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修真小說 > 仙道九絕 > 第一百零三章 脅迫
    無相劍宗宗主大殿之外,楊森、蕭炎指揮門下弟子不停的轟擊陣法,可是打了半個月,還是沒有攻破。

    而且原先,他們攻擊陣法光罩還有反應。可如今,光罩波動卻是越來越小。

    楊森苦笑,說道:“這樣子不行,玄真子在內不停的修補,而且看這陣法波動情況,他的陣道品級又提升了。”

    蕭炎也是無奈,想不到玄真子如今的陣道品級如此高超,合眾人之力轟擊了半月,陣法不弱反增。對方一群人窩在大殿內,他們又無法進入,真是老鼠拉龜,無處著手啊!

    程家三長老和蕭長天也感覺棘手,他們不是無相劍宗的人,也不便對宗內弟子發號施令。只是站在一旁,觀察破陣的情況,見努力了半月,沒有絲毫成效,再等下去怕是柳輕煙就要回來了。

    蕭長天說道:“三長老,這么下去不行,可否請家族陣法師相助?”

    老者道:“程家只有一名供奉長老略通陣法,看眼前這情況,陣法品級絕對不低,怕是無用。”

    蕭長天臉上陰晴不定,思慮良久才來到楊森和蕭炎身旁,問道:“程翎和玄真子可有什么家人?”

    楊森苦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玄真子和玄靈子一樣,沉迷陣道,至今孤身一人。至于程翎,他出身陳家,可又是被驅逐出來的,母親也已身死,要說親人,也就玄靈子一個,可他也死了!”

    當楊森說道程翎母親之時,蕭長天的眼中閃過一絲痛楚,卻很好的隱藏了下去。又咬牙問道:“沒有親人,難道親厚的師兄弟都沒有么?”

    楊森苦笑搖頭,說道:“程翎這個人很奇怪,當年還只是雜役弟子,時常被其他弟子欺辱。后來被玄靈子收為弟子,可卻整日獨身呆在道觀,很少與其他弟子來往。”

    蕭長天也頭疼,這么一個人物,簡直是百毒不侵了,難道真沒有其他反制的手段。

    此時,蕭炎插話道:“要說有關系的人,還是有的,可大多都在大殿內,在外的還有一人,那就是程顏冰,當年兩人有過婚約。”

    蕭長天心中一動,看向三長老。

    老者白眼一翻,淡然道:“小姐的主意你們就別打了,老夫可承受不起族長和老祖的雙重怒火!”

    最后的一個軟肋也徹底破裂了,幾大元嬰修士眉頭緊鎖,都像上大號找不到手紙似的,說不出的糾結、郁悶......!怎么就生出程翎這么一個怪胎。

    蕭長天眼中寒光一閃,說道:“那就賭一把!兩位太上,你們把陣堂和丹堂在外的弟子都抓來此地,我就不信,他身為宗主,還能枉顧門下弟子的生死!”

    楊森和蕭炎一驚,這蕭長天夠狠的啊。他們到底在宗門幾百年,也沒到喪心病狂的地步,這樣的命令著實下不下去!

    蕭長天說道:“我不是讓你們動手殺人,只是嚇唬他們一下,實在不行弄傷幾個,保證不死人,這樣總可以吧?”

    兩人猶豫,如果真這么做了,日后無相劍宗再無他們容身之處。針對程翎,還可以借口殺了凌霄,要是拿弟子的性命相要挾,怕是整個宗門都無法原諒,柳輕煙也絕不會放過!

    蕭長天又鼓動道:“兩位,若是能取得秘籍,破

    解其中的秘密,小小的無相劍宗又豈是你們的容身之處?屆時,整個滄瀾大陸還不任你們翱翔!”

    兩人心中天人交戰,最終雙方對視一眼,都閃出寒芒。惡魔還是占據了上風,天使被無情驅逐。他們同時下令,將陣堂和丹堂在外的弟子都押到宗主大殿之外。

    就在殿外幾大修士苦苦思索破陣之時,殿內卻是一片安靜,諸人盤膝打坐,都在拼命運轉功法,提升修為。

    為保證陣法穩固,程翎親自出手,布置下聚靈大陣,整個殿內的靈氣濃郁達到殿外的二十倍。反正剛從劉銘身上賺到五億多的靈石,不用白不用。

    這下,殿內弟子可爽了,他們從未在如此濃郁的環境下修煉過。而且程翎還提供他們大量的丹藥,半個月來,都有許多弟子突破了小境界,修煉的熱情更加充足。

    程翎也勸玄無相抓緊修煉,若是可以提升到元嬰初期的巔峰,就能抵擋住蕭炎,自己這邊的壓力減輕許多。他還送了好幾枚靈果,幫助玄無相提升修為。

    至于他自己,修為已是到了圓滿頂峰,要突破元嬰卻不是最佳時機。只能參悟雷云劍法的最后一式神雷殛,希望可以早日達到圓滿境界。

    第四本厚書冊雖然到手,如今的情況也不好參悟,只能擱置,待到渡過眼前危機,再另尋機會。

    眾人平靜半月,殿外傳來了新的動靜。一陣嘈雜的聲響之后,程翎抬眼望去,臉色就變了。

    只見殿外廣場上,許多陣堂和丹堂的弟子被押到殿門前,一個個跪在地上,身后其他堂口的弟子利刃加頸,稍一使力,就可以身首分家!

