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狂女鬼君 > 第八十五章 萬俟皓怒
    “你要是識趣點,就自己離開,不要打擾到我家小姐和二皇子殿下之間的相處,也只有我家小姐這樣的天之驕女才是有資格站在殿下身邊的人,你不過是一個空有其表的廢物而已,還妄想和殿下賞花,哼!真是不自量力!”不過是在宮宴之上被陛下問了話而已,以為就有資格和小姐搶二皇子殿下了嗎?癡人說夢!

    在秦懿晗和萬俟皓走到那邊的亭子處的時候,原本跟在秦懿晗身邊的柳兒,在收到自家主子眼神,便趾高氣昂地說著,眼里帶著對施玉雪的滿滿不屑之色。

    “哦?難不成你家小姐是那九天鳳凰,或是異國公主郡主不成?因為愛慕二皇子,便要把他身邊的人都趕走,還是說你家小姐的權力大到可以堂堂干預皇子的行為了?”嘴角輕扯,帶著譏諷的弧度,施玉雪漫不經心道。

    “你、你放肆!”柳兒被施玉雪的話一噎,心中也不由得一驚,在這些年因為小姐的關系,那個人不給她幾分面子,這個廢物居然敢如此對自己說話,還嘲笑小姐不敬,當下怒道:“施玉雪,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不過是一個廢物,能和我家小姐相比嗎?就是你有一個當將軍的舅舅那又如何?我家小姐的父親還是當朝丞相呢!是一名幻宗,位高權重,就是神勇將軍也不敢招惹!要是不想你舅舅難做,就識趣離開這里!免得你待會就在殿下的面前丟臉了!”

    聞言,施玉雪目光冰冷地看著柳兒,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你是在用我的家人威脅我嗎?”如果說以前菲兒她們是自己的逆鱗的話,那么現在家人就是她的逆鱗,江懷斌是她認可的家人,說她的家人不好,那么就是觸碰了她的逆鱗!更別說是用她的家人來威脅她!

    而這一邊,萬俟皓原本是在給秦懿晗解說這她所詢問的問題,但是他畢竟修為已經達到了高級幻士,在聽到柳兒那刺耳的話時,一向溫和的他也不由得有些動怒了,“秦小姐,看來你管教的下人也不怎么樣啊!既然敢公然對著世家小姐出言不遜,秦小姐還是要花些心思去管教一番下人,免得他人沖撞到他人,對丞相的聲譽和秦小姐的形象便有影響了,今日的討教本殿看也沒有必要了。”

    他本就是修煉之人,不用刻意就可以聽到了柳兒的那些譏諷的話,當下便也不給秦懿晗面子,方才他答應給秦懿晗解惑,不過是看在秦丞相的面子上,沒想到秦懿晗的婢女居然在他的面前如此譏諷施玉雪,不說施玉雪是父皇讓他照顧幾分的人,就是她是自己邀請來賞花的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就被人給侮辱了,這完全就是在踩他的面子。

    秦懿晗也是一驚,心里面暗罵柳兒辦事不利,跟上了他的步伐,在走進之時,狠狠瞪了柳兒一眼,在看向萬俟皓時便壓抑著怒氣,站起身走過來賠罪道:“二皇子殿下恕罪,施小姐見諒,是晗兒管教不嚴,疏忽了,讓這賤婢對施小姐出言不遜,柳兒,還不向施小姐賠罪!”

    柳兒連忙跪在地上,神色慌亂,連連認錯:“殿下恕罪,施小姐恕罪,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都是奴婢最賤,都是奴婢的錯!殿下贖罪!”柳兒的心里面是真是慌了,方才她居然忘記減小音量了,讓殿下聽到了,要是殿下因此而怪罪于她,那么小姐也救不了她啊!

    只是柳兒即使是頭都磕出了鮮血,滿臉淚水,也卻沒有人理會她。

    秦懿晗見萬俟皓仍然不好的臉色,便把目光轉向了施玉雪,臉上滿是歉意,“施小姐,我請你大人大量,下人不動規矩,是我沒有管教好,讓她沖撞了施小姐,給我一個賠罪的機會可好?”

    “秦小姐客氣了,我不過是一個沒有任何地位的廢物而已,沒有什么資格勞煩秦小姐賠罪,天色也不早了,那么我就不打擾了。”絲毫不給秦懿晗面子,施玉雪轉身便離開,就連萬俟皓也沒有去理會。

    “秦小姐若是無事,本殿下也告辭了!”看到施玉雪離開,萬俟皓眼里閃過一抹對秦懿晗的幽光,便也跟上了施玉雪的步伐。

    看著施玉雪和萬俟皓離開的背影,柳兒終于送了一口氣,剛撿回來一條命便打抱不平著:“這個不識好歹的廢物!居然落了小姐你的面子,小姐你……”

    “啪!”

    秦懿晗一章便打在了柳兒說完臉頰,目光冷冷地看著她,原本綿綿細語變得尖銳:“賤婢!看你做的事情!那可是二皇子殿下,你居然敢在他的面前落了我的面子,從今天開始,你不用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她好不容易才和二皇子說上話,還順利地和他有了獨處的機會,現在就被這幾個賤婢給搞砸了,這讓她怎么能不生氣!

