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撕心 > 054 一個人習慣了
    我覺得周家齊這廝就是不能給他面子的,一給他面子他就無賴了,我走過去,拍了;拍正盯著電視上看的周家齊,惱火道:“喂,周家齊,你能不能自覺點兒,你昨天晚上喝得酩酊大醉的吐得老娘一身,今天還不走,還賴在這兒,干嘛,還想讓老娘幫你洗衣服么?”

    “喲喲,我就說怎么一個月不見,你就變得客氣了,看看看,才沒兩分鐘就原形畢露了吧。”周家齊也立刻變了嘴臉,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好歹我也幫了你那么大的忙,喝酒吐你一身怎么了,真是小氣。”

    呵呵呵呵,這話說得,我當時就火冒三丈:“周家齊,你搞清楚好么?你那是幫我的忙,明明就是你自己也想設計顧泉好么?還有啊,什么叫吐我一身怎么了,我吐你一身試試?”

    “吐,來!盡管吐!”周家齊放下遙控,站起來,長開雙臂沖我道:“來來來,哥讓你吐。”

    “你……”我頓時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我他媽長了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無賴的人,這廝比起當年的小混混沈寂,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甩了沈寂幾十條街。

    我實在是無奈,直接取一下一把鑰匙給他,氣呼呼道:“餓了自己出去買東西吃!”

    周家齊笑嘻嘻的接過鑰匙,沖我挑眉:“這就對了不是么?”說完之后他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又問道:“我記得昨天晚上是在星光酒吧喝酒,怎么會跑到你家來?”

    “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沈黛讓我過去的,誰知道你那么不要臉拽著我的手臂不肯撒手,我就把你帶回來了。”我將那些奇怪的部分都省略了,大致的和周家齊說了一遍。

    周家齊手里捏著鑰匙,點點頭道:“呃……,我昨天有沒有說什么奇怪的話。”

    “有。”當我如實作答之后,我就后悔了,丫我總不能告訴他說,昨天晚上他對我說什么他愛了我九年吧。

    周家齊摸著后腦勺湊過來問我:“我昨晚說什么了?”

    “你說你是神經病。”我面不改色道。

    我這話,說出來連我自己也不信,周家齊更是不會相信,他皺眉道:“我有說過么?我怎么不記得了?”

    “你喝得跟死狗似的,你記得個屁。”我及時的阻止了他回想,沒好氣道:“我去上班了,自己餓了出去買東西吃,記得把門給我鎖了,鑰匙給小區門口的保安就行。”

    交代完之后,我就出了門兒,遲到了是要扣工資的,雖然說扣得不多,但是身為一名還在試用期的員工,遲到了總歸是不好的。我平時是渾球了些,但是對于工作我還是很認真的。

    為了不遲到,我毫無形象,一路狂奔的趕到了公交車站,咳咳咳咳……雖然我是個有存款的人,但是只要不必要的情況下,我都會避免搭計程車,我還得為我的房子奮斗呢。

    我們公司處于二環某棟大廈,租了一層樓,說起來其實也不算太小,只是和很多大公司比起稍微遜色。但由于剛剛成立不久,所以技術方面還不太成熟,再加之策劃不怎么樣,因而老是做一些山寨游戲。

    不過我無所謂,我當初會來這家公司,一來是因為薪資其實還算可以,二來是這公司剛剛成立不久,人手也不是太多,接了一個新項目之后整個公司忙的是天昏地暗的。比起回到那個沒有人氣的家里,我更新呆在公司里。雖然我不常和同事說話,但總歸是有人一起忙碌。

    比如今天,我就得加班了,可能得到十點以后了。辦公室里的人漸漸走光了,許是因為換季的緣故,十點多我就覺得有點兒困了。還有一點兒就畫完了,這公司里的東西是不能帶回家畫的,我還是撐著點兒畫完了就好了。

    想著,我提筆繼續,辦公司里除卻筆觸及數位板時發出的刷刷聲以外,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了,今天還真是挺安靜的,

    砰,隨著按開關的聲音,燈忽然滅了,周圍瞬間一片漆黑,本來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事,但是來的太突然了,我嚇得一下子站了起來,頓時便失聲尖叫。

    在我的尖叫中,燈又亮了,辦公室門口站著一個男生,戴著副框架眼鏡,高高的個子,我看著挺眼熟,就是不知道叫什么。他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跟我道歉:“對不起啊,我不知道還有人。”

