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狂女鬼君 > 第三百零七章 嫉妒
    自己的邀請再一次失敗,卻又在意料之中,凌奕塵并沒有多大的失望,不過,眼眸流轉之間,卻又是想起了什么,再次開口道:“怎么?你這是又要忘那寒院跑?”以前在外院的時候,施玉雪就幾次三番的來到內院,來到了內院之后又一如既往,甚至更加頻繁地去找那個人,他們之間究竟是他達成了什么樣的交易?真真是勾起了他的興趣呢!

    施玉雪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沒有多說其他。

    林奕塵嘆了一口氣,“你說你這么冷冰冰的,除了我,還誰受得了,你怎么你就對我一副冰冷的樣子?就不能給我一個好臉色么,好歹我也長得這么帥氣的份上,你說是吧?”一雙桃花眼對著施玉雪眨了眨,展示著他獨有的魅力,在看到施玉雪依舊不為所動的時候不由得有些氣餒,有些無趣地站直了身子。

    就在他起身的瞬間,看到了不遠之處的院門口站在這兩女子,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們這邊的方向,那熟悉的眼神讓凌奕塵有些厭煩地微微蹙了蹙眉頭,隨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瞥了一眼施玉雪之后,便是轉頭對著那個明顯沉浸在自己魅力中的女子眨了眨眼,那一眼充滿了魅惑,在不經意之間便會讓人為之沉淪。

    在對上那雙充滿魅惑的眼睛,金鳳舞原本因為看到凌奕塵在對著施玉雪那百般討好而莫名升騰出來的嫉妒在一瞬之間便是消散了,眼中就只有那一抹紅色,那妖孽的容顏,就連凌奕塵什么時候出現在她的面前都不知道。

    凌奕塵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厭惡,不過他也是認出了金鳳舞就是那個一直針對施玉雪的人,眼底閃過了一抹惡趣味,對著鳳舞勾唇一笑:“本少主美嗎?”

    在說話的瞬間,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傾去,使得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短短的6寸左右,近的能夠前些得感覺到對方呼吸出來的氣息。

    金鳳舞完全就沒有反應過來,她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一張薄唇吐出的話語,帶著淡淡的誘惑,隨著他俯身的動作,看那本就松松垮垮的衣襟更是滑落的些許,露出了的鎖骨和胸肌清晰的展現在自己的面前。

    視覺受到了劇烈的沖擊,金鳳舞愣愣的怔住了,繼而在聽到了這一句充滿了誘惑的話語之后,只覺得滾燙,無比心撲通撲通的跳動著,連忙低下了頭,后退了兩步,拉開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不敢去那咋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顏。

    在這一刻,金風舞的心亂了,身體也覺得僵硬了,一顆心被挑動的不知道該安放何處,整個人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當中。

    剛剛,他靠的好近!

    可是……自己卻是不討厭,反而有種莫名歡喜的感覺,她這是怎么了?

    看到凌奕晨嘴角的那一抹邪肆的弧度,施玉雪便是知道他這是又在施展自己的魅力了,淡淡的收回了視線,施玉雪神色平靜地起身離開,看也不看兩人一樣。

    看著施玉雪就這幫“無情”的離開,凌奕塵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抹挫敗,唉!還是沒用嗎?難道自己的魅力真的變弱了?

    屢屢在施玉雪面前展示自己的魅力失敗,凌奕塵產生了些許的自我懷疑,不過當他的視線觸及癡迷看著自己的金鳳舞的時候,卻是又恢復了自信!

    看吧!就說他凌奕塵的魅力是最大的,這施玉雪不過是沒眼光罷了!

    不過……

    這樣的人也正好與自己相交不是嗎?

    不看自己的外貌和背景的人,還真是不多呢!特別還是女子……

    如此想著,林依塵原本有些不爽的心情瞬間又恢復了過來,不過掃了一眼癡癡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金鳳舞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不屑,站直了身子,轉身一世離開,再也沒有分出一絲的目光給呆呆站在原地的金鳳舞。

    看著施玉雪和金風舞兩人一前一后的離開,王玲兒也從被迷惑之后清醒過來,看了看四周沒有人,又看著因為凌奕塵的靠近而徹底呆住的金風舞,她腳步急促地著著金鳳舞跑了過去。

    “鳳舞,你剛才怎么……”看著金鳳舞這個樣子,王玲兒有些緊張和擔憂,她不過是跟著金鳳舞來這里看一下而已,沒想到和自己藏在暗處的鳳舞在看到林奕塵靠近施玉雪的時候,整個臉都變得猙獰起來,人更是像是失去了什么,甚至一般愣愣地向著院子門口走來,嚇得她想要上前把鳳舞拉走,卻又不敢靠太近。

    她承認凌奕塵是充滿了誘惑的,可是她聽說過林奕塵這個人,別看他整天笑瞇瞇的樣子,似乎很容易親近死的,不過所有人也都知道他是一個性情不定的人,要是誰惹得她不高興,隨時都會有性命之憂,更何況在他的身后還有妄海閣如此一個龐大的背景,還好凌奕塵并沒有把鳳舞的事態看在了眼里。

    王玲兒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可是在她說出了這段話的時候,卻沒有得到回應,看上了金鳳舞,只見她依舊是那般愣愣的樣子,一雙眼睛呆呆的,就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微微的蹙了蹙眉頭,王玲兒伸出手去搖了搖金鳳舞的手臂:“鳳舞,快醒醒,人都已經走遠啦!”

