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朱門繼室 > 第四十七章 排日子(一)
    因為要趕在晚飯之前回去,朱錦堂和沈月塵沒有在沈家逗留太久,稍微陪著長輩們說了幾句閑話,便得起身告辭。

    臨走時,沈家眾人再次全府出動,鄭重其事地把他們送上了車。

    沈月塵頂著眾人的目光,坐上馬車,掀起簾子望著她們點頭示意。而朱錦堂還是和來時一樣,不言不語,雙臂抱胸靠坐在一旁閉目養神。

    馬車緩緩行駛,很快就出了巷口。

    沈月塵總算是松了口氣,放下簾子,轉頭去看朱錦堂的臉,復又低下頭去,輕聲道:“今天真是謝謝大爺了,妾身又讓大爺受累了。”

    她是繼室,就算朱錦堂擺出身份,不隨她一起回來娘家,她也無話好說。

    不過今天,他還是給了她這份面子,也給了沈家這份面子,她打從心底還是覺得很感激的。

    朱錦堂沒想到,她會突然跟自己道謝,睜開眼睛看著她低垂的脖頸和靜好的側顏,眸光微微閃了閃,又連忙收攝心神,重新閉起眼睛。

    沈月塵知道他不會回答自己的,雖然才做了三天的夫妻,但她已經開始慢慢了解他的脾氣了。

    他平時沉默寡言,不茍言笑,看似冷漠又不喜人親近,其實心腸還不錯,最起碼,他沒有輕視或強迫過她做過什么,而且,家中的大事小情,樣樣都在他的心里,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馬車回到朱家的時候,天已昏黃,朱錦堂領著沈月塵先行去了正院。

    朱老夫人見他們回來了,只道:“難得回去一趟,怎么多呆一會兒再回來呢。你娘家人可都安好啊?”

    沈月塵含笑道:“回老夫人的話,一切都好,長輩們都已經問候過了。”

    朱老夫人點點頭,讓他們回去歇著,晚上的時候,就不要過來請安了。

    見過老夫人之后,還要去長房那處問安,一番折騰下來,沈月塵只覺得腦仁突突的疼,人都要支撐不住了,可想著自己的身份和禮數,她又不能不強打起精神來。

    好不容易回到屋里,李嬤嬤親自掀起簾子,迎了出來。

    大總管朱榮已經把賬本送來,此時正在廚房喝茶,不過和昨天相比,他的臉色稍顯緊張,跟在朱錦堂的身后,才一進門就迫不及待地恭敬地向他報告道:“大少爺,城南萬隆錢莊的姜老板又……”

    他的話還未說完,朱錦堂冷眼一掃,朱榮便立刻閉嘴,不敢再多說半句。

    此刻,房間里只有沈月塵、春茗明月和李嬤嬤。不過,朱錦堂從來不在內宅討論生意上的事,隨即吩咐朱榮道“你先去書房等我。”

    朱榮忙應了一聲,把賬本收好,轉身退了出去。

    沈月塵緩緩上前,望著朱錦堂淺淺笑道:“大爺,等會兒還要去書房忙,妾身伺候您換身衣裳吧?”

    洗一把臉,換身衣裳,也好讓他解一解乏。

    朱錦堂無聲默許了,沈月塵隨即吩咐春茗出去燒水,明月垂著雙手站在一旁,微微咬唇,欲言又止的樣子。

    這位新夫人,似乎總是喜歡搶她的分內事來做,讓她只能傻站在邊上,什么忙都幫不上。

    沈月塵這般事事親力親為的殷切勁兒,的確讓身邊的下人有些不自在起來,可卻又不敢多言,畢竟,大少爺都沒說不愿意,她們又怎么能隨便吱聲呢。

    不過,沈月塵之所以堅持事事親自動手去做,并不是單純地為了獻殷勤。

    如今,她們倆是日日夜夜綁在一起生活的夫妻,所以她想親手照顧他,服侍他,然后一點一點地慢慢了解他的脾氣秉性。縱然他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他,但若是雙方能夠相互信任,彼此幫忙,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沈月塵清楚自己斤兩有多重,她不奢望得到自己丈夫的心,只希望能得到他的信任,得以保身,穩住地位。

    天近墨黑,朱錦堂換過衣裳之后,便匆匆去了書房。

    沈月塵吩咐吳媽,晚膳從簡,不用準備太多,最好再給朱錦堂煲一鍋雞湯。

    吳媽媽領著翠心下去準備,春茗則是一個人把從沈家帶回來的東西,一一收拾妥當,尤其是那個至關重要的藥盒子,按著沈月塵的吩咐,這盒子除了她們二人以外,不能讓任何人看見。

    李嬤嬤和明月一直候在屋里,伺候沈月塵更衣梳洗,又端了茶來。

    沈月塵看著明白,笑著道:“嬤嬤,您是不是有話要說?”

    李嬤嬤聞言,立即上前一步,滿臉堆笑,又小心翼翼道:“大少奶奶,您進門已經三天了,幾位姨娘也都見過了。您看,是不是該給她們幾位排排日子了。”

    排日子?沈月塵聽到這個詞,微微一怔,有些沒反應過來。

    李嬤嬤心知,她從沒做過這樣的事情,忙繼續道:“按理,大少爺每個月的月初月尾都是要固定歇在大少奶奶這里的,不過,其他的日子,也要去姨娘房里走動走動的……”

    沈月塵聞言,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么回事。

    “嬤嬤,您是大爺身邊的老人兒了,最是知道大爺的脾氣。我想問問您,這日子以前是怎么安排的?”

    這個以前,自然指的是秦氏還在的時候。

    李嬤嬤見她笑容和煦,言語溫和,臉上絲毫沒有半分的不快,索性直接道:“以前的日子是,每個月大少奶奶這里是十天,四位姨娘那里,每人按名分各排四天……當然了,如果,大少爺臨時想改變主意,偶爾也會有些變數……”

    十天……四天……沈月塵坐在燈下心中暗暗計較一回,只覺,自己這里的十天實在太多了……這念頭匆匆一過,沈月塵又不禁暗自嘲笑自己:這世上的女子,估計再沒有像她這樣的,巴不得自己的丈夫夜夜宿在別人那里。

    沈月塵剛剛進門,自己還想要多學多看,并不想急于做什么改變,便點頭道:“既然以前是這么安排的,往后也就繼續這樣來吧。”

    李嬤嬤見她如此好說話,暗暗松了口氣,忙道:“好,那老身先替幾位姨娘謝過大少奶奶了。”

    許是,她年紀小的緣故,所以才會不在乎日子上的多少,等再過了兩年,她的心思重了,估計也會和別人一樣,變得斤斤計較呢。

    沈月塵笑盈盈地扶她起身,拿起一個鼓囊囊的荷包塞進她的手里。“嬤嬤,別客氣了。我才進門三天,不懂的事情太多,往后,免不了還有要麻煩您的時候。”
2012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