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殺手狂妃:王爺,別惹我 > 第110章 好久不見
    “將軍,急報。”

    這天,北夜晨正在營帳中查看地形,準備作戰策略時,一個士兵急匆匆的進來稟告。

    “什么事?”北夜晨放下手中的東西,抬頭看向士兵。

    現在已經是他來到邊關一個月后了,此時的北夜晨身上穿著泛著銀光的鎧甲,一雙凌厲深沉的眼眸讓人膽寒,就是胡子似乎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刮,已經很長了,幾乎遮住了半張臉,像個胡子大叔。

    “據探子匯報,西楚那群家伙的悄悄派兵前往五十里外的大河縣,看樣子是想要從那邊下手。”士兵匯報說道。

    “那邊有多少兵馬?”北夜晨一如往常耳朵淡定。

    “那邊駐守的兵馬不多,只有五千人。不過地勢上比較有優勢。西楚的派的兵馬起碼有一萬。”士兵說道。

    “下令下去,讓副將軍率領五千兵馬前去救援。”北夜晨立刻下令,絲毫沒有拖泥帶水。

    “是。”士兵領命后便退出營帳。

    北烈國和西楚國正打得激烈的時候,距離常平城僅有百里的小鎮卻是一片安寧。如往常一般,百姓挑著自己家種出來的農場品來到鎮上趕集。

    小鎮每五天就會有一次大集,這時候的小鎮是最熱鬧的時候,叫賣聲到處都是,人來人往的。

    “親親,我要,糖糖。”

    人流中,一名漂亮的女子正牽著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小男孩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看到街邊賣糖人的攤販時,腳步就邁不開了。

    “又吃糖,你忘記娘親跟你說過的話了?你下山前是怎么答應娘親的?”林月兒故意板著一張臉,佯裝生氣。

    小寶看到娘親不開心了,頓時也不敢耍小脾氣,耷拉著腦袋,乖乖的跟著自家娘親來開了賣糖人的攤子。

    不過小孩子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沒幾分鐘,小寶又吱吱喳喳的到處瞄了。

    “親親,這這?”小寶拉著林月兒的手就往旁邊的攤販走去。

    林月兒無奈的搖搖頭,“這是女孩子用的飾品,你是男子漢,看那個做什么。”

    “這?”

    “這是葫蘆,拿來玩兒的。”

    “親親,要要。”

    “好,給你買。”只要不是甜的就行。

    “……”

    最后兩母子手上拿了不少的玩具,各種各樣的,小寶那矮小的小身板手上也拿了好幾樣。

    “親親,要要。”小寶剛好經過一個捏泥人的地方,各種各樣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是好看,頓時雙眼都范光了。

    “不要了,我們再逛下去,你的星哥哥就要走了。你不是說很想見星哥哥了嗎?再不去,就遲了哦。”林月兒看著手中已經不少東西了,還是忍下心來拒絕了。

    自從她掉落山崖后,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聯系任何人,她也知道外界找她找得厲害,但是她還是選擇把孩子生下來后才與外界聯系。

    后來孩子生下了,她也跟勾魂殿聯系上。葉銘在得知她的消息后放寬心不少,立刻就與她見了面。

    這兩年的時間里,勾魂殿已經一躍成為殺手組織的一把手,殺手界無人不知勾魂殿的六大殺手,只要被他們盯上的目標就沒有失敗過的。

    經過這兩年的發展,勾魂殿也壯大了不少,情報網已經覆蓋整個北烈國,就連其他三國重點城池也有他們的眼線。

    林月兒很少出任務,但是她出手就沒有失敗的時候,而血月這一個名字更是在殺手界中成了一個響當當的名號。但是她很少出任務,一出手就是大單子。

    小寶聞言,也沒再要求,乖乖的跟著林月兒走了,不過離開后還是不舍的回頭看了看那個攤子。

    小寶那不舍的小眼神被林月兒盡收眼底。

    小鎮上最大的一家酒樓名為迎福樓,雖然這里是一個鎮子,但是這里的隱形富豪可不少。迎福樓每天進賬可不少,相當于一個小城池的進賬了。

    進入迎福樓,掌柜便看到林月兒和小寶了,連忙迎上去,笑呵呵的,“客官,您可算來了,貴客已經在樓上包廂等著了。您這邊請。?”

    “多謝。”

    掌柜親自

    把人迎上二樓最邊上的一個包廂。

    推開門便看見包廂內正坐著兩人,顯然這兩人就是葉銘和葉星。

    葉星聽到有人推門,連忙從椅子上站起。轉過頭就看到小寶朝自己飛奔而來。

    葉星眼疾手快的一把抱著朝自己撲來的小家伙,笑得眉眼彎彎。經歷了兩年,葉星也變得成熟了一些, 只不過那張娃娃臉卻是依舊可愛。

    “小寶,星哥哥想死你了,你有沒有想星哥哥?”葉星抱著小寶,一臉的可憐樣。

    小寶乖乖點頭,一雙眼睛亮亮的,“想,星哥哥,大哥哥。”

    葉星頓時滿足了,這才看向林月兒,笑呵呵的打招呼:“老大。”

    見到葉星葉銘,林月兒也很開心。

    葉銘忙上前,這個女孩還是風采依舊,那張絕美的面容舔了幾分成熟的韻味,卻也更加好看了。

    “老大,好久不見了。”葉銘率先開口。

    “來很久了嗎?”林月兒來到桌子旁坐下。

    小寶也被葉星放到桌子旁邊的凳子上坐著,一大一小就開始自個兒玩了起來。

    “最近怎么樣?”葉銘親自給林月兒倒了一杯茶,臉色淡然。這兩年,他的性子更加沉穩了,一般的事情都不能讓他有所波動。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沒事都是待在山上。”林月兒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這才繼續開口問道:“最近有什么消息嗎?”

    葉銘手上頓了頓,“北夜晨出征邊關了。”

    林月兒身體一僵,很快又恢復過來,毫不在意的模樣。

    這兩年,她刻意想要避開關于北夜晨的消息,很多時候她都不想想起這么一個人,嘗試著忘記。可是她越是想要忘記卻越是忘記不了。

    而今天又聽到他的消息,還是關于他前往邊關的消息。

    最近都在說邊關在打仗,她還不在意,但是沒想到北夜晨竟然會親自前往。

    “是他主動請纓前往邊關的,現在已經有一個多月了。情況暫時沒什么危急。”葉銘說道。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