    楊森在外喊話道:“程翎,你們要是再不出來,這些弟子就要作劍下亡魂了,看你這個宗主有何臉面再龜縮在大殿之內。”

    程翎手一揮,就打下隔音禁制,身后的玄無相和眾弟子都聽不見外面的說話,只有夕顏,時刻都在他身旁,沒有被禁制所擋,清楚的看見了眼前的景象。

    她臉色一變,說道:“翎哥哥,那些都是陣堂和丹堂的弟子啊,怎么辦,有幾名還是落葉城中一起共患難的侍女!”

    程翎深吸口氣,怒道:“娘希匹,簡直太卑鄙了,虧得他們還是宗門的太上長老,連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你先別急,容我想想辦法!”

    雖然安慰夕顏,自己也是頭痛,拿弟子的性命相威脅,若是以往還可以毫不理會,可如今好歹是個宗主,就有責任保護弟子的安全,更何況還有好幾名親近的弟子。

    楊森和蕭炎在外等了片刻,見殿內還是沒有什么動靜。一咬牙,又喊道:“程翎,要是再不出來,我們就開始殺人了,我給你十息時間,十息殺一人,就讓大家看看你們的宗主是不是縮頭烏龜!”

    程翎心如油煎,一時間也沒有什么辦法。夕顏銀牙緊咬,那幾名女弟子是她從落葉城中帶來,一直親如姐妹。

    自從離開陳家,除了程翎就沒有什么親近之人,十分渴望有人相伴。可是程翎當了宗主之后,諸事繁瑣,她也不便打擾,這一個多月,與她待在一起的就是那些弟子,哪里忍心就這么死在眼前。

    她猛然起身,就準備沖出陣法。程翎一把將她抓住,說道:“你干什么,現

    在出去他們要是將你要挾了,我就更難辦了!”

    夕顏苦澀道:“翎哥哥,他們一直陪在我身旁,名為弟子,可卻親如姐妹,我實在不忍心!”

    程翎暗嘆,這樣的情況,換成自己也是看不下去的。他安慰道:“你先莫急,我想辦法!”

    說完,他向前幾步,隔著陣法光罩怒罵道:“虧你們還是宗門的太上長老,難道他們就不是宗門弟子,要刀劍相加?”

    蕭炎淡然道:“他們都是你招攬的,誰知道有什么目的,你身為宗主,妄自殺戮宗門弟子,又有何臉面前來詰責!”

    “大言不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打的什么主意。凌霄絕不是我所殺,他是被人用掌力震斷心脈而死,死后才補上劍傷,這樣的伎倆虧你們還是元嬰大修士,也做得出來!”

    “你說不是就不是?眾人親眼所見,凌霄胸口劍傷,試問宗門之內,除了你這個宗主,又有誰能將其擊殺,又有誰與他有仇怨?”

    “少說廢話,你出不出來?十息時間轉瞬即逝,不要等我殺了人,再來后悔!”

    程翎暗怒,可是毫無辦法,現在那些弟子在他們手上,已是失去的主動權。他腦中急閃,拼命想對策,即便自己出去,也是于事無補,只會陷入困境當中。

    眼前四大元嬰修士,蕭炎是元嬰初期、楊森元嬰中期,蕭長天和程家那名黑袍人修為好像更高。就算神雷疾的身法速度再快,也無法全身而退。

    “一、二、......七、八......!”

    楊森一個個的數著時間,眼見就要下手!

    “十!給我殺!”

    一聲令下,兩堂弟子一陣慘呼,身后的弟子利刃舉起,就待落下。

    “慢著!”

    程翎終究無法眼看著他們死去,出聲喝止道!

    “怎么,你還有何話說!”

    程翎道:“要我出來也可以,你們想要什么我知道。不過寶物只有強者才能擁有,我們就以決戰定輸贏!”

    程翎咬牙說道,實在不行,就把厚書冊給他們。他有種直覺,厚書冊當中的秘密,好像只有自己的鮮血才能破解,就賭這一把!

    楊森哈哈大笑,說道:“當了宗主果然豪氣大漲,就憑你金丹圓滿修為,也妄想挑戰元嬰修士!”

    程翎冷聲道:“怎么,難道你們還怕我這金丹修士?”

    “別拿話來激我,告訴你,這沒用。不過看在你宗主的面子上,就給你這個找死的機會!說罷,你想怎么決戰?”

    “很簡單,若是我輸了,那東西自然歸你們!若是我贏了,放了這些弟子!”

    “如你所愿,來吧!”

    程翎嗤笑道:“你真當我是傻子,你們若是一擁而上,四大元嬰欺負我一個金丹,算什么?”

    “你待如何?”蕭長天插言道。

    “很簡單,大家一對一,誰贏了我,我就把東西給誰,你們先商量好由誰出戰吧!”

    三長老眼一瞇,好狡猾的小子,還想挑撥我們幾人的關系。他抬眼望去,只見楊森、蕭炎、蕭長天都一副戒備的神色。很顯然,程翎的挑撥大計成功,利益面前一切的合作都是虛妄!
2012电子游戏机