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65 千金真藏
    這個死周家齊,果然變心快,哼,我就說像他這種人渣怎么可能對誰專情的嘛,果然,被我逮到了吧!

    不過……好像不關我的事兒,他現在不纏著我不是挺好的么?我做什么生氣?哎呦,真是……

    等一下,我在查他們家的事兒,要是讓他瞧見了還了得。我對葉星使了使眼色,讓她回頭看。葉星回頭瞅了一眼,立即把她那ipad塞回包里。

    我和葉星坐在靠邊兒的位置,周家齊和那個女人越走越近,看樣子是要從我們身邊路過了。眼見著他走了過來,我趕緊的拿了本兒菜單把臉給遮住,葉星滿臉從容的坐在那兒,表現的一臉和閨蜜出來喝咖啡的假象,演技真真兒的好。

    “李雨桐,你在這兒干嘛?”我用菜單把臉擋得死死的,耳邊冷不伶仃的傳來周家齊的聲音。

    媽的,這樣都能認出來。我小心翼翼的拿開菜單,指指葉星,很自然道:“跟朋友喝咖啡。”

    “你不是一直很忙么?怎么還有空喝咖啡?”周家俯身,離的我很近,嘴角掛著繼續嘲諷:“您可真忙呀。”

    周家齊這廝很記仇,前些天,他找我喝咖啡,去旱冰場什么的,我告訴他我接了新單子,很忙。這會兒卻悠閑自在的在這兒和葉星喝咖啡,他覺得我騙了他,不過他也沒好到哪兒去,簡直太他媽癡情了。

    跟著他來的那個女人對我的敵意十分明顯,她一個勁兒的拉周家齊:“家齊,走吧,你答應陪人家喝咖啡的。”

    呵呵呵呵,這就是他所謂的喜歡我,傻逼男!我沖他揮揮手:“我看你也挺忙的,快走吧,別讓人家等急了。”

    “李雨桐,我看你好像挺閑的,下午去旱冰場吧。”周家齊當著那個女人的面兒,非常認真的約我下午去旱冰場。

    我就納悶兒了,他怎么就對旱冰場那么情有獨鐘呢?算了,不關我的事兒,我笑笑:“對不起啊,周先生,我下午沒空。”

    “家齊,下午咱們一起去吧。”那個女人又開口了,聲音軟綿綿的,話語間向我投來挑釁的目光。切,神經病女人,貌似誰在跟她爭似的,這些傻逼女,一個個都想著嫁入豪門,本來是豪門的,也想著嫁入更豪的門,呵呵呵,要真嫁給周家齊了,估計每天獨守空房,以淚洗面,最后抑郁而死,想想都覺得可怕。

    豪門易嫁,卻不那么容易經營。我語重心長的對周家齊說:“有人愿意陪你去,別辜負了人家一番美意,要懂得珍惜眼前人。”

    “今天周末,下午兩點。”周家齊完全沒把我的話當回事兒,也把那個女人完全給忽略了。

    我擺擺手:“沒空,你沒看見我很忙嗎?”

    周家齊黑了臉,附在我耳邊耳語:“你要不去,你知道的,還有,我跟這個女的沒什么關系。”

    沒什么關系還那么親熱,我冷艷高貴的回了他兩個字:“呵呵。”

    我和周家齊一番冷嘲熱諷之后,他和那個女人就找了我身后的位置坐下,我假惺惺的對葉星道:“你不是還要去買衣服么?咱們走吧。”

    說完之后,我和葉星就大步流星的踏出了咖啡廳。最后我倆去附近的水吧開了個包間。

    葉星再次拿出她那個ipad,調出剛才那組我還未看完的照片。葉星指著照片上的小女孩兒道:“這個女孩兒,是周朝章和他亡妻沈嫣的女兒,周家齊的雙胞胎妹妹,在十四歲那年遭遇綁架被撕票。”

    周家齊說的是真的……他妹妹在十四歲的時候被綁架撕票,就死在他眼前,所以后來他才學了跆拳道。

    “不過,這和我爸媽的死有什么關聯么?”我困惑不解。

    葉星繼續道:“周家齊和他妹妹被綁架的那一天,是你父母的祭日。”

    “你的意思是,有人利用我父母的祭日,引他們去荒郊野外,然后綁架了他們?”我心中一沉,周家齊兄妹可能是因為我父母的死而感到愧疚,所以偷偷跑出去拜祭,結果才會導致被綁架,被撕票。周家齊怎么從來沒跟我說起過,他只說我父母是為了去看他們而出的車禍。

    葉星點點頭:“目前看來,是這樣的。”

    當年我爸媽的車禍是有人故意設計的,那么周家兄妹被綁架一事未必不是有人設計的,而且還是接著我爸媽的祭日。虎毒不食子,周朝章再怎么樣也不會莫名其妙的拿自己兒女開刀吧,原本稍微有了些思路,現在我又陷入迷惘之中了。

    和葉星談完之后,已是下午一點左右,周家齊打電話來說在瑞希咖啡廳等我,我不去就讓我上新聞頭條,這個人渣。

    我不情不愿的到了瑞希咖啡廳,那個女的已經不在了,周家齊一個人坐在靠窗的沙發上,桌上放著一杯咖啡,哎呦喂,這廝還真夠愜意的。

    見了我,他站起來,整理了下衣裳,邁步走過來對我道:“走吧,先去停車場。”

    我繃著臉跟著周家齊出了咖啡廳,周家齊回頭看了看我,笑嘻嘻道:“李雨桐,你繃著臉做什么?是不是吃醋了?因為今天早上那個女人?”

