讓我莫名的想起了既生瑜何生亮。看得出來,他是辦公室里的主角兒,雖然娘了些,又八卦了些,但是能力是相當不錯的,將來很可能混到總監,畢竟娘炮才二十五歲。

    其他的,他也一一說了來,挨著給我介紹,沒什么特點的我也記不太清。大約就記住了宋鳴、葉凡、丁思南這三個時代的創始人,說他們是大學同學,大學時候學的是軟件開發,從大二開始,就出來創業了。

    其他的的兩個我在網上都看過,關于宋鳴,網上沒有任何一點兒他的消息,整的神秘兮兮的。我也沒有過多的興趣知道,說與其去查領導的八卦,還不如認真工作。

    在過去,我把太把顧泉當回事,終究才會兩敗俱傷。如今周家齊呢,他不肯放開我的手,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個花花公子無疑,大概等他厭倦了我就會放開我罷。

    我承認我貪戀周家齊給的溫暖,因為我缺愛,可我不想因為這點兒溫暖就讓自己再一次遍體鱗傷,他陪我玩兒玩兒,我也不要把他當回事就好了。做個沒有心的女人,反正,我也沒有心慣了。

    思來想去,我以為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周家齊他愛怎么玩兒怎么玩兒,他就是一爛人。我跟他吵架,他又不讓我分手,還他媽要拿刀子自殘,搞的我差點兒殘了,想想真不值得。于是,當下午周家齊來接我的時候,我若無其事的,就像從前那樣,但是心情還是有點兒郁悶,于是我就點了一支煙。

    “李雨桐,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女人抽煙不好!”我煙剛剛點燃,周家齊就從我手中奪過了香煙,順道的掐熄了。

    我側眸看著他,絲毫不客氣:“我就是這樣,你要是不喜歡,咱們就分手。”

    “你……”周家齊看著我,臉都氣綠了,卻說不出話來。

    沒錯,我就這么個人,我就抽煙怎么了!說起來我也不是經常抽,周家齊特別不喜歡我抽,就是偶爾抽抽他也不高興。我為他改,結果呢,丫還是一樣的不要臉,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為他改呢。

    周家齊將我手里的打火機一起奪了去,像是要發作,卻又忍著:“李雨桐,你是個女的,能不能有點兒女人的樣子!”

    “我沒有女人的樣子么?”我側眸看著他,理了理我的頭發,我頭發還是挺長的。黑色長卷發到腰間,我看了我一下,我身材還是挺像女人的……

    周家齊盯著我片刻,輕咳了兩聲,神情怪異的說:“長得倒是挺像女人的……”

    話落,又開始教育我:“可是不能光長得像啊,你還得有點兒女人的樣子,對不對?我是說行為,是吧。你就不能為我改變一點兒么?要是以后咱倆結婚了,你這樣……你……”

    “我這樣怎么了?周家齊,我又不是你的附屬品,為了改變?還結婚!要真結婚我都得少活二十年。說的好像誰有多愿意嫁你似的,就你這種人渣加種豬!”我要是想氣死一個人,是絕對有那種本事的,就是周家齊這種人渣也能讓我給氣死。

    果然,周家齊已經讓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了,索性把頭扭到一邊,姿態十分傲嬌,這個敗類,他難道白癡的以為我會哄他?靠過去挽著他的手臂說:“家齊,別生氣嘛,我就是隨便說說……人家這輩子非你不嫁……”

    光想想我都想吐了,于是我無聊的拿出手機玩兒,剛剛拿出手機,手機就響了。是……亮亮。今天中午跟他聊天,順道的留了手機號碼,這才剛剛下班他就給我打過來了,還真是一朵出色的交際花。

    我接通了電話,里面傳來交際花娘炮的聲音:“雨桐啊,你回家了嗎?你腳那樣還方便么?今天在外面接你的那個男的是你男朋友么?”

