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狂女鬼君 > 第九十九章 落婉的虛弱
    “是嗎?那就好。”段香荷皮笑肉不笑地移開了停留在落婉身上的目光,轉而看向了原本她在看的一簇植物之上,唇邊勾起了一抹弧度。

    “妹妹,你看,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株植物,可是卻無比嬌弱,成長的條件也十分苛刻,眼看著就是花期了,卻還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而且這花還有一個怪毛病,必須要美人精心護理才能更好,不能斷,都是鮮花美人,這美人與鮮花是絕配,只是在這府中還有許多事務要處理,妹妹這樣的美女一看就是心思細膩之人,今日我手頭上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想起了妹妹,不知道妹妹有沒有這個時間,讓妹妹來幫一下姐姐照顧一番呢?”視線看著落婉,雖然是在詢問,可是語氣中并沒有絲毫詢問的意思。

    “既然落婉能有這個機會為夫人解憂,是落婉的福分,自然不會推遲。”落婉淡淡一笑,沒有拒絕。

    “那就好,老爺去了上朝,妹妹想來也沒有什么事情了,那么現在開始就麻煩妹妹幫忙照顧一番這一株花了,我會讓劉嬤嬤教導你應該如何照料的,那么就辛苦妹妹了。”說完,段香荷站了起來,別有深意地和劉嬤嬤對視了一眼,在后者會意之后,便轉身離開,在轉身的瞬間,眼睛便是變得陰寒,哼!不過是一個低賤的蠻族之人,也敢在本夫人的面前炫耀!不給你一些教訓,當我這些年來的手段不都是白學的了嘛!

    “婉姨娘,請吧。”劉嬤嬤在段香荷離開之后,便上前對著落婉示意,那態度卻是多了幾分強硬,不好言語,看著那一株植株冷冷開口。

    劉嬤嬤可是不會對眼前這個礙夫人的眼的女人客氣,而且跟在夫人身邊的多年,她就知道方才夫人說的那句話,不僅是暗中告訴她,老爺在朝上,要是她要對落婉做些什么,也不會有人來阻止她,再說了,夫人可是給了她‘權利’的,那么做起來她就更加不會有什么顧忌了,再說了,這不過是一個低賤的女人而已,也敢荷夫人搶老爺的位置!

    “麻煩劉嬤嬤了。”柔柔一笑,落婉也不在意劉嬤嬤強硬的態度,跟著劉嬤嬤前去做準備。

    ……

    傍晚,當施楚文回到府中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地朝著落霞苑的發現而去。

    絕色美人在懷,溫香暖玉,怎么能不讓人心生歡喜,再說昨晚婉兒的表現,更是讓他這個見過世面的人都有些流連忘返,可是就在他興沖沖地朝著落霞苑方向而去的時候,卻被告知落婉在午間時分便去了竹香院了,直到子現在都沒有回來,不禁有些失望。

    “老爺。”管家上前看著他,等著他的答案。

    施楚文的眉頭微蹙,不多想,便轉身,“去竹香院。”雖然和香荷在一起多年了,她是一個善解人意,溫柔似水的人,可是最重要的是她還是一個女人,都會有嫉妒心的,如果因為他對婉兒的寵幸而讓她心生不滿,那么他不能就這么置之不理了,畢竟落婉在面前的表現來說,讓他還是十分滿意的,而荷兒只要多哄哄就好了,在他的心里面,始終都有她的位置就夠了,男人嘛!那個不喜歡美人,他也不過是這其中的一個,而且在這施府之中,也沒有人和荷兒相比,相信荷兒也不會在意的。

    而且他又何嘗不明白,這落婉可是江懷斌送來的,也不知他在這背后到底安了什么心思,不過不管是為了什么,只要他不讓她接觸到府中的事情就好了,玩玩而已,既可以再去牽制著江懷斌,看一下他到底在計劃著什么,又能讓自己滿意,何樂而不為呢!

    “老爺,你怎么來了?”看到施楚文的出現,原本在處理手中的事情的段香荷驚訝地站了起來,像是對于他的出現感覺到十分詫異,完全不知道一般。

    “怎么?荷兒這是不歡迎我?”任由段香荷給自己解下官袍,施楚文坐了下來,卻是不忘朝著她調侃一下,卻是沒有在這個時候提起落婉的名字,這也是以往他們相處的方式。

    段香荷柔柔一笑,笑得得體貼心,手中動作也不停,熟練地給他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他的面前,“怎么會呢!老爺,妾身這不是怕老爺你累著嘛!剛剛下朝,理應好好休息一番才是,老爺可是累了?要不要讓下人服侍洗漱一番?”

