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朱門繼室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番外二:逃不掉的姻緣
    “哎呦,掌柜的,今兒總算來客了!”

    “三位里面請,請問幾位是想要打尖還是住店啊?”

    小雨淅淅瀝瀝下了大半天,路上行人寥寥,到處都冷冷清清的,好不容易有客人上門,店小二自然趕快上前熱情招呼。

    來人是三位衣著講究的少年公子,打頭的那位看起來最為年長,約莫二十出頭,樣貌俊朗,身姿挺拔,眼神明亮凌厲,隱藏著一股不易讓人察覺出來的戾氣。

    在他的身后是兩位容貌偏女相的小公子,眉眼清秀,皮膚白皙,模樣簡直比女人還要俊俏,尤其是那個穿著淡藍色長袍的小公子。

    店小二的目光悄無聲息地在他們的身上一一巡視,隨即望向門口停著的青頂馬車,便知他們非富即貴,絕非尋常的小老百姓。

    “給我兩間緊挨著的上房,房里的一切東西都必須是新的,而且,都要挑最好的。”

    楚天河從懷里摸出一頂銀錠子,交到店小二的手中,“這是我們先給你的店錢,一個時辰內把房間收拾好。”

    那店小二看見銀錠子,立刻兩眼放光,連連點頭,不敢怠慢,立即為三位貴客領路,先去到一旁喝茶歇腳。

    店小二才招呼好她們三位,門口又傳來了腳步聲。

    抬頭一看,竟然又有客人到了。

    哎呦……今天的客人怎么一位比一位長得俊啊。

    朱清明剛踏入客棧的門口,還未等發話,就聽見有人直呼他的名字,“朱清明!”

    朱清明環顧寬敞的大廳,視線落在那個熟悉的身影上,忽地表情一僵,萬萬沒想到會在這里看見她。

    藍衣小公子直奔他而來,一雙美目閃爍著無比興奮的光芒。

    她……她怎么會在這里……

    心中的疑問還未說出口,一雙細白的小手就直接伸了過來,緊緊地抓住了他的袖口,“這回可抓到你了!朱清明,你被我抓到了,再也別想跑了。”

    ……

    “公主,朱公子都已經找到了,咱們也不用繼續著急趕路了。您要不要先把衣裳給換了……奴婢,看著您穿男裝,總是覺得怪怪的。”

    安寧望了望鏡中的自己,含笑點頭道:“恩,翠兒去給我挑一身最好看的來。”

    翠兒笑呵呵地應了。

    換好衣裳之后,安寧命楚天河把朱清明給“請”到了自己的房間。

    換好女裝的安寧端坐在椅子上,抿著唇看著朱清明揉著自己的額頭,心里不禁泛起一絲絲的歉意。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不應該才見面就動手的……可是,誰讓他要偷偷跑掉,活該要被自己教訓。

    “嗯嗯,你的頭還那么疼嗎?”安寧清清嗓子問道。

    朱清明對著她也不行禮,也不請安,直接氣沖沖地坐在她的對面,指給她看自己額頭上的紅腫。

    “你自己看!都腫起來了,能不疼嗎?”

    的確,他的額頭上微微隆起一塊,而且還有點紅紅的,看起來真的很疼的樣子。

    安寧微微咬唇,想要抑制一下自己想笑的沖動。

    “對不起,是我下手太重了。可是,誰讓你偷偷逃走,連個口信兒都不給我留。”

    “腿長在我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朱清明說話的語氣毫不客氣,似乎壓根就沒把自己面前的這個人,當做是金枝玉葉的公主。

    這個丫頭,根本就是天魔星下凡,是老天爺故意派來折磨他的,每次都要讓他掛彩,才肯善罷甘休。

    安寧給身邊的翠兒遞了個眼色,示意她把藥膏拿過來。

    “我幫你涂點藥好了……”安寧軟下語氣道。

    “不必了,草民不勞煩公主殿下親自動手。”朱清明推開她的手,一臉地不耐煩,起身想要出去。

    “慢著,我還沒有說讓你走呢。”安寧趕緊阻止他,整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然后踮著腳,抬起頭和他臉對著臉,問道:“你都沒話要和我說嗎?”

    朱清明看著她湊過來的臉,忙下意思地往后退了一步,和她稍微拉開點距離。

    安寧見狀,微微挑眉,又故意上前一步,繼續問道:“你都沒話和我說嗎?那好,我有話要和你說,你干嘛一直躲著我?為了躲我,還要離家出走!”

    朱清明皺著眉頭不說話,他不是為了故意躲她才走的,而是為了給父親幫忙才離家的。

    娘親再度有孕,家里人都很歡喜,尤其是父親朱錦堂。

    他是真心想要成全父親對娘親的一片心意,所以才自愿出來跑這么一趟,正好也可以散散心,把該想的問題都想個清楚。

    不過,他還是沒能甩掉安寧這個粘人的尾巴。

    她到底是怎么從宮里出來的?