    “神經病!”我甩給他一記白眼,媽的,他沒看出來我是不想和他去那什么破旱冰場么?

    他又湊過來:“那是為什么?你不想去旱冰場?”

    “呵呵,看來你還不笨嘛。”我走到他車前,甚是不解:“周家齊,我說你怎么就那么喜歡去旱冰場啊?你喜歡旱冰場的女教練?”

    周家齊坐上車,滿臉無語:“瞎說什么呢?我告訴你,我可不是誰都帶去的,那是我私人領地,比一般的旱冰場好玩兒多了。我看你,就需要去那種地方玩兒玩兒。”

    “還私人領地呢!死人領地還差不多吧!”我習慣性的對周家齊進行打擊報復以及嘲諷。

    周家齊那朵奇葩,他笑笑道:“嗯,也可以這樣說。”

    說完之后,他又道:“誒,你怎么都不問問我今天那個女的是誰啊?”

    “又不關我事兒,我問你做什么!”我覺著他這話就跟高中時候隔壁班的男生問劉小倩我為什么不笑一樣,我當時說:“又沒有什么好笑的事兒,我莫名其妙的笑什么,我有病呃?”

    周家齊顯然被我掃興了,他滿臉不爽:“李雨桐,你就不能假惺惺的問一下么?”

    “不用問也能看出來,你哪個情人吧?”我言語里有意無意的透著幾分之意:“你還真不怕腎虛啊。”

    周家齊無語了,他黑著臉專心致志的開車么,沒有再說話,大概是怕一說話,我又說出些,莫名其妙的話來。

    直至到了……尼瑪,周家齊這車怎么在往三環路外開,而且是那種荒郊野外。我頓時納悶了:“周家齊,這什么地方?丫不會有什么奇怪的東西吧?”

    “有鬼。”他回頭笑道:“有墳地,這附近都是公墓。”

    媽的,周家齊這他媽是有病啊,旱冰場修哪兒不好,非要修在公墓附近,而且還是那種不怎么樣的公墓,破破爛爛的,看著怪嚇人的。

    雖說我不相信有鬼這種東西,可是看著還是覺得陰森森的,莫名的就想起了一些奇怪東西。

    跟著周家齊走進他那什么私人旱冰場的之時,我都覺得周圍陰森森的,忍不住抱怨:“周家齊,你是不是有病啊,干嘛把旱冰場弄到這種地方。”

    “這兒人少。”他從容的說。

    說完又遞給我一雙旱冰鞋道:“走吧,進去。”

    我起先不明白周家齊為什么要帶我來這種破地方,當他我拽進那個寬闊的旱冰場時,我才明白過來,這個地方除了我們,沒有任何人,外面也很安靜。在這里的確是舒服很多,心情也莫名的好很多。

    周家齊穿上旱冰鞋,伸出手道:“走!”

    我啪的打他手上:“呵呵,你以為我是那些好騙的小姑娘呢,老娘三歲就開始學旱冰。”

    想想當時我走路都不算是穩當,我媽媽竟然把我弄去學旱冰,摔得就跟傻逼似的,幸虧學有所成,就算是最后我爸媽走了,我也還不算荒廢。當初還穿著旱冰鞋抓到過一個搶包的,上班什么的也不用自行車,公交車。

    如今年紀大了,也就沒那些心思了,整個人都頹廢了。

    被周家齊拉來之后,我那小宇宙好像又爆發了。猛的就沖進旱冰場,周家齊笑了笑,也沖了進來。各種姿勢,簡直一點兒也不比冬季奧運會上那些輪滑選手差。

    說實話,我驚到了,我以為周家齊只會玩玩兒女人,強一點的就是商業頭腦還不錯,亦或是他那跆拳道黑帶六段,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手。我一時間有點兒看呆了,我正呆呆的盯著周家齊之時,他忽然沖了過來,猝不及防的摟著我,我還沒能反應過來,他便拉著我轉了好幾圈兒。

    我旱冰技術雖然還不錯,可是還是被周家齊這種高難度的動作嚇得半死,以至于被他摟著都忘了罵他,只望著他結結巴巴的問:“你你你……”

    “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當一名滑輪手。”他放開我,轉而拉著我的手滑到旁邊兒,扶著圍欄道:“可惜,后來越走越遠。”

    “喂,你就不想知道今天那個女人是誰?”周家齊話說完后,忽然很跳躍性的說了這么一句。我還沒說話,他又接著道:“她是蘇月同父異母的妹妹,蘇家真正的大小姐。”

    啊!蘇家真正的大小姐,我瞬時有些懵了:“蘇家不是只有一個女兒么?”

    周家齊搖搖頭:“蘇月妹妹叫蘇芩,因為她不愿意出席那些場合,所以才由蘇月代替她出席,蘇月,是蘇海東婚前和謝雅欣生的。”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