    不知道還有人,我存在感就這么弱么?算了算了,管他的,我還是繼續畫圖吧,我朝他點點頭,瞬間恢復平時的神情道:“沒關系。”

    說完,我坐下繼續畫圖,想來這男生也是公司新招的程序員。程序員其實比我們這些美工更辛苦,反正我看著挺辛苦。尤其是新進公司的,時常會加班,而大部分人都是喜歡欺負新人了,就是這個剛剛成立不久的公司也是一樣。

    就那個戴眼鏡的男生,他剛畢業,大概二十三歲。

    才到公司不久,還在實習期,老員工都喜歡指使他做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兒,比如給他們端茶倒水的,這小青年就是因為被欺負而出名兒了,難怪我看著他眼熟,就因為他整天被那幫孫子欺負。

    哎,新人無奈啊。算了,我還是繼續畫畫吧。想著,我盯著電腦,提筆繼續。

    “李姐,你這么晚了還加班呢?”我正畫著,小青年走了過來,笑瞇瞇的問道。

    我不愛與公司里的同事接觸,若非工作需要,也懶得和他們小聚,亦或是閑聊的,于是只淡淡作答:“快完了。”

    “李姐,你家離的公司遠么?”小青年又問道。

    我其實特煩這些年輕人……咳咳咳,雖然我也很年輕,但是我有時候的確很煩這些人有事兒沒事兒的來搭訕,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雖然說,他可能并沒有什么企圖。

    我冷幽幽的抬頭看了他一眼:“你問這個做什么?”

    “李姐,你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說你一個女孩子,這么晚了回家不**全。”小青年慌忙解釋道。

    我淺笑:“我習慣了,你要是忙完了就先走吧。”

    我的確是習慣了,以前和顧泉在一起的時候,我加班加到半夜兩點,也沒見他來接我。倒是周家齊,那會兒下大雨,他跑到公司外面等我,然后送我回家,回家之后顧泉就跟我大吵了一架。我也跟顧泉吵,當時我覺得他不來接我,人家怕我淋雨來接我他還跟我吵架。

    說起來,我和顧泉在一起的時候,似乎周家齊照顧我的時候更多。呵,我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想到周家齊了。

    “沒事兒,李姐,我等你。”小青年拉了張凳子坐在我身邊,他一句話也打亂了我的思緒。

    我眼睛也未抬,刷刷的揮動著筆,語氣不冷不熱的:“隨意。”

    我覺著我說話的語氣很傷人,但是小青年似乎并不覺得,或許說他被傷慣了,所以不介意。我在那兒畫圖,他就在那兒看,許是看出了我的不耐煩,并沒有再開口繼續問下去。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終于畫完了,關了電腦收拾包包便起身出去。小青年見我起身,也忙起身,跟著我一起出了公司。出門的時候,看見保安打著電筒走進來,大概是看看還有沒人吧,該鎖門兒了。

    “李姐,你家離的近么?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走進電梯的時候,小青年十分熱情的說。

    我很不習慣他這種熱情,也不喜歡,所以我很無情的潑了他一碰冷水:“你叫晉什么來著?你不需要對我這么熱情,我不是公司其他人,我很討厭人家這樣討好的嘴臉。”

    “晉希。”小青年的熱情并沒有被我冷水潑滅,他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道:“李姐,瞧你這話說的,我真沒別的意思,我真的只是覺得你一個女孩子這樣不安全……”

    “我一直是一個人……”我冷冰冰的打斷了他的話,踏出電梯道:“趕快回家吧,晚了該沒車了。”

    話說完,我就快步走在前面,剛剛一出大廈大門,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笑嘻嘻沖我喊道:“喂,李雨桐,這里。”

    媽的,周家齊這個神經病,他沒事跑來我公司做什么?尤其是現在,以前下大雨什么的他來接我,也會提前打個電話,這會兒突然出現,我還真是被嚇了一大跳。

    后面出來的晉希也被嚇了一大跳,他正歡騰的走出來喊我:“李……”姐字還沒說完,就驚訝的看著周家齊道:“你是周周周……”轉而又看了看我,周了半天也內周出個什么來。

    “走吧。”周家齊本來笑嘻嘻的臉忽然變得沉沉,伸手就拉我走。我就這么被他拉著一直走到停車場,周家齊開了車門道:“上車。”

    我坐上車,很是郁悶:“周家齊,你不回家好好待著,跑我公司來做什么?”

    “接你。”他坐上車,冷著臉作答,說完又側過頭來問我:“那個四眼狗是誰?”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