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朱門繼室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驚艷(三)
    晚飯后,黎氏懷揣著像是獻寶一樣地心情,把童楚楚帶過去給眾人過目,滿臉笑容,神情得意。

    童楚楚才抬步站上前來,朱老爺子就立刻坐直了身子,那雙平時總是無精打采,微微瞇起的眼睛,這回卻是瞪得老大,目光閃閃地將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個遍,還不自覺地伸手摸了摸下巴上花白的胡須,那神情就像在品鑒什么絕世稀罕的寶貝似的。

    眼看著老爺子這副來了興致的模樣,老太太卻是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心中暗罵了他一句:老不修。

    不光是老爺子一個人看得專注,就連朱峻也是一時有些失神,不過,很快他就從柴氏的輕咳聲中重新找回了神智。

    此時,柴氏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目光犀利,兩只眼睛緊緊的盯在童楚楚的身上,隨后,暗暗在心里面把黎氏痛罵了一頓。

    放著那么多純良敦厚的不要,偏偏選了這么一個妖妖嬈嬈的,真是不成個體統,她甚至有些懷疑起了黎氏的用心,她非要弄來這個一個人,到底是為了讓朱錦堂收心,還是為了要勾引別人……

    各人各有的心思,然而,表現得最平淡的人,還是朱峰。他本就為人古板,又自小受母親的影響,所以對女人素來沒什么興趣,而且,童楚楚又是妻子黎氏別有用心才帶進朱家的。所以,他只是略打量了兩眼,便一直留意著母親的神色,不知她會不會介意妻子的小小用心。

    雖說,表面上是走親戚的過來小住,但真正的目的為何,大家的心里都再清楚不過了。

    黎氏的小算盤打得噼啪響,不過,朱錦堂和沈月塵這會還沒有來,不禁讓她有些等著著急。

    童楚楚端坐在一旁,被所有人注視著,但她同時也留意著大家,朱家的這些人看著挺和氣,可是眼神一個比一個犀利,還帶著算計……

    又過了一炷香的功夫,沈月塵妝飾一番過后,便匆匆趕來請安。

    外面的丫鬟連忙通報道:“大奶奶來了。”

    不過只是這一句話而已,卻讓童楚楚的心里莫名地一陣緊張,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朱家大奶奶來了,自己又沒做什么虧心事,有什么好緊張的?

    沈月塵緩緩進屋,因著心中有數,看也不看屋子里多了什么人,只是徑直走了過去,先給老爺子和老太太請安。

    老爺子這會已經稍微緩過些神來,瞧著沈月塵呵呵一笑道:“今兒你的新店開張,聽說辦得很熱鬧啊。”

    沈月塵聞言微微一笑道:“都是托了長輩們的福。”

    童楚楚微微垂眸,聽著她溫潤甜美的聲音,心臟撲撲地跳,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瞄向了對面。

    沈月塵穿著一身胭脂色的蘇繡云紋錦衫,下面搭配著一條軟銀輕羅百合裙,頭上挽了個同心髻,上面插著一只翠玉簪子,眉眼清秀,神情端莊,氣質出眾,一看便知是大家閨秀。

    童楚楚默默收回了目光,心想,這樣得體端莊的人兒,看著文靜,說話討喜,姨母究竟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沈月塵給兩位老人請安過后,便是轉身面向朱峰和黎氏福一福身子,禮畢之時,她的目光正好對上了童楚楚。

    果然是個嬌小的美人,約莫十四五歲,穿著飄逸的長衣長裙,頭發烏黑柔亮,丹鳳眼,芙蓉面,一雙撩人的丹鳳眼半垂著,更襯出那長如扇羽的睫毛,五官精致的臉上,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嬌媚和俊俏。

    沈月塵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即使心中不悅,她也不能否認,眼前這個女子的確有一張讓人無可挑剔的臉孔。而且,她還這樣年輕,幾乎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男人們開始心猿意馬起來……

    童楚楚雖然沒有抬頭,但也已經感受到了她的眼睛正看著著自己,雖然沒對視,卻比臉對著臉,相互對視,更讓人覺得不自在。

    沈月塵看過童楚楚之后,立刻把視線也從她的身上移開,望向黎氏含笑問道:“這位漂亮的妹妹是……”

    黎氏見她故作鎮定地明知故問,回了一個淡淡的笑容道:“這是我娘家的外甥女,名叫楚楚,她待她母親來探望我的,所以會在咱們家住上些日子。”

    沈月塵何嘗聽不出黎氏的話外之音,但她非但不氣,反而笑得更加溫柔了,輕輕握住了童楚楚的手,柔聲道:“原來是楚楚妹妹,難得你千里迢迢來到德州,自然該多住些日子才是。往后你若得了空,就常去我那處坐坐,咱們一處說說話兒可好?”