    安寧見他遲遲不答話,眉兒一皺,實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這會,翠兒她們已經都避了出去,只留下他們兩人在一處說話。

    “你到底是怎么出宮來找我的?”朱清明終于開口道。

    安寧看了他一眼之后,微微垂眸道:“當然是又哭又鬧,求著父皇和母后出來的。”

    之前,她為了出宮可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還絕食了三天,方才換來了母后的心軟。

    朱清明雖然不知道那些具體的細節,但也可以猜得到。

    想到這里,他慢慢放輕了語氣。“出來找我做什么?我可是出來辦事,不是出來玩的。”

    “玩?我也是不是出來玩的。”安寧一本正經地強調道。

    朱清明聽了哭笑不得,“那你出來出宮做什么?微服私巡?體察民情?”

    安寧咬了一下嘴唇,沒有馬上回答,只是白了他一眼,似乎在責怪他在明知故問。

    “你若不是一聲不吭地走掉,我也不會出宮來。賜婚的事情,你明明都知道了,難道不該和我說點什么嗎?可你一句話都沒有和我說……朱清明,你為什么不告而別?”

    朱清明心口一緊,莫名地有些緊張,努力端正眼神,故作不解道:“公主殿下,你想讓我說什么?”

    古代的女子不都是很含蓄嗎?這種事情怎么能夠當面問呢?

    不過,安寧就是那種讓朱清明毫無辦法的女人。

    “說你會娶我啊!”

    朱清明聞言微微一怔,驚愕地看著眼前這個一臉認真的小人兒,用問題回答問題,道:“你為什么想要嫁給我?”

    安寧臉上一紅,沒了剛剛咄咄逼人的氣勢,垂眸喃喃地道:“我不知道……”

    若不是外藩的使者前來和親,她也不會這么早早地就開始籌謀自己的終生大事。

    因為母后說過的:女子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為自己選擇一位好夫君。

    朱清明對她這句“我不知道”的回答,十分不滿。

    什么叫不知道?難道她是糊里糊涂地做下決定,就這樣兒戲似的把兩個人的命運拴在一起一輩子了。

    “婚姻大事,可不是兒戲,你知道嗎?”

    安寧仔細想了想,隨即瞪著一雙盈盈大眼望著朱清明道:“我當然知道了。朱清明,我雖然說不清楚我為什么想要嫁給你,可我心里很明白,如果讓我自己選夫君的話,我想要選你,而不是選別人,所以,我要和你成親,就這么簡單。”

    如果一定要嫁,與其選別人還不如選他。因為他是她已然熟悉的男子,讓她可以毫無負擔,毫無顧忌地相處。她承認,她是喜歡和他在一起的,甚至愿意和他成親,然后一輩子都在一起。

    就這么簡單……原本該是生平第一次被女生表白的情景,可聽得這番話,朱清明還是真是一點激動萬分的心情都沒有。

    朱清明輕嘆一聲,心里早知她不會有什么鄭重其事的答案。

    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真不知道自己該拿她怎么辦才好?

    安寧見狀,眸光微微一閃,輕輕地,伸手去碰他光潔的額頭,柔聲問道:“是不是還疼?”

    到了這會,她才突然開始有些擔心,自己剛剛用的力道是不是太重了。

    朱清明有些敏感地抓住她的小手放下,這種時候,還是少些肢體接觸比較好。平時玩玩鬧鬧也就算了,可是,這會說的,畢竟是兩個人人生中的頭等大事。

    誰知,安寧卻主動反握住他的手指,重重地吸了口氣,不打算再松開似的。“男女授受不親,你已經碰了本公主的手,有了肌膚之親。所以,你必須娶我。”她鼓著勇氣說完這話,臉頰燙得就想要燒起來了一樣。

    反正,她是公主,這件事她說得算。

    朱清明再次哭笑不得,如果這也算是“肌膚之親”的話,那他們兩個人早就該拜堂成親了。

    朱清明的視線緩緩下移,從她細白的指尖,一路輾轉來到她紅彤彤的臉頰和那雙亮晶晶的眼眸。

    他從未這么近距離地瞧過她,因為兩個人總是忙著互相作對,根本沒功夫平心靜氣地端詳彼此。

    是不是因為離得太近了的緣故……這會的她,看起來無邪無害,活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嬌羞少女,一顰一笑間,將小女兒家的嬌態展露無遺。

    雖然他一直覺得她很麻煩,很難纏,但他似乎從來沒有真心地討厭過她。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朱清明,你愿意娶本公主嗎?”

    “容我想想。”朱清明搖頭微笑,伸手輕輕地撫了一下她的頭,語氣里夾雜著一絲不易察覺到地寵溺和柔情。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