    “你啊!還是如此貼心,現在還在忙著,可是累了?”施楚文的臉上帶著笑意,他伸出手輕點了一下她的手,臉上笑意連連,視線看先了方才段香荷在看著的賬本之上。

    他雖然是為官,但是他的手中也有經營一些店鋪,自然就交由段香荷來管理的,也知道未來這些賬務,荷兒忙活了許久。

    “老爺”面含羞澀,“老爺這話說的,為老爺分憂,這一次為何進宮時間這么久,可要餓了?妾身去讓人準備些晚膳。”段香荷看了看施楚文,便要站起身走出去招人進來。

    “也好,正巧我有些餓了,是了,天色不早了,我聽說落姨娘來了你的院子,怎么不見人影?”說著視線看了一眼四周,卻沒有看到落婉的身影,像是不經意般想到這個問題,不由地疑惑問了出口。

    原本笑意在臉的段香荷在聽到他的這一句話的之后,笑臉瞬間就僵住了,眼中一抹不悅,心中強忍著不甘,轉過身走到了施楚文的身后,給他輕輕地捏著肩膀,仿若不知道一般開口:“老爺,妹妹她是來過竹香院,妾身就讓她幫忙看一下那一株瑤兒送給我的美人香,可是妾身因為要處理一些事情,就沒有和她閑聊了,一時間忘記了,直到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回去了吧!我問一下。”說著手中動作,招來了劉嬤嬤。

    “婉姨娘可是回去了?”看著劉嬤嬤,問了出口。

    “夫人,老奴也不知,在夫人離開之后,老奴和婉姨娘交代一番之后便也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在離開之前老奴有交代婉姨娘回去的,現在不知怎么樣了,老奴這就去看一下。”劉嬤嬤躬身退下。

    不消片刻,劉嬤嬤回來了,在她的身手跟著一個窈窕的身姿,正是落婉,只是此時的落婉卻是有些憔悴,那絕色的臉色有些微微發白,像是隨時都會倒下去一般,那虛弱地樣子,讓熱看著就十分心疼。

    “夫人,這是怎么一回事?”看到落婉這個樣子,沒有直接上前扶著落婉,但是施楚文的臉色明顯是不好了,對著段香荷也沒有那么客客氣氣的了,甚至有些指責。

    難道嫉妒真是會讓一個女人如此變化大,荷兒明明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那么現在落婉為何會這樣?

    難不成真的是荷兒做的手腳?

    把施楚文臉色的變化收入眼中,段香荷自然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管心里面有多么不滿,表面上還是要作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在看向落婉的時候,帶上來了心疼之色。

    “落婉妹妹你這是怎么了?我不是只讓你幫忙照看一下美人香嗎?為何會變得如此虛弱了?快些坐下來。”扶著落婉坐到椅子上,關切地問著,同時責問的目光轉向了劉嬤嬤,“劉嬤嬤這是怎么回事,為何婉姨娘會變得如此虛弱?我不是讓你看著點的嗎?還是你在這背后做了什么事情?你這是在陽奉陰違嗎?把我的話都當成耳旁風了嗎?”

    撲通一聲,劉嬤嬤跪在了地上,臉上帶著祈求,“夫人,老奴沒有,老奴在告訴婉姨娘照料的注意事項之后,便離開去忙其他事情了,不成想婉姨娘竟然會變得如此,只是老奴不明白,那株美人香,夫人每日都在照料,也不見得會如此,為何婉姨娘會……是老奴的過錯,請夫人責罰。”原本她還在說著她心里面的疑惑,在看到段香荷的視線看過來的時候,口中想要說的話卻是點到即止。

    不過她的這一句話就已經足夠讓人深思的了,為何每日段香荷都在照料那一株美人香,卻什么事情也沒有,而落婉只是照看一下,便回如此?

    “你當真是糊涂!妹妹這樣嬌弱的美人,你怎么說忘記就忘記,讓她一個人在如此大的烈日下照看那株,這不是要了妹妹的半條命嗎?當真是糊涂!給我下去領罰!”處理了劉嬤嬤的事情,段香荷再次揚起了一個笑臉,對上了落婉,“妹妹,是我的疏忽,讓你受了,還請你莫要見怪,都是我管教不力。”

    “夫人不要如此說,都是落婉笨拙,又怕傷了把嬌弱的美人香給傷著了,便小心翼翼地照料著,沒有絲毫的放松,一時間也就忘了時間,誰知道我這虛弱的身子這么不爭氣,就這么會功夫就如此了,我沒用。”落婉神情落寞地低下頭,臉上帶著哀切與傷感,似在埋怨自己的身體不好,兩人確實沒有發現,在她低頭的瞬間,眼中閃過了一抹亮光,唇邊更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美人傷感,自然有人看不下去,施楚文當下便心疼地想要上前把她攬過去安慰一番,只不過在看到一旁的段香荷的時候,又手收了回來,眼中心疼的看著她,“婉兒。”

    “婉姨娘你別這么說,這件事情怎么說也有我的錯,我的身體自己也是知道的,因為以前在部落的時候,阿爹就為了妾身的身體操心了許久,老爺,這件事情就這樣可好,夫人也是無辜的,這一切都是落婉的錯。”

    見落婉如此,在一旁看著的施楚文此時的心里面無限欣慰的同時,也在暗暗為自己方才過于緊張的態度有些懊悔,荷兒怎么可能會是那樣善妒之人呢!看來是他他過于緊張錯過了荷兒了。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