    此時的秦懿晗完全就忘記了,柳兒會如此做,分明就是受了她的指示。

    不管這一邊秦懿晗有多么憤怒,施玉雪之后便找了一個借口和萬俟皓分開了,獨自一個人走在花叢之間,享受著這難得的寧靜。

    不過這一份寧靜卻很快就被人給破壞了。

    只見在她的前方,施玉瑤正和一群公子小姐笑談風生,俊男美女,金鳳花盛開,這些人不要用去做什么,便已成為一道備受歡矚目的風景線,而此時的施玉瑤,絲毫沒有因為之前私相授受流言而受到影響的樣子,笑意嫣然地和身邊的人談笑風生。

    這得意悠閑的樣子,還真是自在呢!

    施玉雪勾了勾唇,一抹嘲諷劃過,腳步卻是不再向前邁去。

    看來事情解決了,施玉瑤都有閑情逸致和別人出來游玩了。

    不過這都與她無關,現在她還不想那么快動手,最好到施玉瑤到達最高點的時候,才是她動手的最好時候。

    當下,施玉雪便想要轉身離開,她可不想和她們碰面,想想也知道之后會是廢話一大堆。

    只可惜,施玉雪是不想和他們碰上,那邊卻是有人看到了她,更是叫了出口,“姐姐,你也在這里啊!”

    正是施玉瑤,只是這道聲音落在施玉雪的耳里,怎么聽都有一中故意而為之的感覺。

    其他人也被施玉瑤的這一聲姐姐給吸引了,視線紛紛看向了施玉些這邊。

    聽到這一道聲音,施玉雪知道,她想要悄悄走開是不行了,當下也不再動作,就這么站在那里,面無表情地看著朝著她走來的一群人。

    施玉瑤上前了兩步,走到了施玉雪的目前,卻是沒有伸出手去拉施玉雪,揚起一個嬌美的笑容,柔柔地開口:“姐姐,你也來賞花嗎?怎么就獨自一個人?”語氣熟稔不行,要不是在那一次清芙閣中看到施玉瑤對著她發火,連她都要以為她們關系極好了。

    不過施玉雪自然不知道,施玉瑤這不過是在借她的勢罷了。

    雖然施玉瑤她心里面并不想承認,可是因為江懷斌隊伍原因,施玉雪這個廢物的地位的確是發生了改變,瞧瞧在她身邊這些公子小姐們,以前在看到施玉雪這個廢物的時候,那個人不是不屑,不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現在呢?那不屑不是被完全給掩蓋起來了嗎?甚至還有些想要交好的意思。

    這一切都是因為在上次的宮宴,陛下對江壞斌的態度,還有江懷斌對她的維護。 現在在施玉雪的身上,有了利用價值,因為江懷斌是一品神勇將軍,在那些宮宴結束之后,家里面的長輩多多少少都有交代過他們,以后見到施玉雪的時候,盡量不要無視她,甚至如果有機會,最好是盡量和她交好。

    雖然施玉雪是個廢物,但是架不住人家有個極其寵愛她的舅舅,就是她,母親不也說了,現在她不能直接對這個廢物動手?而父親更是要她和這個廢物好好相處。

    呵!

    不過要她完全接納這個廢物,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個廢物只配自己踩在腳下才是!

    不管心里面百轉千回,在表面上,施玉瑤還是要做出一副好妹妹的姿態來,見施玉雪不說話,她便再次靠口:“姐姐,要不要和我們一起賞花?我們正好有伴了,這樣你就不用一個人了,這樣多好。”

    “是啊!施小姐要和我們一起賞花嗎?”

    “不錯,今日這些世家公子小姐都出來賞花了,都是往日了少見的人,施小姐正好借這個機會認識一番。”

    另外一些小姐公子見施玉瑤都已經開口了,便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

    只有季凡在一旁站著,眉頭微蹙,并沒有加入勸說,在他看來,這個施玉雪是造成瑤兒被流言所傷的罪魁禍首之一,最好就是她自己識趣一些,不要留下來,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會如何,不過良好的教養讓他沒有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

    “不用了,我習慣一個人。”施玉雪的視線掃視了一眼施玉瑤眼底計算,直接拒絕,完全不理會施玉瑤因為她的話而微頓的神色。

    明明就是不情愿,卻還要做出口不對心的舉動,和段香荷學得不錯!不過她卻是沒有興趣和她玩這樣的游戲!

    “姐姐,你是不是擔心不習慣和大家相處啊?我知道你以前少在人前走動,壓擔心會和大家相處不好,但是姐姐你放心,大家都是很好相處的人。”自以為看出了施玉雪的顧慮,施玉瑤視線看了大家一眼,“這些都是鳴鳳過各世家的小姐公子,姐姐你不用擔心,大家都是很好相處的。”

    再怎么有一個將軍做靠山,也不過是一個廢物!

    哼!不過是和各位小姐公子相處而已,就不敢了,果然是廢物!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