    “不是,是我朋友。”我淡淡道。今天去接我的人是小胡,因為周家齊露面太顯眼了,所以就讓小胡接我。

    我并沒有告訴亮亮周家齊就是我男朋友,還裝得一副我和他早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關系假象,亮亮八卦,卻也好騙。我沒有否認,當然也沒承認。如今周家齊和郁明珠的緋聞鬧的正火熱,亮亮自然以為我是被周家齊給踹了。

    亮亮今天中午和我聊天之后,就變身知心大哥,情感專家了,他語重心長的同我說:“雨桐啊,那個周家齊看著也不像是好東西,既然沒在一起了,以后就別搭理他。”

    “是吧,我也覺得周家齊不是好東西。”我當著周家齊的面兒神態自若的說:“反正我找男朋友也不會找他那樣的。”

    接著我又和亮亮聊了兩句,告訴他我安全的很,我腳不方便,還有車的。周家齊坐在我身旁,臉已經黑成鍋底了。跟亮亮說了句再見之后,我便掛了電話。

    周家齊臉色鐵青的盯著我,咬牙切齒的:“李雨桐,什么叫周家齊不是個好東西,什么叫找男朋友也不會找他那樣的,我怎么了我!”

    緊接著他一把奪過我手機,盯著手機屏幕咬牙切齒道:“何生亮!我還既生瑜呢!李雨桐,你可以啊,才進公司幾天,竟然就留了男同事電話!”

    話未完,他又一臉氣憤,無比激動:“別解釋,我剛剛已經聽到了,是個男的!”

    我攤攤手:“我沒有要解釋啊,就是個男的,我跟同事留號碼怎么了?很奇怪么?你不是留了很多女明星手機號碼么?都是為了工作,不是么?”

    我本來也沒有打算要解釋,男的就男的,難不成和他在一起我就不和別的男人接觸了么?他媽的,我當初和顧泉在一起,也就很少跟別的男人接觸,除了周家齊,結果呢?結果那叫一個慘烈。

    周家齊除了不打人,其余的比顧泉還渣,顧泉就勾搭一個蘇月,這廝也不知道勾搭了幾個,指不定是一打呢。

    周家齊被我噎得說不出話來,只得用那雙勾人的眼睛滿懷怨念的盯著我,最后把手機塞我手里,偏過頭許久,臨了要下車的時候,忽然轉過頭來幽幽道:“李雨桐!你是故意氣我的是吧!”

    “我為什么要氣你?”我故作糊涂,我倒真沒氣他,我要真故意氣他,直接把他們家那一堆破事兒給抖出來,估計連帶著他爹也給氣死。

    周家齊黑著臉道:“不就是因為我那點兒破緋聞么?哎呦,你還敢給搞外遇……”

    “外個屁!咱倆都還沒結婚呢,頂多算是劈腿!”我完全沒有顧及前面開車的小胡,直接就說了出來。

    周家齊的臉色更難看:“你這意思是說是說你要劈腿么?李雨桐,我告訴你……你要敢劈腿,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樣?”我笑,我覺得我在挑釁周家齊,說實話,我還真有點兒想知道我劈腿了他會怎么樣?呵呵,我是個失心瘋的女人。

    周家齊手伸過來,捏著我的臉笑得滿臉陰險:“我就閹了那個男人,你說這辦法是不是很好……”

    “喲,周家齊,沒看出來,你還有這等智慧呢?”我也伸手勾住他脖子,湊近了道。

    周家齊的手環上我的腰,十分風騷的說:“李雨桐,你在干什么?你在勾引我么?”

    眥……周家齊話剛說完,小胡就一個急剎車……周家齊怒了:“小胡,你怎么開車的!”

    我琢磨著是周家齊太風騷了,把小胡給嚇著了,我手伸到前面拍了拍小胡的肩膀說:“好好開車,別理他,他有病。”

    周家齊的確有病,他有種馬病!他花心!可是他還不允許人家花心,人家一花心,他就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他背我到家,一路上都滿臉的不爽,貌似我真的會劈腿似的。其實我也說不準,萬一哪天我想不開了,我就真劈腿了,反正目前為止還不會,周家齊是種馬,我不能跟著他去當種豬吧!跟風也不帶這么跟的。

    周家齊花心是花心,卻還是有優點的,他會做飯,他今天還是一如既往的做飯。人無完人,反正我也不會跟他結婚,這樣想著,我也就不太生氣了。我坐在那兒看電視,感覺自己像個大爺似的。我當大爺當得正爽的時候,周家齊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忽然響了,我拿起一看,大明星!

    我今天心情不錯,便接了。電話那頭傳來郁明珠嬌滴滴的聲音說:“家齊……今天晚上……”

    “他在做飯……”我盯著電視,懶洋洋的說。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