    沈月塵溫和淡定地把話說完,卻是引得眾人一愣。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孩子就是黎氏想要給朱錦堂納妾的人選,可是之前,因著沈月塵鬧了一處回娘家,暫且把納妾的事情壓了下去。可是,現在不提,不等于永遠不提。黎氏把人都已經領進家門了,沈月塵怎么能一點情緒都沒有呢。

    柴氏有些無奈地翻翻眼,暗道:黎氏上輩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積了德了,否則,怎么能遇上這么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媳婦……

    老太太若有所思地看了沈月塵一眼,嘴角微微抿起,心里倒是對她這樣從容的態度,十分滿意。

    既然身為正室,就該拿出身為正室的氣度來,何況,眼下八字還沒一撇呢,若是吵吵鬧鬧的,反而讓自己丟了身份。倘若她真能想通了這些,再給朱錦堂的身邊添個人兒,一定能夠緩解一下她們婆媳兩人之間僵持的關系。

    黎氏對沈月塵的出人意料地平靜態度,十分地不滿,眉心微微蹙起,心想,她倒是能裝,好,那就看看她究竟能裝到什么時候。

    童楚楚這會也是心思百轉,很有壓力地抬起頭來,對上沈月塵笑盈盈的臉,然后福一福身子,行禮道:“給表嫂請安,還望表嫂往后多多關照。”

    許是,有點緊張的緣故,她一時詞窮,想來想去,便脫口而出了一句這么單薄的話。

    不過,眼下這種時候,不論她回答什么,聽在別人耳中都是話里有話似的。

    關照……沈月塵眼中閃過一絲清冷的笑意,點頭道:“楚楚妹妹快別客氣了,都是一家子親戚,相互關照也是應該的。”

    不知為何,此時此刻,這“親戚”二字在童楚楚聽來有些微微刺耳。

    須臾,門外的丫鬟再次稟道:“大少爺和二少爺回來了。”

    此言一落,眾人的表情都隨之微微一變,若有所思。

    朱錦堂和朱錦綸在半路上遇見了,便一道回來了。兩個人并無察覺到有什么不妥,只是一前一后地走了進來。

    一屋子人整整齊齊,朱錦堂的目光無意識地匆匆掃過一圈,最后落在了沈月塵的方向,她這會正拉著一個陌生女子的手,而那女子柳眉彎彎,鳳眸靈動,膚白如雪,唇紅似櫻,頗有幾分姿色……

    朱錦堂的目光在童楚楚的身上聚了又散,有片刻的停留,只是很快又把目光轉移到了沈月塵的身上,卻見她眼神微微一黯,隨即又微笑如常,道:“大爺回來了。”

    童楚楚原本還在為應對沈月塵而費神,這會見朱錦堂來了,不免整個背脊都繃緊了,長密的睫毛微微顫動,一雙秋水般的眸子循聲落在了朱錦堂的臉上。

    他錦衣華服,滿身貴氣,相貌堂堂,發如墨染,一雙黝黑明亮的眸子,熠熠生輝,宛如夜空中最明亮的星……

    童楚楚從小到大,還從未如此放肆地打量過一個男人,她不禁有些臉紅心跳,像是做什么壞事一樣……

    黎氏將兩個人的神情盡收眼底,心里不禁樂開了花,只是臉上沒有流露分毫。

    他已經主動注意到了她,這便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朱錦綸顯然也被童楚楚的出現給震撼住了,不過,他很快就平息下來,開始不動聲色地,靜靜地欣賞和打量著她。

    朱錦堂收回視線的同時,心中似乎隱約感覺到了什么,他隨即望向母親黎氏,見她溫和的笑容之中多了幾分藏不住的得意與歡愉,眸光不禁一凝。

    “錦堂快過來見見你的妹妹楚楚。”黎氏柔聲地開口道。

    朱錦堂聽了這話,頓時什么都明白了。

    他沒有再多看童楚楚一眼,只和朱錦綸一起給長輩們請了安,然后,走到沈月塵的旁邊,和她肩并肩地站在一起,擺出一張面無表情地臉。

    黎氏牽著童楚楚的手,將她輕輕一送,送到兒子的跟前,道:“這是你表妹楚楚,今兒剛到咱們家。”

    童楚楚俏臉微紅,行禮道:“楚楚給表哥請安。”

    朱錦堂垂眸瞥了她一眼,神態帶著習慣性地疏離和淡漠,淡淡地“嗯”了一聲。

    雖然只是一聲淡淡的答應,但對童楚楚而言,卻好似一顆小小的石子,輕輕投入她本就略有起伏的心湖,蕩起一層有一層的波瀾……她再次抬起頭向他看去,可看見的卻是他如刀削一般的側臉。

    朱錦堂看向身邊的沈月塵,見她重新換了衣裳,又重新梳了發髻,不免心中一動,隨即故意抬起手來,手指輕輕替她攏了攏鬢角的碎發,嘴角微微揚起,故意問道:“今兒新店開張,你怎么比我回來得還要早?”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