    “怎么了?”因為身體被晃動,金鳳舞總算是回過神來,只是還沒有清楚狀況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在沒看到那一個讓自己癡迷的人時,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抹失落,“人呢?他人呢?”

    “已經走了。”王玲兒自然是知道金鳳舞說的人是誰,她現在可是肯定了,鳳舞是真的對那凌奕塵放在了欣賞,不然也不會像方才那般,在凌奕塵靠近的時候呀,一雙眼睛直了,整個人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之中,深深的沉浸在其中,直到人不見了,自己的互換提醒才清醒過來,現在整個人卻是心不在焉的,

    “你說那個賤人有什么好的,他為什么要往上湊去?”想到自己在來到這里看到凌奕塵那般低聲細語的靠近施玉雪,而是玉雪海那般冷漠的樣子,金鳳舞只覺得心中無端端的生出了一股怒火,低垂著的一雙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以凌奕成的性格,居然會看到了讓她不開心的一幕,凌奕成居然在討好施玉雪,心中無端升騰出來了一股火氣,不知道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王玲兒回答道,同時心里也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金鳳舞這個神態,真的是對那凌奕塵……

    ……

    “師妹,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頻頻出錯?”站在金鳳舞對面的一個女子看到金鳳舞今日的修煉完全不在狀態,自從開始修煉之后,便是頻頻出錯,忍無可忍,女子冷著個臉,直接斥責。

    “我不練了!”丟下這么個話,金鳳舞直接甩頭就離開!

    正巧這一幕落在了從轉角之處走出的千媚嬌的眼中,她的眼眸微微瞇了瞇,眼中一抹流光劃過,嘴角微微上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賤人賤人……”亭子里面,金鳳舞不斷的扯著面面前的一株長的枝繁葉茂的綠植,原本枝繁葉茂的綠植被她摧殘的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枝干,滿地的葉子凌亂地鋪在地上,金鳳舞的嘴里面依舊不斷的吐著,像是把心中的怒火給宣泄出一般,只是無論她怎么發泄都無法發泄出心中的那一股火氣來。

    自從聽到了王玲兒打聽回來的消息之后,她的心情就一直遲遲無法平息下來,直到現在他都沒無法相信,像凌奕塵那般耀眼那般出色的人,居然會對施雨萱那個身份卑微的人如此的討好幾次三番,甚至為了她不惜進入這內院當中,那個賤人,究竟有什么好的!

    那樣出色的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該是和自己這般身份尊貴的人在一起才是!

    這一刻,金鳳舞不得不說,她嫉妒了,嫉妒施玉雪居然得到了凌奕塵的青睞,她也清楚地知道,她真的對凌奕塵上了心,如果說以前她從來不會相信一見鐘情,可是真正遇到的時候,她不得不相信。

    以前她一直都以為在這內院當中沒有人能夠配得上自己,即使是那些被稱為天之驕子的人也是如此,畢竟那些人再厲害,但是在這內院當中,還不是,是要受到她父親的牽制,想要得到更多的資源,也得對自己客客氣氣的,就算是寒院的那個人……那人雖然出色,可是冷冷冰冰的,可不是她喜歡的類型,直到看到凌奕塵的那一刻起,她才真正地她想要的是什么樣的人,就是應該像凌奕塵那般有著出色的容顏、妖孽的天賦,還有雄厚的背景,這樣的人才是自己未來夫君的人選,可是偏偏這樣的人卻是去討好自己討厭的人,這怎么可以!

    “怎么這般生氣,這小樹惹你生氣了?怎么如此虐待它?”就在此時,一道嬌媚的聲音在金鳳舞的身后想起,金鳳舞猛地頓住了手中的動作,回頭便是看到了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后的千媚嬌。

    “長老……”低著頭,金鳳舞神情顯得有些失落,同時也有些緊張,此時才想起這院子里面的花可都是長老最喜歡的,可偏偏自己卻糟蹋成這個樣子,看來看滿地輩自己拽落下來的樹葉以及花瓣,頓時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雖然她是就長老的弟子之一,可是她并不是最受長老喜歡的,要不是因為父親的緣故,怕是長老才不會多管自己,畢竟自己的天賦沒有大師姐好。長老只喜歡天賦最好的人。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